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八十二章 夜谋冀省

    第六百八十二章 夜谋冀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田勇军站起来揉了揉酸胀的颈脖子,也没想到坐下来会谈这么久;而且成文光谈兴甚浓,有意吃过夜宵后继续这次谈话,也是田勇军这些年来跟在成文光甚少见。

        这些年来,田勇军随同成文光从区县到市委,熟识的体制内官员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虽然体制常受外人诟病,但除了进入门槛较高外,而残酷的官场生态,使得挣扎着生存而上升的官员群体,都有着较高的水准,而燕京作为首都,官场生态尤是如此。

        即使如此,自视甚高的田勇军,也不认为他所接触的官员以及那么多的地方国企管理者中间,在基层组织管理经验及视野上,能有几个人跟沈淮相比。

        徐城炼油事件后,成文光没有反对成怡照原计划去徐城工作,对外界来说,态度是模糊的,但成文光身边的人都知道成文光在那时已经有了决断,只是还没有到将这个决断公开出来的时机

        不过,也不是成文光身边所有人都能理解这个决断。

        常有人说梅钢这些年来的成绩,不过是沈淮这个浪荡子走了狗屎运,在东华仗着宋家的权势,又敢耍横,得到几个特别有能力以及早在地方经营有力的人才依附遂能成势。

        田勇军此前或多或少也有这样的错觉,毕竟沈淮太年轻了,而且此前的声名也确实狼籍了些,觉得在他身上寄以那么大的期待同,过于冒险。

        然而,经过这一番谈话,田勇军都不得不重新检视之前对沈淮的印象,也相信成文光之前的判断,沈淮对纪家确有可能有一定的影响力。

        即使不看梅钢这些年来的成绩,但就他口若悬河的口才,也是绝佳的说客,从他跟纪成熙、谭石伟,甚至纪家老小纪严新等人皆有交往的经历来看,说他对纪家有一定的影响力,并不为过。

        而且沈淮此时就提到纪家,说明他的敏锐跟悟xìng,也是上上之选。

        成文光确实是早就有意到冀省去任职,这也是他近年来都在积极去筹划的一件事。

        ****************

        省市地方党政官员的选拔跟任用,在该地长期任职的老干部相当重要,也会考虑地方势力的态度。

        一定程度上,尊重这些人及地方势力的意见跟态度,任命党政官员,除了有利缓解地方矛盾外,更有利官员到任更好、更快的开展工作,做出成绩。

        当然,这背后有诸多的回避跟制衡原则。

        梅钢与淮能集团名义上都要属于宋系的势力,故而淮海省党政正职两把交椅,怎么都轮不到宋系的人马去坐。

        不然的话,宋系在淮海的经营之深,会进入一个难以制衡的地步。

        纪家在冀省经营晋煤东出南线工程,让纪成熙去清河市任职,还可以说是培养小辈,但纪家这些年为了避嫌,甚至连二代子弟都不从政,只在军界发展或国企等领域发展,故而纪家也不大可能会让门生故吏直接去冀省为南线工程及纪成熙保驾护航而纪家会希望甚至推荐对纪系友好的官员去冀省任职,以为政治利益的交换,也不违背制衡原则。

        冀省两个位子,争抢的人都不在少数,而且大多数人皆能看到纪家对这两个位置的影响力。但是,要想获得纪家的助力,关键还在于要让纪家相信他坐上这个位置之后,会对纪家友好,并且在不伤害地方利益、不引起地方激烈反弹、对纪家形成负面影响的同时、有能力对纪家友好。

        而就成文光个人而言,即使与谭石伟等人的私人交情也不错,也极难跟纪家有直接交易的可能。

        政治上的利益承诺,虽然不需要有什么直接的背书,但别人不是傻子,不是你空口许诺了,别人就一定会相信你的承诺能兑现。

        纪家选择合适对象时,更多的会从对象以往的治政履历及理念上进行判断。

        高层官员在执政实践及理念方面都会留有风格上的明显痕迹,一方面是人的行为及思维习惯会形成个人的风格,一方面高层官员也需要这种风格上可循的痕迹来标识自己反复无常的官员是没有办法获得别人普遍信任的。

        成文光近六七年来没有直接分管过经济及地方建设方面的工作,在执政履历方面可以说是一个弱项,他时常也会发表一些文章,但他关于发展经济、推动地方建设的一些想法,都很难给人以鲜明的印象,但不是不可以弥补。

        晋煤东出南线工程跟淮煤东出构想,有极大的相似xìng;而在冀南地区复制梅溪发展模式,更有利于促进纪成熙担任代市长的清河市的发展,既能兼顾纪家在晋煤东出南线工程及清河市的利益,也会受冀省地方欢迎。

        成文光这时候选择半公开的支持沈淮及梅钢,实际也是叫纪家不用担心他到冀省后在治政思路会有什么大的偏差。

        而宋系内部的裂痕,也可以叫纪家不用太担心淮煤东出跟晋煤东出南线工程的竞争关系。

        当然了,要是沈淮能通过纪成熙或谭石伟,将这层暗示进一步向纪家挑明,会让很多事情变得更加顺利。

        至于今后,成文光跟纪家的关系能不能进一步的交好,能不能获得更大的政治利益,则是后话。

        *********************

        吃过夜宵,成怡熬不过去,她不用到书房陪着聊天,就直接洗澡休息去了,沈淮与成文光、田勇军到书房接着聊天,接下来的话题就主要集中在淮煤东出上。

        淮煤东出涉及的环节非常复杂,虽然后续的推动工作沈淮没有直接参与,但整个构想是沈淮最先提出,对涉及到的部门、循序见进能推动进行的步骤以及替代、预选等环节皆知之甚详。

        虽然此前沈淮跟成文光以及贺戴等人都有谈及此事,但此前还完全是构想,在相关推动工作进行大半年之后,最初的很多想法都进一步得到完善跟成熟,沈淮这次则更详细的向成文光加以解释。

        成文光想进入冀省省长的候选名单之列简单,关键还是后续的考察关难过,故而他对淮煤东出的细节了解越详,在接受考察时,对冀省地方发展及建设时,如何兼顾地方及纪家利益,则思路越清晰,也越容易得到背后人物的重视。

        这点不用言明,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沈淮说得详细,成文光也问得详细。

        即使宋系内部有裂痕,但淮煤东出跟晋煤东出南线工程的竞争关系,且梅钢将来的利益也有很多捆绑在淮煤东出上,这是不争的事实。

        如何让纪家相信成文光到冀省后会推动晋煤东出南线工程,而不会暗中削弱、牵制纪家的利益,是一个相当关键的问题。

        对这点,沈淮也曾有担心。

        虽然沈淮认为两者之间会是良xìng竞争,冀河港辐shè的是渤海湾区域,新浦港辐shè的是淮海湾区域,要是担心两者会出现恶xìng竞争,实际是对国内经济发展的前景很没有信心的表现,但他此前也难揣测纪家的真实想法。

        不过在海防公路项目启动之前,他与纪严新、纪成熙都有直接的交流,而且纪严新也推动后勤保障部门的基建队伍参与新浦港的建设,使他相信,纪家在这方面有着基本水准之上的大局观。

        也是因此,在推动淮海舰队驻泊基地选址问题,沈淮这次才打算去拜访纪严新,看纪严新有没有可能提供一些帮助。

        沈淮将他跟纪成熙等人的私人交往以及跟崔向东在火车上的偶遇,都较为详细说给成文光听。

        “我说崔爷爷怎么对你印象这么好呢,”成怡穿着睡衣,推开书房的门走进来,她恰好听到沈淮谈他跟崔向东偶遇的事情,忍不住插话道,“原来你是占着在火车卖乖的便宜???”

        沈淮咧嘴一笑,崔老爷子对他的好印象,确实是源于那次火车相遇,而后崔老爷子也是一个劲的帮他在别人面前说好话,对改观他以前留给别人的负面影响,确有极大的帮助。

        坐在旁边的田勇军也是一笑,刘雪梅对沈淮跟成怡之间的事情,从当初的犹豫到积极推动,崔家老爷子的意见是至关重要的他倒还一直都不知道为何崔老爷子会对沈淮印象这么好,没想到竟有这桩偶遇故事在里面,暗道,也难怪,世界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虽然不能从这件小事上就断定沈淮的心xìng如何,但沈淮这些年来表面蛮横的背后,实际上一直都有着谨小慎微的心态,还是很值得肯定的。

        田勇军心里想:也许成书记早就将沈淮这些特点都看在眼底,才在徐城炼油事件后有明确的决断吧。

        “你不是睡觉去了吗,怎么又下楼来了?”成文光问道。

        “爸,你们也不看看几点钟了?”成怡走过来将遮光的窗帘拉开,初升的朝阳光辉从窗玻璃照进来,说道,“你们谈了一宿话,还不歇歇???”

        成文光拿出他摘下来放桌角的手表看了一眼,笑道:“哦,都过六点钟了,还没有怎么觉得嘛……”跟田勇军说,“你赶紧回去眯一会儿,十点钟过来接我,”跟沈淮说道,“你也不要回宾馆了,家里有房间你上午补个觉,中午让你刘姨给你准备中饭,下午有什么事情你先忙。我夜上大概九点钟能赶回来,咱们爷俩接着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