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九十六章 纪氏叔侄(二)

    第五百九十六章 纪氏叔侄(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崔永平、纪严新都是位高权重的少壮派,论辈份都要比沈淮大。

        即使在海防公路以及参与新浦港口工程建设上,纪严新有求于这边,沈淮也没有指望崔、纪两人能抹下脸面应酬于他。

        见事情谈得差不多,沈淮就告辞离开,随后打电话给王卫成,叫他整理两份关于海防公路及新浦港的详细材料,分别寄给崔永平、纪严新二人。

        沈淮坐夜里九点钟的火车返回徐城,陈兵让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帮他订的火车票,看到车次叫他又想起那个叫陈美红的列车员,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这趟列车上工作。

        上火车之前,还要把成怡借他的围巾还回去,沈淮开车与宋鸿军汇合后,就赶到市委家属大院,接成怡出来吃饭。

        临上车沈淮递给成怡一条他抽空到商场新买的围巾,说道:“昨天给顾子强他们拉出去吃火锅了,身上都是火锅跟烟味,你借我的围巾也给毁了;原样的我也赔不起,你就将究些收下这条吧?”

        成怡接过围巾围脖子上,洋红色配她穿的浅咖啡色外套,又衬她娇嫩的肌肤,说道:“眼光不错啊,有没有找哪个女孩子帮你当参谋来了?”

        “讨好女孩子的手段,我知道的比你想象要丰富,还需要谁当参谋???”沈淮笑着说道。

        手机响了起来,接通是纪成熙打过来的电话,沈淮捂着话筒,问成怡:“纪成熙想请我们吃饭,怎么办?我还想把鸿军打发掉,我们俩好过二人时光呢?!?br />
        成怡鼻翼微皱,以示不屑;宋鸿军从仪表盘拿起香烟盒子朝沈淮扔过去,说道:“等会儿还要开车送你去火车,我连顿饭都捞不到,你的良心跑哪里去?”

        “那我打电话给谭珺,不然就我一个女孩子跟你们一起吃饭,肯定会无聊死?!背赦闷鹗只虻缁案番B。

        “听声音,纪成熙好像在小五她爸书店里呢,我们直接开车过去就得了……”沈淮说道。

        在崔永平家跟纪严新见面的事,沈淮在车里就跟宋鸿军说了,纪成熙也应该是接到纪严新的电话之后,再约他见面的,即使见面后会谈到徐东铁路的事情,彼此之间也应该不会有太多的尴尬。

        宋鸿军对纪严新的评价也颇高,这时候见纪成熙主动约吃饭,心知纪家至少这叔侄俩不会因为宋系谋划淮煤东出的事情而对这边心怀怨恨,自然也乐意去跟纪成熙见面,要是以后有合作的机会,自然也乐意继续合作。

        **********************

        西寺巷里角就有一家口碑相当不错的私房菜馆,纪成熙本来就打算请他姑夫谭石伟跟谭珺过去吃饭,临时接到小叔纪严新的电话,才知道小叔纪严新跟沈淮见过面,还谈了徐东铁路的事情,就临时约沈淮见面。

        沈淮跟宋鸿军、成怡过来后,也没有另选地方吃饭。谭石伟退休后连文章都不发表,跟小辈交往比较随意,不像纪严新、崔永平那么拘束。

        沈淮下车后,就跟纪成熙、谭石伟打招呼:“我得赶九点钟的火车回徐城,今天是没有办法跟谭老师、纪哥痛快喝酒了……”

        谭珺问成怡:“今天你妈到我们大院里说你将工作定徐城了,这两天就走,你不会今天就走吧?”

        沈淮挠挠额头,没想到成怡她妈还挺会使手段的,想先在外围形成压倒性的舆论优势后再逼成怡就范,看了成怡一眼,不知道她要跟谭珺怎么解决她实际没有去徐城工作的意愿。

        成怡看了沈淮一眼,跟谭珺说道:“我还要再玩两天,再去人行报道……”

        谭石伟跟纪成熙都哈哈一笑,问沈淮:“有计划什么时候结婚吗?”

        “哎呀,我去徐城工作,跟沈淮这浑球可没有什么关系啊,”成怡恨不能立马撇清跟沈淮的关系,伶俐的解释道,“我可没想着这么焦急把自己嫁出去呢。再说了,我真要结婚,也不找沈淮这样的……”

        “说得你多委屈似的,说说我哪点差了?”沈淮说道。

        纪成熙、谭石伟都哈哈一笑,只当沈淮跟成怡的关系已经确定下来,而成怡面嫩不好意思承认罢了。

        纪成熙、谭石伟与宋鸿军先走进包厢,沈淮故意落后面,问成怡:“不是说不愿意去徐城吗,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我想了想你说的话,还是蛮有道理了。除非哪天我找到对的人,直接领了结婚证回来把我妈吓出心脏病来,在那之前,为了避免我妈把我逼出心脏病来,还得再借你当两年的便宜男友,”成怡低眉敛着眸子说道,“不过现在我跟你说好了,不管两年后我有没有找到对的人,都会跟你分手的,你可不要瞎想什么?!?br />
        “便宜男友?”沈淮挤着眉头,说道,“这词怎么听了恁别扭呢?”

        成怡嗤的一笑,没理会沈淮。

        “你们还要继续演戏啊,下午听你妈那么说,我还以为你们假戏真做了呢?”谭珺凑过来问道。

        成怡在燕京能说话的知心人不多,她跟沈淮之间的关系,也没有瞒着谭珺,有时候还要谭珺配合欺骗她家里。

        “跟他假戏真做?那还不得便宜死他,”成怡横了沈淮一眼,又问谭珺,“你愿意跟这浑球假戏真做?”

        谭珺歪着头脑看了沈淮一会儿,又一本正经的摇头说道:“沈淮这两年好像长歪了,看着没以前顺眼,胡子拉茬的;我们学校的帅哥比他顺眼多了?!?br />
        不理会沈淮的呲牙瞪眼,谭珺拉着成怡笑着躲进包厢了。

        ***************

        纪成熙约沈淮见面吃饭,自然也不会是关心沈淮跟成怡之间的儿女情长。

        沈淮要赶九点钟的火车,他就不绕什么圈子,直接将话题点到徐东铁路,说道:“我上午拜访铁道部的柳部长,知道徐东铁路的事情,还真是吓了一跳啊,你们不大吭声,搞的动作真是不小啊……”

        “现在还只是构想,主要也是看到柳副部长上任,支持铁路部门跟地方联合投资铁道建设,才有这样的想法。不过,最终铁道部支不支持徐东铁路线改造,省里支持的力度会达到什么程度,都还没有准数,”沈淮说道,“再个,就算批文拿到了,整条线上百亿的建设资金,也不是一时半会能筹的。三年内工程能上马,七年内能建成,就要谢天谢地了?!?br />
        “姑夫,你说沈淮这是不是还在对我们用缓兵之计???”纪成熙笑着问谭石伟。

        谭石伟笑了笑,说道:“冀省工业布局,传统上就重北而轻南,中间又有京津两大直辖市分势,在资源上,冀南也不及冀北跟京津,故而冀南地区不可能分到太多发展工业的资源。这使得冀河在发展临港工业方面,有着天然的劣势,在南线工程上也就很难聚集外围的资本。在这点上,新浦要比冀河优越得多?;春J「茨芗?,真要下决心去做徐东铁路改造,最终建成,并不见得就比晋煤的南线工程晚啊……”

        谭石伟虽然从燕大退休就不再公开发表文章,但说到对国内经济形势的认识,则绝对是超一流的,对徐东线跟晋南线的优劣势,能看得比寻常人要透得多。

        沈淮也不觉得真能就忽悠住纪成熙或者谭石伟他们,刚才也只是习惯性的将话说得不漏。

        当然了,纪成熙跟谭石伟能看得透更好,这样他们就能认识到徐东线跟晋南线虽然会存在一定的竞争,但这个竞争不会恶性的。

        就算有竞争,晋南线的直接竞争者,也是同处冀省、运力直逼一亿吨的大秦线及围绕在大秦线上的华北铁路局、华北电力、秦皇港等利益集团。

        即使南线工程完成后,有利煤炭资源大量经冀河港的输出,也是有利晋省南部煤炭资源的输出,跟冀省没有多少关系。所以纪成熙到冀河任职后,推动晋煤东出的南线工程,冀省内部的阻力甚至大于推动力。

        东华的产业基础未必就比清河好多少,但发展的条件要优越得多。

        在淮海湾能跟东华有地理位置上直接竞争关系的,是渚江对岸的平江市。

        平江市隶属江东省,这注定东华在淮海省内发展沿海产业没有直接的竞争对手,同时徐东铁路升级之后,哪怕主要是用于煤炭资源的输出,输出的也是淮海省西部的煤炭,故而在徐东铁路的升级上,淮海省内部有着绝对强劲的驱动力。

        此外就是铁路及港口拉动产业发展的前景,也涉及到外围资本参与铁路及港口建设的积极性。

        建设晋南线的直接目的也是保证晋省南部煤炭资源,经冀河港输出;这跟淮能集团推动徐东线升级,促进淮煤经新浦港输出,没有太大的本质区别。

        最大的区别,在于外围资本参与铁路及港口建设的积极性,这也意味着晋南线跟徐东线谁能更多、更快拉到建设资金。

        在产业发展上,清河不要说跟同属渤海湾的京津两地相争了,就跟冀北地区也远不好比发展条件跟基础。使得晋南线除煤电相关产业,还要发展其他沿海产业,有着天然的劣势,很难聚集更多的外围产业资本。

        纪系此时控制的晋南煤业等实体,也因此要独立承担从煤炭开发、铁路、港口建设到火电厂布局乃至航运等所有环节的建设重任。所动用的建设资金可能高达二三百亿,都要纪系内部解决。

        相比较之下,徐东线条件就要优势得多。

        首先淮海省地方不会放弃在徐东线上的利益,会尽可能调动资金参与徐东线的建设。

        其次,在徐东线的末端,梅钢、淮联重工、富士制铁、宝和集团、长青集团以及省钢等在沿海的产业实体,为了降低自身的生产成本、能方便沿铁路线开拓淮豫陕鄂等省腹地市场,也有极大的动力,参与徐东线及新浦等港的建设跟完善。

        只要能克服铁道部门可能存在的阻力,谭石伟判断淮煤东出工程最终可能先于晋煤东出南线工程完成,确实是有很大的可能性。

        当然了,纪成熙在看得这么透的情况下,还愿意大家坐下来交流,沈淮此前的担忧也算是彻底落下。

        或许纪系其他人会对宋系这时候搞淮煤东出有意见,但又有什么?不能因为纪系势大,宋系就畏手畏脚不发展了。

        说到底,在新浦钢厂项目上,沈淮借过纪成熙及晋南线的势,心里总觉得欠人家一份人情,所以担忧纪成熙将徐东线跟晋南线的竞争看得过分重,而使两人日后只能反目成仇。

        倒没有想到纪严新、纪成熙以及谭石伟这些人,心胸要比想象中开阔。相比较之下,刘建国、宋鸿义等一心想梅钢借壳上市期以获利的宋系子弟,则显得要龌龊得多。

        接下来又谈了一些港口建设的事情。

        目前全国沿海吞吐量逾亿吨的大港有八处,不过这八处大港发展历史悠久,利害关系顽固,也形成稳定的利益势力范围,其他人想插手进去,很困难。

        相比较之下,含新浦及梅溪在内的东华港,今年的吞吐量不过两千万吨,只能算是沿海小港口,但发展潜力及前景无疑又是巨大的。

        目前国防军费总量低,近年能开工的军事及战备工程很少,但纪严新等负责的总后工程建筑部,下面的工程队伍要维持、锻炼跟加强,自然也只能参与地方或海外工程建设。

        晋南线未来三五年内的整体投资不会低于二三百亿,徐东线以及新浦等港的建设规模,只会比这个更大。

        纪系正视竞争,而主动参与徐东线及新浦港的建设,姿态无疑要积极得多。

        沈淮不会拒绝,相信小姑宋文慧、二伯宋乔生以及成、戴、贺等人,在这时候也不会拒绝。

        官场之风流人生:

        第五百九十六章纪氏叔侄(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