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六十二章 疑阵

    第九百六十二章 疑阵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求月票,更多消息请关注微信订阅号:gengsu1979)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夜未停,叫人担心去年的暴雨灾害再来一回,谢芷先赶到四季长青大酒店去见她哥,想着她也顺便在酒店里吃过早餐,再一起到公司准备接待徐沛到访调研的工作。

        直接到餐厅见面,谢芷见她哥坐在窗明几亮的角落里,跟陈伟立通电话,她拿餐盘到选餐区挑了些吃的回来。

        “徐沛这次过来,会在谈及发展千亿优势产业规划等问题时,提涂渡板项目的事?!毙怀山沾映挛傲⒛抢锏玫阶钚碌南?,放下电话,喜滋滋的从谢芷餐盘里端起来一杯鲜橙汁咕噜噜的喝了下去。

        徐沛下面调研,哪些问题会在调研过程谈及,省委副书记办公室会提前跟市里有一些沟通,这也是惯例。

        “沈淮会全程陪同吗?”谢芷问道。

        “徐沛是以淮海经济区发展领导小组组长的身份下来作调研,东华这边,郭成泽跟沈淮两人都是发展领导小组的成员,只要在家,没有道理不陪同,陈宝齐、虞成震他们反而不需要露面,”谢成江说道,“徐沛办公室昨天夜里已经明确了行程,主要就是调研唐闸区的产业发展,不去霞浦,那他自然要全程陪同;陈伟立也刚刚在电话里跟沈淮确认过,省里车到,他就会去市里汇合?!?br />
        见她哥眉头飞扬,一副郁气扫尽的样子,谢芷就又忍不住想打击他,说道:“我觉得你们可能还是将形势估计乐观了?!?br />
        “怎么乐观了?”谢成江问道。

        谢芷看左右没有人干扰,将她憋在心里的一些想法说出来:

        “徐沛谋求的是淮海发展的主导权,他最终还是想要在淮海省成为封疆大吏,奠定他进中央核心最坚定的一步。谁与他这个目标抵触,才是他的大敌,不然他要比常人所想象的更现实、更灵活?;吹缍腿绱?,修改徐城建设规划也是如此。涂渡板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对加强东华钢铁产业优势,是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徐沛身兼淮海经济区发展领导小组的组长,他要是对此漠不关心,坐视项目流失不闻不问,反而不能体现出他对大局利益的重视……”

        “对啊,”谢成江疑惑的问道,“你说的,跟我所想的,有什么区别吗?不错,徐沛在明面上,都是要维护地方大局利益的,所以他这次会以发展千亿优势产业为切入点,直接过问涂渡板项目的得失。沈淮为一己私利,为个人恩怨,置地方大局利益于不顾,徐沛作为省委副书记,作为淮海经济区发展领导小组组长,过问此事,及时制止他的行止,维护地方大局利益,有何不对?”

        “……”谢芷想将她心里这些天所琢磨的一些想法说出来,但看她哥有些咄咄逼人的势态,也就不愿说出来再惹争执,只是说道,“我觉得沈淮此时还是有主动权的?!?br />
        “他是有主动权啊。放弃跟魏南辉沟通,选择跟郭成泽他们通力合作,将涂渡板项目争取在唐闸区落地建设,就是他唯一可选择的主动权?!毙怀山判穆乃档?。

        谢芷刚想张口说什么,就见她哥抬起头来一瞬间的眼神有些僵硬,她转头就见沈淮陪着青沙县委书记魏南辉正往她们这边走过来;还有杜建、王卫成以及青沙县委的一些官员随行,簇拥在后面,看样子也是到餐厅来用早餐。

        谢芷完全没想到魏南辉大清早就在北岸,看他这样子,应该是昨夜就渡江过来——当然魏南辉渡江到东华的时间也不可能早过昨天夜里,鸿奇一直都有人盯着魏南辉的行踪。

        除了梅溪新区的鹏悦国际内,东华市里就这么一家四星级酒店,在餐厅遇到什么人都不会觉得奇怪,但见沈淮信步走来,她还是有些讶然,更没有想到沈淮这时候会跟魏南辉在一起,最大可能甚至是沈淮在知道徐沛要到东华调研的消息之后,再临时约魏南辉到东华来见面。

        沈淮笑嘻嘻的走过来,指着魏南辉,跟谢成江、谢芷笑着说:“想来老魏不用我替你们介绍了。鸿奇他人呢,听成怡说昨天看到鸿奇去了徐城,怎么昨天夜里没有跟你们一起回东华?”

        谢成江也是又惊又疑,他还以为在徐沛的压力下,沈淮会割断他跟魏南辉的联系,真是完全没有想到沈淮会明目张胆到不加一点掩饰的地步,愣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回应好。

        谢芷还算正常,与魏南辉打招呼,请他与沈淮坐下来。

        沈淮与魏南辉拿餐盘挑了些早点,坐过来,这才问道:

        “刚才我隐约听见你们在聊什么地方大局利益,不介意说出来让我跟魏书记听听?”

        “我跟谢芷就是随口胡扯,”谢成江这时候才恢复正常,眼睛警惕的看着沈淮跟魏南辉,实在琢磨不透魏南辉此时出现在此际、与沈淮见面的意图,问道,“徐沛书记今天要到东华来调研,听你会全程陪同,魏书记到东华来,也是要跟徐沛书记见面?”

        “魏书记有其他工作要谈,我跟魏书记是老朋友,他到东华来,我考虑到中午可能要陪徐沛书记,脱不开身,只能早上从床头爬起来,陪魏书记吃顿早餐?!鄙蚧此档?。

        谢芷完全不知道沈淮跟魏南辉什么时候成老朋友了,心里想:难道沈淮真是单纯为了打击鸿奇,不顾一切阻力的要跟魏南辉结成联盟?

        谢成江的脸色很差,也不便问魏南辉到东华来到底是为何事,但想宋鸿奇昨天都没有半点消息,很可能是徐沛将要向沈淮施压的消息传到平江后,平江那边又迅速作出新的部署。

        所有的棋局都是动态变化的,当下真正积极进取想争下丰立涂渡板项目的,恰恰是平江。

        沈淮如果要跟徐沛强势对抗,平江则是他此时最能直接借的援力。

        难道沈淮这次是要犟着头跟徐沛掀桌子吗?

        沈淮的性子虽然操蛋,但在见到他跟魏南辉同时出现在四季长青大酒店的餐厅大堂之前,谢成江他们都没有想到过这种可能。

        倘若沈淮真要下定决心如此,那这个变数真要远远超乎所有人的预料——谢成江也是既惊且疑,履巢之下,没有完卵,他并不觉得沈淮跟徐沛掀桌子,他们就能从中占到什么便宜。

        “怎么,你脸色怎么这么差,昨天夜里在酒店没睡好?”见谢成江既惊且疑的样子,沈淮关心的问道,“还是说觉得我跟魏书记在这里,妨碍你们兄妹俩谈话?那我跟魏书记,就不打扰你们了?”

        魏南辉只是青沙县委书记,谢成江还不用对他太恭敬,他觉得当下更紧要的是将最新的消息传出去,微微坐直腰,也没有挽留沈淮与魏南辉跟他们同桌用餐。

        见成江既惊且疑的样子,在桌下拿出手机似要给谁发短信,谢芷则是镇定的说道:“沈淮与魏南辉公开露面,可就是要我们帮他将消息传出去?!?br />
        谢成江也是一惊,才想到他临事竟然不如谢芷镇定,就不忙着将消息传出去,将手机搁在桌角上,低声问谢芷:“你说这个蛮货想干什么?”

        谢芷摇了摇头,说道:“要是我能猜到就好了,但总不会比我们现在能猜到更简单……”

        “他应该是在知道徐沛今天要到东华调研的消息之后,约魏南辉过来见面,”谢成江说道,“魏南辉,或者说藏在平江没有露面的王云青,要是从这蛮货那里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或者说承诺,魏南辉今天不可能出现在东华?!?br />
        “或许沈淮有把握说服徐沛也说不定……”谢芷猜测道,侧头见沈淮跟魏南辉等人坐对餐厅对角的餐桌旁,视野也在往这边看。

        谢成江还要说什么,搁在桌角的手机震动起来,见是陈伟立打过来的电话,他刚要接通电话,就见陈伟立拿着手机出现在餐厅门口,朝这边挥手。

        谢芷没有想到陈伟立会直接到酒店餐厅来找她们,头皮顿时就觉得发麻,见沈淮、魏南辉坐在餐厅的对角,将这一幕看在眼里,露面浅笑,更是觉得棘手。

        正如沈淮不能明目张胆跟魏南辉勾结一样,她与谢成江跟鸿奇的关系密切,在这关键时刻,跟东华这边负责争取涂渡板项目的陈伟立私下接触,传到平江里,会让平江上下对鸿奇有什么看法?

        看到沈淮与魏南辉从餐厅里角走过来,陈伟立当即也是傻在那里。

        陈伟立看到沈淮与魏南辉同时出现,第一个闪进脑子里的念头跟谢成江起初想的一样:沈蛮子这是要鱼死网破、冲徐沛掀桌子了!

        不管沈淮掀开桌子会得什么下场,徐沛必然会被搞得狼狈不堪,甚至会有很多的把柄给赵秋华抓住,在省里陷入被动。

        事后,徐沛恼恨沈淮是一定的,但他陈伟立同样脱不开关系,这背后可没有他什么机会可抓!

        陈伟立想到这里,背脊渗出一身冷汗,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老……老魏,你怎么到东华,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临时有点事过来一趟,还想着中午联系陈市长你人呢,”魏南辉遮遮掩掩的说道,临了也不忘不阴不阳的问一声,“我还没有听鸿奇书记说谢总跟陈市长私交甚好呢?”

        谢芷心里想:这倒好了,成了一团浆糊。

        沈淮看着谢成江、陈伟立狼狈惊惶的样子,心里只是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