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九十九章 图谋(一)

    第五百九十九章 图谋(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月台进入管控,在火车进站后安排宋乔生等人及随同人员先行下车,快速进入接待大厅后,车站才放旅客上下车,以免接站秩序给汹涌的人流冲乱。

        除小姑宋慧等东电高层外,还有华东铁路局党组副书记梁道行等铁道系统官员随行到徐城来,探讨联营改造徐东铁路的可行性。

        在接待大厅里,看到二伯宋乔生对刘建国在场没有丝毫的诧异,沈淮的心是猛的一沉:

        刘建国在燕京搞证券投机,本没有理由出现在徐城,就算在徐城,也没有必要硬往今天的场合里凑——宋乔生对刘建国的出现不感意外,除了说明他暗知道及支持刘建国介入梅钢借壳上市一事,还能说明什么问题?

        沈淮本来无所谓的心情,这一下也给彻底搞坏掉,袖手站在外围,既不往前凑,讪着脸也不吭声说什么话。

        熊斌等人观察力也是锐利,当即也看出蹊跷,但他们在这时又能有什么表示?

        宋鸿军袖着手,往沈淮身边凑过来,鼻腔里轻轻的哼气,压着声音气愤的说道:“也无怪别人看不起宋系了……”

        要是刘建国等人想插手梅钢借壳上市,还可能单纯是为了从牟利。

        虽然吃相谈不上有多好看,沈淮捏着鼻子,让他从壳公司股票上套走几千万甚至上亿的资金,也不会触动梅钢的根本。

        而此时,沈淮却不能再单纯的这么去想了。

        要是刘建国等人先一步大量收购壳公司的股票,在梅钢资产装入壳公司、拉高股价之后,他们不借机撤出,怎么办?

        虽然他们掌握的股权比例不会太高,但也因此有了对梅钢事务的话语权。

        要是他们继而要求梅钢压低股价向他们定向增发,以便他们扩大对梅钢的股权,甚至更进一步要求将梅钢彻底的私有化,他们又有二伯宋乔生的支持,他又该怎么阻拦?

        宋鸿军虽然对企业管理以及大工业发展的细节不是特别的专精,但商场仕途以及派系、家族内的险恶,了解得一点不比别人少,自然不难看出借壳上市一事,要是让刘建国插手,背后实际也可能打开他大舅宋乔生直接插手梅钢的口子。

        宋鸿军也没有想到沈淮将淮能的部分利益让出去还不够,没想到刘建国插手梅钢借壳上市并不单纯是想套走几千万不义之财这么简单。

        沈淮站在外围,目光缓缓的从谢海诚、谢成江、谢芷、宋鸿奇、宋鸿义、刘建国等人脸上扫过去,他知道他二伯宋乔生并不精通证券及财务领域的事,要是他的猜测是真实的,那这条路线是谁替他设计的?

        沈淮又看了他父亲一眼,不知道他知不知情,或者他为了单纯的证明自己是对的,很乐意看到这边栽个大跟头?

        谢芷抬眸扫了沈淮一眼,几乎能感觉他凛冽如霜眼睛里的寒意,侧头看了哥哥成江一眼,哥哥以及鸿奇他们却似乎未察觉沈淮等人的异常,围着鸿奇他爸谈笑风生。

        在沈淮眼神扫来之际,谢芷下意识的偏过头,避开跟沈淮对视。

        按说她最看不得沈淮能好,最希望看到有人能收拾这杂碎,但在宋系资源在大幅度往淮能集团、往淮海省融合之际,内部又实际割裂出一道大鸿沟,却她此时的心思又复杂起来。

        谢芷看了小姑宋慧一眼,宋慧脸上似乎没有什么异常,不知道她是镇定工夫好,还是暂时没有看透细情。

        **********************

        在接待大厅进行礼节性的寒暄之后,众人就乘车赶往省政府招待宾馆云梦泽大酒店下榻用餐。

        下午会安排与省长赵秋华先行会谈,明天上午举行淮能集团总部迁址典礼,与省委书记田家庚以及徐城市委书记、省常委徐沛等人的会晤会安排在明天下午。

        虽说真正的商谈还将由宋慧牵头,召集淮东省铁路分局、梅钢系等有意向参与徐东铁路改造工程的机构代表进行,宋乔生、梁道行等人与赵秋华、田家庚、徐沛的会晤,象征性意义更大一些,但这么大、涉及面这么复杂的超级项目,没有宋乔生、梁道行、赵秋华、田家庚等人在上面加以推动,很难把下面沉寂的水潭给搅动起来。

        初步的意见早已经交流过了,省里也明确指定省国投集团与省属淮煤集团两家机构,具体负责参与徐东铁路改造工程及淮西煤炭资源整合开发项目。

        沈淮也只是今天出席接待午宴,东华地方具体跟进此事,将参与洽谈的,也是熊斌跟郭全二人。

        目前梅钢系控制的三家地方国资融投平台,新浦开发集团、京投集团承担大量的基础任务,财务压力很大,梅溪新区的产业规模日趋庞大、成熟,使得梅溪开发集团每年分得大量的红利。

        一旦徐东铁路改造进入实施阶段,除了新区基建投入外,梅溪开发集团在财务上还有余裕能力来承接大量的铁路债券融资。

        郭全是梅溪开发集团的负责人,也是此次代表梅钢系具体跟进此事的代表;熊斌作为常务副市长兼唐闸区委书记,作为分管领导,自然是东华地方跟进此事的代表。

        这是早就定好的分工。

        在车站猜测到二伯宋乔生一系有可能想谋划梅钢之后,沈淮心情就跌落到谷底,勉强陪同吃过午宴,实在是无意再参加下午跟省长赵秋华的会谈。

        沈淮给别人找到借题发挥数落的机会,在宴后的休息厅里,他给宋鸿军使了一个眼色。

        鸿基作为港资企业,这次不参与徐东铁路改造及淮西煤炭开发项目,只是宋鸿军作为宋乔生的外甥、宋慧的侄子,作为明天上午参加淮能集团总部迁址的贵宾到徐城来,本来没有计划要参加下午的会谈。

        得沈淮眼色,宋鸿军心领神会,站起来就告辞离开。

        只是没等沈淮跟着开溜,陪宋乔生、宋慧、宋炳生、梁道行、熊斌等人谈话的李谷看过来,喊住他:

        “梅钢月初向省证监局提交上市辅导申请,但上个月底又撤消了申请——田书记一直在关心省内企业上市融资的事情,知道这事后,让我当面问一问你是怎么回事?”

        李谷这么突兀的一问,顿时将无论是不知情或者心怀叵测的所有人注意力都吸收了过去。

        沈淮欠着身子将要站起来,当下也僵在那里不动,看着像是在思虑怎么回答李谷的问题。

        国内企业上市,为了帮忙企业在各项制度及管理上达到上市发行股票的要求,省一级的证券主管部门会对申请企业有一个较长的上市辅导监管程序。

        很多企业,甚至要经过多次上市辅导,才能达到上市要求。

        梅钢目前主要是在盈利年限等死规定上达不到上市的条件,但沈淮早就想着将上市辅导及保荐的工作先做起来,除了进一步加强跟规范梅钢的公司治理外,也为了方便到条件成熟时能一次性就完成上市发行。

        因此,早在月上旬梅钢就准备了材料,向省证监局提交了上市辅导的申请。要是年底能通过省证监局的申请合议,从明年初开始上市辅导及保荐工作,到明年下半年就可以正式着手上市运作了。

        刘建国等人的横生枝节,是沈淮事前没有预料的。

        十一月上旬,他在燕京,也没有办法揣测戴、贺等人的意图,故而回来从省证监局撤回上市辅导的申请以做两手准备:

        一是梅钢彻底放弃上市,也借此堵住刘建国他们的口实;

        要是跟刘建国他们有商量的余地,要是刘建国他们不太贪心,即使叫刘建国他们从渔获几千万,梅钢能借壳上市,也是好的。

        沈淮当初猜测戴、贺二人有从牟利、赚些养老金的意图,却独独漏掉他二伯宋乔生更有可能朝他们暗张开血盆大口——今天沈淮也是确实有些狼狈跟措手不及。

        沈淮同时也没有想到,李谷会选择这时将梅钢撤消上市辅导申请的事情直接捅开,逼他就此公开表态。

        沈淮不知道李谷是看出什么,想直接在宋系的心脏上插一刀,推动宋系的分裂,还是说他有其他什么用意……

        虽然沈淮对李谷的能力颇为欣赏,相信李谷也不会低估这边,但毕竟两者同属两系,李谷看出些什么,直接在宋系的心脏上插一刀,实在怨不得别人什么,苍蝇不会叮无缝的蛋。

        沈淮的脑子疯狂的运转起来,想着要怎样回答李谷,才会叫二伯宋乔生他们也能满意,又不能叫他们抓住向梅钢渗透的口实……

        宋慧、宋鸿军、熊斌等人也都看向沈淮,众目睽睽之下,沈淮万一说错话,叫宋乔生抓住口实,日后都没有否认的可能。

        谢芷也看着沈淮的脸,见他的脸色阴阳不定,倒是想看他怎么回答李谷的问题,他会直接赌一把,彻底放弃梅钢上市的可能吗?

        沈淮坐直腰背,笑了起来,跟李谷说道:“李主任,你真是不厚道,这时候将我的军——我本来还想到明天跟田书记、徐书记说这事,你这是让我一点埋伏都不好打啊?!?br />
        李谷哈哈一笑,说道:“我就是随口一问,但你这么说,确是把我的好奇心给勾起来了。你到底有什么计划?今天说跟明天说,应该没有什么区别,不必让我们煎熬一夜吧?!?br />
        “梅钢上市条件不成熟,真要达到上市条件,怕拖到后年也未必能通过证监会的审批。我们考虑了许久,最后决定撤回上市辅导的申请,”沈淮笑道,“我想着明天跟田书记、徐书记提啊,我希望徐城市能让徐城炼油厂的壳借给梅钢,这个非要田书记、徐沛书记点头才行啊……”

        沈淮此言一出,谢海诚、谢成江父子以及刘建国等人都面面相觑,没想到沈淮会这么狠:

        借壳一事,想牟利从来都是机密为先,这样才方便资金悄悄在股价的底谷吸筹。

        这边还没有动作,沈淮就将消息公开放出去,这边稍有吸筹动作,就吸引大量的外围资金疯狂挤入,导致股价急速上升,谁都不要想能吸到多少筹码!

        李谷故作糊涂,问道:“真的???”

        “我还能骗李主茹呀,”沈淮笑着说道,指着谢成江、刘建国,说道,“不然李主任以为成江、建国到徐城来,是做什么的?在借壳上市的事情上,梅钢打算跟长丰、合元证券合作,这事我本打算明天正式跟田书记、徐沛书记汇报的?!?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