•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八十四章 新方案

    第九百八十四章 新方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谢棠推车进院子,探头看着沈淮、李谷他们从巷子里开过去。

        跑出来帮谢棠开门的谢成江,也探头往外看了看,他就看见轿车尾巴,就问谢棠:“谁???”

        “是沈淮,他跟李市长坐车去徐省长家?!毙惶乃档?。

        谢成江又迟疑的往外看了一眼,见三部车都拐了出去,才收回游离的视线,与谢棠一起往客厅里走,见宋鸿军似乎毫无觉察似的坐在那里,笑着说道:“沈淮今天在原野汽车工业集团威风凛凛,刚刚又坐车去徐省长家,你们是不是又有什么大动作???”

        “啊,沈淮什么时候去徐省长家?”宋鸿军问道。

        “就刚刚,谢棠骑车回来看到他跟李谷坐在车里?!毙怀山档?。

        “可能临时有什么事情被喊过去吧,我早上都没有听沈淮说起这事?!彼魏杈档?。

        “我听说原野跟北汽、浦成谈合作都有一段时间了,跟北汽、浦成的合作方案,在省里也得到相当的认同,你们现在介入进去,会不会有很大阻力,徐省长这时候将沈淮喊过去,是不是跟这事有关?”谢成江问道。

        “我也不是很了解情况,也只能等沈淮见过徐省长之后,我再打电话问他?!彼魏杈苤鼐颓岬乃档?,自然不会将沈淮的全盘计划无端透露给谢成江他们知道。

        谢芷坐在对面的沙发,想到除夕夜那里在沈淮住所看到大堆有关汽车工业发展的资料,就猜到沈淮有可能要对他手能伸到的原野汽车工业集团动刀,她随后也了解了一些相当材料,才发现原野汽车工业集团涉及到的情况相当复杂。

        除了北汽要在徐城建新的生产基地之外,浦成集团赵沫石也早筹划想进入轿车市场,沈淮现在插手这事,算是虎口夺食。

        谢芷见她爸、小姑父、叶选峰以及鸿奇都默不作声,心里想,要不是宋鸿军在这里,他们大概不会有什么好听的话说出来吧?

        “浦成跟原野谈判在先,差不多都要达成协议,而且浦成赵沫石与徐省长关系非同一般,徐省长这时候将沈淮喊过去,大概是兴师问罪的吧?”谢成江瞅着宋鸿军,将他的猜测说出来。

        宋鸿军心里一笑,暗道这满屋子的人大概都巴望着沈淮是被徐沛拎过去兴师问罪吧?

        虽然宋鸿军晚上还没有跟沈淮通电话,也不确认徐沛这时候将沈淮等人喊过来,是不是就是为原野汽车改制重组的事情,但整件事最大的变数就是徐沛,他们之前对徐沛可能有的态度怎么可能没有详尽的分析跟揣摩?

        ************************

        车在院子外的巷子里停下来,曹政江与徐沛的秘书郑咏今大概是听到汽车的声音,都到院子里等着他们进来。

        曹政江站在院子门口,十分客气的跟李谷、蒋益彬、沈淮、丁建国握手,说道:“徐省长在书房等你们过来呢,”又很热情的握住沈淮的手,拍着他的手背,说道,“全省汽车产业振兴发展,徐省长是猜想你有雄图大略,等着你过来发挥?!?br />
        听曹政江这么说,沈淮笑道:“曹秘书长,你这是抬举我了,全省汽车产业的振兴跟发展,上面有省领导关心,下面有计系、经贸系负责规划执行,就算国资办这边配合,也是蒋书记来挑大梁……”

        “沈主任是要将我往火炉上烤啊,这个可不行,”蒋益彬哈哈笑起来,一副亲密无间的样子,推着李谷的肩膀,让他先往里走,说道,“一定要送人放火炉上烤,让李市长先来……”

        刚才在迎宾馆,沈淮就挫了赵沫石的锐气,要将浦成拉到跟东狮汽车的同一起跑线上拿新方案竞争,蒋益彬就能想到沈淮应该早就泡制好一个相对成熟的方案去堵住赵沫石的口舌,但他对徐沛省长的态度还有些犹豫。

        曹政江是不是此前又帮赵沫石对徐沛省长施加了一些不必要的影响,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曹政江此时的态度已经转变过来,那就表明整件事还是落在沈淮的控制轨道之下。

        局势走向叫沈淮完全控制,蒋益彬心里并不好受,但总比在徐沛省长跟前闹翻了要让人宽心些。

        今年春早,春节刚过没几天,气温就回升到十度以上,院子角落里开了些月季花,没有被寒冬凋零。

        曹政江级别也调了上来,如今是省政府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既然他都守在院子里将话往圆里说,沈淮自然也不会硬去戳穿。沈淮也是打了哈哈,与李谷、曹政江、蒋益彬等人笑容满面的往屋里走。

        虽然是元宵节,徐沛一早就回到家,但夜里还是在处理公务上的事情。

        徐沛五十刚出头,精力充沛,但由于长期累于案牍,眼睛有些微老花,批读文件时都会戴一副眼镜,看到曹政江领着李谷、沈淮、蒋益彬他们进来,将老花镜摘下来,说道:

        “你跟益彬今天去原野汽车工业集团调研,调研到原野的大周大年打电话要到我这边来告状;我没有理他。成立国资办的宗旨,就是要加强在国资体系的监管。虽然在国资办之上,还暂时成立监管领导小组,那也是为了把握大的方向不走偏,领导小组不参与省属国企具体的改制重组方案草拟过程。不过,从今天这情况来看,原野汽车工业集团的改制重组,国资办跟企业还是有些分歧啊……企业的意见,我年前到原野汽车工业集团调研,听过他们的汇报,现在我想听听你们国资办的意见。是益彬,还是沈淮你来说?”

        沈淮看了蒋益彬一眼,蒋益彬心想徐沛这番话都是冲沈淮说的,心里虽然酸溜溜的,但也知道这时候跟沈淮争风吃醋是二百五才干出来的事,说道:“沈淮就分管省属国企改制重组的工作,具体情况,沈淮更熟悉?!?br />
        徐沛站起来,请大家都到书房的会客厅坐下来。

        “政企分开,要给企业更大的经营自主权,这是这阶段国企改制的重点,”沈淮坐下来,慢条理丝的说道,“我能想象周大年要告我什么状,他大概会指责我、指责国资办严重干扰到原野汽车工业集团的自主经营。企业良性运营,国有资产处于增值发展,我们是要给企业更多的经营自主权,不能用行政命令横加干涉,但是原野汽车工业集团,审计总资产近二十亿,负责率超过七成,这还没有将滞销库存计算在内。要是将近四个亿的滞销库存计提出来,总资产近二十亿的原野汽车工业集团,净资产可能也就剩下两个亿多点,这样的企业,跟省里、跟国资办要经营自主权,徐省长,您是怎么看待这事?”

        蒋益彬见沈淮坐下来第一段话就露了杀气,也是陡然一惊,心想周大年大概也没有想到,他告状不成,会叫沈淮狠狠的反打一耙吧?

        徐沛蹙着眉头,说道:“改制要政企分开,要减少行政命令对企业经营的干扰,关键的问题还是要回归到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上,不是一味的放任自由,原野汽车工业集团经营局面这么不乐观,国资办是要积极介入。这也是成立国资办的初衷,要加强对经营性国有资产的监管力度?!?br />
        周大年虽然是副厅级国企官员,但徐沛长期以来也为国企山头林立的困局苦恼,沈淮要杀鸡骇猴,他也不会反对。

        “徐省长您说的是,现代企业制度的核心之一就是权责分明,就算国资办能将原野集团满屁股的屎擦干净,也没有不追究当事人责任的道理。当然,监管工作是益彬书记分管,我就不抢蒋书记的话……”

        蒋益彬见好处没捞到,反而被沈淮把他推出来当杀人的刀子,恨不得跳出去踹这狗日的一脚,但这时候也只能先含糊的应承下来:“虽然国资办新成立,很多规章制度都在拟定阶段,但权责对应的监管制度,是要先运行起来?!?br />
        丁建国坐在旁边,没有什么话好说,沈淮在徐沛省长跟前说的是大道理,真要是在滞销库存计提后,原野汽车工业集团的净资产就剩下两亿多点,也确实需要揪一两个人出来负责。他心里想,周大年仗着快退休,不指望升官,以为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跟沈淮对着干,真是打错主意了??;沈淮烧第一把火,怎么可能会心慈手软?而在徐沛省长眼里,周大年根本就是没有什么价值的弃子,曹政江现在都退后了,周大年难道还能指望赵沫石这时候会出头替他在徐省长面前求情?

        *************************************

        这时候保姆沏了茶端过来,沈淮接过一个茶杯,打开茶杯盖,看里面水滚沸,热汽腾腾,将茶杯放到茶几角上,不忙着喝,继续说道:

        “谁都不希望原野集团变成巨大的包袱砸在手里,趁着价值没有损尽之前,将资产拿出来重组,也算是解决掉一个问题。就国资办而言,有这样的思路也是正确的。我们解决问题,也是先确立目标,然后分解目标,制定方案,再去执行。只是这两年来,形势发展了一些变化,两年前确立的目标适应于两年前的形势,但到两年后的今天,就未必是适宜的,我们不能拘泥不变?!?br />
        “嗯,”徐沛点点头,说道,“你给大家用说说两年形势有什么大的变化?!?br />
        “两年之前,国内汽车,特别是乘用车市场发展还较为缓慢,主要需求集中于出租用车、企事业单位,私人需求还极为有限,但九八、九九年,私人对轿车、微型客车的需求急剧上升,今年就将超过出租用车、企事业单位用车,成为乘用车的最大市场需求。而随着经济发展,私人用车需求的增涨潜力,是出租用车、企事业单位用车远远无法相比的,未来还将会出现爆发式增涨,这是这两年来最重要的形势变化。原野汽车工业集团的管理层,对此没有清醒的认识,单就这一点,他们在我心目里就是不合格的管理层?!鄙蚧此档?。

        论及对经济产业发展形势的判断,在座没有人比沈淮更有发言权,徐沛点点头,示意沈淮继续说下去。

        “原野九二年从日本引进技术、生产线,生产以轿车为主的乘用车,九四年建成,还短暂风光了几个月,”沈淮说道,“但前一轮的经济过热始于九二年,九四、九五年就出现一些比较严重的后果,同时也表面汽车产业上。随着各地上马的轿车装配线如雨后春笋出现,原野在严峻市场竞争条件下,成绩一滑千丈,导致九五、九六年、九七年轿车部门持续大面积亏损,也是原野最先想将轿车生产部门砍掉一个主要因素。但九八年底国务院加强对乘用车生产及市场混乱局面的管理,严格执行生产许可目录制,包括东狮在内,轿车装配线都陆续关停,这实际就为原野带来极大的转机。集团管理层没有想到要抓住这个转机,重振市场,却只想到手里的这张许可制兴许还值些钱,急于转卖,这样的心态,也就说明他们不是合格的企业管理层?!?br />
        蒋益彬看了曹政江一眼,曹政江则很是认真的拿着笔记本将沈淮的话记录下来,似乎沈淮的讲话比徐沛的讲话还要重要。

        蒋益彬暗感沈淮这要将周大年等原野的管理层连锅端掉,剥一个干干净净的原野送给东狮???

        “呵呵,”徐沛哈哈一笑,说道,“你调到省里来三月不鸣,原来是打算一鸣惊人啊,对原野汽车工业集团怎么改制,对全省汽车产业怎么发展,看来你是做了很多功课的,那你就索性放开来说一说?!?br />
        “两年来形势发生极大的变化,最初确立的目标就需要修正,”沈淮说道,“原野汽车工业集团,主要目标,要保证国有资产的增值成长,同时作为省内汽车龙头企业,要起到带动全省汽车工业全面发展的作用。汽车工业自身发生还只是一方面,汽车工业对上下游拉动作用巨大,这才是我们更不能忽视的。与北汽合作,只能做到减损,做不到增值,也将放弃未来有着极大增涨空间的巨大市场。与北汽合作,原野的生产部门纳入北汽的生产体系,为北汽负责一小部分零部件及少量整车的生产,也起不到带来全省汽车工业崛起的作用……”

        沈淮继续说道:“就欧美汽车工业较为成熟的国家,有很多数据是我们必须要参考的?;膊涤?0%的产品是专门销售到汽车生产领域的,我们现在放弃原野、肢解原野,那与金属切削、锻压铸造、电子数控、工量刃具等相关的省属及徐城市属近二十家国有企业,将很可能会失去一个广阔的省内市场。而在上游产业链上,除了机械产业外,汽车工业发展必然也将带动纺织、化工、橡胶、塑料、钢铁、有色金属、电子电器等产业的发展,而对下游的道路建、公路运输、石化以及汽车销售、维修、保险、清洁等服务业,也有巨大的促进作用。汽车工业对上下游的推动作用到底有多强,国际有一个较为认可的数据就是1比10,也就是说汽车工业直接创造一百亿的增加值,就促进社会形成一千亿的增加值。而在汽车工业相对发达的国家,汽车工业直接以及带动的上下游相关就业人数占就类人口的比重能达到10-15%……”

        “沈淮说两年形势变化要修正目标,实际上是给我留了些颜面,”李谷接过沈淮的话茬说道,“两年前,我对原野汽车工业集团的改制方向,思路也是局限在甩包袱上,缺乏发展眼光……”

        李谷话留余味,但意思也是明确的。

        徐沛点点头,说道:“不错,淮海要有自己的汽车工业,就需要有自己的汽车龙头企业。这点,省里还是有共识的。此前原野汽车工业集团,除了计划与北汽合作之外,还计划与浦成集团成立合资轿车企业,也应该是有这方面的考虑。不过,浦成集团的条件还是欠缺一些,参与可以,但目前阶段,我看浦成集团还是无法起到主导作用,国资办还要精心挑选合作企业……”

        沈淮见徐沛有意替浦成开脱,不知道是曹政江在他们过来之前老实跟徐沛做了交待,还是其他什么因素,但赵沫石是极滑头的一个头,想要脱身,他也没有办法追着他打,接徐沛的话,直接说道:“潘园乡的乡镇企业东狮汽车厂,是国资办近期重点考察的一家合作企业?!?br />
        蒋益彬心里暗骂:除了你那边,国资办什么时候有人跟东狮汽车厂接触了?

        徐沛不知道蒋益彬、丁建国两人在想什么,跟沈淮说道:“东狮汽车厂是徐城有名的乡镇企业,我听说过;你再说说东狮汽车的具体情况?!?br />
        “东狮汽车厂的规模不大,轿车生产线被砍掉之后,目前主要生产皮卡以及一些小型货车。东狮汽车厂的承包人,刘建、刘继周叔侄,也是徐城较有名的企业家,局限于东狮汽车厂是集体企业,生产规模无法快速扩大,刘建、刘继周叔侄在东狮汽车之外,又与人合资成立生产发动机、变速箱、底盘、轿身等汽车生产配套企业。就整体来说,潘园乡目前的汽车产业总体资产规模,可能不及原野,但技术完整性及生产管理水平上,都要强过原野一大截。特别是东狮生产的皮卡,在市场上已经远远将原野甩下。皮卡虽然归入商用车类,但就技术上,跟乘用车才是一脉相承。而且原野管理层也抱怨,东狮是将原野技术骨干都挖走的基础上、踩着原野的尸骸发展起来的。原野的怨气难消,这可以理解,但人才的流动是需要鼓励的,既然东狮目前的技术管理骨干,都是从原野过去,这时候由东狮接手原野的乘用车部门,也就有着天然的便利性,不容易出现衔接上的问题……”

        “将原野的乘用车部门与东狮合并,是会有一加一大于一的催化作用,”徐沛说道,“但后续的发展呢?”

        “国内的皮卡市场狭小,东狮在这个狭窄市场的表现已经是不俗,也早就有心想进入轿车市场,但苦于没有进入的许可,甚至连之前投建的轿车生产线都不得不闲置在那里,但东狮一直都耐心准备、等着重新进入的时机,”沈淮说道,“原野的乘用车部门交给东狮接手,东狮之前进军轿车市场障碍就将消除,此前全省轿车生产销售额,今年内就可能立竿见影有三倍、五倍甚至更高的增长。当然,这样的增长也没有什么好值得沾沾自喜的。就算是十倍的增长,把产能开足了,顶天也就三五万台的产量。今年国内乘用车生产及销售有可能会突破两百万辆,淮海省要从中占有十分之一的份额,就要形成二十万辆乘用车的生产规模,才能算达标。我们离这个目标,还差得极远。我与东狮汽车厂的刘继周也聊过,东狮汽车厂作为乡镇企业,扩大生产有很大的限制,因为种种担扰跟限制,刘继周扩大生产、壮大东狮的野心,也只能暂时压制住。现在乡镇企业改制工作要进一步深化,放开捆绑企业经营者的手脚也是目标之一,东狮汽车厂也在这一批的改制名单之一。刘建、刘继周叔侄将从东狮汽车厂长达十年承包经营人的角色,转变成股东经营人,与企业发展休戚相关,荣辱与共,后续的发展计划就不会再受到捆绑僵硬制度的限制。而说到发展的资金,我们想着可以这么解决。东江精化作为省内第一批的上市公司,这几年来实际也就剩下一张壳,不过可以借东江精化这张壳发行十亿的可转债,注入新的轿车合资企业。徐省长说浦成集团也可以参与,可转债是公开发行,浦成集团购入可转债,最终是拿本息走人,还是在期内间以约定价格转为对上市公司持有的股权,浦成集团都可以自行决定……”

        “你们觉得这方案怎么样?”徐沛问蒋益彬、丁建国二人,毕竟最终方案由国资办出,蒋益彬、丁建国名义上都是主要会商人员之一。

        东江精化目前是由省国投控股,但市值也就剩不到两个亿,所谓发行十个亿的可转债,蒋益彬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谁会出钱购入这十个亿的可转债,一旦债转股,东江精化的控股权自然就从省国投手里转移出去了。

        梅钢系除了要间接通过东江精化参与新的合资汽车企业生产经营之外,随口还将上市公司东江精化这张壳拿走,还真是偷吃都不想抹一下嘴。

        只是蒋益彬也不能说沈淮的方案差,他也说不出沈淮方案哪里不好。沈淮的这个方案,甚至都没有拒绝浦成集团参与,就连赵沫石咬牙切齿都不能说一个“不好”来,他又能说什么?

        明面上,沈淮这个方案,没有拒绝浦成集团参与,但十个亿的可转债,浦成集团有能买下多少?又愿意买下多少?最终多数还不是落到梅钢系的掌控之中?这也就意味着将来东江精化的控股权会落入梅钢系的掌握之中。

        不过,蒋益彬心里又想,要是沈淮借东江精化这张壳来操作省内汽车产业的发展,东江精化的股价未来会暴涨多少倍?

        而且,东江精化目前一亿股法人股都在省国投的掌握之下,即使将来债转股,导致控股权转移,省国投依旧是东江精化的大股东之一;东江精化股价爆张之后,省国投的财务账面也会好看许多,这些都是在实实在在的利益,不然抓住一张壳又有什么用???

        想到这里,蒋益彬暗感还是先捞些实惠为好,点头说道:“沈淮的方案,可行性还是极高的。发行十亿可转债,我省的汽车工业就能立即获得十个亿的资金注入用于发展壮大,今明两年就能跃上一个全新的台阶,打开全新的局面……”

        丁建国自然也是说好。

        徐沛点点头,沈淮不可能全无私心,但现在省内要发展,不能拒绝梅钢系的资源借道投进来,而且外部参与合资轿车企业的分歧点,将主要集中在十亿可转债的分配跟转股价格上了,不会涉及到东狮兼并原野乘用车部门环节,这样,整个方案就能分成几个部分来说,来进行,不用纠缠在一起拖上一两年都谈不出什么头绪来,他最后点头道:“这个思路是可行的,而在这件事上,国资办要起主导作用?!?br />
        沈淮也知道徐沛此时需要有新的政绩亮点,为他新担任的省长宝座增色,不会希望整件事拖拖拉拉的没有一个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