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六十五章 跳楼

    第六百六十五章 跳楼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沈淮与邵征驱车赶到区人民医院急诊大楼,楼前围了一堆人。

        深更半夜的,也没有多少病人过来看争诊,围观的人群里,穿白褂的医院、护士比患者还多,一部警车停在边上,有两名民警在楼前组织人拉床单。

        沈淮抬头看了看楼顶,虽然不是特别的高,但秦莹要是从十二层上直接跳下来,那么大的冲击力,沈淮怀疑几个人拉开一条的床单能起什么作用。

        王卫成看到沈淮的车过来,满头大汗的从大楼走出来,喘着气,汇报当下的情况,说道:“老秦厂长送到医院,就用了镇定,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我让小马在床头守着。秦莹在楼顶上,抓住栏目随时都有可能跳下来,又不让别人靠近,刘局长亲自赶过来,在天台做她的工作……”

        眼前这破事,不是刘卫国赶过来就有用的,沈淮蹙着眉头抬头看楼顶,有个人影贴天台外边缘而站,随时都有可能跳下来。

        “老邵,你在这里看着,让大家注意点,不要给砸着了……”沈淮吩咐邵征,免得秦莹受不住刺激跳楼,再砸着什么人,他与王卫成往楼里走。

        十二层高的急诊大楼,就一部电梯,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设计的??醋胖甘镜?,不知道什么原因卡在八楼不上不下。沈淮这才知道王卫成刚刚为何满头大汗的从急诊大楼里出来,赶情是从十二楼直接跑下来的。

        等不及电梯从八楼下来,沈淮与王卫成气喘吁吁的爬上十二楼,看到刘卫国带着一名警员,就站在楼梯口劝秦莹走回来,不要做蠢事;他们也不敢靠近秦莹,怕刺激到她。

        沈淮顾不得跟刘卫国寒暄,看着秦莹此时情绪极不稳定,随时都有可能跳下去,他试图往天台边走过去,接近秦莹。

        “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看着沈淮走过来,秦莹尖叫着阻止,待看清沈淮的脸,又哭又骂,“我爸怎么着你了,我爸就算碍着你、就算拦着你,你要这么羞辱他?要把他往死里逼?”

        沈淮停在那里,双手撑着膝盖喘气,抬头看着秦莹那张给秦丙奎打得满是手指印的脸,肿了半片,披头散发的,毫无美感可言,指着她喘气的说道:“你比我想象中,脑子要聪明啊。你跳吧,我不拦你。你跳下去,你那点破事,满东华的就都知道了。你爸现在用了镇定,还睡着,等他醒过来,大家再看一出跳楼大戏。对了,你妈还在家里呢,不知道她能不能受得住这刺激——这样啊,让大家都知道得罪我沈淮绝没有什么好下场,这也没有什么不好……你跳吧,我不拦你?!?br />
        沈淮站直伸了伸腰,回头跟刘卫国说道:“把下面的床单撤了,她要跳楼,又不是我们逼她的,”掏出烟点上,吸了一口,将烟跟火机递给王卫成,说道,“你们也抽根烟,看着楼梯口不要让别人再上来了……”

        沈淮看着刘卫国使眼色过来,没等他有反应,就叫秦莹从后面扑过来。

        秦莹扑头盖脸的朝他打过来,沈淮也是一时不备,嘴角叨着烟给打落,在他脖子上烫了下——沈淮也顾不得去揉脖子,也顾不得脚脖子给踢得生痛,当即立断反手扳过秦莹的胳膊,两人滚倒在地,死死将她抱住,不叫她再逃脱。

        王卫成、刘卫国带着名警员也很快的上前,将秦莹控制住,揪住她往楼梯口拖,免得一时间不意叫她挣脱了冲出去跳楼。

        沈淮脸上火辣辣的痛,摸了一下,就在刚才那当儿给秦莹伸手抓出好几道印。他捡起刚才滚地时熄灭的烟,重新点上,一屁股坐在天台上,让刘卫国、王卫成将秦莹放开,看着她,说道:“你知道的事情应该不少,所以不用费老鼻子劲跟你解释什么。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回去收拾一下,选一个城市,我派车送你过去,或者帮你买好机票。到另外一个城市,你重操旧业也好,另找工作也好,你愿意怎么生活,总之没有人会管你,没有会问你,这边的事情对你来说也就成了过去。等你爸醒过来,我们会告诉你的选择,相信他即使一时不能理解,也不会再有什么过激的反应。第二,我们下去,不会再管你,你想跳楼,随便跳下去。你也知道,即使你再恨我,你跳楼也对我不会有任何的影响,等你爸明天醒过来,他自会看到你跳楼后的样子?!?br />
        看着秦莹捂脸而哭,沈淮拍拍屁股站起来,对王卫成说道:“这两天你就留在这里,”跟刘卫国说道,“这大半夜的,把你也闹过来,没个消停,我们下去吧……”

        刘卫国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只要没什么事就好,”再看秦莹这样子,刺激过头也就会慢慢的冷静下来,派个警员留下来协助王卫成,他便与沈淮先下楼去。

        *********************

        胡林下车来,看着陈宝齐、虞成震、戴毅、高小虎等人脸色皆有异,他有耐着性子,等上了楼进休息大厅坐下来,才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戴毅心头的气还没有理顺,陈宝齐、虞成震看了戚靖瑶一眼,希望由她来向胡林转述今晚发生的事。

        戚靖瑶将今晚发生的事情以及沈淮所要挟的条件,说给胡林听。

        要陈宝齐、虞成震毫无保留的支持天益也困难,毕竟秦丙奎这张牌还给沈淮牢牢的掌握在手里。

        还有一个就是戴毅离开王朝俱乐部时,一时受沈淮的激将,没忍住,动怒抽了徐建中一巴掌。

        虽然这时候还不能确认就一定是徐福林受不住压力跟沈淮吐露了实情,但戴毅当众打了徐建中一巴掌已经无法挽回,就算不是徐福林在背后告密,徐福林、徐建中父子这时候也变得不再可靠。

        也不能怨戴毅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不够冷静,冷静下来想,当务之急还是要将事态控制住,但戚靖瑶也不清楚胡林会有什么反应。

        胡林铁青着抿住脸半晌没有说话,与他一起过来的周益文,轻声说道:“现在看来,还只能我们那边加紧工作了……”

        周益文是天益集团法定代表人,是胡林挑出来在明面上执掌天益集团的人选,也是诸多项目的直接操盘手。

        胡林对周益文也是十分信任,这种信任度非陈宝齐、虞成震等人能及。

        听周益文这么说,胡林沉吟片晌,也知道事情到这一步,再责怪陈宝齐、虞成震也没有用,过多的责怨叫人心生怨反倒不是什么好事。

        胡林脸色缓过来,说道:“姓沈的这些年能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是有两把刷子,还是我们太轻视他了——市里就这么着了,也确实没有理由再拦着不去支持新浦搞地炼,”又说道,“陈书记、虞书记,你们也辛苦了一天,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

        陈宝齐、虞成震这时确实有心疲力竭之感,就先告辞。

        虽然在成虎集团给并购之后,高小虎名义上还在医药产业园挂副总经理,介他心里清楚凑到胡林身边去,这时候也告辞离开。

        戴毅犹气愤不平,说道:“筹划了这么久,就这么算了?”

        “新浦这么大规模的炼化项目,不管省市怎么支持,只要国家计委那边卡住不批,也不怕他们能翻了天?”周益文说道。

        “万一沈淮向宋系上头服软呢,姓贺的虽然不再负责国家计委,但真要保三五个大项目过审,还是不难的……”戴毅担扰的说道。

        “眼下的情形,不是姓沈的服软,戴相怀他们就会心软的,他们比我们更希望姓沈的栽个大跟头能折掉他的棱角,”周益文说道,“关键还是石化总公司那边。只要石化总公司能积极起来,什么都好办;石化总公司那边没有特别大的兴趣,光是我们在这里拖住梅钢,也不是办法?!?br />
        胡林仰头倒在沙发上,闭眼想了一会儿,说道:“我过两天去广南见老头子去?!?br />
        戴毅、周益文等人出去,胡林将戚靖瑶搂到怀里来,问道:“听说你妹妹也住在这边?”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戚靖瑶杏目薄瞪的瞪着胡林,双腿跨|坐他的大腿上,掐住他的腰肉,说道,“我伺候你还不够啊,你还敢把心思打到我妹妹头上来啊……”

        “我就关心一下,能有什么心思?”胡林嘻皮笑脸的说道。

        “你能有什么心思,我能不明白,你说你跟那个姓戴的小骚娘们是怎么回事?”戚靖瑶咬住胡林的嘴唇问道。

        “姓戴的,哪个姓戴的?”胡林装糊涂道。

        “你要偷荤,我懒得管你。只是那个姓戴的,心机不浅,我调她进市电视台,是有其他用意的,你要不怕她骚,也要小心在她阴沟里翻了船,到时候可不要再怪我没提醒你?!逼菥秆档?。

        “好,好,我不搭理她就是了。这还没有搭上呢,就已经惹一身骚了,”胡林求饶的说道,“现在只求在你的阴沟里翻一翻船……”

        “不要胡闹,我还有事要做?!逼菥秆跬炎糯雍值拇笸壬舷吕?。

        “什么事?”胡林问道。

        “给欺负成这样子,又能怎么?新浦成立省级开发区的专题报道,报社还是要刊发……”戚靖瑶翻出手机,打电话通知新传媒的总编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