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八十九章 拨云见月

    第六百八十九章 拨云见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五千字章节送上求月票

        **************************

        沈淮最早考虑过跟中海油合作,但那时中海油还一心想着到香港证券融资,建设自己的炼化厂,故而沈淮也就最早将跟中海油合作的方案排除出去。

        现在得知中海油香港上市计划受挫,对沈淮来说既然惊喜,也有些应手不及。

        省国投参与新浦炼化项目,算较为纯粹的股权投资,最终的资本合作方案会相对简单,除了派人进董事会外,不会直接参与新浦炼化的生产运营。

        中海油要是跟梅钢合作,参与新浦炼化项目的建设,除了资本上的合作外,一方面必然还想着籍新浦炼化消化他们所采的原油。

        同时他们也不可能放弃自建炼化产业集群的努力,故而就会希望跟梅钢的合作对将来他们自建炼化厂有所帮助,那他们就多半会提出直接参与到新浦炼化项目的实际建设跟运营中。

        另一方面,在中石油、中石化都加强对国内成品油市场的控制之时,中海油也不可能说会放弃成品油市场,那以生产成品油跟化工中间原料为主的新浦炼化项目,在中海油的参与,运营产品市场方面也必然要进行全新的规划……

        总之,跟省国投合作,方案容易确定,谈判也不复杂;跟中海油合作,要谈的问题将涉及到方方面面。

        新浦炼化目前虽然还没有正式拿国家计委的批文,但经过此前逾半年时间的精心筹备,早在一个月前就确定下最终方案,然而进行分解实施。

        现在不单外围配套工程都陆续展开施工,炼化线核心设备也跟供应商签署协议,进入设计产生阶段。

        最终的建厂方案已经无法再有大的调整,即使有,也只是技术上细枝末节的改动,故而真正能跟中海油谈的合作条件,将主要集中在资本合作、人事安排、原油供应以及将来的产品市场规划上。

        回到宾馆,沈淮无暇休息,与小姑宋文慧通电话,告之这两天与成怡回燕京的收获,又与孙亚琳、杨林、郑建章、魏风华等人打电话,沟通中海油参与之后,方案的调整问题。

        沈淮这一通忙碌,又是到凌晨五点钟才能歇下,约好杨林赶到徐城,跟宋彤汇合直飞燕京,直接参与接下来可能跟中海油的合作谈判。

        现在新浦炼化很多建设项目只能偷偷摸摸的干,主厂区还不敢打基桩,越早跟中海油达成一致意见,就越早能从计委手里获得批文,到时候才有可能全面的施工建设。

        躺到床上,沈淮也在想合作方案的事情,天亮大光时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也是迷迷糊糊间觉得鼻端有些发痒,伸手挠了挠想要转身再睡,听到“吃吃”的笑声,睁开眼才看到成怡正半蹲在床头,手里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在他脸上扫……

        让服务员开门进屋时,没见沈淮有动静,扯断根头发挠他两下,没想到他睡这么浅,成怡坐旁边的椅子上,问道:“你们昨天夜里去哪里风流快活,怎么到这个点都不起来?”也是故意装看不见地毯上散发的一堆文件。

        沈淮撑着坐起来,窗帘已经叫成怡进房间后拉开,但窗外天空有些薄阴,拿过床头柜上的梅花表看时间才过十点钟,说道:“我能跑哪里去风流快活哦,到宾馆就是不断的打电话,说服让宋彤这死丫头明天赶回来做事,我这边停下来还没有睡四五个小时呢。你这就赶过来吃中饭了?”

        “纪成熙今天要请大家去北郊的荣成马场去骑马,大家都准备好了,就剩你没起床了?!背赦档?。

        “老纪他过来了?”沈淮问道。

        “纪成熙跟谭珺刚到,跟王卫成、褚强他们都在楼下等着呢。宋鸿奇跟谢芷也早些过来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听到什么消息他们让我上楼来喊你……”成怡看着沈淮坐起身,被子滑下来,露出**的胸肌,轮廓分明,她没好意思多看,别脸看向窗外,跟沈淮说道。

        今天周末,成怡也是因此能陪他在燕京多留两天,纪成熙拉着周末不用上学的小五一起过来,正常得很。

        至于宋鸿奇跟谢芷今天跑过来凑热闹,沈淮心想或许是他昨天在成家“留宿”的消息已经叫哪个大嘴巴传开了。

        当然了,成文光能不能成功去运作去冀省,能不能得到纪家的支持很关键,但首要条件是宋系内部能够暂时妥协,他二伯宋乔生以及贺戴等人,不能跳出来扯成文光的后腿。

        沈淮当然清楚,他与成怡他爸的这次合谋,必然叫他二伯心里不舒服,不过这个世界从来都不会为某个人而转,也没有谁会活得一点都不屈弊,而且他回来的第一天,老爷子的态度也算是相当明确了,故而也不怎么担心他二伯会不理智到掀桌子。

        宋鸿奇与谢芷这时候主动凑过来,沈淮暗暗琢磨这应该是二伯主动示弱的表示,心里轻叹一口气,见成怡转脸看向窗外,就直接拿起衣裤,跑到卫生间去洗漱。

        “你也快点……”

        外面光亮,窗玻璃透光性强,成怡在窗子上只看到沈淮模糊的倒影,转脸要催促他快点洗漱,才看到沈淮半裸的站在床头,虽然穿着平角内裤,但前面撑起巨大的一砣。

        成怡没想到看到这情形,俏脸瞬间染得通红,别过脸说道:“你怎么衣服都不穿就掀被子,跟个流氓似的……”

        “你脸突然转回来干嘛,你吃我豆腐了,还能赖到我头上来啊?!鄙蚧幢乃档?。

        “谁吃你豆腐?”成怡娇嗔道,终究是没好意转回头多看两眼。

        ****************************

        中午要赶到荣成马场去吃饭,故而纪成熙与谭珺十点钟不到就赶过来汇合。纪成熙是计划好下午在马场边骑马休闲边谈事情,他跟沈淮、宋鸿军之间,没有必要在酒店贵客厅这么正式的场合,拘束的谈话。

        宋鸿奇、谢芷过来,也确是如沈淮所料,是宋鸿军大嘴巴,将沈淮在留成文光家“留宿”的事情告诉她妈宋英,让她妈宋英有意在宋系的家眷圈子内传播。

        在小姑宋文慧家看到沈淮与成怡相处亲密之后,而沈淮与成文光交谈到深夜继而在成家留宿,也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同时在宋系内部影响也极大。

        宋系上层人物,能够袖手容忍他人对梅钢敲打以示公允,说到底沈淮是不大听话的小辈。长辈看着小辈在外面摸爬滚打,撞得头破血流,甚至都可以说是希望小辈能在逆境中更好的成长。

        不过,在成文光半公开的选择支持梅钢之后,宋乔生、贺戴等人要是还不转变态度,那就等若是宋系上层公开的决裂了。

        不要说沈淮与成怡刚回燕京,老爷子已经定了调,要家中长辈多支持沈淮在地方上发展;就算老爷子不定调,宋乔生他们也不能不考虑,宋系此时公开决裂的严重后果是不是他们能够承担。

        宋乔生心里对成文光恨得牙痒痒的,但也不得不为他的“大局”考虑,宋鸿奇与谢芷过来,就带有近距离观察沈淮与成怡到底是真自然走到那一层关系,还是说沈淮与成文光之间有什么密谋。

        宋鸿奇与谢芷到酒店刚坐下,倒是没想到纪成熙与谭石伟的女儿小五随后赶过来找沈淮。

        昨天淮海大酒店发生的那一幕以及沈淮拜会崔永平的事情,都还没有传到那边的耳朵里去,宋鸿奇甚至都不知道纪成熙有回燕京。

        看到纪成熙专程跑到酒店来找沈淮,甚至从谈话里知道他们昨天就在淮海大酒店谈过话,宋鸿奇心里的震惊,自然是可想而知了。

        党内的派系问题比较复杂,不过,在三十年初就在北方军担任总政治部副主任、从第八次全党大会就入选中委的纪家老爷子,仅仅谈资历,党内尚存的老一辈人物里也没有几个跟他相提并论。

        而作为中央从第二代到第三代领导班子过渡的关键人物,纪家老爷子一直到八十七岁,都还在政治局、书记、军委担当核心职务,一直到九二年才彻底的退下来。

        而在九二年的全党大会上,经纪家老爷子提拔、推荐进政治局的官员,就多达七人,占到整个政治局总人数的近四分之一。

        纪家老爷子也是高风亮节,对党忠诚,让子弟多在军中任职。像纪澄海六十岁刚出头就从军队退休,谭石伟到年龄也果断辞去燕大的教职,说到底也是纪老爷子不想看到家中子弟卷入最高层的政治斗争中去。

        很多人都说,一旦纪家老爷子哪天不在了,纪系也就风吹云散,但纪家的影响力,依旧不容小窥,宋家甚至都还远不能及。

        纪家老爷子这几年身体越发的不济,可能快撑不过去,但也恰是如此,纪家老爷子约束子弟从政的效力就消退,而纪澄海、谭石伟等人,则将进入政治核心圈的希望则寄托在纪成熙等第三代小辈身上。

        推动晋煤东出南线工程,以便形成一个集采煤、火电、铁路、港口等综合性的超大型集团,也是纪家寄希望籍此聚集政治力量的表现。

        即使沈淮在淮海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但此时也没有人认为他是跟纪成熙处在同一个层次上的,更何况纪成熙在清河刚担任代市长,哪里可能轻闲昨天刚在酒店谈过话,今天又相约到马场骑马的程度?

        宋鸿奇震惊之余,直觉到纪成熙跟沈淮、宋鸿军之间有什么秘事要谈,他与谢芷过来,就更不想离开。

        沈淮也不介意宋鸿奇跟谢芷留下来,到这一步,已经到了可以揭开一部分迷雾的时候了,很多消息还要通过宋鸿奇传递出去,总要比他或成怡他爸生硬到跑到他二伯、跑到贺戴二人跟前去谈要好。

        ***********************

        荣成马场靠近西北郊方向,九二年由荣成公司开发建设,圈了两千亩地,除了设有马术俱乐部、赛马繁育中心外,还有一座旅游度假酒店,算是燕郊颇为知名的高端场所。

        坐车到马场,沈淮才发现清河景瑞集团的老总、郁文丽的父亲郁文非早就在马场等候,暗道郁文非应该是昨天跟纪成熙一起到燕京的,只是没有在淮海大酒店出现罢了。

        郁文丽倒没有跟她父亲到燕京来,成怡打电话过去,对她好一阵埋怨。

        中午吃过饭,下午大家就在马场里骑马。

        谢芷、成怡、谭珺三个女孩子,骑术都相当不错,谢芷在香港的马场甚至还养了一匹马当宠物。反而是沈淮、宋鸿军他们骑了两圈,就觉得腰腿酸胀,躲到遮阳棚下来坐着聊天。

        纪成熙找沈淮,最直接的目的,还是沈淮昨天关于渚江中游航道疏浚提升内河运力的话题还没有说透。

        纪成熙虽然在冀省提及疏浚冀南运河的事,但他提的还只是设想,还没有从水文地理条件、地方河运企业发展、动力上升潜力以及对沿河经济拉动等各方面进行周密的论证。

        梅钢既然已经对渚江中游航道疏浚工作做了较为详细的考证,那纪成熙找沈淮打听细节,一方面以便判断这项工作冀省有没有必要重点去推动,另一方面也便一开始就能找对节奏,少走冤枉路。

        当然了,除了淮煤东出的问题,纪成熙也更关心梅溪及霞浦在土地开发储备、地方投融资平台建设、引导聚集海外实业资本、地方国企资源整合发展、地方财政建设以及地方民营企业发展上所推行的政策跟经验。

        近几年来沈淮在推动梅钢迅速崛起过程中,极大的调动地方资源参与进来,都可以归结到这几点上去纪成熙意识到纪系能直接影响到的南煤集团,存在调动地方资源参与建设严重不足的缺陷,真正要借鉴沈淮及梅钢在东华发展的经验,也是这些最为重要。

        在成文光的去向没有一定眉目之前,大家都谨慎不着急表态之际,双方的谈话更像是经验上的交流跟学习,只是在宋鸿奇听来,内心波澜难抑。

        霞浦县以国资企业新浦开发集团的名义,在地方上进行成片的工业、商业及住宅用地储备,沈淮这么做的目的,是为形成一个以政府为主导的一级土地开发市场。

        这么做,除了提高项目建设效率、更有序、更有规划的进行地方建设外,也是为了保证土地运转中所产生的巨大利益,能更多的保留在地方财政之中沈淮说得再好,但宋鸿奇知道,恰恰是沈淮在成片土地储备上的大胆运作,才叫人抓到机会直接向农业部举报霞浦超量征地。

        而地方的投融资平台建设,也是霞浦之前债务?;母粗?。

        梅钢此时正处于风头浪尖之上,宋鸿奇还以为沈淮这次受到敲打,多少会有些收敛,但看他跟纪成熙兜售起这些经验的样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反思。

        然而纪成熙饶有兴趣的样子,也叫宋鸿奇心里的疑惑,难不成在风掀浪涌之际,纪成熙想要在清河学梅钢顶风作浪不成?

        此外,沈淮与成怡一起回京,纪成熙也恰好从清河赶回来,两人将近一天时间都在一起,难道仅仅是用来交流地方发展跟建设的经验?

        **********************

        沈淮与纪成熙畅谈了一个下午,都还意犹未尽,晚上则直接安排在荣成马场吃晚饭。宋鸿奇没有耐心等下去,找了个借口,下午五点钟就离开荣成马场,开车回市里去。

        宋鸿奇眼光还有些嫩,但将下午沈淮跟纪成熙接触长谈的事情告诉她爸跟谢芷他爸,谢芷她爸当即就感喟一声:“成文光这是想去冀省……”

        宋鸿奇这才陡然一惊,把一切因素串联起来,明白了为何从中能判断出成文光有意去冀省任职。

        宋鸿奇见他爸站在天色渐昏的院子一角,袖手而立,长久不说一句话,猜到他爸正面临艰难的抉择。

        成文光在燕京以中央候补委员兼任党委副书记,可以说地位不低,但中央候补委员永远都比中央委员差上那么一截,而燕京市委副书记地位再高,那永远都是副部级。

        但是,只要成文光能成功运作去冀省任职,他不奢望一步登天担任省委书记,哪怕是担任省长,“中央委员”跟“正省部级”这两道对绝大多数党内干部来说都巨大绝伦的槛,都将让成文光顺利的迈过去。

        而走到这一步,在宋系内部,成文光将正式的拥有跟他爸分庭抗礼的能力跟地位,甚至往细里说,两人之间还是存在一些细微的差距:

        成文光自己运作,而没有依赖宋系内部的助力,跨过这两道槛;他爸此时在组织部则还只是一个享受正省部级待遇的副部长,还不是常务副部长。

        至少从外人的眼光来看,极有可能对成文光更高看一头。

        “梅钢借壳徐城炼油重组上市,成文光没有反对成怡去徐城工作,他至少那时就开始在筹划这个了,”谢海诚从院子角的石凳上站起来,说道,“这一次别人跑到农业部举报霞浦超量征地,没有人站出来支持沈淮,反而逼得沈淮全力帮成文光冲锋陷阵成文光真是舍得女儿,套着狼??!”

        谢芷在旁边听着她爸的话,心里一阵子不舒服,但看鸿奇她爸还是袖手看着院角一畦修竹不吭声,也完全猜不透鸿奇他爸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

        纵横月票奖励计划下个月就开始了,俺捋起袖子准备学沈蛮子冲锋陷阵啊。不过vip1级用户,这个月要消费满1500纵横币,vip2级用户这个月要消费满500纵横币,下个月才会有一张月票,大家从现在就要注意帮俺攒月票啊,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