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四十一章 撞痛了

    第六百四十一章 撞痛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车到城关镇,戴泉的电话就打过来,在电话里亲热的招呼:“领导,看到你的车了;我在你们后面呢?!?br />
        沈淮回头看了一眼,果真不知道何时后面跟了一辆车。

        他敲着车窗子,让陈兵看后面:“戴泉偷偷摸摸的跟上来,约摸是给你这个老领导来问安了……”

        司机将车靠路边停下来,戴泉就从后面车里跑过来。他人瘦小,走路快了身子会一摆一摆的,不是特别的雅观,陈兵就笑他一人坏了一堆人的形象。

        平时戴泉颇为注意走路的形象,压着步子走,这会儿看他小跑过来,沈淮心想这家伙贼得很,知道这样叫陈兵看了会感到亲切。

        沈淮现在直接领导的几个人,也是在霞浦用得最顺手的几个人,戴泉、宋晓军、杜建、王卫成他们几个,性子他都摸熟了。

        他跟戴泉隔三岔五能见到面,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也会先通过电话汇报,没有必要半道上在路口愣不吭声堵他。

        沈淮知道他是赶过来问候陈兵的,故意唬着脸问他:“这大半夜的,知道是你戴瘦子,不知道还以为是劫道的呢。有什么事情,这么紧巴着想见我们???”

        “除了沈领导,我心里还念着陈领导,”戴泉嘻哈一笑,为今天没有赶到市里跟陈兵道歉,“本来都塌下脸皮混进城商行筹备会议里了,跟老领导您好见一面,沈领导又临时丢了任务过来,要我在港区主持一个活动。沈领导安排的任务不敢丢,紧赶慢赶,港区那边的事才忙完,想着你们要回霞浦,多半会走这边,就提前过来候着,还真让我候到了。没别的事情,就是提前过来给老领导恭喜一声?!?br />
        东华官场虽然这些年来动荡颇为剧烈,换了不少人,但还是典型的老人|政治。许多县处级、厅局级官员,爬到相应的位置,几乎都五十好几了,使得东华官场未来一段时间的新旧更替会很快。

        今年东华会有四名厅局级官员年龄到限,会退二线或者直接退休。

        照着省里的安排,东华会有一名官员提拔后交流到外地去,会有两名官员交流到东华来,然而再从地方上提拔两名官员上来。

        陶继兴明后年就要退二线,退二线时会安排副市级待遇,现在自然也没有再提拔的可能。除了陶继兴外,就算是论资排位,也该轮到陈兵上位了。

        陈兵这次回来,除了城商行组建外,还有就是接受组织谈话,四月中旬选举时,安排进市政府,除兼任京投职务外,还将分管金融等工作。

        沈淮也巴望着陈兵能早一点进市政府,除了能分担熊文斌的一部分重担之外,他也能轻松一些,不用连城商行的筹备大会都一定要参加了。

        戴泉是陈兵提拔起来的人,即使现在归沈淮直接领导,而且本身现在也进了县常委班子,但他有一点好,就是对谁都不会懈怠。

        陈兵在霞浦任县长时,提拔起来的人也不单戴泉一个,戴泉个人的能力甚至不能算最出色的。然而在陈兵给闲置的那几年里,别人或多或少有些懈怠,戴泉对陈兵一点懈怠都没有。

        梅钢后来秘密筹划新浦钢厂项目,谭启平当时给这边的压力其实不轻,霞浦这边找不到配合的人,一旦提前泄密,很可能会在谭启平还有能力时就会遭受挫击。

        陈兵毫不犹豫就推了戴泉;戴泉甚至比陶继兴更早参与新浦钢厂项目的筹划。

        现在新浦那边,除了重点工程,沈淮会亲自找之外;其他的工作,他都基本交给戴泉接手。

        戴泉现在的地位也是他应得的。

        “时间还不晚,要不找个地方喝喝茶,好让我向两位领导汇报最近的思想动态?”戴泉又问道。

        沈淮看了看表,刚过十点,对习惯凌晨才睡觉的他来说,时间自然不能算晚,笑道:“不妨碍你们叙旧,你要找我汇报思想,改天你到我办公室来……”

        “先送你回去,然后我拉老杜跟小戴去喝茶?!背卤档?。

        沈淮有专车在后面跟着,他为了跟陈兵说话方便,才坐同一辆。不过,戴泉要跟陈兵、杜建叙旧,也要经过他的住处,就懒得换车。

        ***************

        到住处下车来,沈淮不让陈兵他们下车来,叫他们直接走,杜建隔着车窗,跟他说道:“对了,有件事要跟你汇报?”

        “什么事?”沈淮不知道有什么事叫杜建犹豫了这么久才说。

        “袁宏军半年前交流到新津县任县委办副主任,我想明天可能会遇到,想着提前跟你说一声?!倍沤ㄋ档?。

        “哦,是吗,袁宏军调新津去了?”沈淮应了一声,表示知道这事了,挥手让司机开车。

        摸出钥匙开车门之间,沈淮想及在梅溪那段时间,袁宏军配合工作的情形,也叫他相当的感慨。

        袁宏军到底做错了什么?

        以常人的眼光来看,袁宏军似乎不能叫做错了什么,换作任何一个人处在他的位子上,都可能免不了会动摇,但官场的规则就是如此残酷。

        谭启平离开东华之后,袁宏军就给调离了梅溪,到别的乡镇担任副书记,没想到他在新的乡镇也没有干久,又交流到新津县去了,职务还是享受正科级的副科职。

        沈淮心想新津县那边应该会避免让袁宏军跟他们碰到面,但杜建这时候提醒一声,也是担心万一不巧碰到面怕他惊讶了。

        沈淮笑了笑,心想当领导真是好,任何一件小事都有人替你想周全了。

        沈淮推门走进卧室,借着院子外的街灯,摸黑打开灯,募然看到寇萱抱被坐在他的床上。

        寇萱穿着睡裙,看样子已经睡下,睡裙很保守,脖子都没有露出多少,乌黑的长发披散下面,露出来的脸蛋又是雪白;沈淮打开蓦然看到这个,还吓了一跳:

        “都醒了听到我的声音,怎么还不开灯?想吓死我???”

        “我还以为你不回来,才在这里睡下的,”寇萱噘着嘴唇说道,“要是开了灯,不就跟你说不清楚关系了吗?”

        沈淮挥了挥拳头,说道:“那你还睡在这里?”

        “不是说人家以为你今天不回来吗?”寇萱说道,“你这床,比宿舍的舒服多了……”

        对寇萱的这个理由,沈淮只能表示无语,走去书房先打开电脑,有成怡的一封新邮件。

        九七年霞浦县才开始搞铺互联网,沈淮这边还是邮电局拉的专线。

        沈淮走到厨房沏了一杯茶,才走回来坐下细看成怡的邮件。

        零零碎碎的写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附件里有几份沈淮托成怡寻找的财经资料。资料都是外文,电脑看着累眼,沈淮随手打印出来,趁着材料打印的当儿,他给成怡回了邮件,也说些零碎的事情。

        可能都是情感收敛的人,沈淮跟成怡之间的电话联络极少,可能去徐城之前临时打电话问一下,方不方便见吃顿饭什么的,平时倒更习惯邮件联系。三五天就一封邮件,沈淮也会顺便让成怡帮他查一些资料。

        沈淮发邮件发出去,刚要拿茶杯喝口水时,邮箱就显示有一封成怡的新邮件进来。

        沈淮点开来,新邮件就三个字:“刚回来?”显然是成怡看到他邮件的回复。

        “嗯,回来就回你邮件了,资料还没有打出来呢……”沈淮回复这段话,就侧过身子去看打印机。

        他没想到寇萱这妮子跟个精灵似的,悄无声息的站在他身后,正俯过身子偷窥他回邮件,他感觉有什么人,猛的一转头,脸就直接撞到寇萱的胸上,不偏不差,正撞在那团软|肉上。

        寇萱瞪大眼睛看了沈淮有那么两三秒钟,似乎才反应过痛来似的,捂着给撞痛的胸口,娇声嚷道:“好痛。你转个身,怎么这么用劲?”

        沈淮是下意识的转头,力道自然收不住,还亏得那团软|肉分量够重,换个平胸,脸都能肿半边去,他摸了摸脸颊,不知道看就凭着那一撞之下的触感,就知道这妮子保守的睡裙里没有再戴其他东西,说道:“这又怨我了?今晚都两回,我没有给吓出心脏病,都算命大了。你不声不响的站我身边,想偷看什么???”

        “计算机怎么用的,你能不能教教我,”寇萱抿起嘴唇,说起她今晚留在这里等沈淮回来的缘故,“今天我们学校上计算机课了,我有些听不懂,那个教计算机的老女人又很凶……”

        沈淮听说国外有新的视窗操作系统出来,不过他电脑里安装的还是dos,需要有一定英语基础的人才能更好掌握——八十年代前期淮大就有工程自动化专业,不过沈淮在淮大时也就学个计算机基础,还是八十年代后期市钢从富士制铁引进最新的炼钢线后,他才算是内国内较早接触计算机跟自动化技术的那一波人。

        寇萱丢下三年的学业,初中那点英语基础几乎都丢了干净,此时进中专学校接触计算机课程,进度自然要比其他人要慢得多——九六年,霞浦县的中等专科学校招生次序排在普通(市级)重点高中之前,在霞浦县仅次于中师跟县中,能进中等专科学校,还是优质生源,寇萱智商没有问题,但跟同期的同学相比,底子要差一截。

        看寇萱呶嘴的样子,心想多半是在学校受了气,沈淮苦笑道:“得,你坐过来,我教你,省得以后再给你吓个半死……”

        “真的?”寇萱兴奋的端了椅子,并排坐过来,但坐下来又忍不住拿手揉了揉胸口,俏脸微红的说道,“真的很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