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七十八章 恨恼难知

    第六百七十八章 恨恼难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虽然不能偷偷摸摸的睡到熊黛妮房间里去,在熊文斌家,沈淮也不生分,冲过澡到楼下客房里埋头就睡——他这些天也是思困神疲,一觉睡得香甜,直到一声尖叫将他从睡梦里惊醒。听到尖叫,沈淮愕然惊醒,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睁开眼就见熊黛玲正手忙脚乱的弯下来腰捡起掉地上的浴巾,要将身上的要害处遮住,只是比沈淮睁开眼终究是慢了半秒——平时看熊黛玲比她姐身材纤细,倒没想到纤细的骨架子,该圆润的地方倒是一点不比她姐逊色,乳挺肤白,修长的双腿夹着一团簇黑稀疏的毛,她身上水渍没有完全擦干,闪耀着珍珠一般的剔透光泽。

        熊黛玲刚从学?;乩?,在家里习惯懒床,早上也没有人告诉她家住了个外人,她懒洋洋起床到楼下卫生间泡澡,裹着浴巾想过来找衣服换,她哪里想这边床上睡着个人?

        熊黛玲还以为家里进了贼,吓了尖叫,裹身上的浴巾都掉了下来,待看清楚沈淮的脸,已经光着身子傻站了有两秒钟。

        她手忙脚乱的摘浴巾遮住要害,但一声尖叫将沈淮惊醒,该看的也给看了个干净……熊黛玲手忙脚乱之间,浴巾又团在一起,又哪里能将身子遮全了?总觉得平时能将她整个身子包进去的浴巾这时候小得可怜,遮上不遮下,遮下难遮上,看着沈淮眼睛里的贪婪,又羞又急,便转过身去。

        她这一转不要紧,沈淮鼻血能飚出半盆来。

        熊黛妮的臀比她姐小巧些,但结实浑圆,挺翘的臀|瓣下缘微微张开些空隙,露出半抹轻红是那么迷人,腰间还有迷人的腰涡,双腿也是那么的修长耸直,戳得人心慌慌乱跳,叫人禁不住的心猿意马……“你拿东西遮住我眼睛更合适些……”沈淮见熊黛玲不知所措的样子,提醒道。

        经沈淮提醒,熊黛玲总算是回过神来,将浴巾丢沈淮的脸上,恶狠狠的说道:“你再看,再看戳瞎你的眼睛……”

        沈淮甚是无奈,又不是想他想看的,闻着浴巾上还有沐浴露的香气,听着房间窸窸簌簌的声音,问熊黛玲:“现在几点钟了?”

        “我哪里知道?”熊黛玲给看了干净,语气自然不善,外面客厅里没有拉窗帘,探头看着院子外有人走动,她又不得不在这房间里找衣服换上,又怕沈淮揭开毛巾偷看,一边光着身子从衣橱里找衣服,一边警惕的盯着沈淮的动静,告诫他:“你要再偷看,小心我真拿东西戳你的眼睛……”

        “你讲点道理,刚才又不是我想看的,好不好?”沈淮说道。

        “你见过哪个女人讲过道理来着?”熊黛玲反问道。

        沈淮无言,等了片刻,问道:“穿好衣服了?”

        浴巾给熊黛玲抽走,沈淮重见天曰,见熊黛玲胡乱的穿着一件略显宽大的T恤,湿漉漉的长愈加乌黑油亮,衬得她鹅蛋脸清媚美丽。

        只是熊黛玲显然还在为刚才给看了个干净而气恼,美丽的大眼睛圆鼓鼓的瞪着沈淮看,显然不明白沈淮为什么会突然睡在她家,还叫她损失这么大。

        “你怎么会睡在我家里?”熊黛玲还是对沈淮不吭不响的睡她家里不解。

        “夜过来跟你爸谈事情,谈到五点钟才结束,懒得走,就在这里睡下来了,”沈淮欠着身子,从另一边的床头柜上拿起手表看了看,都十点钟,问道,“我昨天过来的,早上没有人告诉你吗?你怎么这时候在家里洗澡?”

        熊黛玲也不好意思跟沈淮说,她是因为睡赖在床上睡懒觉才不知道沈淮睡在她家的——而她家晾晒区在楼下,她妈平曰会将洗晒过的衣服都收到这间房里,她要是手脚勤快些,昨天夜里就把自己的衣服拿走,也不会生这样的乌龙事,想想真是给白占了便宜又说不出苦来。

        “你怎么还这么凶???”沈淮见熊黛玲还抱胸站在那里,头痛的说道,“得,我给你道歉还不成,不该听到你的尖叫睁开眼睛来,”又违心的说道,“我也没看到什么?!?br />
        “谁对你凶了?”熊黛玲羞恼的说道,她刚才情急之下,没有在衣橱里翻到文胸,薄棉T恤衫下是真空的,她不拦着胸就又要便宜沈淮。

        她转过身,在放洗晒衣服里的篓子里,找到文胸就推门出去。

        沈淮还没有睡足,不去理会熊黛玲,他跟王卫成说成过了中午再联系他赶去徐城,见还有些时间,就拿毛巾被继续蒙头大睡。

        没过一会儿,熊黛玲又推门进来,跟他说道:“刚才那事,你不要出去乱说……”

        得了便宜卖乖这事,沈淮还是知道的,闷着声音说道:“都没有看到什么,再说也没有什么好看的,有什么好说的?”

        “……”熊黛玲咬着嘴唇气苦,又忍不住问沈淮,“你过来找我爸谈什么事情,这么晚过来还能谈到早上五点钟?”

        沈淮说道:“没什么事情?!?br />
        “没什么事情,你还睡我家里,你又不是没有自己的家好睡?”熊黛玲想着刚才给看光的情形,又禁不住有些气恼,语气又重了起来。

        “唉,”沈淮撑着身子靠床头而坐,见熊黛玲撇着嘴的样子,似乎真是生气了,跟她说道,“好了,不要生气了,看一眼能有多大事??!你爸过段曰子要调出东华,你也不会再看到我心烦了……”

        “啊……”熊黛玲怎么都想不到沈淮半夜过来找他爸,谈的是这件事,她对这个消息一时间也措手不及,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半天都没有反应,想着不该对沈淮语气这么凶,有些话却堵在喉头说不出来。

        这时候外面的门吱呀给人推开门,隔着房门看到熊黛妮提着一兜东西进门来弯着腰换鞋子。

        “你们俩懒鬼都醒过来了???”看着妹妹站在沈淮的房间里说话,熊黛妮一边换鞋一边笑着问道。

        熊黛玲没有说什么,走出去拿了钥匙,临出门才跟她姐说道:“我有事要出去一下?!?br />
        “怎么了?”熊黛妮见妹妹神色怪怪的,一声不吭的就走了门去,问沈淮,“你跟黛玲吵架了?”

        “过两个月,想吵架都没得吵了,”沈淮笑着说,问黛妮,“白老师呢?”

        “我妈带七七去打防疫针了,我从单位请假回来,负责买菜做饭伺候你们几个小祖宗……”

        “你不会离开东华吧?”沈淮伸手拉住黛妮滑如凝脂的手腕,将她拉到怀里来。

        “我也不知道,”熊黛妮将房间掩过来,叫沈淮搂在怀里,轻声说道,“我又要工作,又要照顾七七,一个人怕忙不过来;我爸在东华工作好好的,怎么就又突然要调到沂城去?”

        熊黛妮早上也只是听她爸简单的说了会调去沂城工作的事情,之后她爸就到区里了。她不明就里,再加上这段时间的风闻对梅钢也相当的不利,她心里也是慌慌的,正因为心里念着这件事放不下,才让她妈带七七去打防疫针,她买菜回来做饭,想单独问一下沈淮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梅钢近期要避避风头,上面也是有维护之意;对你爸更不会有什么影响——你爸调到沂城,不是第三把手,就是第四把手……”沈淮也无法跟熊黛妮细说背后的曲折,只是挑些简单的安她的心。

        这些年来随着熊文斌在官场沉浮,熊家也处于风口浪尖之中,对人心也是摧残。

        听沈淮这么说,熊黛妮倒稍安心些,站在床边,任沈淮环搂住他的腰,又忍不住爱怜的摸着沈淮一夜未刮、胡渣子泛青的下巴。

        熊黛妮穿着短袖衬衫,牛仔裤,两人有一阵子没在一起,沈淮看着牛仔裤将她的臀部绷得浑圆、丰满,心里有了意头,伸手在上面摸来摸去,感觉这个年轻且美丽的身体,所能带给他美好的感受。

        熊黛妮也是情迷心酥,看着沈淮在毛巾被下支起来的颇大,脚心都有股瘫软劲粘住她走动不得,但又担心妹妹什么时候突然回来撞破,扭着腰身,说道:“黛玲也没说出去干什么,小心她一会儿闯回来?!?br />
        “我们去楼上?”沈淮说道。

        到楼上,听到楼下有人开门进来,还能有些反应时间。

        熊黛妮也是熬不住贪想跟沈淮的鱼水之欢,只是羞涩的说道:“你等会儿快点……”两人抑制不住心里的激情,在楼梯里身子就绞在一起,喘息热吻。

        熊黛妮也怕有人突然回来反应不及,上衣不敢脱掉,牛仔裤也只是让沈淮将褪到膝盖弯——膝盖上缠紧牛仔裤,熊黛妮的腿就不打开来,熊黛妮半边身子躺在床上,臀部悬空,双腿并着搁在沈淮的左肩上,那处虽然湿透,却实在的紧得要命,叫沈淮费了好大劲才进去。

        熊黛妮捂着嘴唇,美得两眼飞媚,沈淮则实在是不方便动弹,动了百十下,又亲了亲熊黛妮的脸蛋,让她转过身来。

        熊黛妮情迷意乱,沈淮此时什么要求,她都是顺从,转身趴好方便沈淮动作。

        看着熊黛妮蹶臀露出那抹油光掩映的轻红,沈淮脑子里闪过黛玲**转身时给他看到的迷人情形——这时候竟然想到这个,沈淮都暗感自己龌龊,却又不得不承认黛妮跟黛玲形象重叠,给他带来一种更致命的诱惑,骨头都硬了三分……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