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七十四章 夜难眠

    第六百七十四章 夜难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今晚对很多人来说都注定难以入眼。

        苏恺闻与谭晶晶都不跟父母住,婚房设在三牌楼的一处公寓楼小区里,也没有请保姆,小两口在不算特别奢华的电梯公寓里,住得也是自在。

        谭晶晶在洗澡,苏恺闻坐在阳台前,看着星辰依稀的夜空,回想刚才在岳父家吃晚饭、岳父在知道沈淮与成怡相处亲密后脸色铁青半天没有吭声的情形。

        虽然事情过去有一年多的时间,但是有些创痛不是一年半载就能抹平的。

        苏恺闻是看着岳父在意气风发之际,给沈淮这杂碎一个回马枪冷不丁捅下马的。虽然省里最终还安排了供销总社的位子以示安慰,但看着岳父这一年来头发花白了大半,苏恺闻也不难猜到岳父内心的煎熬跟苦楚。

        偏偏这种苦楚还没有办法跟谁诉说——说什么?说他无能、在阴沟里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掀翻了船?说他气量小、容不得下属有大作为,以致最后矛盾激化,搞自己没有容身之地?说他一个堂堂市委书记斗不过手下一个小小的镇党委书记?

        这时候客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苏恺闻走过去,看来电显示见是父母家打过来的,拿起话筒,他爸苏唯君的声音传过来:

        “你妈说你晚上打了两通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苏恺闻沉吟片晌,将中午看到的情形,说给他爸知道,“沈淮跟成文光的女儿,关系好像比想象中要亲密……”

        沈淮与成怡的关系只是表面,苏恺闻知道需要重视是成怡背后成文光的态度。

        徐城炼油事件之后,沈淮与宋系上层的大佬有分歧、有裂痕,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在淮煤东出概念盛起之后,宋系支持淮能集团发展的力度加大,同时也启动郑选峰、叶宜梧等人,限制甚至排斥梅钢对淮能集团的影响力渗透,而谢成江、刘建国等人,则更是公开表露对梅钢系的不满。

        在这种情况下,各方面对梅钢的小动作才又渐渐频繁起来;这次有人直接向农业部举报霞浦征地存在严重的问题,也是猜测到沈淮及梅钢系在敲打时,宋系大佬极有可能会选择旁观。

        在知道省委巡视组将要对霞浦进行重点巡视检查的消息时,苏恺闻一度认定该轮到他们报一箭之仇了:只要沈淮与梅钢系陷入孤立无援的地步,苏恺闻才不相信凭借梅钢自身的力量,能对抗这么多人对其的虎视眈眈。

        只是这时候,他的想法产生了动摇。

        说到底沈淮始终是宋家的子弟。

        宋乔生等人能容忍别人不轻不重的敲打沈淮及梅钢系一下,还可以说是让不安分的小辈能得个告诫、得个教训,他们也能在外界维持一个公允的姿态。

        但是,哪怕是为维持宋系表面上的颜面,宋乔生都不可能坐视外人将沈淮及梅钢揪住、往死里打。

        而且真到那一步的话,宋家老爷子必然也不会干坐着当不存在。

        所以这次有人将举报材料递到农业部,想籍此敲打沈淮及梅钢系,限制梅钢发展的同时,让沈淮吐出更多的利益来,前提就是要宋系上层大佬保持沉默。

        党内在中央候补委员以上的高级官员里,比成文光年轻的,都算不到二十个人;成文光作为与宋乔生并称的少壮派官员,在宋系内部有着足够的分量。

        当初宋系极力搓合沈淮跟成怡的婚事,就是指望宋乔生与成文光能联合起来,成为宋系稳定而坚固的核心——要是成文光选择坚定的支持沈淮跟梅钢系,将直接影响宋系上层大佬在这件事态里对梅钢的态度。

        苏恺闻心里想,就宋乔生个人而言,他或许很希望看到梅钢能被敲打,能得到告诫跟教训,说不定还会希望沈淮这个侄子在得到教训之后,从此对他伏首认输,受他所用,但这一切的背后,需要事态是可控的。

        倘若整件事发展下去,有可能导致整个宋系的大崩盘、大分裂,宋乔生还会故意纵容别人敲打梅钢吗?

        苏恺闻将他的想法在电话说给他爸听……

        苏唯君在电话那话沉默了半晌,才说道:“你的想法是有道理的,当初让晶晶去接触成文光的女儿,就是要试探一下成文光在背后可能的姿态,我们这边不能再轻举妄动了——虽然省委巡视组的检查工作是田家庚直接安排的,但我刚知道消息,李谷昨天也去了淮西,跟沈淮有接触,事件可能还有我们想不到的变化。这样,在这件事上你不要表什么态,有机会跟孟建声多接触。田家庚离开淮海后,徐沛的地位就会重要起来……”

        “嗯……”苏恺闻点点头,又说了几句话,就挂断电话。

        任何派系都有其复杂的一面,现在计经系在淮海是以田家庚为首,倘若田家庚对梅钢有维护的态度,徐沛个人的意见就会压制下来——就苏恺闻从孟建声、冯至初那里探知,徐沛对梅钢的态度不会有多友善……

        *******************

        苏恺闻那边深夜难眠,宋鸿奇这边内心同样遭遇煎熬。

        “成怡她瞎了眼,她犯哪门子蠢,那杂碎有哪点好的,能叫她看上眼?”刘建国愤闷不平的低声发泄道。

        刘建国这些年在证券市场折腾出几千万的身家,主要就是炒作有重组可能的上市公司股票牟利。

        只是他之前虽然有着背景,但没有控盘的资本,只能跟着大庄在股海里倒腾。别人也会照顾他的面子,撤退之前给通个消息什么,叫刘建国这些年来牟利不少,但他永远也都吃不到最大的那块肥肉。

        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手里有个三五千万,在京城公子圈内都可以横着走了。

        不过近年来国内市场经济体系内的资本体量越来越大,在民营经济势力都能凑出三五十亿进军银行业之际,刘建国三五千万在京城公子哥圈内,就已经有些不够看了。

        刘建国也是颇为有野心、不甘落于人后的一个人。

        他一心想在梅钢身上搏一把大的,甚至早早就在两支严重亏损、受到退市警告的st上市公司股票上打好了伏手,未料最后竟然给沈淮涮了一把大的。

        在梅钢借壳重组上市上,他丁点便宜没能捞到,甚至还由于急切操作折损了好几百万,能叫他对沈淮有半点好脾气?

        现在听说胡林在背后想搞梅钢,还抓住违规征地这个大把柄,刘建国是恨不得想捋起袖子跳过去看好戏,看着胡林支使人将沈淮蹂躏得血肉模糊才好。

        早上他与谢成江到车站去接郑选峰从淮西回来,听到沈淮也在同趟火车上,他就刻意在出站口不忙着走。

        早上看着沈淮臭着脸离开火车站,刘建国忍不住得意到处宣扬,又猜到沈淮会到宋文慧那里去求计,故意怂恿宋鸿奇跟谢芷跑过去凑热闹,没想到宋鸿奇跟谢芷竟然带回来这样的消息!

        成怡跟沈淮关系亲密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成文光在关键时刻有可能站出来顶梅钢。

        意味着他满心巴望着的一出好戏很可能没上演就要谢幕了。

        意味着那个宋家的弃子还将要继续在他们面前蹦跶着没完。

        在刘建国的眼底,成怡也成了一个愚不可及的蠢货,以前千不愿、万不愿的,竟然跟沈淮这个杂碎尿一个裤子里去了,嘴里也没有骂得特别难听,心里婊子的就骂开来了。

        听刘建国对成怡也没有什么好话,谢芷坐在一旁不吭声,知道以前也有人搓和过刘建国跟成怡——不过当年成怡压根就看不上公子圈内的人,最后选择出国读书,躲到国外几年都难得回来一趟,如今却主动跟沈淮发展起亲密的关系来,大概这叫刘建国心里愈发的不忿吧?

        “这事还是得跟你爸说一声……”谢成江轻叹一口气,跟宋鸿奇说道。

        宋鸿奇点点头,事态的发展有些脱离他们所能控制的范围——沈淮与成怡关系亲密,不管是成怡主动,还是说背后有成文光的意志在内,只要沈淮跟成怡有订婚甚至结婚的可能,事态的演变都会变得异常的复杂。

        哪怕仅仅是成怡个人对沈淮有所好感,关系因而亲密,都有可能叫成文光站出来公开支持梅钢——倘若宋系上层还想在整件事上继续保持沉默,容忍别人敲打梅钢,给沈淮一个告诫,至少要先搞清楚成文光的态度,还不能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会跟着保持沉默。

        宋鸿奇拿起手机,走到阳台上,拔通燕京家里的电话……

        看到宋鸿奇挂了电话过回来,谢芷问道:“你爸是怎么说的?”

        “我爸要我们密切关注沈淮的动向,”宋鸿奇说道,“要是沈淮近期有去燕京的意向,一定要提前告诉他消息……”

        “这怎么能知道?”刘建国闷声问道。

        谢成江也觉得头痛,沈淮要是坐飞机去燕京,他们还能通过民航局查到沈淮的订票信息;不过沈淮近几年更习惯坐火车,他们怎么去掌握他的行踪?

        现在沈淮就在徐城,他们在沈淮身边也没有眼线可以及时的通风报信。

        谢芷说道:“沈淮要是回燕京跟成文光见面,成怡不大可能不跟着……”

        宋鸿奇点点头,照沈淮那尿性,他们凑过去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让谢芷这两天多找两次成怡、确保成怡离开徐城能提前知道,倒没有太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