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零二章 故人不相识

    第七百零二章 故人不相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沈淮乍看到周倩站在校门口,也是惊讶,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虽然时隔多年,周倩已经不再是跟着她姐后面到处跑的嫩得跟初春小黄瓜似的小姑娘模样,而是长成腰细乳挺、肤白面俏的轻熟少妇,沈淮还是一眼就认出她就是周钰的妹妹。

        沈淮现在住的是周钰跟她丈夫孙逊出国定居前留下来的房子,跟周钰也是有好些年没有见面,不过王卫成整理房子时,落了一幅周钰跟孙逊的结婚照在房子里,叫沈淮能看到周钰婚后圆润少妇的模式,是比读书时清瘦样要丰润多了。

        很多女孩子似乎都是如此,黛妮婚前也是偏瘦,婚后腴美,肌如脂凝,触手滑弹,浑身皆透出诱人的女人味,叫人恋难释手,辗转思念。

        周倩跟她姐姐结婚照上的样子很像,脸颊的线条也许更柔美一些,微微抬起的下巴,显示出内心所藏的一丝高傲气质来。

        婷婷玉立,鹅蛋一般的脸蛋白生生的仿佛玉脂凝成,额头渗着几许细微的汗珠子,长睫毛下的眼珠子乌黑深邃,似乎在等谁,周倩这模样站在门卫室前的阳光下,很是能吸引人目光。

        沈淮知道周钰比自己小一岁,今年三十二,多年未见,未见有没有长残。即使王卫成跟周钰、孙逊夫妇偶尔联络,也只是电话或邮件。

        沈淮倒不清楚周倩到底多大,他们读高三时,周倩刚进学校初中部,但是十四五年过去,估计她现在也应该有二十七八岁,但看脸蛋,倒显得年轻许多,给人二十二三岁的样子,有一种惊艳的感觉,也难怪她姐毕业后,县中的?;ㄍ废尉鸵恢备饽葑影哉剂宋辶?。

        周倩给校长张斌留下来,等县长过来,也忘了她压根儿就记不得县里的父母官到底长什么样子,等得心焦,等得心虚,额头都渗出汗来,突然跑过来一个家伙,盯着她的脸蛋看,心里就厌烦得很。

        周倩当然知道男人盯着她的脸蛋看、通常心里会想什么龌龊事,以往也习惯了,这会儿多少给焦虑的心情搞得不那么耐烦,脸别过去。转脸见这家伙还不走,周倩就薄怒的瞪了一眼,往门卫室那边退了两步,希望这家伙能知趣些……

        沈淮看周倩的反应,哑然失笑,心知他把自己当成贪色之徒,也知道没有办法解释,难道跑过去跟她说,我跟你姐姐是中学同学,以前还牵过你的小手一起去看革命电影呢?

        孙海文的人生跟过往,对他来说已经是灰飞烟灭,他只能作为沈淮,继续前行——想到这里,沈淮心里也是一笑,往学校里走去。

        沈淮走到办公楼,没看到陶继兴他们,问办公楼里的教师,才知道他们去教学楼,心想陶继兴应该也是等他过来再谈事情,所以先去教学校视察教学工作。

        十五年过去,县中这边的变化不大,除了前些年建的图书馆跟办公楼外,初中部跟高中部的教学楼还是旧楼——这几年来沈淮一直没有机会进老教学楼看一看,也就没打电话联系,就直接往教学区走去跟陶继兴他们汇合。

        走过教学楼前的小花园,远远看到看见陶继兴他们在高中部的四楼过道,从窗外看教室里的教学工作。

        他读高中时坐了三年的教室就在四楼,沈淮怕出声招呼,会让他们赶下楼来,反而没有再看一眼旧教室、回味过往的机会,反以也就不说话,径直往教学楼底下走过去。

        “噔噔噔!”

        沈淮转身看到刚才在校门口等人的周倩,小跑步踩着高跟鞋从后面走过来,看她乌黑的头发编成麻花辫在肩后一甩一甩,抬头朝楼上比划着手势。

        沈淮这时候已经走到教学楼下,看不到楼上的情形,但看着周倩的样子,猜想她也是跟四楼的县中校长张斌他们比划什么。他这才陡然想到她刚才在校门口,可能就是在等他,只是没有认出他来。

        “喂……”沈淮招呼道。

        周倩在校门口等了半天都没见县长过来,就小跑过来跟校长说一声??吹缴蚧凑驹诮萄ハ卵壑樽佑执蛄抗?,心里琢磨这家伙怎么串到这里来了,是哪个学生的家长?

        见他开腔搭讪,周倩身子一扭,走往另一边的楼道,从那里上楼。

        沈淮倒是尴尬,脸讪讪的自嘲而笑,从这边的楼道上楼。

        就见周倩先他一步走上四楼,把张斌他们的目光都吸引过来,沈淮走过去,听着周倩跟张斌他们汇报:“我在校门口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见沈县长他人……”说着话,瞅着沈淮从另一边楼梯上来,秀眉蹙紧起来……

        张斌听着周倩还没有等到沈淮,心里就有些急,不知道是请王卫成打电话问一下,还是他亲自跑到校外去看一下,颇为踌躇;待看到周倩冲着他身后秀眉蹙颦,回头看了一眼,赫然见沈淮从身后走过来,下意识的就喊:“沈县长你从哪里过来?”热情的奔过来要握沈淮的手。

        周倩没想到这色眯眯跟了她一路的家伙,竟然就是传说中的沈县长,她脑袋有些发蒙。

        县教育局长张文泉眉头微蹙,问周倩:“周老师,沈县长跟你一起上楼来,你怎么说没有看到沈县长?”

        张斌、张斌情绪激动,声音有些大,沈淮刚要提醒他们不要惊扰教室里的教学,教室的门就豁然打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朝着这边喊道:“声音能不能小些,里面还在上课呢……”他对外面这么大动静相当不满。

        沈淮就站教室门口,老教师的话就像是冲他说的。

        张斌吓得心头直跳,在他看来陶继兴还好说话一些,沈淮则是绝对得罪不起的主:吴幼平仗着老资格,不给他与张文泉的面子,推开门就出声教训,他跟张文泉心里不喜,也只能忍了;要是沈淮给说恼了,这棍子可就是先抽到他张斌的头上。

        张斌没胆子去试沈淮抽来的棍子会有多重,刚要冲吴幼平说几句重话,好给沈淮台阶下,哪料沈淮向冲吴幼平欠身道歉,合着手忙不迭小声的告饶:“对不起,对不起,打扰吴老师您上课,我们这就走……”

        张斌愣了一下,与张文泉面面相觑,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是他跟张文泉刚才没注意,说话声音大叫吴幼平出来数落,沈淮不恼不说,还冲吴幼平先道歉起来,看他的样子,乖得就像是给吴幼平训斥的小学生似的。

        沈淮带头往楼道那边走,张斌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看县委书记陶继兴也是和颜悦色的跟吴幼平笑笑,心里也没有办法放下心来。

        县委书记陶继兴还好相处,再个他也是霞浦县人,虽然有时候有脾气,但大多数时候不会冲本地人乱发脾气——沈蛮子这些年的“恶名”,张斌可不敢去摸他的逆鳞,而且他在霞浦县做什么事情,不需要留什么后手,这个才最叫人后怕。

        再一个,要是沈淮真理亏还好说,张斌这些年,还没有见过哪个领导干部愿意受委屈的——想到这里,也是与张文泉心头各捏了一把汗,转回头看了周倩一眼,示意她走快些,希望沈淮的心情会因为周倩而好转。

        周倩她人也是心神恍惚,真没想到从校门口一路过来的这个家伙,就是张斌要她等的沈县长。

        没有认出人来也就罢了,关键她还摆了那么多脸色给人看,周倩想起这段时间有关这个新县长的传闻,心里更是忐忑不安。

        **********************

        沈淮可不知道张斌、周倩他们在后面在想什么,走到楼道口,沈淮等陶继兴从后面过来,又问王卫成:“吴幼平老师怎么还在教书???”

        陶继兴从后面走过来,问道:“你也知道吴幼平???”

        沈淮笑道:“全县也没有几个特级教师啊,不知道吴幼平,我这个县长就不能算合格啊,”

        刚才听到吴幼平推门说话时的严厉劲,沈淮仿佛顿时转回到十五六年前听吴幼平严厉训话里的情形,接下来的欠身道歉、灰溜溜的走开,又似乎是从记忆里发散出来的下意识反应,沈淮想到这些都觉得好笑,又问王卫成,

        “吴幼平老师今年有六十八了吧?”

        “嗯,”王卫成对县中的情况自然熟悉,在楼道里说话不影响两边的教室,说道,“吴老师退休了两年,家里发生了一些意外,开销不少,退休工资不抵用,县中这边就照顾将吴老师返聘回来。吴老师上课比较严厉,教学水平是我们县教育界的活招牌,在县中教学有四十多年,张斌校长跟我,都是他的学生……”

        张斌担心沈淮心里起恼,与张文泉走过来,站在在后面听到沈淮跟陶继兴、王卫成在楼道里说的话,见沈淮脸上确无不悦,再听王卫成的话又极是推崇吴幼平,算是松了一口气,心想吴幼平当年真是没有白教王卫成这个弟子。

        “哦,吴幼平老师家发生了什么意外?”沈淮继续问王卫成。

        现在县里人才紧缺,像吴幼平这样的特级教师,退休只要有精力,返聘是很正常的事。

        换作他人,王卫成介绍到这里,自然不会再追问下去,但沈淮读高中时,吴幼平曾拿自己不多的工资帮他凑学费,这时听到他家里发生意外,以致吴幼平退休两年后都要再回到教学岗,他怎能漠不关心?

        吴幼平跟他爱人都是县中的特级及高级教师,虽然县里教师工资很低,但两人退休后没有什么三病六灾,不至于需要返聘来维持生计。

        “吴老师爱人去年出车祸,切除了脾脏,平时就没有什么积蓄的家底掏空了不说,后续的治疗花费也很大,再加上他女儿去年下岗,换的工作又不是很理想……”王卫成一直都关心吴幼平家里的情况,但这是他私人的事情,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在沈淮面前提起,现在既然是沈淮问起,他说得详细一些。

        沈淮心里有去吴幼平家看望的心思,但实在没有什么合适的借口,与陶继兴一起下楼一边听王卫成说吴幼平家近年来的情况。

        到二楼的楼道拐角,沈淮想起件事,转身要问后面跟上来的县教育局长张文泉:“张文泉……”

        沈淮身子后转,手下意识的也挥了一下,想要招呼张文泉。

        他未料不知道什么时候,张文泉跟张斌落在后面,紧跟着他身后的是周倩——周倩走神想事情,没想到沈淮会突然停下来,她没及时收住脚,身子倾过去,叫沈淮的手背刚到擦过她的胸口……

        沈淮也有些意外,手背触过此后,才知道周倩是真有料,但也不能再去摸一把,更不能叫别人看出他的尴尬来,也不去看周倩的脸,浑若无意的朝后面紧脚下楼梯的张文泉说道:“我跟陶书记过来,你知道是为什么吧?”

        “知道,知道,”张文泉忙凑到沈淮跟前来,说道,“我已经叫人从局里将教改方案拿过来,等会儿就跟陶书记、沈县长您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