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零一章 图谋(三)

    第六百零一章 图谋(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哈哈……”李谷下午不参加宋乔生跟赵秋华的会面,在沈淮、宋鸿军之后就离开酒店回到省委,将刚才的事情汇报给田家庚知道,“田书记你是当时没在现场,没看到那一个精彩?。核吻巧淙豢瓷先フ蚓?,我想他暗地未必就没有将舌头吞下去的心思。沈淮剑指徐城炼油的反应,真得快得不得了……”

        “这浑球,还真是敢在刀锋上瞎走,”田家庚听了李谷详述酒店里发生的一幕,也是哈哈一笑,说道,“有谭启平前车之鉴,宋乔生虽然有些疏忽了,但接下来应该没有给我们看好戏的机会了?!?br />
        “现在宋家有老爷子在上面压着,但宋乔生没有容忍梅钢发展壮大的心胸,摘桃子的手段倒是多,而沈淮又是那操性,现在给他们埋个根,你看吧,他们迟早会打翻桌子,”李谷笑道,“不然叫宋系照当前的轨迹跑下去,有些恐怖啊……”

        田家庚点点头,轻叹一口气,派系之间的残酷竞争是他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宋系有宋华坐镇,虽然在政治局没有席位,但影响力并没有想象那么差。

        贺要退二线,戴成国年龄大了,但宋系另两个正部宋乔生跟成光都才五十岁出头,至少还有十二到十三年的政治生命。

        田家庚都快十了,明年过后再干一任省委书记,要不能入局,也就只能退二线了。就这样,田家庚都给视为计经系的少壮派,可见正省部级官员的年龄层是怎么一个状况了。

        正省部级五十刚出头,现在全国加起来也没有几个,宋系就出了两个,甚至两年前还堪堪让宋乔生担任当时国内最年轻的省委书记,这从另一方面也说明宋系的影响力跟潜力。

        然而宋系存在的诸多弊端有两点最为致命,一是保守姿态有违大势,二是保守姿态造成宋系务虚轻实的现实,使得宋系缺乏足够的凝聚力。

        说实话,宋系在徐东铁路、淮煤开发等项目表现出来的积极姿态,是叫人震惊的。

        除了保守姿态打开之外,最大的变化还在于宋系务虚同时兼重实的变化。

        宋系在务虚那一套就已经很牛|逼了,再叫他们把轻实的弊端彻底的弥补掉,那整个宋系未来的凝聚力、影响力以及发展,只怕是其他派系难以遏制的。

        谭启平、苏唯君、宋炳生所谓宋系在淮海的三架马车,在给沈淮打断一条脚之后,就一蹶不振。谭启平此时的心情可以想象,而且他也再难复出;同时苏唯君的心思也变得难以琢磨,跟宋炳生的交往也变得不那么亲热——可以说宋系在沈谭之争后,在淮海省级层次的影响力一度给削弱到极点。

        但这只是暂时,宋系弃三驾马车之虚,而换东华的梅钢、淮能之实,甚至当时在沈淮与谭启平之间不得不做选择之时,也能是个入死地而后生的妙招。

        到淮煤东出的构想浮出水面,这一妙招的威力就完全发挥出来。

        无论是赵秋华,还是他田家庚,即使不愿意看到宋系势力在淮海再抬头,也没有借口拒绝淮能集团携天量资金涉足徐东铁路改造及淮煤项目。

        他们本来就竖改革、改制的大旗,没有借口拒绝;而一旦要生硬的拒绝,就极可能将地方上的相关利益势力得罪干净。

        势不能违。

        一旦让淮能集团主导淮煤东出这个构想,主导实施徐东铁路改造及淮煤开发,兼之沈淮在东华主导的新浦港大开发,宋系在淮海省的影响力、渗透力,就将通过徐东铁路这条经济命脉一下子铺开来,根基比之前所谓的三驾马车还要深厚得多。

        这时候再将苏唯军这个有些摇摆的棋子,重新拉到宋系的内围,那宋系在淮海省,即使还不具备跟他田家庚为代表的计经系以及以赵秋华为代表的胡系直接分庭抗礼的地位,也不会弱多少。

        按照计经系内部的安排,田家庚他明年要换到更重要的省市担任省委书记,这样才能让他有足够的资历入局。

        田家庚想到他一旦调离淮海,而徐沛还不足以坐上省委副书记顶替赵秋华的位子,计生系又不能另外调派其他大员过来坐镇,计经系在明年过后,在淮海省的影响力,甚至都会让宋系压下去。

        “你把徐城炼油的材料找来给我看一看,然后再跟徐沛联系说一下这事,”田家庚说道,“沈淮挑徐城炼油,未必就忙乱指……”

        “是嘛,”李谷说道,“这个我倒没有细想。省内就家上市公司,我还以为沈淮当时选择徐城炼油是没有余地呢……”

        “也许是我多想,”田家庚说道,“不管怎么说,梅钢真能发展壮大,对发展地方经济是有极大好处的;我们首先还要明白这点?!?br />
        李谷点点头,知道田家庚的意思,有些斗争是不可避免的,但因此而伤及实体,那就得不偿失了。他笑着道:“就算把徐城炼油白送给梅钢,能让沈淮的操性脾气多几分底气,也只会叫宋系内部变得更貌合神离,分散他们在淮海的影响力,其他倒不用担心什么。宋家还有个老爷爷在,宋乔生今天的表现也相当克制……”

        李谷又说道,“徐沛书记那边,我还是直接走一趟吧。徐城市就三家国资上市公司,徐城炼油虽然亏得厉害,但市里争这张壳的企业不在少数,徐城市里也未必就愿意轻易将徐城炼油让出去……”

        田家庚点点头,将徐城炼油白送出去,就算他跟徐沛答应,徐城市其他人也不会答应,但要是徐城市那边开价太高,实际就是给了宋乔生在宋系内部挫击、收拾沈淮的机会,达不到他们离间宋系以及最后分裂宋系的效果。

        **********************

        下午参加会议,又参加多方代表的洽谈,宋慧也是心力憔悴的极点。

        到省政府组织的晚宴开席之前,都没有看到沈淮的身影,宋慧更是一颗心沉到底。秘书有意将手机递过来,她也没有接的心思,大家怨气都陡然积到极点,沈淮不愿意过来赴宴,强把他拉过来又有何意?

        扫眼看戴成国的外甥刘建国站在宴会厅的角落里,与两个脸看着陌生的青年谈笑风生,宋慧也是眉目微蹙,至于二哥宋乔生脸色凝重的样子落在她的眼里,她心里也是怨恚。

        宋慧终究放心不下,没有给沈淮打电话,而是拨给同时没有出现的宋鸿军:

        “你们在哪里?”

        “在淮工大北门的一家小店里,准备吃饭……”

        宋慧不知道沈淮怎么跟宋鸿军跑到淮工大北门的小饭馆去了,问道:“沈淮在你身边?”

        “他跑过去找老板点菜去了?!彼魏杈档?。

        “他心情怎么样?”宋慧问道。

        “还好吧,我没有看出他有什么异常。反正这小子这么干也不是一回了,从之前的谭启平换了大舅而已?!彼魏杈档?。

        “哎,”宋慧除了叹气还能如何,“你也劝劝他……”

        “怎么劝,”提到这个,宋鸿军也是一肚子气,气愤的说道,“当初他们视沈淮为废物,左一个看不起梅钢,右一个看不起梅钢,结果给搞得狼狈不堪,脸都给抽肿了,还怨得了别人?大舅什么心思,我了解,他不就是怕沈淮性子桀骜不驯,怕他不受控制吗?他有这帜思没什么,但他们的动作能不能小点?只要他们动作小点,吃相好看些,梅钢从省证券局撤出上市辅导申请,就是打算给他们占点、吃点的。他们今天什么意思,刘建国凑到徐城谈笑风生,大舅也跟着谈笑风生,这是想给沈淮下马威看吗?桌子给掀翻了,锅给炸了,还能怨到别人头上来?”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宋慧这时候只能劝和,说道,“鸿奇他爸不是始终都没有说话吗?也可能情况没有你跟沈淮想得那么严重……”

        “大舅倒是说话啊,反正沈淮都做好放手一切、出国不再回来的准备了,宋系也不是没有人没给他们逼走过,”宋鸿军说道,“这事我要跟爷爷打电话说叨说叨?!?br />
        “这个电话你不要打,”宋慧说道,“你还嫌乱子不够大???”

        “我也就说说……”宋鸿军说道。

        “算了,我吃过饭就过去找你们?!彼位鬯档?,挂了电话,将手机递给秘书拿着,这时候看到熊斌、郭全走过来,奇怪的是,看熊斌神色颇为镇定,似乎没有怎么受午后事情的影响。

        宋慧奇怪得很,熊斌怎么不担忧?今天真要闹翻脸,梅钢面临的可能是毁灭性的打击,覆巢之下,熊斌这些人是没有完卵的。

        这时候又不便拉熊斌详细,宋慧只能耐着性子,艰难无比的吃完招待晚宴。

        晚宴过后,宋慧就要急着跟熊斌他们退场,走过来想跟二哥打声招呼。

        “你去找沈淮,有些事让他不要多想。他希望梅钢与长丰、合元证券合作,借徐城炼油上市的想法,很好,我是支持的?!彼吻巧醋判∶米吖?,沉着声音说道。

        宋慧点点头,知道在沈淮掀桌子的威胁下,为了大局,二哥也不得不暂时隐忍,但巨大的裂痕一经揭开,就没有办法再弥补了。

        ***************************

        PS:为了PK大赛,第二更来了,另外再求一下月票跟订阅,是不是有些太贪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