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七十三章 新的起点

    第九百七十三章 新的起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政客能弱智到什么程度?我看了一篇有关乌克兰当前局势的评价帖,很有意思,我转发到我的微信公开账号上,大家可以关注我的微信订阅号看一下:gengsu1979)

        新任命颁布下来,沈淮这次回国就成了省管干部,在燕京歇了两天,就先赶到省委组织部报道办理手续。

        在沈淮回国的当日,赵秋华调任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正部级)、徐沛担任代省长的任命也由中央组织部颁布下来,而国办副主任崔卫平也在此前正式接替徐沛,担任徐城市委书记兼省委常委职务。

        与此同时,苏唯君调任省人大副主任,陈宝齐调任省委秘书长,范文智调任东华市委书记,梁荣俊接替范文智担任省钢集团党组书记、总经理的任命,都在十一月里时间集中颁布。

        再加上此前周任军调任省人大副主任、李谷担任徐城市代市长的任命,这

        可以说是淮海近几年来最大、最密集的一次人事调整,震荡之余也是叫很多人眼花缭乱,一时看不清楚人事调整背后的脉络到底是什么。

        而且崔卫平到淮海来任职,中组部方面是由沈淮他二伯宋乔生陪同,就又引起一些错乱的猜测。

        相比较之下,沈淮的新任命就看不到什么波澜了;不过沈淮在到省委组织部报道的当天,徐沛就将他喊过去谈话。

        徐沛也是刚搬到省政府大楼来办公,沈淮随同徐沛的秘书郑咏今敲门走进去办公室,徐沛也正忙着收拾桌子上的东西。

        “蒋益彬怎么还没有过来?”徐沛招手让沈淮先到会谈区的沙发上坐下来,放下手里的东西,问接替李谷担任省属国企工委书记的蒋益彬到了哪里。

        “蒋书记堵在路上,还要过五分钟才能赶过来?!敝S浇袼档?。

        “好吧,蒋益彬喜欢喝滇红,你直接替他泡上,我记得沈淮你喜欢喝嵛山老茶?”徐沛倒是细心的记得沈淮、蒋益彬的饮茶喜好,见沈淮点头,就吩咐秘书直接过去泡好茶送过来,又吩咐了一句,“你再让曹政江过来一下,我们这边先聊起来?!?br />
        曹政江此前是渚南区委书记,但徐城市的位置已满,而崔卫平到徐城后,不可能会主动提拔计经系的官员,徐沛担任省长,就先将曹政江调到省政府担任副秘书长。

        调曹政江进省政府,徐沛不仅身边能有一个可以信任的得力助手,而曹政江在省政府过渡三四年,资历、人望积累到一定程度,再到较重要的地市担任一把手,也将能成长为计经系的少壮派骨干。

        蒋益彬原是省计委的常务副主任,早就享受正司局级待遇,早在半年就调入省属国企工委就是为了接替李谷的职务,此时还兼任省国投董事长的职务。

        计经系根基说是薄弱,但那也是相对于胡系而言,徐沛在淮海省还是能有一些可以用的官员。

        沈淮与曹政江、蒋益彬都有接触,但都谈不上多深,暗自揣测,徐沛在还没有正式到国企工委任职之前,就将他、曹政江、蒋益彬喊过来谈话,到底是想谈些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徐沛搬进来是赵秋华此前的办公室,沈淮并不清楚徐沛坐进来是什么感觉,但看到着里面的摆饰变化颇大,心想徐沛心里或许多少有些犯忌讳的东西。

        沈淮与徐沛先随意聊一些他这段时间在国外的见闻,曹政江、蒋益彬敲门走进来,徐沛就进入正题:

        “国有资产监督管理这一块的改制问题,我前两天也跟钟书记在聊,有些省市已经远远的走在淮海的前头,我们省现在也要抓紧做起来,”徐沛话里对“现在”强重的语气,好像是为了表现对前任赵秋华平庸表现的不满,说道,“这也是我最先想抓的一项工作,益彬同志调研了半年时间,也有一些想法;沈淮今天正好到省委组织部报道,也可以提提想法?!?br />
        关于成立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的方案,沈淮也早就跟李谷有过交流,此前一直压着没有实施,也是省政府这一块的推动力不够。

        徐沛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把国有资产监管工作先烧起来,也不出于沈淮的预料。

        对全省国有资产的监管工作,以前是分成好几块,省属国企工委只是分管其中一部分,主要是监管省属国企运营及资产管理工作;改制之后,则是要将先计经系统里对全省国有资产的监管权剥离出来,纳入新成立的国资办管理,也是当前需要急切推进的一项工作。

        既然蒋益彬此前就为之准备了近半年时间,那相当工作还得是他具体负责,而且最终方案需要得到省常委会及省人大审批通过,沈淮过来带着耳朵听就行。

        蒋益彬的方案是省政府成立国有资产监督管理领导小组,由省委副书记、省长徐沛兼任组长,然后再在领导小组之下成立常设机构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负责日常工作——这个方案也是对徐沛全面掌握政府行政、财政权力最为有利。

        除了蒋益彬跟他之外,省属国企工委以及将从计经委并进来的副职还有四人,即国资办将形成一正五副的领导结构,沈淮的资历还是最浅,所以徐沛要抓权,沈淮不能、也不会阻挡什么,只是耐心的听蒋益彬介绍他草拟的方案。

        听得出来,这份方案徐沛这边已经是反复研究过,相当成熟,就差省委省政府批准通过,看来国资办正式成立就是这一两个月的事情。

        虽然徐沛在很多事情上都藏有私心,但沈淮也乐意看到这种推着形势往前走的局面。他这么爽利的同意从东华调出来,也是知道只有他调出来,霞浦、梅溪申请国家级开发区、一类开放口岸等工作,才有可能尽快的得到通过。

        徐沛显然不想将所有的政绩光环都加到他头上来,只有他调离之后,郭成泽、孟建声他们推动相关工作进展,才能名正言顺的享有相关成绩;不然怎么都不可能跟沈淮争功劳。

        “钟书记也早就跟我说过,将沈淮你调到省里,是要发挥你的擅长,国资办成立后,益彬同志也是推荐你来负责企业处及产权处的工作;你觉得怎么样?”

        “我能力尚浅,也会遏尽所能不辜负徐省长、蒋书记的信任?!鄙蚧雌骄驳乃档?。

        国资办之下的企业处,主要也是负责省属国企的监管工作,可以说是未来国资办之下最重要的处室,不过蒋益彬的方案在国资办之上国资监管领导小组,由徐沛兼任组长,实际又将企业处的应有权力虚置了。

        省属国企本来就是山头林立的世界,省国投、省钢等集团都是正司局级国企,蒋益彬都亲自兼任省国投董事,范文智调离省钢,但接任的梁荣俊又是范文智提拔起来的亲信,而其他老字号的大型省属国企又多跟省里人脉关系纠缠渊源甚深,即使上面不设立国资监管领导小组,国资办企业处想在刚成立之初就要对这些山头实现有效监管,也无疑是痴人作梦。

        沈淮对这些都有清醒的认识,不会在这时候争什么。

        ***************************

        从徐沛办公室出来,蒋益彬问沈淮:“你今天到省委组织部报道,工委那边也在昨天收到省委组织部发来的调函,可以说,我们从今天开始就正式搭班子,要将这一块的工作共同做起来。你打算什么时候正式要跟大家见面???”

        到省直部门报道,没有到地市那么隆重,何况还是副职?

        沈淮跟国委企业的主要官员,都还是认识的,任命既然都传达到国委工委了,他刚才在省委组织部就说了他自己过去赴任就行,不用派谁陪同。

        “家里长辈生病,我卸任霞浦县委书记后,就直接出国住了一段时间,现在家当都在还霞浦,”沈淮笑着说道,“要不我下周一到工委正式跟蒋书记你报道?”

        这时候陪同蒋益彬到省政府谈话的综合处主任苏平从一间会议室里走出来,笑容满面的走过来,说道:“都说沈书记要到工委来工作,我们可以盼望了好久啊,都怕有变故,什么地方抢先将沈书记您抢过去。今天心里一颗石头总算是落地了?!?br />
        李谷在工委有几个嫡系,这次都叫他调到徐城市政府去当助手了;赶在沈淮上任之前,蒋益彬就对工委一些处室负责人进行了调整,苏平是蒋的亲信。

        沈淮与苏平握了握手,笑道:“老苏跟我老相识了,还说这种客气话?!?br />
        蒋益彬笑着跟沈淮说道:“苏平,你也是认识的。调到省里来,住房、用车,我就让苏平替你先安排了。你要有什么不满意的,你还是直接找苏平?!苯姹蚩戳丝词直?,说道,“省国投那边还有个会议,我要去列席一下,就不陪沈书记吃中饭了。我把苏平留给,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吩咐苏平?!?br />
        用车也不焦急,成怡的那辆高尔夫就丢在徐城,沈淮就直接开起来,方便得很;只是成怡从省人行辞职接管基金会的工作,她在省人行的宿舍也不能一直拖着不退回去,东西要搬出来,而沈淮要将家当从霞浦搬过来,也要先将这边的住房敲定。

        国企工委不是什么大部门,之前也就五个职能处室,加上后勤、司机人员在内,也不到五十人;故而也没有专门的家属住宅小区。

        不过国企工委权力再大,对省属国企工委也有一定的监管权,那么多省属国企都建有职工住房,自然也少不了要给国企工委抹些油。

        苏平也是心思玲珑的人,他事先预备了三套跟其他工委书记不在一起的住房供沈淮挑选,上车后就细心介绍起来。

        沈淮听苏平介绍老城门外的月牙湖小区是省属华宾集团开发的住宅楼,有小部分住房留下来内部分配,就决定先到那里看一看。

        月牙湖挨着东城门,是座月牙形的狭长湖泊,虽然寻常意义出了城门就是出了主城区,实际还是跟主城区挨着,湖前是七八十米高的白马山,小区夹于湖山之间,又临城门旧址,风景相当不错。

        沈淮随苏平到月牙湖小区,小区是九七年建成,住户不是很多,但小区内环境相当不错,安保工作看着也相当靠谱,沈淮见房子里家俱、家电都配齐全,当下就决定住在这里,没有再有闲工夫去看其他两处住房。

        “沈书记您什么时候搬过来,行李什么的,大概要用几部车?”苏平问道。

        这时候熊文斌的电话打进来,沈淮跟苏平笑着说:“这个就不麻烦综合处了,霞浦那边应该不至于将我的家当扔到大街上,让我自己捡回来?!?br />
        接了熊文斌的电话,沈淮就与苏平告别,赶去熊家吃中午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