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一十七章 路遇

    第六百一十七章 路遇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周裕与宋彤开车先走,沈淮坐车里给小姑打电话。

        宋文慧倒也不是就强烈反对宋彤跟周知白交往,而是担忧宋彤的“不成熟”,会给当前在刀锋上跳舞的梅钢系带来额外不稳定的因素,接到沈淮的电话,沉吟片刻,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下回来,跟周炎斌见一次面,你说让谁当介绍人合适……”

        听着小姑认可宋彤跟周知白的关系后就想直接找周家长辈开始谈婚论嫁的步骤,沈淮头痛不已,咧着嘴问道:“会不会太急了?”

        “这有什么急的?”宋文慧她们这个年纪的人,可不会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劲的,在她们看来,男女双方把关系确定下来而不着手谈婚论嫁的步骤才是不正常的,而且即使是自由恋爱,照着老规矩,还是要找两个介绍人充当媒人角色,“宋彤过年都二十六了,那个周知白有三十二了吧?”

        “对,对,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交往都是耍流氓……”沈淮知道在这种事情上说服不了小姑,心想此时的周家长辈多半跟小姑一个心思,让他们凑一起商量去,他不掺合这事。

        接着就听见宋鸿军在电话那头笑着接过话茬:“咱家宋彤绝不能给人家随随便便的耍流氓了!”他们还在回徐城的路上,不过宋鸿军接话茬的下场就挨一顿敲。

        “你跟鸿军的事情,不要以为能缓一下。你跟成怡都交往两年多了吧,该有了动静。人家成怡跟宋彤是同年的,过年也二十六了,你这么拖着人家,不是耍流氓了?”宋文慧在电话对沈淮还是穷追不舍。

        “好,好,我回头就找成怡商议结婚的事情?!鄙蚧凑屑懿蛔?,只能告退求饶。

        “你这话是唬鬼,结婚的事情只要你点头,不用你来操心!”宋文慧说道。

        “现在去说这个事,不是找不痛快吗?”沈淮说道。

        “你也知道啊。你要是早把生米煮成熟饭,事情有现在这么麻烦吗?”宋文慧在电话责怪道。

        “好,好,我回头专心研究生米怎么煮成熟饭这事,下回保证不让小姑你失望?!鄙蚧此档?。

        “你现在也是县长了,说话不要老没有正形;跟鸿军似的,一辈子都没有个大出息?!彼挝幕鬯档?。

        “又挨着我什么事了?”宋鸿军在电话那头抱屈的说道,“沈淮骗小姑娘有的是手段,只要沈淮能把成怡骗得团团转,成文光、刘雪梅想反悔都来不及。你看看宋彤,铁心跟着人家,夜奔的桥段都出演了,小姨你能做得了主?”

        听着小姑在电话那头又骂宋鸿军,沈淮就不再掺合进去挨骂,赶紧挂了电话。

        沈淮刚要发动车回去,有两部轿车从收费站出来,车速较快。

        戚靖瑶跟个三十岁出头的男子坐在第二部奥迪车的后座;错身而过之际,彼此隔着车窗对望,那男子脸形跟胡总理颇为相肖,沈淮心想他就是胡林吧?

        胡林藏身幕后控制的天益集团通过资华实业,控制高家的万虎集团,参与宝和集团的船舶项目,又在西陂闸产业规划区圈地搞医药产业园,两个项目涉及的投资总额高达三十亿。胡林再大的谱,也不可能对这两个项目不重视,他出现在东华再是正常不过,只是不为人所知而已。

        沈淮此前也没有得到胡林到东华的消息,这也是彼此第一次见面。

        两部车在前面停下来,沈淮也不会胆怯什么,缓缓将车开过去。

        胡林见沈淮停车过来,也打开车门,下车伸手道:“我是胡林,想必你听说过我?!?br />
        沈淮瞥眼见戚靖瑶以及坐在副驾驶位上不动的戴毅一眼,胡林的随行人员都坐前辆车里,面孔都很陌生,他与胡林握手,说道:“我是沈淮,想必戚部长、戴总跟你说过我……”

        “可不单靖瑶、戴毅提过你,徐城炼油一事惊得到处都鸡飞狗跳,你如今的名气可不比我小?!焙至沧彭?,目光落在沈淮的脸,似乎想从沈淮的脸上挖出什么隐密来。

        徐城炼油除了徐城市之外,也就股市圈子里会比较关注,但如果徐城炼油一事经刘建国等人传到京城公子圈里,沈淮也能猜测绝对不会有他的什么好名声;没想到刘建国他们的动作还挺快的。

        胡林暗夹讥讽的话,他听来也是一笑,说道:“梅钢吃下徐城炼油是有些难看,实不如天益在资华实业上稳扎稳打的手段漂亮。戚部长在东华的手段也很漂亮,得空我会虚心请教的……”

        车门打开着,戚靖瑶虽然没有动,但也能跟沈淮打到照面,听沈淮提及组建新传媒集团的事,不动声色,也不应声。

        接下来就没有再谈什么,告别,沈淮坐回车就先行离开。

        *****************

        “我在国外窝了两年,没想到国内的变化真快,”胡林坐进车里,抱着头轻声感慨道,“以前烂泥一样的货色,如今也都能扑腾出些浪花来了?!?br />
        听胡林这么说,戚靖瑶知道他对沈淮还是心存轻视。

        “这小子搞了一个淮煤东出的概念,乍听上去还是挺吓唬人的。这事要是叫他们干成了,淮能集团经徐东铁路往淮西煤炭资源延伸,集煤电、铁路、港口、航运一条线,都几乎不容其他人插手,这想想都叫人害怕。没想到啊,这饭还没有煮熟呢,他们自己就先狗咬狗的打起来了,”戴毅带着些许不屑及幸灾乐祸的笑道,“看来这小子的格局也就那样了,戚部长,你说呢?”

        戚靖瑶透过车前窗,看着在夜色里急驰而去的黑色桑塔纳,对戴毅的问题只是轻轻一笑,说道:“戴总看问题的目光总是极准的……”

        她倒不是需要敷衍戴毅,而是胡林的性子比较霸道,戚靖瑶知道这时候跟他说什么应该更重视沈淮的话,只会惹得他不快,甚至可能引起他不必要的猜疑。

        多说无益,不如不说,只是戚靖瑶心里远没有胡林、戴毅那么乐观。

        宋乔生南下视察东电的党建及人才培养工作,为徐东铁路改造及淮煤东出项目造势,而之前一直都在股市里翻腾的刘建国出现在徐城接待宴会上,本身就很耐人寻味。

        当然了,沈淮不公开掀桌子将徐城炼油的事情捅出来,外人对刘建国出现在徐城的动机只能是猜测,而难以肯定。

        沈淮掀桌子,将徐城炼油的消息公开之后,外人也就基本能肯定刘建国出现在徐城,是有意介入梅钢的借壳上市,而且这事是得到宋乔生、戴成国等人的默许或者说是首肯。

        沈淮在省政府招待宾馆的休息大厅里,当着三四十人的面,公开披露出梅钢会经徐城炼油借壳上市的消息,刺激外围资金涌进、股价上涨,说白了就是阻止长丰、合元证券介入梅钢借壳上市的事情里来。

        表面上是沈淮拒绝在梅钢借壳上市的事情,跟刘建国等人合作,而背后更直接的因素就是,沈淮不惜翻脸掀桌子,也不容许有宋乔生、戴成国在幕后有渗透控制梅钢的半点可能。

        胳膊拧不过大腿,不会有人认为沈淮此时跟宋乔生、戴成国翻脸有半点赢面,

        但是两年前沈淮与谭启平斗得势不两立、寸步不让,那时又有谁认为沈淮会有半点赢面?

        此次宋系公开内讧,看上去沈淮表现得极不理智,后期会遭至宋乔生、戴成国等人严厉的限制,绝对的得不偿失,然而细想下来,情况未必就真如表面那么简单。

        淮能集团得宋系支持大举参与徐东铁路改造及淮煤资源开发,实力及影响力以及对淮海省经济的渗透程度,都会大幅激增,两三年间资产规模膨胀到百亿以上,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以往,淮能集团与梅钢两大集团是支撑梅钢系的双子星,沈淮的每一步动作,几乎都有淮能集团的影子相随。

        沈淮这次公开对宋乔生呲牙,唯一短时间内不会伤害到梅钢,但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他对淮能集团的影响力及渗透力从此会受到严厉的限制。

        淮能集团是电力部全资控股的国资企业,掌握最大话语权的不是宋文慧,也不是东电的哪个人物,而是背后电力部的大老板戴成国。

        宋系当然不会立马叫支持沈淮的宋文慧靠边站,但更多宋、戴嫡系亲信进入淮能的管理层,使淮能集团与梅钢实质性的分离,都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这么看来,沈淮这次可以说是绝对的得不偿失、不理智。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沈淮这次表现乖顺,宋乔生真的就会容忍一家资本将迅速膨胀到百亿以上规模的国资企业叫这个亲侄子一手把持,而不加以限制?

        此前,宋乔生对这个亲侄子应该一直都有戒心,或者说打心底就不喜欢这个侄子,即使表面上不能反对,背地里加以限制手段都是不难想象的事情,不然沈淮跟谭启平的矛盾也不可能发展势不两立的地步,不然也不可能有徐城这一出戏演出。

        既然如此,沈淮对宋乔生等人表现得再温顺,也不可能得到更多的帮助跟支持,随着淮能集团的壮大,沈淮对淮能集团的影响力及渗透力注定会大幅给削减,而不断的让步反而有失去梅钢控制权之虞,还不如公开呲牙以示敌意。

        虽然宋乔生、戴成国等人以后有可能会对梅钢的发展加以严厉限制,但其他想看宋乔生、戴成国好戏,希望宋系分裂的人,这时候大概都会有一种梅钢快快发展起来、好跟宋乔生恶斗一场的期待心态吧?

        田家庚、徐沛这么快就对梅钢借壳徐城炼油一事表态支持,无疑也有这种心态性的因素吧?

        虽然更具体的谈判还在进行中,梅钢借此事以较小代价掌握徐城炼油的炼化业务,无疑是确凿无疑的——故而这次事件,对梅钢来说,利弊暂时还难以判断。

        也许在胡林、戴毅看来,沈淮会做事,但不会做人,最终还是不行的,但沈淮真要只是一个光会干事、不会做人的人,梅钢系在东华为什么又表现得有如此强的凝聚力?

        而纪家的纪成熙在冀河港开发中,跟沈淮私下接触较多,甚至在冀河港开发中有所合作,以及崔向东去年为嵛山湖水库一事积极奔波以及这次又联名海军老干部向省里写建议信,推动海防公路建设,他们与沈淮之间难怪只是单纯的利用?

        而宋系另一员大佬成文光会怎么看待此事,是继续支持他女儿跟沈淮结婚,还是这桩婚事从此就无疾而终,更直接关系到未来局面的走向。

        戚靖瑶并不觉得现在就能对沈淮这个人放弃警惕。

        官场之风流人生:

        第六百一十七章路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