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七十五章 敲打

    第六百七十五章 敲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次日将晚时分,沈淮才接到李谷的电话,相约到他家里吃晚饭。

        李谷在电话里没有明说,但沈淮也知道跟田家庚见面的地点就是在李谷家里。

        省委巡视组对霞浦、梅溪进行重点巡视检查之际,田家庚不会拆他自己的台,也不会拆省委巡视组的台,所以田家庚约他的这次见面不会给公开,自然要尽可能避开所有人的视线。

        李谷家住南关桥,他到徐城后,妻子陈明娟也随同调入徐城市人事局工作,儿子刚读初中,留在燕京,读的是寄宿学校,平时也由他岳父岳母帮忙照应,不用李谷夫妇操心。

        也是由于没有子女在身边拖累,李谷家里也就没有用请保姆照应生活。

        沈淮敲门进屋,看到李谷腰系围裙、手持锅勺走过来帮他开门,笑着说道:“嗬,李书记亲自下厨啊,这顿饭可是真吃得值!不过尝不到嫂子的手艺,也有些遗憾?!?br />
        “……”李谷介绍妻子陈明娟给沈淮认识,笑道,“你嫂子的手艺也就能糊弄我,平时吃什么我也不讲究,不过家里来什么客人,总得我来亲自操刀,不能怠慢了客人……”

        “我可没有你说的这么不堪,”陈明娟是个不到四十岁、体态较丰满、面容姣好的女人,看着沈淮手里还捧着一个不大起眼的纸箱子,说道,“上家来还带什么东西???”

        “李书记都亲自下厨了,我总不能连酒都不带,就过来白蹭一顿吧?”沈淮笑着说道,“我们县有个金湖酒厂,名气不大,厂里对市场经济也不大适应,白酒市场这两年这么兴旺,厂子也是不景气,但历史久,酿酒水平也不差,这一箱是三十年金湖陈酿。等会在酒桌上喝霞浦的酒,汇报霞浦的工作,才更有感觉……”

        李谷出身贫寒,父母只是中学教师,但陈明娟的父亲在退二线之前,曾担任财政副部长,此时还兼着人大财经委委员的职务,是计经系的老干将;打小耳濡目染,陈明娟的眼光自然不俗。

        现在酒种繁多,白酒大家只认茅台、五粮液,但市面上所谓三十年陈酿茅台,那都是勾兑出来的。即使有特供存量的年份酒也满足不了那么大的需求,反而是地方上一些历史悠久、名气不那么大的酒厂,还真正藏有一些上品的陈酿。

        大家也早就超脱品牌的局限,李谷接过沈淮手里不起眼的酒箱子,搁到墙角,说道:“得,我那两瓶茅台就白准备了……”

        陈明娟低着头,将李谷腰上的围裙解下来,系自己腰上,说道:“沈淮还是第一次上我家来,你陪沈淮说话,我保证今天超水平发挥,不叫田书记有批评我的机会……”

        沈淮与李谷坐下闲谈没过一会儿,楼前就有车开过来,隔着玻璃窗看见田家庚下车来——沈淮与李谷刚要出门去迎接,就见田家庚挥手示意司机将车开走,心知田家庚都不愿意自己身边的司机知道这次会面,也就耐心坐下来等着。

        沈淮跟田家庚接触的机会并不多,毕竟他只是县处级干部,跟田家庚之间隔着陈宝齐、高天河、虞成震等人——不要说他,要是田家庚动不动就越过陈宝齐、高天河,找熊文斌了解东华的发展情况,都是坏规矩的。

        这如今地方上还可以随意一些,而越往上,等级是越发的森严——兼之省委巡视组正在霞浦检查工作,今天的见面则更是不能走漏风声去,不然田家庚就会受到极大的非议。

        李谷也没有准备多少菜,两个素炒,烧牛蛙、烧鲤鱼、排骨炖西红杮汤,又端了一大盘老醋花生上来,说道:“田书记以前喝酒就好个炒花生仔,到淮海来后,才发觉浇过沂城老醋的花生米更对他的胃口……”

        陈明娟简单吃了些,就回屋看电视去了。

        新浦炼化的筹备情况,沈淮在凤城跟李谷谈过一些,但也有所保留。

        跟崔向东见过面,又得知成文光希望能在燕京见面之后,沈淮的底气就更足了一些,此时当着田家庚的面,则把众信、鸿基以产业基金模式筹集资本等细节都做了详细的汇报,将淮海舰队驻泊基地选址的事情,坦诚相告。

        若是想淮海舰队将新的驻泊基地选在霞浦,由省委出面跟军方联络,则是一段军民共建的佳话,霞浦县的级别总究是太低,站出来推动有些不伦不类,会叫崔永平及淮海舰队其他高层多出许多不必要的顾忌。

        听沈淮汇报到这里,李谷也是暗自感慨:

        确实,要是省国投参与新浦炼化项目以及淮海舰队将新驻泊基地选在霞浦,所谓的违规征地?;?,也就迎刃而解,不复存在了。

        霞浦县此时的超量征地状况,不但不会给视为违规,甚至都有可能视为“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典范。

        田家庚前面着重听沈淮汇报,待沈淮说过淮海舰队驻泊基地的事情后,沉吟片晌,对沈淮说道:

        “你及梅钢,这几年来对地方经济及建设的发展促进,是有目共睹的。我这次在燕京开会,遇到王源总理,也提及梅溪的发展模式,王源总理也相当感兴趣,还要我整理一份详细的材料给他看。无论是省国投参与新浦炼化项目建设,推动全省石化产业发展,还是与淮海舰队军地共建驻泊基地,包括你之前提出的淮煤东出等等,都是有开拓性、有建设性的想法。虽然霞浦在超量征地上存在一些问题,但征地的主体是代表县政府的国资新浦集团,没有叫整件事的性质改变,省里还是倾向维护、支持霞浦——当然了,维护跟支持,也是限定条件的……”

        沈淮正襟危坐、洗耳恭听。

        “我可能年底就要离开淮海,谁来管这个班子,还没有定,”田家庚继续说道,“我来淮海不到三年,做了一些工作,但有太多的工作没有做到位,现在也不强求一定要做到什么程度。工作毕竟是做不完的,只要不让后人说我丢下一个烂摊子就成了……”

        沈淮琢磨着田家庚话里的隐义,嘴里说道:“淮海省在田书记您的领导,各方面的工作都取得长足的进步,更关键的是把全省经济发展的大框架拉了起来,瞎了心的人才会说你丢下的是个烂摊子?!?br />
        “也未必,”田家庚淡淡笑道,“发展经济也好,建设民生也好,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思路,能求同存异就是大境界——我会在离开淮海前,对全省的工作再做一些细微的调整。你在东华这几年,工作成绩很大,所以一些有关对东华工作思路的调整,我还要咨询一下你的意见?!?br />
        “田书记,您这是在抬举我?!鄙蚧幢臣苟加行┥浜?。

        沈淮心里清楚,田家庚更着意维护淮海经济发展及地方建设的大局不受挫折,田家庚是有大局观、注重整体利益的人,但是要把田家庚的大局观视同他一定会全力维护梅钢系,那就大错特错加愚蠢了。

        说到底,梅钢的存在及壮大,能更好的促进淮海省经济整体发展,田家庚才会维护梅钢;不然的话,田家庚就是第一个要敲打梅钢的人。

        沈淮想起前天李谷对他的交底,再想到田家庚刚才说的不把“烂摊子”交给继任者的话,沈淮这时候才明白,除了巡视组对霞浦、梅溪重点检查,在接下来的全省工作会议上点名批评霞浦之外,田家庚还会有进一步公开“敲打”梅钢的动作——不然的话,一个过于强势的梅钢,在田家庚的继任者眼里,怎么都要算得上碍眼的“烂摊子”了。

        “在接下来全省厅局级干部交流安排里,我会提议让东华的熊文斌交流到沂城去担任常务副市长,”田家庚说道,“鉴于今年地方人大选举出现多次问题,全省接下来也要加强党委对地方人大的领导工作,东华的吴海峰可以到省政协或省人大任职……”

        田家庚对东华班子做这样的人事变动,这已经不是对梅钢的简单“敲打”了——梅钢系在市里,主要就是依靠吴海峰、熊文斌、杨玉权跟陈宝齐、虞成震他们分庭抗礼。

        虽然现在陈兵当选副市长,但作为普通副市长,话语权还不大。

        田家庚一下子将吴海峰、熊文斌调走,就剩下一个明年年龄也要到限、退二线进市政协或人大的杨玉权撑着,可以说梅钢系在市一级跟陈宝齐、虞成震等赵系官员直接对抗的组织权力基础就直接瓦解了。

        沈淮心里有些苦涩,却又知道田家庚开出的条件他必须要接受——虽然田家庚并没有明说谁会是他的继任者,但绝对不会是宋系或者跟宋系相关的官员到淮海省来主持工作,那不符合高层权力制衡的原则跟审美观。

        这次的违规征地?;谷菀捉饩?,将来梅钢要不想再当靶子,这时候就必须主动的将靶子拆掉——梅钢凝聚的政治力量还不足以对抗其他政治势力的倾轧,要想更稳固的发展,必须要有所舍弃。

        当然,这么做也方便田家庚对各方面交待——他让省国投参与新浦炼化项目建设,在保住新浦炼化项目不被牺牲掉的同时,在维护地方快速发展势态不给破坏的同时,也成功削去“梅钢系”这个山头,对各方面都交待得过去。

        李谷看着沈淮,不知道他会做何选择,毕竟不是谁都愿意将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优势权力散掉的——隐忍有时候也是一种严峻考验。

        “省里的人事安排,我当然不方便置喙,”沈淮苦涩说道,“只是真这么安排,对熊副市长他个人,有些不公啊。他对地方经济发展有贡献,而且还能继续做出贡献……”

        田家庚说道:“九月下旬省委委员会有调整,在候补委员的名额上,我会投熊文斌一票——当然了,要不要用熊文斌,怎么用熊文斌,就是后面人的问题,我不便再做什么安排……”

        吴海峰倒也罢了,他调到省里,在完全退休之前还能享受一下副省级的待遇,也算是一种安慰——要是单纯将熊文斌平调到陌生、孤立无援的沂城去担任常务副市长,对熊文斌来说无疑又是一次严峻的打击。

        熊文斌都五十四岁了,再折腾两三年,政治生命也就将结束,无疑会叫他的人生留下巨大的遗憾难以弥补。

        不过田家庚要是愿意提名熊文斌担任省委候补委员,情况又将不同。

        跟中委不同,省委委员加候补委员的人数稀少,全省总计也不到九十人。

        要是熊文斌以省委候补委员的身份,调任沂城,就是明确第三或者第四把手的地位。

        沈淮点点头,说道:“组织上有什么决定,我个人都是服从的?!?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