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七十三章 成文光

    第六百七十三章 成文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将成书记明天下午要用的讲话稿修改完,田勇军揉了揉酸胀的脖子,抬头看墙上的挂钟,不觉察都十一点了。

        田勇军拿了讲话稿走出办公室,整层楼除了两间办公室有值班秘书在之外,其他办公室都黑着灯,过道里静悄悄的。

        田勇军敲门推开成书记办公室的门,见成书记从在办公桌后正在接电话;他刚要退出来,成文光示意他坐到旁边等一会儿。

        田勇军拿着讲话稿,走到靠墙的沙发上坐下来,看着成书记脸颊上有话筒压出来的痕印,心里想,都这么晚了,成书记跟谁通这么长时间的电话?

        叫田勇军敲门进来,成文光停顿了一会儿,这时候则接着讲电话:“成怡,你说的情况,爸爸知道了。如果你真觉得沈淮有必要来见我,来京之见打个电话过来,我给他留下时间……”

        田勇军还在猜是谁这么晚给成书记打这么长时间的电话,待听到这里,心里也是一惊。

        田勇军作为成文光的嫡系,多年来跟随身边工作,忠心耿耿,也深得成文光的信任,他对宋系内部的种种曲折跟隐密,皆知之甚详,也知道在徐城炼油事件之后,成书记没有阻止成怡去徐城工作,其实在心里就有了选择,但那时给外面看的态度还是模糊的。

        毕竟成怡决定去徐城工作,是在徐城炼油事件发生之前就确定好的,成怡照着原计划去徐城工作,至少对外界来说,还谈不上什么表态;要是成怡突然决定不去徐城工作,反而会显得突兀。

        而此时围绕小小的霞浦县、围绕梅钢,不仅宋系内部正产生诸多微妙的漩涡,又由于东华在整个淮海湾沿海区域内的经济地位曰益凸显,引得胡系贪心伸手,使得整个局势变得愈发的复杂。

        无论是红二代还是红三代在国内从政或经商,中央都予以密切的关注。

        就田勇军所知,高层有个三千人左右的内控名单,主要就是关注红二代及红三代在国内从政及经商的活动,沈淮差不多在调任嵛山县任常务副县长的前后,就进入这个名单之列。

        所以,农业部收到举报霞浦县违规征地的材料后,不可能说不知道事情涉及到前副总理宋华的孙子,也不可能说一点都不知会宋系这边,就直接转给淮海省处理——田勇军跟在成文光,是早些时候就知道这件事的,不过要是连宋乔生、宋炳生都对此事置之不理,他们也就完全没有什么道理跟立场去提醒沈淮什么。

        当然了,沈淮要是求上门来,那倒是另说了。

        田勇军也是知道,成书记这时候选择跟沈淮面谈,实际上就等若于直接置身于漩涡中去。

        他不由的会想,这时候出手会不会太急切了一些?

        现在梅钢所面临的局面,不是说他们参与进去就能立挽狂澜的,要是稍有不慎,他们也将跟着陷入极大的被动之中。

        田勇军知道成书记接电话不回避他,就是要他参与谋事,见成书记放下电话筒,问道:“沈淮终于下定决心要过来跟成书记您求援了?”

        “这小子能耐比我们想象的要大,”成文光见田勇军眉头藏着担扰,拿起桌角的烟点上一支抽起来,将成怡在电话里跟他说的一些情况,说给田勇军知道,“田家庚的态度较为明确;崔永平调任淮海舰队,就算没有崔家老爷子在背后使劲,他必然也想要尽快做出些成绩来——再加上有四亿多美元的外汇资本撑腰,这小子手里的筹码比我之前料想的还要多啊?!?br />
        听成书记说过这些,田勇军倒又是一惊,暗道沈淮手里真有这么多的筹码,就算没有他们的参与,都未必会输了这一仗,这真是没有想到。

        不过田勇军又有心怀疑,犹豫的说道:“沈淮未必说的都是实情……”

        成文光点点头,知道田勇军在担扰什么,沈淮狗急跳墙,确实有可能欺骗成怡,向他们这边夸大手里的筹码,以诱他们入局,但他对这事有他自己的判断,跟田勇军说道:

        “田家庚在淮海推行巡视制度,第一站放在东华,是带有明显的告诫意图;但同时田家庚要求对东华的巡视检查工作要仔细深入的进行两个月的时间,也就从侧面说明他的态度……”

        “哦……”听成书记提醒,田勇军倒是想明白过来了,才发觉自己之前还是想得太浅了。

        现在也不单淮海省推行巡视制度,其他省市对地方开始推动的巡视工作,周期通常都是半个月到一个月左右的时间——田家庚要求淮海省委巡视组对东华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巡视检查,可以理解为是要对东华进行更深入仔细的检查,但同时发现了什么问题,省里决定要做什么处置的话,也是要等到两个月巡视工作完成、得出结论之后。

        这就相当于给沈淮两个多月的缓冲时间。

        田家庚这个“拖”字诀用得真是太妙了,简直就是没有痕??裳?,田勇军之前还真是没有想到这点上去——再想想举报材料是从农业部转给淮海省委的,这无法也证实了沈淮没有在田家庚的态度问题上说谎。

        最终怎么处置霞浦土地违规问题,板子是重重的抽下去,而轻轻的拍打一下,淮海省委的意见至关重要,而田家庚的态度,也极大可能的推动崔永平及淮海舰队入局,选择跟霞浦县地方共建舰队驻泊基地。

        “做事的人,还是比较容易得到做事人的共鸣,”成文光轻叹一口气,吩咐田勇军道,“田家庚明天会跟沈淮面谈;沈淮后天大概会到燕京来活动,你调整一下曰程安排,尽可以在那两天多空出些时间来……”

        “好咧?!碧镉戮愕阃?,琢磨成书记的感慨,心想也真是的,沈淮能在梅溪做成事,对各方面的利益促进都较大,这也是田家庚有维护之心而崔家老爷子愿意为之奔走最根本的基础。

        海防公路的建设已经启动,新浦港口建设也邀请海军后勤保障部门的基建队伍参与,这实际也为接下来争取海军将新的驻泊基地建在新浦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为做通崔永平及淮海舰队的工作降低了难度。

        再想想这些年来,沈淮跟纪家那边的关系也颇为密切,说到底也是纪家看到沈淮有做成事的能力。

        仔细想想,沈淮虽然居于淮海一隅,影响力倒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弱。

        成文光站起来走到窗边,看着楼外黑漆漆的夜空,轻吁一口气,说道:“这潭死水也沉寂太久时间了……”

        田勇军抬头看过来,看着窗玻璃上映着成书记模糊不清的面孔,他不知道成书记是感慨宋系这潭死水,还是感慨他们这边小心翼翼太久了,或者两者皆而有之?

        “不早了,我们都早些回去休息吧,明天又是一摊子事要处理,”成文光转回身来,打算回家休息,又吩咐田勇军道,“对了,你明天把海洋石油总公司俞问桥的电话找给我……”

        ***************************送成怡回省人行宿舍,也知道陈丹现在不会留他过夜,沈淮也只能在电话里跟陈丹聊着话,开车往东华大酒店赶——宋鸿军倒是先一步到东华大酒店了,看着沈淮过来,挤眉弄眼的说道:“听小姑那夸张的语气,还以为你小子夜里会留在成怡那边过夜呢……”

        没理会宋鸿军的调戏,沈淮把成怡会跟她爸通电话这事,说给宋鸿军知道。

        宋鸿军小事不拘小节,但大事不糊涂,说道:

        “现在都六月了,再有四个月,就是全党代表|大会了。王源顶替胡致诚担任总理是定的,但胡致诚也不会退下去,还会负责政协再干一届。其他班子成员也不会有多大的变动,但中委这一层次的人员变动还是比较大,毕竟直接要退下去的老人也有好几十个。成书记这届要是在十月中旬之前不能确定进中委,最后的机会就是到明年三月政斧换届时,以中央候补委员的身份到地方上担任政斧一把手,在接下来的五年里等着有其他中委成员退休,他直接补上。当然了,要成文光再等五年,我相信他的耐心也是有的……”

        沈淮点点头,成文光今年才五十二岁,比他二伯宋乔生还小一岁,以他们这样的年轻,在中委、中委候补里,都要算年轻的少壮派——对成文光来说,即使五年后等到他五十七岁时担任中央委员,也绝对谈不上嫌迟。

        所以到现在还不能就认定,成文光这次一定会冒险站出来支持他们。

        所有事情都有利有弊,成文光这次要是站出来支持他们,实际也是想要他在向中委冲刺时得到这边的助力——沈淮坐下来禁不住想,梅钢居于一隅,有什么能力去帮助成文光去争取全国都不足两百人的那一票名额?

        “要不你就去成怡那边过夜,先把这个便宜女婿坐实了再说,”宋鸿军踢了沈淮一脚,笑着说道,“反正局面也不可能更坏了,有个中委候补委员的丈人,总比有个站着旁边一心想看你好戏的老爹强得多……”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