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大炼化(三)

    第六百二十一章  大炼化(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上市公司向众信增发用于收购众信所持梅钢一厂、二厂股权的股票,锁定期长达二十四个月。

        在锁定期间,这部分股票是禁止在证券市场公开减持的,但可以通过股权交易的形式,将部分或全部的股票转让给其他投资机构接手。

        孙亚琳想要转让这部分增发股票套现,为新浦炼化项目筹备启动资金,这时候就要开始寻找愿意接手的机构。

        次日,沈淮先把在徐城的宋鸿军、汪康乔、钱文慧、邵征等人召集起来商议此事。

        宋鸿军他们都觉得孙亚琳此时打包转让众信所持的增发股太亏。

        国内股市在沉寂之后,九六年开始大幅上扬,上证指数从年初的六百点,到年底激增到一千三百余点,两市日交易额一年内连跨一百亿、二百亿、三百亿三道大关。

        在当前证券市场背景下,国内上市钢铁企业市盈率一度上扬到16倍之高。

        梅钢集团九六年全年净盈利超过五亿,其中归属梅钢一厂、二厂的净盈利为三亿八千万。

        以16倍的市盈率计算,梅钢将划入上市公司的资产市值理论上能达到六十亿之巨。

        当然了,徐城市地方证券机构以及证监部门,都不可能接受梅钢一厂、二厂这么高的市值评估。最终谈判的结果,梅钢一厂、二厂的市值评估只计算了二十六亿多些,计算市盈率都不到7倍。

        这也是要为上市公司在重新开盘交易的股价上扬,留下了充分的想象空间;也是徐城市地方证券机构还愿意拿出三亿多现金参与增发、积极推动借壳重组的关键性因素。

        即使增发股票会有长达二十四个月的锁定期,但只要把这台增发重组的戏唱美了,徐城市地方证券机构之前所持有的上市公司的流通股票就会进一步的大幅增值,达到每股六元的高位都是轻松的事情。

        众信所持的增发流通股有二十四个月的锁定期,这时候就要整体转售,打个五折,能以每股三元的价格转出去,就要谢天谢地了。而且国内证券投资商投机氛围浓重,大半不会愿意接手这么长锁定期的股票,还只能从海外寻找买家。

        好在众信就是外资股,这也为外资进入国内的证券市场提供了一个迂回通道。不过外资想直接进入国内证券市场,审批程序会异常的复杂。

        九三年海丰与长青集团联手,也只获批两千万美元的额度而已。

        当然了,要是孙亚琳纯粹是套现也没有什么。

        众信此前往梅钢一厂、二厂总计投入两千万美元的资金,几乎都是孙亚琳个人的资产。即使沈山提供给众信的一千万美元债券融资,孙亚琳也是个人的名义承接下来。

        即使众信把手里的增发股都清空,还将通过梅钢集团对上市公司间接持有约四千万股的权益,孙亚琳个人套现五个亿的资金,几乎就是这三年投资的净回报。

        即使不能在最高点套现,能套出五亿的投资回报,也可能证明这三年来对梅钢的产业股权投资是何等的成功。

        只是孙亚琳将五亿资金套出来,又将孤注一掷的投入新浦炼化项目的启动中去,其大胆泼辣还是吓宋鸿军一大跳。

        “你就这么信任沈淮啊,不怕他一下子把你坑惨了?”宋鸿军问道。

        沈淮踢了宋鸿军坐的椅子一脚,问道:“怎么说话的?什么叫坑惨了,把你拉来投资梅钢,有坑惨你吗?你当初胆子再大点,步伐再大点,这时候需要看孙亚琳的脸色吗?”

        大家都笑了起来。

        宋鸿军虽然也有参与梅钢二厂的投资,虽说当时他能调动的资金比孙亚琳要多,但动作要比当时豁出去的孙亚琳要保守许多,以致最终他在梅钢一厂、二厂所占的权益,仅有孙亚琳的三分之一左右。

        这次重组增发成功后,宋鸿军个人名下的资产也将增涨到五个亿,在国内的富豪圈里,也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一样的人物,不过给孙亚琳一下子超了过来。

        孙亚琳这几天也经常拿这事刺激宋鸿军。

        宋鸿军摇头说道:“这婆娘做事那狠劲,学不来,也不敢学。再说了,她输得干净,她老子还有亿万家产等着她继承,我找谁哭去?”

        “怎么,你又想缩头了?”孙亚琳挑衅的问道,“你好歹也掏两个亿出来吧,不要过两年跟我跟前彻底抬不起头来?!?br />
        “现在香港对内地的炼化产业实在是不看好,我估计啊,鸿基这边顶天能先凑一个亿出来?!彼魏杈僭趺词芗?,就是不松口。

        “行啊,新浦那边什么时候启动炼化项目,你这一个亿就要准备好啊……”沈淮说道。

        之前众信、鸿投计划参与新浦炼化项目的投资,是以产业股权投资基金的形式参与。

        在这种股权基金里,孙亚琳、宋鸿军只要拿20%的自有资金投入进去,其他的份额都从香港、巴黎、华商圈内募集资金共同投资。

        这样形式的投资,对孙亚琳、宋鸿军他们来说,个人承当的风险可控。

        就算参与项目的投资总额达到两个亿,宋鸿军个人投入的资金也就四千万,亏干净了他个人也就贴四千万进去;而一旦投资有高回报,他们还能获得额外的管理分红。

        现在香港、伦敦、巴黎的华商圈,都畏惧内炼化产业投资存在的高风险,不愿意进??;宋鸿军要是还答应两个亿的投入,那就要他个人出大头了,风险会激增。

        宋鸿军跟孙亚琳,他的身家是这些年辛苦拼搏出来,这时候能答应拿一个亿出来参与项目启动,沈淮也没有什么不满足。

        ********************

        借壳重组还有最后的审批程序要走,钱文慧会代表梅钢率人进驻徐城炼油。

        除了要防备徐城市这边可能会有人不安分,搞些资产转移的小动作外,渚南炼化基地的建设筹备工作也立即开展起来,设计方案定稿、招标方案洽谈,都可以先进行,争取春节后借壳重组方案过审,就迅速启动渚南炼化基地的建设工作。

        江康升等人上午就离开徐城,沈淮与孙亚琳还要去跟姚荣华见面,一起吃午饭。

        姚荣华那边确实没有什么好消息,业信银行不收缩在东华的信贷投放,已经是省行力争的结果,但短时间内也没有再大幅增加的可能;而之前的新浦产业信托计划也铁定会流产,没有实施的可能。

        “国务院出台政策,要求部分地级城市在城市信用社的基础上组建城市商业银行,同时停止新的城市信用社审批工作,”姚荣华对新浦下一步的融资工作也提出他的建议,“东华城信社积累了大量的不良信贷,从银行业来说,是劣质资产,但这也是东华地方上唯一能掌握的区域商业银行的金融牌照。随着东华经济的发展,东华城商行还是有很大发展潜力的……”

        “城信社积累下来一屁股烂债,也没有人愿意去接这个烂盘子,”沈淮呶呶嘴,苦笑道,“不过要组建城商行的话,你能把张力升让给我?”

        “业信这边短时间再直接坚持新浦建设,有难度。不过梅钢要在东华重振城商行,业信可能适当参与,只要持股不超过30%,最好能控制20%左右,较为合适,我还是能做主的。张力升那边,就要你去做他的工作了?!币θ倩Φ?。

        沈淮笑了起来,说道:“你这边也不是没有好消息……”

        现在东华城市信用联社总放贷盘子也就五六个亿,就算这么多放出去的信贷都烂掉,就算只为了东华那唯一一张金融牌照也值得争一争的。

        不过商业银行的整顿跟管理,需要业信银行给予人力上的支持才有可能。

        姚荣华同意放张力升过来,还将推动业信银行参与东华城市商业银行的组建,这也是极有力的支持。

        “我这次回燕京开会,沈老爷子也特地从巴黎飞过来了,”姚荣华说道,“坐了那么久的飞机,沈老爷子精神还好,只可惜在国内停留的太短,不然就能到梅溪看看去了……”

        沈淮沉默的点点头,要不是梅钢这边形势险恶,外公沈山也不可能这么大年纪还从巴黎跑出来。不能在国内停留太长的时间,也是因为身体不适。

        外公沈山虽然彻底退休,但作为长青集团代表参与业信银行创始的元老之一,也多年担任总行监事等重要职务,在业信银行内部的影响力并不容忽视。

        姚荣华早年居法期间,就在长青集团参股的金融机构,也是外公沈山推荐进业信银行了。

        沈淮有时候也不禁感慨,之前的“他”再众叛亲离,背后还是有那么多为他牵肠挂肚的人。

        从姚荣华那边回来,沈淮就立即打电话跟熊文斌联系,谈城市商业银行的事情。

        之前东华的城市信用联社主要是由市属国资企业出资组建,早前的市钢、天生港电厂名义上都是城市信用联社的大股东。市钢重组、天生港电厂由淮能接手,其对城市信用联社的持股也剥离出来,由市里接管。

        沈淮跟熊文斌商议,其他市属企业的改制,梅钢系都可以作最大的让步,但要坚持市里及市属国资企业对城市用联社的股权,都能由东华京投接手,然而再联合业信银行、梅钢系企业一起注资,组建东华城市商业银行;不管之前的烂账,先把东华地方这唯一的一张金融牌照掌握在手里再说。

        官场之风流人生:

        第六百二十一章大炼化(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