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四十二章 父子(一)

    第九百四十二章 父子(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宋炳生分管农业,到淮山是视察工作;沈淮与胡舒卫是来参观考察,除了都住在淮山宾馆内,两拨人在淮山也走不到一起去。

        虽然说重子轻父、重卑轻尊是种忌讳,但任何规则都抵挡不住现实利益的诱惑。

        魏福明作为淮海省委委员、淮山市委书记,算是前省委书记陶国泉提拔起来的老人,但与苏唯君有些矛盾,这些年就窝在淮山,一直都没能调出去,更谈不上提拔任用,但省里一些情况,要远比普通的中层干部了解详细。

        魏福明也知道宋炳生与沈淮父子俩隔阂极深,沈淮回徐城也几乎都是临家门而不入,这次父子俩同在淮山,甚至连面都不见一下,这当真视如仇寇了。

        是陪同副省长宋炳生,还是陪同沈淮、胡舒卫,魏福明他心里也很是挣扎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与分管工业、电力的副市长杨凯等人,陪同沈淮往龙水乡看龙水电站的选址现场。

        不要说龙水电站对地方经济发展的促进,以及工程启动建设能给地方直接提供的数千个就业岗位了,仅东江电力未来支付给地方为移民安置所用的数亿款项,就足以叫淮山市的官员趋之若鹜了。

        魏福明也知道龙水电站一经启动建设,有大量的建材会由地方企业供应,也会有一些土方工程交给地方企业承担,这背后有他大把的好处跟搞活的机会。

        宋炳生虽然是副省长,但这些年来只分管农业,手里的权柄有限,那边走亲热了,顶天给淮山市里拨几百万的专款,魏福明让分管农业的副市长小心伺候,他再犯不着全程陪同。

        反正陪儿子不陪老子,魏福明猜想宋炳生心里再不爽,也张不开口数落他的不是。

        *****************

        到龙水的进场公路正式通车要等到七月底,但路基已经夯实,可以供车辆通行。

        天下着小雨,沈淮与胡舒卫在淮山市委书记魏福明等人的陪同,起早前往龙水乡看大坝、引水堰选址现场的筹备情况,颇为顺利,下午两点钟不到,就将现场看完。

        今天不能从淮山赶回徐城,返回淮山市里又稍早了些,沈淮决定与胡舒卫赶往腾游乡,再看一看腾游电站选址的地质情况。

        腾游电站是计划在淮山市境内修建的第二座大型梯级电站,现在什么筹备工作都还没有启动。

        不过,只要江宁到淮西之间的超高压骨干电网建起来,电力能够源源不断的往华东沿海地区输出,东江电力那边的资金供给又不成问题,淮山市境内剩下两座大型梯级电站启动建设都会非常的快。

        没有列入行程,沈淮本打算与胡舒卫两人过去随意走一走,以便能对腾游乡的情况有个基础的了解;魏福明热情万分,坚持全程陪同到底。

        往更上游方向、腾游乡的道路就很差劲了,说是砂石路,但路面上看不到还剩有什么砂石,给过往的车辆啃得坑坑洼洼,缺少必要的维护。又赶上连rìchūn雨,路面泥泞不堪。

        沈淮与胡舒卫出来,包括魏福明、杨凯等淮山市官员陪同,都是乘坐普通的轿车,前往腾游几乎是走一路陷一路。

        虽然除了淮山市里的随行人员外,县里、乡里也有很多人赶过来陪同,车子陷进泥坑里,不需要沈淮、胡舒卫、魏福明亲自去把车从泥坑里推出来,但在下雨天这么反复折腾,人到腾游乡也是累得人仰马翻。

        大半天的时间就这么耗在路上,赶到腾游乡zhèng fǔ,天sè都已经是漆乌抹黑,想赶在天黑前回淮山市里的想法也只有落空。

        腾游乡是个穷地方,就没有正而八经的宾馆,而腾游乡离县里、市里都有好几十公里的路。不要说这样的泥泞路况很难走夜路,还有好几段路都挨着山崖,夜里行车也危险。

        条件再艰苦,大家夜里也只能歇在龙游乡。

        腾游乡的街道很窄,还是传统的石板路,叫雨淋湿了,车灯打上去光亮一片。

        乡zhèng fǔ是临街夯土墙围出的一个大院子,里面起了几排拿石灰抹白的红砖瓦房办公;车队开进乡zhèng fǔ的院子里,停下歇脚。

        无论是乡里还是县里,都没有想到市委书记魏福明会陪同客人在乡里留宿——开始甚至说连晚饭都不用乡里准备——手忙脚乱好一阵子,才请魏福明、沈淮、胡舒卫到乡zhèng fǔ对面的一家餐馆吃饭。

        这家餐馆算是乡zhèng fǔ的定点招待单位,带同住宿也只有三层小楼,外立面贴了白瓷砖,在腾游乡zhèng fǔ所在这前后几百米的街道上已算是很气派的建筑。

        看着有两百瓦的大灯泡,将院门口照得雪亮,雨丝在灯光里泛起点点银光。沈淮他们走进去,有两个大公鸡在院子里昂首阔步,拉了两砣鸡屎又跑远来。

        魏福明、杨凯等人进一个劲的说条件简陋,请沈淮、胡舒卫多包涵;而县里及乡里的干部根本就插不上话,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唯恐有什么地方出差错,又怕已经住在楼下的食客,高声宣呼说什么唐突的话,惹得市委书记心里不快。

        众人刚到二楼的包厢里,淮山市委副书记周延就接到一个电话,他又紧接着跑到魏福明身边耳语。

        看着魏福明面露难sè,沈淮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魏福明说道:“宋副省长他们上午去了正泽县,视察农、林工作。宋副省长他们计划晚上回正泽县,明天还继续在正泽视察。不过下午的时候,回正泽县的公路被泥石流堵住,宋副省长一行人正从东方林场往市里赶——他们这时候还不是很清楚,从这边往市里的道路有多难走……”

        魏福明也不清楚副省长宋炳生与沈淮这对父子之间有什么化解不开的怨恨,但宋炳生昨夜在市zhèng fǔ招待宾馆甚至都不叫他们告诉沈淮他在淮山,父子俩的怨恨自然是浅不了。

        这时候将副省长宋炳生一行人接到腾游乡来暂时安顿,魏福明知道他跟沈淮父子俩在一起会很难堪,但要是让宋炳生连夜走山路回市里,万一发生翻车事故,这责任谁承担得了?

        沈淮不知道东方林场离这边有多远,但听魏福明的口气,应该是离这边很近,也理应说来是要把他们一行人都接到腾游来先凑合一晚上再说。

        沈淮点点头,附和魏福明的话,说道:“走过来,也是开一路陷一路,走夜路是更难?!?br />
        听沈淮这边说,魏福明站起来,从周延手里接过电话走到门外,想必是亲自给宋炳生通电话,让陪同人员与宋炳生到腾游乡来,跟他们这边汇合。

        **********************

        一具躯体,融入两个人的记忆跟人生,对那一边情感都会变得淡薄一些。

        与他这个“父亲”之间的关系,沈淮很长时间以来,所淡漠考虑的都是利益,对这个顽固、保守得都有些迂腐的“父亲”甚至可以说是不屑一顾,年后的滇北之行,看到孤坟不在,遗骸不存,沈淮对那种怨恨的记忆就变得更深刻、更清晰。

        不管怎么说,听到车子进院子里引得鸡鸣狗叫的声音,魏福明都站起来准备要下楼迎接,沈淮也不能屁股粘在板凳上不动弹。

        家里矛盾再激烈,也不能叫外人看热闹,沈淮同时也很不明白,他“父亲”昨天夜里到底出于什么心态,还刻意要魏福明不提他在淮山?

        胡舒卫、杨凯、杜建等人,自然也是陪着沈淮、魏福明下楼去迎接宋炳生一行人。

        天还下着雨,白炽灯照得院子一片雪白,到处都是水洼,司机停车时也没有注意到停车边上的水洼会特别深——宋炳生在车里看着魏福明下楼,想显得更自然一些,就先推开车门下车,没想到一脚踩到大水坑里,差点摔个狗吃屎。

        好在郑刚先从后面一辆车里下来,紧忙将他搀住,没有摔在水坑里,但鞋子里灌满了水,裤管湿了一截,也是狼狈得很。

        沈淮看了心里却暗爽。

        腾游乡的条件简陋,院子里泥地坑洼不平,谁都不好说什么。

        宋炳生也不用下属再过来献殷勤打伞,紧步走到廊檐下,与魏福明寒酸,似作很是平常的问站在廊檐下的沈淮:“这次怎么没有听说你也要到淮山来?”

        “胡舒卫临时拉我过来的?!鄙蚧从锲训乃档?,好像他们真的都不知道彼此都住在淮山宾馆里。

        见穿着小西服、胸脯绷得紧紧的任敏也从他“父亲”的专车里下来,沈淮抿了抿嘴,没有说什么,也无意跟这个女人寒酸什么。

        任敏终究是没能调到省zhèng fǔ办公厅,但也省农业厅进入党组,负责纪检组工作,也算是一个极会钻营的女人,看她在灯光下没有一丝鱼尾纹的脸蛋,很难想象她今年都快有四十岁了。

        大家在廊檐下寒暄几句,就上楼入座用宴。

        宋炳生似乎想竭力在外人面前表现跟沈淮父子关系正常,入座后时不时问一些淮电东送的情况,沈淮则有一句没一句回答着。

        差不多将要吃完饭时,宋炳生又似无意的提了一句:“钟书记前几天,找我谈过一次话。钟书记年后就有在考虑提名你兼任东华市委常委的事情,我跟钟书记说,你现在年纪还轻,经验不足,现在就坐太高的位子,对你以后的发展没有什么好处?!?br />
        沈淮停下手里的筷子,看了他“父亲”一眼,语气很淡的说道:“哦,钟书记倒没有找我说这事,”似乎完全不把东华市委常委的职务放在眼底,又问了一句,“钟书记找你就谈这件事?”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