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七十七章 夜行

    第六百七十七章 夜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沈淮开车到省人行宿舍楼前,再打电话给成怡。

        “谢芷跟谢棠在我这边……”成怡在电话里小声的跟沈淮说道。

        沈淮眉头皱起来,不清楚谢芷犯哪门子病,竟然在这节骨眼上,把谢棠也扯进来……她把谢棠拉过来想做什么,难道想将他之前的“丑事”都揭出来,让他跟成怡的关系彻底的黄掉。

        沈淮锁紧眉头,拿手捏着鼻翼,后脑勺隐隐的痛,只觉得头大如麻,恨不得将谢芷这臭娘们揪过来抽两巴掌才痛快。

        “你没事吧?”成怡在电话里问道。

        “没什么事,我刚到你宿舍楼下,一会儿就上来,”沈淮硬着头皮跟成怡说道,深吸了一口气,推开车门,往省人行宿舍楼院内走去。

        沈淮抹了一把脸,敲开成怡宿舍的门。

        成怡的单身宿舍,连卫生间的卧室外带一个四五平米兼作书房的小厅。

        谢芷拉着谢棠过来做客,成怡就跟她们在小厅里说话。

        谢芷跟谢棠坐在沙上。

        谢芷穿着深红色筒裙,成怡过来打开门,沈淮从门缝里先看到她露出来的纤长小腿以及黑漆皮红底的高跟鞋;谢棠大概是知道他要过来,整个人拘谨的坐在沙里角,穿着长裙,屈膝露出纤细雪白的脚踝。

        屋里打着冷气,沈淮就站在门口,从裤兜里掏出烟点上,从火光里看到谢芷那张漂亮、冷艳的脸蛋上,那双嵌着仿佛星辰的眸子闪着噬人的寒芒,似乎就想着在这一望之间将他内心里所有的秘密都挖出来。

        “小棠也在这里???”

        “嗯?!毙惶纳挠α艘簧?,低着头看着水晶凉鞋露出来晶莹剔透的脚趾。

        “鸿奇他人呢,怎么没跟你们在一起,他先回燕京了?”沈淮盯着谢芷的眼睛,问道,“我明天要回一趟燕京,还打算跟他一起走呢,没想到他倒先走了……”

        谢芷没想到沈淮会将他明天去燕京的事坦诚相告,但又不确认沈淮是不是在说谎,狐疑的盯着他的眼睛看,说道:“鸿奇还没有走,给我哥及刘建国他们揪出去喝酒了。我跟谢棠不高兴去那种地方,就过来找成怡说话……”拉着谢棠站起来跟成怡说道,“鸿奇他们可能喝好酒了,我跟小棠就先走,不打扰你们了?!?br />
        沈淮往边上让了让,示意“好走不送”。

        成怡送谢芷、谢棠进电梯才回来,跟沈淮说道:“晚上突然打电话过来,说要出去见面;我懒得动弹,她们就过来了;谢棠好像还不怎么开口跟人说话……”

        沈淮呶呶嘴,能猜到谢芷是过来打探他行踪的,而谢棠的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成怡细说。

        成怡倒没有细问的意思,问沈淮:“你跟田书记见面怎么样?”

        “接下来东华会有一些不利梅钢的人事调整,田书记提前跟我说一声,免得我这边措手不及,其他倒没有什么变化省国投参与炼化项目以及推动淮海舰队驻泊基地确址的事情,省委会在恰当的时机推动去做?!鄙蚧此档?。

        “为什么还会有对梅钢不利的人事调整?”成怡疑惑的问道。

        “未雨绸缪而已,”沈淮淡淡的一笑,说道,“大家都夹着尾巴过日子,偏偏就梅钢将尾巴高高的竖起来,也不合适;该夹起尾巴,还得要夹起尾巴?!?br />
        “哦,”成怡轻轻应了一声,又说道,“我爸对田书记的评价也蛮高的?!?br />
        “宋鸿奇他爸争淮海省委书记的位子,没争得过田家庚,又不是没缘故的,”沈淮又笑一下,说道,“不然的话,你说三年前我算哪门子葱啊,哪里轮得到我跟你相亲呀,你说对不对?你当时知道要跟我相亲交往,是不是恨得想抡起一把椅子来把眼前一切的一切砸个稀巴烂?”

        “没你想的那么夸张,”成怡横了沈淮一眼,咬着嘴唇笑道,“不过跟你想的也差不多少……”

        “这次,你请假跟我一起回燕京吧?”沈淮说道。

        “我爸他想见你,又不是想见我?!背赦妥磐匪档?。

        “你要不跟我一起走,这戏就演不像啊?!鄙蚧此档?。

        “配合你演戏,有没有好处?”成怡抬起头问道。

        “你不会要挟我以身相许吧?”沈淮笑着问道。

        “美得你?!背赦苦恋?。

        “不是这个,那什么都好说?!鄙蚧刺笞帕承Φ?。

        “我们还要假装交往下去,每年至少要有三次机会,你得让我随叫随到,”成怡说道,“怎么样,这个条件不苛刻吧……”

        “行啊,陪着逛街、陪着谈人生谈理想、陪吃饭喝酒唱歌、陪着撑场面、陪着打击情敌的气焰、陪着见前男友,我都是一把好手,”沈淮说道,“不就每年三次机会嘛,我豁出去了……”

        “去,谁跟你似的,到处都是情敌?!背赦苦恋?,扶着门将沈淮往外赶,“不早了,我也要睡了,明天还要早到单位请假呢……”

        ***********************

        从省人行宿舍出来,沈淮与王卫成等人汇合,给熊文斌挂了个电话,就连夜走高赶回东华。

        有些事情可以在电话跟小姑以及宋鸿军他们沟通,但接下来省里对东华的人事调整,不仅对熊文斌他个人仕途影响极大,对熊文斌一家人都可以说是一个重大的转折即使明天下午要飞燕京,沈淮也想连夜回东华一趟,当面跟熊文斌说这件事。

        高公路中间及路牙上按照的反光板将耀眼的车灯光线反射回来,打在路面上漫散出去,将靠近路面的夜色打得支离破碎。

        要是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吴海峰、熊文斌同时给调出东华,外界都会认为这是省委对梅钢系又一次严厉的告诫。

        沈淮看着车窗外,他倒不担心自己会遇到多大的困境。

        陈宝齐、虞成震受选举事件拖累,也会老实一阵子,而高天河年底前退二线之后,省里选中的新市长,也不大可能跟陈宝齐、虞成震他们穿一条裤子梅钢不再那么咄咄逼人,左右逢源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吴海峰正式退休之前,混个副省级,也算是不错的待遇,不会有什么不满足,只是熊文斌背负着“被打压”的名义调去沂城,处境是相当微妙。

        田家庚将熊文斌调走,明里是“敲打”梅钢系,但田家庚不明说,沈淮也能猜到田家庚将熊文斌调到沂城,更深一层的意图还是要推动沿江经济带的展。

        淮海省十三个市,淮西、徐城、沂城、东华四地自西往东沿渚江分布,淮西有煤炭资源、徐城是淮海省会、东华经济崛起势头甚锐,唯独沂城夹在中间展较缓,形成沿渚江经济带的低凹区。

        田家庚担名熊文斌担任省委候补委员,又单单将他调到沂城担任常务副市长,自然是有期许的。

        不过,田家庚再有三四个月就要调出淮海,当前他的主要任务是要整理摊子,搞好交接工作,没有特别的原因,他也不宜再对地市党政正职的人选进行变更即使没有这些微妙的考虑,熊文斌此前提拔常务副市长就享受了一次常提拔,短时间也没有办法从一地常务副市长直接提拔到另一地市长的位子上去。

        田家庚的继任者能不能理解田家庚大框架展淮海省经济的意图,抑或他能理解田家庚的想法,但想要搞他自己的一套以彰显成绩,抑或他有选择的承继田家庚留下来的规划,未必愿意去启用田家安排留下来的人这些对熊文斌将来的仕途都有直接的影响。

        熊文斌不仅有可能在沂城会给孤立,给调到省里给空挂起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了,往好的一面说,熊文斌到沂城后不被孤立,或者田家庚的继任者有胆魄、有气量去落实田家庚没来得及实施的意图,启用熊文斌担任沂城市委市长,则有益于梅钢系的势力沿渚江往纵深渗透、展,有利梅钢将根系更深的扎在这片土地上。

        想到这里,沈淮倒有些兴奋起来,或许田家庚对梅钢是有着这样的期许也说不定……

        到将军园,沈淮让王卫成跟司机先回去休息,明天中午再陪他去徐城坐飞机去燕京这次临时决定去燕京,有些礼物还要王卫成明天帮着置办。

        沈淮从徐城出之时,给熊文斌打个电话,这会儿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他走过去敲门,熊文斌也是没有睡下,就坐在书房里等他过来。

        沈淮离开东华也就四天的时间,但这四天时间里生了太多的事情,也叫梅钢面临近年来最大的转折在熊文斌的书房里,沈淮将这四天里生的种种事情以及各方面的反应,原原本本的说给熊文斌知道。

        “东南亚的金融风波,会不会波及到内地,现在还很难说,但经济过热的财经政策收紧也是要熬一段时间的,”熊文斌听沈淮详细说了这么多的事情,感慨道,“要尽可能避免多种矛盾集中爆,挨两下‘敲打’也是必要的……”

        熊文斌看着窗外濛濛亮,看墙上挂钟都快到凌晨五点钟了,跟沈淮说道:“你中午还要赶去徐城坐飞机,来回折腾也睡不了几个小时;你就在这边睡吧?!?br />
        熊文斌他家现在住的是跃层,楼下有客房招待亲戚、朋友留宿。沈淮实在也是困乏得很,不想开车回霞浦去,也就洗漱一下,直接到客房里睡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