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六十八章 新家

    第九百六十八章 新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说是趁这两天将家当都搬到徐城去,不惊动什么人,但人回到霞浦,就没有自由,到住处就陆陆续续的有人找上门来道别,要不是丁秀、罗蓉母亲过来帮忙收拾,沈淮都没有闲下手来整理东西的时间。

        市里、霞浦、梅溪,三天吃了四顿告别宴,白酒喝下去好三五斤,拿到手的材料也没有时间细看。

        家当都叫陈桐装车先送往徐城,临行前看着空落落的住了两年多的院落,沈淮心里也是感触万分。

        已经是高二学生的罗蓉,仿佛出水的芙蓉花一般青春娇艳,身子相比较两年前又拔高了些许,愈加的亭亭玉立,小脸蛋雪白无暇,精致的五官仿佛精雕细琢,真正是长起来了。

        她看着沈淮打开车门要坐进去,恋恋不舍的问道:“我要是考上徐城的大学,能不能过去看你?”

        “考上的学校要是太差,我可就不欢迎你啊?!鄙蚧纯嫘λ档?。

        他犹有惆怅的看着空洞洞的楼道一眼,瑾馨今天到学校里去了,然而这一年多隔院而居,终究是没有发生叫他隐隐有所期待的故事。

        沈淮与母女花一般的丁秀、罗蓉母女挥手告别,钻进车,让司机将车开到院子里,拿相机拍下一张照片,跟车里的杜建、王卫成笑道:“成怡没时间回国,一定要让我拍下照片留念,”又将房门钥匙摘下来,递给杜建,“我这就是跟霞浦道别了?!?br />
        “房子其实可以留着的,沈书记您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住上?!倍沤ㄋ档?。

        “没必要,”沈淮笑道,“我要是回来,到老杜、到卫成谁家做客不是一样?”

        “要不要去港口转一圈?”王卫成坐在副驾驶位,转过头来问道。

        “这次不了,”沈淮笑道,“不要真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我还是淮海湾经济区发展领导小组的成员,随时都可以回来的?!?br />
        “今年东华财政总收入就将历史性的突破一百亿,上月下旬的市经济工作会议上,很多人都在期待什么时候能突破三百亿、五百亿,省里这时候突然就将你调走,绝大多数人都很不解、诧异……”杜建说道。

        沈淮笑了笑,说道:“我离开后,你们也不用担心东华发展的步子会放缓?!?br />
        “东华的底子就在梅溪跟新浦,而梅溪跟新浦都是沈书记一手造就,即使东华以后的发展步子不会放缓,也是他们踩着沈书记你的肩膀往上走?!币还崂霞榫藁亩沤ㄋ淙皇亲钤缇椭郎蚧蠢肟殉啥ň值娜酥?,但真到这一刻,心里的情绪也难抑的波动起来,而在更早些时候,杜建等一大批人,都是期待沈淮能以霞浦县委书记的职务上兼市委常委,然而再在东华主政,彻底的带领大家将东华推向大放光芒的一刻。

        王卫成他们感受还浅,未来漫长的人生岁月还将围绕在沈淮身边发展,没有离愁别绪的浓烈,杜建过两年就要退二线了,感觉自然要更深一些。

        沈淮就让杜建、王卫成送他到梅溪,他在那里跟孙亚琳汇合,与孙亚琳一起去徐城,不麻烦县里的司机开那么远的路再返回来。

        **************************

        工委给沈淮安排在月牙湖的房子,是临湖一栋多层住宅里的复式公寓。

        一栋住宅楼就四层高,每个楼道上下左右共四套复式公寓。不过沈淮所住的这个楼道里,其他三套复式公寓看不上像有人常住的样子,楼前的草坪有几道新的轮胎碾压过去的痕迹。

        沈淮的住处是三、四两层。

        公寓面积不是特别大,两层加起来约一百六七十个平方米,楼下厨房、餐厅、会客厅以及保姆室,楼上也就是两间卧室加一个书房,家俱都是齐全。

        推开书房的门,则是一个小露台花园,用樟子松搭了一个花架,还加装了钢化玻璃顶棚,露台外就是月牙湖跟老城墙,满眼望去,景色皆十分的宜人。

        “还是当官好啊,”孙亚琳拖到一把椅子,坐在花架下,看着映眼通翠的湖光美景,感慨道,“整个徐城,可没有多少栋豪宅能看到这样的美景。这栋房子,都叫华宾集团私下扣留讨好你们这些当领导的,外人就算有钱也买不到吧?”

        沈淮耸肩而笑,说道:“你是过来帮我收拾家当的,还是过来发表感言的?”

        “陈丹呢,”孙亚琳好奇的问道,“你搬家,她躲那里去了?”

        “她这几天在燕京,也没有说她去燕京干嘛去了?!鄙蚧此档?,他不知道陈丹在燕京做什么,他从法国回来,在燕京停了两天,但在燕京要见的人也不少,没能歇下来,在燕京都没能跟陈丹见上一面。

        陈桐只是负责将东西送过来,怕将沈淮的资料什么搞乱,他们将一摞装东西的纸箱子都放在楼下的客厅里就离开了,没有将纸箱子分门别类的搬上楼来,要等沈淮回来再收拾。

        沈淮没有太多的衣物,但近二十只装满藏书跟资料的纸箱子要搬上楼来整理摆整齐,孙亚琳心里就直犯忤,说道:“我想起来了,我公司那边晚上还有事,晚饭也不能陪你吃了……”

        “你要走了,以后就不要再上门来了?!鄙蚧赐驳?。

        “要不我从公司喊两个美貌女秘书过来帮你,绝对合你的审美,我让她们穿超短短裙,就遮住屁股根,怎么样?”孙亚琳只求自己能脱身,提出条件问道。

        “没多少活,快做事;要么你换上超短裙也行啊,我等会儿回家来看?”沈淮将孙亚琳抓住在这里,让她先收拾东西,他还要赶到省人行宿舍,将成怡的家当都搬过来。

        沈淮想让孙亚琳穿上短裙收拾房间的计划,终究没能实现,但孙亚琳为了方便干活,将外套脱下来,穿着贴身的绒线衣,腰细腿长、翘着丰臀在房间里走动,甚是养眼,也挠着沈淮心痒痒的。

        沈淮与孙亚琳两人折腾到差不多十点钟,才将房间收拾好。

        为了节约时间,沈淮从省人行宿舍回来,就买了两份鸭血粉丝汤加两只烧饼,到半夜,两人肚子饿得呱呱叫,但住所冰箱空荡荡的没有一物,两人累得筋酥脚软,谁都不愿意这时候再开车出去觅食……

        “老娘这辈子就没有干过这么多的活,”孙亚琳浑身酸痛的枕在沈淮大腿上,拉着他放自己肩上,说道,“快给老娘松松肩……”

        沈淮伸手抓住孙亚琳颈旁柔软光滑的肩肉捏了两把,孙亚琳舒服得眉展眼眯,夸他道:“你还挺有两下子啊?!彼砼亢?,让沈淮继续。

        孙亚琳穿着亚麻色的修身长裤,将她的双腿绷得修长之极,丰满坚挺的臀部仿佛丘山一起隆起,到腰肢又收束成完美的孤线,沈淮从孙亚琳的肩部开始,慢慢往腰间捏按,眼睛看着她挺翘丰盈的臀,真在上面摸上把,但又怕孙亚琳对他用暴力,只能略过那迷人的臂部,移到她大腿的寻筋摸肉,缓解她的酸胀。

        孙亚琳虽然长时间坚持剧烈运动,但大腿上的肌肉坚实却不失僵硬,有着更好的弹性跟手感,沈淮见孙亚琳像是睡着的样子,手指不老实的往上移了移,将到孙亚琳大腿根时,孙亚琳屈腿反踢,将沈淮踢倒在沙发上。

        孙亚琳拧过头来,横了一眼倒在她身上的沈淮:“你就老实点行不行?”

        “上回看杨丽丽帮你做按摩,好像也都按到了;我不就是怕把你伺候得不够全面吗?”沈淮挨着孙亚琳的背上,恬不知耻的笑道。

        孙亚琳伸手掐了沈淮一下,只让他替自己捏肩,不让他的手再去乱摸别的地方。

        过了一会儿,好像是疲劳跟酸肿得到缓解,孙亚琳挣扎着从沙发爬起来,说道:“我回去了?!?br />
        “你回去,你回哪里去?”沈淮问道,沈淮并不知道孙亚琳在徐城有住所。

        “老娘身家十几二十亿,住哪里还要你担心?”孙亚琳不屑的瞥了沈淮一眼,也不告诉他到底住哪里,拿起车钥匙、包,就“咚咚咚”的下了楼。

        沈淮诧异她晚上竟然没想着要睡在这里。

        ****************************

        清晨,沈淮醒来看天青气朗,爬起床绕着月牙湖跑了大半圈,热汗蒸腾的在城墙根下的早餐摊子那里择座,就着半斤煎饺喝了一碗酸辣汤当早餐,又慢悠悠的往小区里走。

        起床跑步时没看到楼前有车,走回来看到楼前停了一辆黑色的尼桑。

        车里司机看着沈淮小跑步走回来,推开车门迎过来,是个三十来岁的青年,忙不迭的将鸭舌帽摘到手里,恭恭敬敬的问:“您是沈书记吧?”

        “嗯,你是?”沈淮疑惑的打量了来人两眼,看着眼前这人脸生,不知道是谁,他前两天还特意跟苏平说过,不要将他的住址泄漏出去。

        “我是小车班的赵红军,苏处长说沈书记您上午要到工委,让我开车过来接您?!闭院炀档?。

        “哦,”沈淮点点头,才知道眼前这个青年是综合处的苏平安排给他的司机,是他自己想多了,说道,“你上楼来坐会吧,我冲个澡、换一下衣服就好?!?br />
        “我在车里等着您?!闭院炀档?,要没有特别的吩咐,司机怎么可以随便进领导家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