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六十八章 甲壳虫

    第九百六十八章 甲壳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求月票。兄弟们手里有月票,不要忘了投?。。?br />
        沈淮与成怡将车停在电影院东面的停车场里,三个女孩子出咖啡馆往西走,刚要拐过街角,看到李谷坐车过来,在咖啡馆前下车,也没有再折回去打招呼。

        不过谢芷这时候也看明白,沈淮在咖啡馆要单独约见的人是李谷。

        沈淮私下约见李谷是为什么,抑或是李谷私下约见沈淮?

        谢芷心里浮出好些疑问,让成怡开车送她与谢棠到颐园路就下了车。

        谢芷进了家门,就匆匆走上楼;谢棠不明所以,跟着走上来,问道:“你急冲冲的跑上楼来作什么?”就见谢芷掀开窗外,往街角方向看去,她也探头张望,完全不知道谢芷在看什么。

        见成怡的车经过尚溪园前毫无停顿的就开了过去,谢芷放下窗帘,欺骗谢棠说道:“没什么,我刚才回来看到街角站了一个人,还是以为熟人呢?!?br />
        “是熟人停车打招呼就是,非要搞得这么偷偷摸摸的?”谢棠慵散的说道,转而她又以一副不可思异的表情盯着谢芷看,似乎想到什么不可见人的事情似乎,“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熟人吧?”只是说来她自己都不相信,先捂起嘴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笑起来。

        这会儿谢成江与妻子周倩推门进来,问道:“怎么回来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跑上楼来了???”

        “啊,倩姐也在这里啊,我刚才进门都没有看到你们在呢?”谢棠讶异的问道。

        “你们一进门就往楼上冲,自然看不到我们喽?!敝苜恍Φ?。

        “我也不知道谢芷要看什么啊,我是跟她跑上楼来的,”谢棠虽然都二十四岁了,但还是天真无邪的样子,拿着抱枕陷坐在软皮质的沙发上,说道,“我们看完电影,但魏岳临时叫我爸支使着干别的事情去了,没能来接我们,我们就想着去隔壁的咖啡馆坐一坐。我们在咖啡馆看到沈淮跟成怡,还是成怡开车送我们回来了的呢?!?br />
        “沈淮跟成怡也去看电影的,我跟谢棠在电影院里就看到他们,没想到看过电影,沈淮约李谷在咖啡馆见面——大概是不想我们在场,成怡借口开车先送我们回来?!毙卉频比幻挥行惶哪敲吹ゴ?,将事情的原委说给她哥听。

        “沈淮这么忙的一个人,还有空跟成怡去看电影???”周倩语气里带有点幽怨的说道,“你哥就没有这个闲空夫,也不知道他整天在忙什么?!彼蛋栈褂脑沟暮崃苏煞蛞谎?。

        女人关注的焦点就是不一样,听到妻子话里的埋怨,谢成江头皮发麻,也只能当听不出来,跟谢芷说道:

        “下午是淮海湾区域合作协调小组召开会议,讨论岚江高速的筹建工作。听老叶说,沈淮跟李谷都有参加,他们晚上没有在一起吃饭,又避开别人的眼线私下单独见面,要谈什么?”

        叶选峰作为淮能集团的负责人,也是淮海湾区域合作及发展协调小组的成员,今天也有列席会议。

        “我怎么知道?”谢芷不愿去多想什么。

        “沈淮与李谷见面,可能是私下谈他调到省里之后的职务安排?!毙缓3贤泼沤?,他刚才在楼梯口听到屋里的谈话。

        “省里能空闲出来的职务就那么几个,由着他挑,又能挑出什么花样来?”谢成江这段时间来这边所受的挫折,他心里犹有怨气没能发泄,听他爸推测沈淮将要收获胜利的果实,说话的语气依旧满含怨恨。

        “难说啊,”谢海诚轻叹一口气,说道,“有消息说王源总理下个月要到淮海来考察,包括淮电东送在内的区域合作,将是王源总理考察的重点——现在还是山雨欲来风满楼,说不定省里会有大的调整?!?br />
        谢芷倒还没有听说王源总理下个月会到淮海来考察,想来是国务院办公厅传出来的消息,他爸或许是从小姑父那里听来的,暗道:徐沛与赵秋华明争暗斗这些年,也许下个月就会要出结论了。

        想到这里,谢芷不确定的问她爸:“要是说区域合作是王源总理一行人考察的重点,那李谷与沈淮私下见面谈职务问题,是不是徐沛想要先给沈淮一些甜头,避免他在王源总理考察期间成为不稳定因素?”

        谢海诚点点头,说道:“是啊,这些年谁能想到他能搅出这么大的风浪?徐沛总要防备着这个搅屎棍?!?br />
        谢芷心知她爸这话说得不客观,虽然这些年来,那么多人的如意算盘都被沈淮无情的打破,但恰是沈淮及梅钢系,才使淮海湾区域合作能这么快的得到实质性的进展,使得淮海省这两三年来的增涨速度超过全国平均水平一大截。

        虽然那些被沈淮无情打破如意算盘的人视沈淮是搅屎棍,但绝大多数人还是享受到利益的。

        而淮海湾区域合作范畴,梅钢所占的分量极重,省委书记钟立岷又明显倾向梅钢系,徐沛想接替赵秋华主持省政府工作,甚至更想进一步接替钟立岷成为淮海的封疆大吏,不在一定程度肯定梅钢系的成绩以及在淮海的地位,本身就是难以服众的。

        何况王源总理下来视察,又是将区域经济发展视为重点,徐沛这时候还想将沈淮及梅钢系边缘化,无疑是愚蠢的;他显然不可能给赵秋华再有最后的反击机会。

        谢芷猜想李谷倘若是受徐沛委托,私下找沈淮谈职务安排,也不会单指沈淮个人职务变迁,必然也将包括沈淮调离东华后引发的一系列人事变动,不过她又想,徐沛应该不会就这么痛痛快快的将好处让给沈淮。

        “我回家了?!?br />
        谢芷正猜想沈淮调到省里可能会担任什么职务之际,谢棠突然从沙发里站起来,说着要回家去。

        “我们正好也要回去,顺道送你?!毙怀山档?。

        “不要麻烦你。我自己走回去,也没有几站路?!毙惶挠锲驳木芫?。

        不知道谢棠脾气怎么又突然变得古怪、拒人以千里之外,谢成江也琢磨不透,不敢一定要求顺道送她回去,摊摊手先与妻子下楼去。

        “我有东西落在谢棠那里,我开车送谢棠回去?!毙卉扑档?。

        谢芷这次回徐城,没有开车,就从家里顺便拿一部车送谢棠回去。

        ********************

        “舅舅刚才说话真难听?!弊匠道?,谢棠才气鼓鼓的将心里头的不满说出来。

        谢芷无奈一笑,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知道谢棠一直都认为是她跟她妈的出现才害得沈淮的童年那么悲惨,害得沈淮的母亲早早病逝,最后连遗骸都找不到,心里一直愧疚,给他那么伤害,却是没有办法恨他,甚至还下意识的去维护他。

        “沈淮这次是不是真要调到徐城来?”谢棠的注意力也容易转移,都不用谢芷安慰什么,又兴奋的打听起沈淮的消息来。

        “大概是吧,”谢芷也不确定的说道,“不过这个混账家伙到徐城来,也没有什么好的,有什么好值得你期待的?”

        “你平时都不在徐城,我一个人很无聊啊,”谢棠伸着懒腰说道,“我跟成怡姐关系又没有那么亲近,我想沈淮调过来工作,我就可以经常去串门了?!?br />
        “你不怕把你妈气死?”谢芷问道。

        “……”谢棠噘着嘴,半天不吭声,也不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谢芷猜想她可能是太孤单了,都没有看到她有其他什么朋友来往。

        ************************

        这时候有一辆橙黄色的甲壳虫从街角拐过来,稍落后谢芷她们一些、两部车并行往西开。

        九九年徐城街头这种造型流畅的小型轿车极为罕见,虽然谈不上多昂贵,但在街灯的照耀下散发出来迷人的光彩,额外的吸取眼球。

        谢棠扒在窗口欣赏甲壳虫流畅且经典的外壳线条,跟谢芷说道:“这车真漂亮,我跟我妈说拿到驾照后,就想要这么一辆车,她现在都还没有开口同意?!?br />
        “那也要等你拿到驾照再说啊,”谢芷想到谢棠上驾校在练习场将半面墙撞塌下来的事情,忍不住讥笑她一番,说道,“你妈现在还敢让你去学车???没有驾照,多漂亮的车都跟你没关系?!?br />
        这时候甲壳虫从后面并行过来,谢芷也下意识的转头往那辆甲壳虫看过去,然而坐在驾驶位上的那个女人的脸蛋叫她看了心里一悸。

        “啊,她就不是帮成江负责经营茶园会所的那个女的吗?”谢棠也认出来开车的女人是谁来,但没想记住人家的名字,兴奋的想要按下车窗打招呼。

        看到曹秀娜浓妆抹艳的狐媚脸蛋,谢芷心情却是复杂,锁住车窗不让谢棠开窗子,说道:“人家都不认识你,你乱打招呼作什么?”

        见谢芷态度莫名变冷,谢棠疑惑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没有,我不喜欢她?!毙卉瞥ね乱豢谄?,说道。

        谢棠吐吐舌头,看着甲壳虫从眼前开过去,拐进前面的那条小巷子里,不去追问谢芷心情为什么突然变糟糕。

        将谢棠送回家,谢芷开车原路返回,但在经过甲壳虫拐进去的那条小巷子口,谢芷将车停下来,犹豫了好久,终是没有将车开进去,去找那辆甲壳虫停在哪个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