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三十五章 相约

    第六百三十五章 相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沈淮与成怡提着满兜的东西走出自选商场,乘扶梯上楼,远远看见朱自强与那个波浪卷女孩站在大厅里东张西望。

        沈淮二话不说,拉了成怡,从扶梯口就折身往左侧的过道走去。

        朱自强猜到沈淮携女友进东方文华商场是为购物,他过来后在一层没有看到沈淮的人,就盯着上二楼的扶梯口。

        东方文华商厦裙楼主要是做高端百货,再往上则豪华酒店加办公楼,地下一层的自选商场相对平民一些。

        朱自强哪里想到沈淮带成怡进东方文华只是为了添置一些生活用品?

        朱自强没有堵对扶梯口,但也看到沈淮从负一楼上来的扶梯口折身往左侧走。

        朱自强明知道沈淮是要避开他,也正因为知道沈淮不见想他,既不敢大声招呼,也不敢追上去纠缠,怕真把沈淮惹厌烦了更没有好果子吃,站起来急得不知所措,看身边的孙娟更是烦躁,瞪眼训斥道:“瞧你做的鸡|巴破事!要是害老子把这单买卖搞砸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孙娟心里既是委屈又是畏惧,完全没有在宜和二楼里的气势凌厉,怯懦的说道:“这个沈县长跟伍浩关系熟,要么我去找伍浩说说?”

        朱自强想想也是,心想伍浩这个瘪三看着没什么出息,骨头却硬,他便是去求这小子居中转圜未必会有用,这事还得让孙娟去做,点点头,说道:“你去找伍浩吧,机灵点,不要整些鸡|巴破事出来!这个姓沈的,看他穿衣不咋的,像是骗小姑娘的小白脸,这是有些当官的臭毛病,他人却是真正的财神爷,谁得罪他就是跟钱过不去?!?br />
        ******************

        沈淮与成怡提着满兜的生活用品回省人行的宿舍,接着收拾房间。

        收拾好,离晚上到小姑家吃饭还早,又不能在宿舍里干耗着,沈淮便打算开车载成怡在市里晃荡,熟悉一下徐城的环境。

        他们下楼开车刚要出省人行宿舍区的院子,就看到伍浩带着女友站在门岗那边,跟门卫说着什么话。

        “小伍老师在这里有熟人???”沈淮停下车,打开车窗问道。

        伍浩脸皮还是不够厚,尴尬的咧了一下嘴,说道:“远远看到沈县长您进了这院子,想顺道过来拜访一下,门卫这边不放我们进去……”

        伍浩进党校工作,这两三年主要做的就是生活辅导员之类的工作,确实能更密切的跟进党校进修的党政官员接触。

        起初他也认为这是他的机会,再碰过几次钉子后,他才认识到这个世界的冷酷跟无情。

        到沈淮这一期县干部,伍浩除了保持正常的工作上的接触外,就不再有什么幻想,认为这些进修学员对他的热情跟亲切在进修结束之后还会一直保持下去。

        伍浩不认为宜和二楼的相见,沈淮真的就有多少热情,无非是认识的人点头招呼一声;他也不认为他专程跑过来就会受待见。

        只是他跟孙丽的关系要维持下去,也不能把跟孙丽她姐跟朱自强的关系硬给拗坏了,只能硬着头皮走一趟。

        “成怡今天才到搬过来住,门卫也不大认识她,”沈淮笑着招手伍浩跟他女友坐他的车,说道,“你们上车再说,咱们不要堵人家的大门口?!?br />
        伍浩与女友上车来,沈淮转回头,看坐在后车厢的他们:“你们去哪里,我送你们过去?”

        “下午没事做,就跟孙丽出来瞎走走,看到沈县长您,就想着过来拜访一下?!蔽楹扑档?。

        “我们下午也闲着没事做瞎走走,”沈淮哈哈一笑,说道,“那得,你们跟我们一起走……”

        “中午在宜和,孙丽她姐脾气有些冲,说了些难听的话,冒犯了沈县长您……”伍浩说道。

        “哦,你为这事过来啊,我说多大的事呢,”沈淮笑着说道,“冲我说话难听的人多着呢,我还能小心眼都记在心里啊。你跟我说话,也没‘您’、‘您’的了,我们俩年纪差不多大吧,我过年二十八,小伍老师你呢?”

        “我过年也二十八?!蔽楹扑档?。

        “得,那我们都直呼大名吧?!鄙蚧此档?。

        “孙丽她姐夫……”伍浩提到朱自强,这是他硬着头皮过来的主要意图,不能不提。

        “那男人是孙丽她姐夫啊,看着有四十多了吧?”成怡转回头问道。

        伍浩尴尬的说道:“孙丽她姐之前在大成媒业工作,认识朱自强,然后就结婚了……”

        “朱自强的事,不是我看不起他。梅钢近期要清理焦煤的供应商,大成煤业会给清理出去。我不想跟他接触,也是避免以后见面难堪?!鄙蚧此档?。

        “啊……”伍浩也是不情愿给朱自强,但没想到见到沈淮会是这么结果,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着这事说到底跟他也没有什么关系,真要让朱自强活得滋润,他跟孙丽的关系只会更艰难,便索性不说什么为好。

        “你在党校??戏⒈淼牧狡恼?,写得不错,我昨天跟秦大伟还说起你呢……”沈淮见伍浩陷入沉默,笑着找话题跟他说话。

        “我半个月前还骑车跟秦处长错身经过,停下来聊了两句,”伍浩说道,“??哪橇狡恼?,我也就闲着没事,找些资料抄抄写写,远不比沈县长您文章写得有深度……”

        沈淮说是要彼此直呼大名,伍浩可不觉得真就能直呼沈淮的大名。

        “……”沈淮刚要回头说什么,手机响了起来,见是李谷的电话,摸出耳机让成怡帮着插进去,将耳机塞耳朵里,从后视镜里看到伍浩示意他们要下车告辞不妨碍他接电话,他摇了摇头,跟伍浩说道:“不是什么要紧的电话,没事?!?br />
        沈淮也疑惑李谷这时候会有什么事情找他,接通电话问道:“李书记怎么这时候想起我来了?”

        “淮煤的孙浮敬说你今天人还在徐城……”李谷在电话里说道。

        “嗯,成怡今天到徐城,帮她收拾屋子?!鄙蚧春裱瘴蕹艿乃档?。

        “是吗?那晚上我请你们俩吃饭?!崩罟人档?。

        “今天晚上有饭局了,我小姑那边的晚饭,我不敢推掉,今天就不劳烦李书记你破费了;改天吧?!鄙蚧此档?。

        “那就请你们俩喝下午茶吧……”李谷坚持说道。

        “……”沈淮倒有些明白李谷为何坚持要见他,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伍浩,跟电话那头的李谷说道,“我跟省委党校的小伍老师还有省外经贸委秦大伟秦处长在一起呢。对,小伍老师就是伍浩。行,我们过会儿就过去……”

        挂断电话,沈淮又赶着呼秦大伟,等他打电话过来,笑着跟伍浩说道:“刚刚才是省属国企工委书记李谷的电话,可能是孙丽她姐夫打电话跟淮煤的孙浮敬说了我在徐城。孙浮敬跟李谷在一起,李谷这就要约我们过去喝下午茶。秦处长的事,不要说破了……”

        省委书记田家庚兼任省委党校校长,伍浩对田家庚的大秘李谷自然不会陌生,没有想到李谷还能对他有印象。

        淮煤集团老总孙浮敬是副厅级国企老总,李谷现在是分管省属国企党组工作的工委书记,正厅级干部,都是淮海省官场上显赫的人物。

        沈淮在党校进修期间,跟秦大伟同宿舍住了三个月,关系密切,拉秦大伟过去凑场子,伍浩能理解,不明白沈淮为何把他也算上。

        当然,能有这种机会,伍浩也不会傻乎乎的拒绝,只是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过会儿秦大伟打电话过来,他跟杨林在一起研究新浦炼化的事情。不打扰杨林的思路,沈淮让秦大伟他直接打车到省迎宾馆门口汇合。

        *******************

        李谷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看着北面园子里的疏斜横卧的几株老梅正吐米粒大小的花蕊。

        他一直都犹豫着要不要单独约见沈淮。

        下午他跟淮煤集团总经理兼党组书记孙浮敬碰面谈淮煤当前工作遇到的问题,孙浮敬接到电话得知沈淮人在徐城,他才下定决心,还是先接触一下再说。

        一百六十万吨、总值逾十亿的焦炭大单,拿下来就能叫淮煤集团一举摆脱当前的经营困境。

        当然,梅钢的焦炭大单,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签署的。

        无论哪家煤企一旦跟梅钢签署长期供货协议,就要进行相应的产能扩张,一百多万吨焦吨的运输以及存储,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没有半年时间做不好准备工作。

        新浦钢厂计划九个月正式投产运营,也就是说,淮煤想拿到梅钢的订单,就得在三月份之前跟梅钢签署供货协议,不然就彻底没戏。

        当然了,淮能集团虽然进军煤炭开发,但筹备工作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也没有办法现在就向梅钢供给焦炭或焦煤。

        上回到新浦考察时,沈淮提到供货的问题,但之后梅钢那边就没有半点反应,而孙浮敬得到的消息,梅钢倒是跟冀省的几家煤业接触密切,很可能焦炭原料的供给都从冀省采购走海路运抵新浦港。

        虽说梅钢系所属的地方国资投融平台梅溪开发投资集团,与淮煤一起参与徐东铁路的改造工程,徐东铁路改造及新浦港开发,最终都有利于淮煤的煤炭物资从新浦港出海,但整个淮煤东出项目,并不跟梅钢的焦炭采购捆绑。

        即使淮煤愿意出资参与徐东铁路东延线的建设,但梅钢那边不领情,中断淮煤在焦炭采购上的联系,孙浮敬也没有辙,眼下也只有救助省里出面搓合,看有没有挽回的可能。

        (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