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八十二章 刹车

    第五百八十二章 刹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沈淮将车停在东方商厦楼前的停车场上,朱仪同宿舍的女孩小尚回了电话,要赶过来汇合一起吃饭。

        怕小尚找不到他们,沈淮就陪朱仪在广场边上等她过来。

        沈淮打开车门,让朱仪能坐着等,他蹲地街沿上,掏出烟点上。

        “抽烟好玩吗?”朱仪问道。

        “你试试……”沈淮将烟递给朱仪。

        朱仪接过去,小心翼翼的吸了一口,没等学沈淮将烟咽下去,就给呛得差点掉泪,忙将烟还给沈淮,说道:“一点都不好玩,还有害健康,你们男的怎么会对抽烟乐此不疲???我爸也是的,我妈就烦他抽烟?!?br />
        “不好玩,但乐此不疲的事情多去了?!鄙蚧葱ψ潘档?。

        “……”朱仪抿着嘴,只是看着沈淮。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沈淮抹了一把脸,问道。

        “没。我在想你的话,在想竟然有哪些事不好玩,但又叫人乐此不疲,又在想,为什么会有人沉浸其中,”朱仪说道,“你说我算不算?”

        沈淮咧了咧嘴,别过脸去抽烟,说道:“我只负责陪你吃饭,不负责跟你谈人生;那个要另外收费……”

        “你欺负我没有随身带钱包,”朱仪抿嘴而笑,手托着下巴,盯着沈淮的侧脸看了一会儿,又伸着懒腰说道,“小尚怎么还不过来?”看到有个少女从商场里走出来,可能是她们一个人坐车里一个人蹲街沿上抽烟很是奇怪,那个女孩子走到街边停下来,目不转睛的看着这边。

        朱仪拿脚尖轻轻的踢了沈淮一下,说道:“有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在看你呢?!?br />
        沈淮只当朱仪在逗他玩,看着她娇柔清丽的脸蛋,笑道:“谁叫人家长得帅,没有办法,都叫你沾光了……”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朱仪“咯咯”的笑着说道,见那个少女还盯着这边看,脚尖踢了踢沈淮,说道,“真的,她还在看你……”

        沈淮给朱仪拿脚尖抵在腰上,痒痒的想笑,转身往旁边看去,赫然看到谢棠就站在离开不到十米的地方,一脚跨到街道上,却在他回过头来的瞬间别过脸去,站定在那里。

        沈淮没想到谢棠独自一个人出现在这里,看她手里提着两兜纸袋子,估计是刚逛商场出来。

        朱仪见沈淮的神sè有异,小声问道:“又是哪个给你伤害过的女孩子?”

        沈淮苦涩一笑,都不知道怎么跟朱仪解释。

        “你过去给人家道歉啊?!敝煲撬档?。

        朱仪心思单纯善良,但要是道歉就能将以前的欠债一笔勾销,那就好了,沈淮心里轻叹。

        见谢棠脸别过去,但也没有挪地方走开,沈淮不知道她是在等出租车或者等谁过来接她。

        沈淮撑着膝盖站起来,想着过去招呼一声,又是有些犹豫。

        这时候巷道传来发动机的轰鸣声惊得路人纷纷回避,沈淮回头看过去,有一辆桔黄sè的跑车飞驰过来。

        也不知道谢棠在想心事没有听到跑车开过来的声音,还是纯粹不想转过脸来叫他看到,沈淮见她背姿僵直,站在危险的路边没有想到要退开。

        这时候跑车打起左跳灯,准备拐弯,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沈淮顾不得太多,跳着跑过去,在谢棠给车喇叭声惊回头而吓得不知所措之际,一把将她拉开。

        跑车几乎就是贴着谢棠站立的地方飞驰而过,沈淮的手臂也给跑车后视镜狠狠的打了一下,差点没有摔倒在地。

        沈淮也是惊魂未定,见谢棠没有给擦刮到,才稍稍心安。

        朱仪看着这一幕,也吓得脸sè苍白,单脚跳着跑过去。

        关闭

        跑车在尖锐的刹车声中骤停下来,一个青年从跑车下来,先看了看给撞歪的后视镜,冲着沈淮跟谢棠破口就骂:“cāo|你妈|逼的,眼睛瞎了还是耳朵聋了?”

        看着跑车拖出十来米长的黑sè刹车痕,沈淮yīn着脸,看着广场边有松动的铺路石,扣出一块来,走过去一把就砸在保时捷跑车的后车箱盖上,也不顾他车里还有同伙,只是恶狠狠的盯着开车的青年,骂道:“你妈|逼再骂一声给我听听……”

        这年头能开着保时捷跑车在市中心横冲直撞的青年,绝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那青年见沈淮一脸凶悍,一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但他的一个同伴推开车门,冷不声的冲过来就要揪沈淮的头发,冲着沈淮的胸口就是一拳:“叫你横!”

        沈淮照着他的小肚子就是一脚,痛得他跟只虾似的弯起身子,半天没能站起来??档那嗄昕醋耪獗叨?,也不管不顾冲过去要揪着沈淮打。

        这两个小青年长得jīng瘦,看着跟四年前的沈淮没什么两样,一副给酒sè淘空的样子,虽然不肯吃半点亏,但动起手来,两人加一起都不是沈淮的对手。

        沈淮对打架只会冲上来揪头发乱踢的开车青年,一拳过去,就直接砸他的鼻梁上。

        保时捷的跑车,后排还挤了两个人,但他们下车不方便。

        在先下车的两个青年给沈淮打蒙之后,另两个同伙才下车来,但旁边的路人也都围了上来。

        看着这四个青年危险驾车差点撞到人,下车还要骂人打人,路人也都围过去数落他们的不是。

        四个青年却是气焰嚣张,将一个六十来岁拦他们前面的老伯一把推倒,有个青年捡起那块沈淮砸车的铺道石,就要冲过去砸人,吓得谢棠、朱仪尖叫。

        这时候魏岳挤上来,从后面揪住那青年的衣领子,紧接着打在那人的肩窝上。

        那青年给魏岳打了拳,右手使不上劲,痛得惨叫:“我的手断了……”

        沈淮见魏岳将车胡乱的停在街对边就紧赶过来帮手,知道他应该是过来接谢棠回去的。

        这时候商场的保安以及附近巡逻的两名jǐng察,看到这边sāo动,也都赶了过来,挤进围观的人群,大声喝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将又要动手干起来的两伙人分开来。

        开车的青年鼻子还在出血,他仰着头,走过来恶狠狠的指着沈淮的脸,跟jǐng察说道:“就是这小子,挡道不让还有理了,我下车跟他理论,他就砸了我的车,还动手打人?!?br />
        两名jǐng察,一人约四十岁左右,一人比较年轻,那个年轻jǐng察比较耿,刚才远远的看到这边动手的情形,冲着开车青年嚷嚷道:“你们四个打一个,给打成这样子,还有理了?”他只当身材出奇高大的魏岳是路见不平的路人。

        中年jǐng察看着路面上那两道刺眼的刹车痕,也大体知道事情的缘由是什么,但他眼睛瞅了瞅那辆后车箱盖给砸凹进去的桔黄sè跑车以及车尾赫然挂的武jǐng车牌,脸sè微微生变,拉了青年jǐng察一下,声音不大,但yīn着脸冲向沈淮说道:“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动手砸车打人也是不对。你以为砸了车就不用赔,打伤了人不用治?现在不管你们谁有理谁没理,街头打架斗殴搅乱治安,先跟我们回所里接受调查再说!”

        “是他们开车撞到人,不道歉还下车骂人,先动手打人……”朱仪挤到前面来,冲着中年jǐng察替沈淮辩解道。

        “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会调查的,”中年jǐng察说道,回头跟开车的青年说道,“你把车子先开到路边去,不要再堵着交通了?!?br />
        开车青年一边掏出手机打电话,一边手指着沈淮的脸,气焰嚣张的威胁:“你妈|的,砸老子的车,你知道老子这辆车要多少钱。今天弄不死你小赤佬,不赔死你,老子就不信秦!”

        “你也少说两句,”中年jǐng察语气温和的对开车青年说道,又跟年轻jǐng察说道,“你让大家都散开,不要堵着路了……”

        沈淮见魏岳要跟两名jǐng察出示证件,拦住他,说道:“你先带谢棠回去吧,这边不会有什么事的……”

        魏岳犹豫不决,那中年jǐng察摆明想拉偏架,这时候不亮身份,会比较吃亏。

        沈淮也早注意到这辆保时捷跑车挂的是徐城市武jǐng支队的军牌,也心知那个中年jǐng察有心想拉偏架,让开车青年又挪车又让年轻jǐng员驱散路人,无非是想将不利对方的证据、证人搞掉,但他这时候亮明身份,叫围观的路人怎么看他们:狗咬狗吗?

        再一个,沈淮也不想让谢棠跟他一起牵涉到这样事情里去,这会让这些年有些封闭倾向的谢棠很难堪。

        魏岳见沈淮打定主意,又小声问道:“要不我把车开过来接谢棠上车?”

        沈淮点点头,魏岳开的是他老子的省zhèngfǔ用车,没有必要当街狗咬狗,以免在围观的路人里造成恶劣的影响,但也不能说真要乖乖的去派出所吃这个暗亏,让魏岳开车过来接谢棠上车……魏岳走到街对面去开车,沈淮对中年jǐng察说道:“你们jǐng方是不是在现场把基本情况了解清楚之后,再回派出所做笔录比较好一些?再一个,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我跟他们说的都不算数,你们是不是应该询问路人取证,而不是急着将大家赶走?”

        “你还敢横?”开车青年气势嚣张的厉声质问,指着坐副驾驶位、下车就给沈淮一脚踹中小肚子的青年,“你知道他叔是谁?”

        沈淮看了那个给他踹小肚子的青年一眼,看他脸熟,心神一动,又见他眼神闪烁,大概也不愿意在路人围观之际亮明身份,冷冷一笑:“我不管他叔、你叔是谁,但我明白着告诉你们,就是市委书记徐沛他亲侄子敢在市中心这么横着开车,我也是见一辆砸一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