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冤家路窄(二)

    第五百六十九章 冤家路窄(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朱仪穿着浅咖啡sè的九分裤,裸脚穿着黑漆红底的高跟鞋,脚踝裸露在外,眼见看着肿高起来,应是崴伤了脚。域名就是的全拼,请记住本站域名!

        沈淮看着成怡往这边走过来,头大如麻,又不能将崴伤脚的朱仪丢下不管;只能硬着头皮将朱仪扶起来再说。

        朱仪只觉脚踝处痛得厉害,一时间顾不上追问沈淮为什么这般狼狈的出现在她们学校的教工食堂里,只是伸手捂住肿高处,痛得直吸凉气。

        成怡没有听到朱仪问沈淮的话,只当沈淮仓促间撞到省经院的女孩子,走过来帮着沈淮搀住朱仪,见她脚踝红肿得厉害,关切的问道:“是不是崴着脚了?我们送你医院吧……”

        “谢谢,不用麻烦你……”朱仪不知道成怡是跟沈淮一起的,给沈淮撞伤了,她也不怕沈淮能丢下她溜跑,自然不想麻烦到别人,身子也是很自然的倾到沈淮的怀里,想叫他扶着找个地方先坐下来。

        朱仪抬头之际,遮住脸的柔顺长发分开来,露出清丽无匹的脸蛋。

        成怡看了也是一怔。

        成怡自身长得漂亮,同时对容貌也不太在意,也不觉得大街那些打扮时尚的女孩子有几人能算得上国sè天香的,但端真是觉得眼前这女孩容颜清丽,便是皱眉忍痛,也丝毫不破坏她给人的美感:

        是那种谁看了都觉得沈淮冒冒失失的撞痛人家、真是给该踹一脚、人见人怜的一个美人儿。

        朱仪说不用麻烦她,成怡只当她客气,对沈淮嗔怪:“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看人家脚肿成什么样了?”要去搀住她,好方便沈淮把车开过来送人家去医院。

        “啊,”朱仪这才意识眼前这女孩子跟沈淮是认识的,打量了她一眼,凑到逃淮耳边小声的问,“你这样子是给她泼的?”脸上都忍不住挂起笑意了。

        朱仪声音虽微,成怡却听在耳朵里,而看她对沈淮轻笑的神态,也完全没有半点陌生的感觉,诧异的看着沈淮:“你们认识?”

        沈淮头大如麻,他跟朱仪怎么会不认识?

        只是等不到他跟成怡解释什么,陈曼丽从后面走过来,一把将他拉开,怒气冲冲的冷眼瞪了他一眼。

        沈淮冷不防给她拉开,半个身子挨在沈淮怀里的朱仪差点又给带倒,陈曼丽忙着将朱仪扶住后,才顾得上骂沈淮,咬牙切齿的骂道:“我就想不明白,怎么坏事都能叫你干尽了。当年那些破事不提,你走个路还能撞到朱仪;你个杂碎怎么不知道滚远点啊……”

        看着陈曼丽能剜人心肉的锋利眼神,沈淮心头也是忤。

        这时候正值用餐之时,教工食堂进出用餐的教师、学生也多,看到沈淮给泼酒,便觉得有热闹可看,何况还紧接着撞伤人。

        看到平时端庄秀丽的陈曼丽老师对个青年怒目相斥,好些人都围过来问:“陈老师,怎么了?”

        四年前的事情毕竟不远,沈淮即使外貌改变许多,但依旧叫有些对他印象深刻的人熟悉。

        再说陈曼丽的怒斥也提醒了一些人,马上就有人认出沈淮:“啊,原来是这小子啊,不是说他发达当大官了吗,怎么又跑回来丢人现眼了!”

        沈淮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来,却又不能真把伤了脚的朱仪丢下落荒逃走。

        “陈老师,当年事不是那样的……”朱仪替沈淮分辩道。

        “你,你,你,”陈曼丽恨铁不成钢的说落朱仪,“这个杂碎当年害你还不够惨,你还替他说话?”她,捋起朱仪袖子,将她的手腕拉到沈淮眼前,说道,“你叫这杂碎看看,这是什么?”

        成怡这才看到这女孩子手腕上刺眼的伤痕,才明白陈曼丽为何会在看到沈淮后,反应会这么暴烈,一点情面都不留。

        这时候看到眼前这个这么漂亮、叫人楚楚可怜的女孩子竟然为沈淮割脉自杀过,成怡心里也是掩饰不住的震惊。

        当初家里要她跟沈淮相亲,成怡不愿意去跟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接触,而家里的态度又很坚决,她也只能从多方面先了解沈淮,好想出对策来。

        她也有打电话给毕业分配到淮海省经济学院工作的陈曼丽,跟她打听沈淮的事情。

        陈曼丽当时只说沈淮是个十足的人渣、臭流氓,具体什么事情在电话里却不愿意多提。成怡也就一直没有跟陈曼丽明说,沈淮就是她家里给介绍的相亲对象。

        开始是被家里逼迫跟渣男相亲这种事羞于说出口;后来发生了种种事情,叫她对沈淮的印象有所改观,以为陈曼丽可能对沈淮有什么偏见。

        之后跟陈曼丽再联系时,她也是刻意不提沈淮。

        这次成怡也确实想拉沈淮跟陈曼丽见面,如果以后一定要跟沈淮生活的话,她也不想大学时期最好的朋友陈曼丽对沈淮存有偏见。

        成怡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而左右有不少教师认出沈淮,也叫她不觉得沈淮有半点给冤枉的可能。

        这时候别人的议论声也传到她的耳朵里:“就是这小子,以前也是我们省经院的老师,到处沾花惹草,把人家女孩子的肚子弄大了,却又不负责任,害得人家割腕自杀……”

        虽然当年的恶不是他做的,只是他不得不背负的责任,但叫陈曼丽如此怒斥,别人这般议论,沈淮也是狼狈之极。

        而成怡这么盯着他,他也是无从辩解,只是为朱仪肿起来的脚踝担心,要是骨折就麻烦大了。

        “是不是……”沈淮想说先送朱仪去医院。

        “你滚!”陈曼丽见沈淮竟然还有脸皮赖着不走,心头怒火又撩了起来,破口怒斥,见沈淮伸手过来,抬头就拍过去。

        几个记得沈淮、当初也是响应陈曼丽将沈淮赶出省经院的老师,也冲到前面来,扯住他的衣领子,要将他拉开,不叫他再碰朱仪一根头发……

        双拳难敌四手,当年往事,沈淮无从分辩,给别人揪住衣领子也不知道要怎么还手,只是给推着往后退。

        “你们怎么欺负人,”朱仪见好几个人冲上来揪住沈淮作势要打,她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完全忘了自己脚崴伤成那样子,将陈曼丽推开,站过来揪住抓揪沈淮衣领子的男老师往后拉,气得大哭起来,“你们怎么可以欺负人,你们怎么可以欺负人!”抬脚要把揪住沈淮的人踢走。

        朱仪踢人的是伤脚,踢人一下,自己痛得禁不住惨叫;沈淮只来得及将她抱在怀里,不让她再度摔倒。

        朱仪的剧烈反应更叫众人诧异,但看着她靠在沈淮怀里,小脸梨花带雨,痛得直要咬住嘴唇,眼睛却倔强而jǐng惕的盯着众人,凶悍得像个护崽的小母兽。

        大家都在愣在那里,不知道要怎么反应。

        “朱仪!”陈曼丽想上前,说道,“你给骗一次那么惨还不够,怎么还维护这杂碎?”

        “就算给欺骗也是我的事情,不要你管?!敝煲羌钡米熳?,加上脚踝剧痛,口不择言,不想陈曼丽再冲上来攻击沈淮。

        陈曼丽虽然对沈淮愤恨不休,但朱仪这么说也叫她无语,对朱仪的无药可救更叫她气得浑身颤抖。想要丢手不管,但想想当年的往事,也叫她不能真就丢手走开。

        成怡也不知所措,眼前这女孩子给沈淮伤害到割脉自杀,为什么竟然如此奋不顾身的怕别人伤害他?

        成怡看着沈淮的脸,看不到答案,心里想:难道这个女孩子真对沈淮痴情到或者说给欺骗到宁可伤害自己,也不想他受一点伤害?

        “沈淮,你送我医院,好不好?”朱仪转身撑着沈淮的胳膊,单脚站着问他。

        “你真是傻啊……”沈淮也都禁不住轻叹,怕朱仪脚伤着了,当下将她横抱起来,不再顾忌别人的目光,直接往他停在路边的车走去。

        朱仪都宁可别人卖了她也要帮着点钱了,别人又能说什么,甚至好些人半天都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沈淮小心翼翼的把朱仪放到车后座,看她脚踝得跟馒头似的,真怕伤了骨头,他都没脸去见朱立。

        “陈老师也是好意,就是脾气太急躁了一点,你不要怪她,”朱仪忍着痛,从衣兜里掏出手绢,递给沈淮,“你擦一下吧……”

        “你个傻丫头,管好你自己吧?!鄙蚧唇煲墙派系男油严吕?,小心翼翼的将她的脚移到后座上放后。

        沈淮坐回到前面,刚要发动车送朱仪去医院,陈曼丽急冲冲的走出来,拉开车门一屁股坐到副驾驶位上。

        沈淮停下来,看着陈曼丽。

        “我不放心你这个人渣?!背侣鲆桓彼乐聿慌驴痰难?,打定主意要跟着去医院,就是不下车。

        沈淮哭笑不得,看着成怡在后面拿着挎包追出来,经过食堂大门时,成怡还帮着把朱仪刚才撞落在地上的饭盒捡起来……

        沈淮只能等成怡一起上车,也不能说把她一个人丢下来;成怡的行李都在他车后箱里。

        陈曼丽坐副驾驶位上虎视眈眈,要将沈淮吃下去的样子,也不知道她是气恨得无话可说,还是怕分了沈淮的神闹出交通事故,就是一言不发。

        成怡跟朱仪坐后座,只是满心疑惑的打量眼前这个容貌美得叫她都怜的女孩子,想不明白她现在跟沈淮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给沈淮伤害到割腕,却还这么维护他?

        陈曼丽、成怡不说话,沈淮更是庆幸清静,一路无言的开车赶到省军总院。

        抱着朱仪进急诊楼,挂号拍片,因轻微骨裂,需要打上石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