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六十六章 党校同学(二)

    第五百六十六章 党校同学(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大伟与妻子等到儿子放小学,才打车赶到颐园路来。(,小说更快更好)

        除了尚溪园颐园新店来,颐园路里侧还有几栋民国时期遗存下来的公馆建筑,外围搭起脚手架,看着外围拉起来的广告幕布,翻修后要么是高级餐馆,要么就是私人会所。

        从外面看,也只是林深叶密,灯火掩映,仿佛深宅大院,并没有特别富丽堂皇,下车走进去,才感觉院子里径曲庭深。

        修竹成丛,曲池流榭,左侧的停车场里也种植亭亭如盖的大树,停车场与主道之间用密植的迎chūn花枝丛隔开。虽不觉大,但是异常的jīng致。

        向来都谨言微行的秦大伟也不禁跟妻子徐丽感慨起来:“也难怪这边一桌菜要吃掉我两个月的工资……”

        儿子跑得飞快,徐丽拦不住,不过看到她妈往这边走过来,也就随着儿子乱跑,她跟丈夫走过去,问她妈:“爸他人呢?”

        “老头子,脾气倔得没边,不肯过来,由着他在家里喝稀饭去……”她妈蹙着眉头生气的说道。

        “爸他也真是的,都多大年纪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治气?”徐丽不禁着急起来,担忧的看了丈夫一眼。

        秦大伟也是无奈,总不能在妻子跟岳母面前说岳父的不是,只能强笑道:“可能爸身体不大舒服,等吃过饭,我们过去看一下他?!?br />
        “他那死老头子,身体哪里有半点毛???”徐丽她妈倒是对老头子情铁不成钢,嘴里骂骂咧咧的不停下来。

        秦大伟也只能陪着笑,真要这么说下去,叫别人听见也不合适。

        看着妻子的姨表姐黄红霞站在大门前迎宾,秦大伟牵着儿子的手走到一边,先让妻子过去将下午特意赶到东方广场买下的那枚翡翠坠子,跟两百元人情送上去。

        ******************

        “黄同是原徐城市第二市委书记丁卫邦的女婿。丁卫邦七八年就病死在牛棚里,没能挨到拨乱反正,但有两个女婿在徐城也很有名气?;仆澳旮沾痈笔谐さ奈蛔油硕?,到市人大担任副主任,仍有一定的影响力;丁卫邦还有一个女婿徐耀曾担徐城市教委的主任。九零年徐城有所中学,一栋新建的教学楼给暴雨冲垮,压死四名学生,徐耀受牵连,给当时的徐城市委直接免职,从此就从徐城官场销声匿迹了……”

        说到对徐城市的了解,在徐城土生土长,曾在省中行担任信贷部副主任的张力升,要比九二年才到徐城负责业信银行省行业务的姚荣华还要熟悉。

        张力升这些年jīng力主要放在东华,但对徐城早年的官场典故还是如数家珍。

        沈淮、陈丹,与张力升、姚荣华等人坐在二楼的小厅,让小厅门打开一道缝,能看到楼下大厅里,黄家的客人人头攒动,听着张力升说这些典故。

        “站在宴会厅前的那个就是徐城市人大副主任黄同?!闭帕ι缸鸥沾友缁崽叩降茁ゴ筇?,跟人聊天的一个头发稀疏的高瘦老头,指向沈淮看。

        “姚行长认识黄同?”沈淮问姚荣华。

        “见过两面,泛泛之交;徐耀没有见过,听说过,”姚荣华说道,“黄同跟徐耀虽然同娶了丁家姐妹,不过听说连襟俩关系一直都不和,很长时候都不相往来,也不知道真假……”

        姚荣华作为业信省行的负责人,也是徐城金字塔顶尖的那一撮人之列,自然也是其他人有所接触。

        沈淮没有看到秦大伟的身影,而秦大伟的级别相对较低,张力升、姚荣华都没有关注,故而也不确认秦大伟跟黄同、黄红霞真有亲戚关系。

        ****************

        看着妻子将装翡翠坠子的盒子塞到黄红霞手里,她打开看了一眼,秦大伟牵着儿子的手走上台阶,冲着这位妻表姐一笑,说道:“有段时间没见了,红霞表姐用了什么化妆品啊,比上回见年轻了些???”

        黄红霞本有些不悦,但她平时最爱听别人夸她年轻漂亮,听了秦大伟这话,恼意就没有表现出来,说道:“秦大伟你现在嘴巴越来越假了,我再年轻,还能比徐丽年轻?”

        “说起来是我年轻,但红霞姐你看我脸上都开始长斑了,你脸上就一点斑都没有,光滑得跟新剥出来的鸡蛋似的。等你空下来,你得跟我说说,要怎么保养,我脸上的斑才能控制住……”徐丽脸蛋凑过来给黄红霞看鼻尖的小雀斑。

        见妻子也是非要证明自己更老、更丑的样子,秦大伟心里也不是滋味,但没有办法,要不能把黄红霞哄高兴了,那枚花两千五在东方商场买的翡翠坠子就白打水漂了。

        好在黄红霞也有其他人要应酬,跟秦大伟说道:“冯至初说这次党校进修,跟你住一个宿舍?你们以前是同校同学,现在可就真成同学了?!?br />
        “怎么,冯至初也过来了?”秦大伟问道。

        党校那边安排学员宿舍,都同地市、同系统的安排在一起,却完全不考虑同地市、同系统的学员很可能之间存在矛盾,硬安排在一起只能叫彼此尴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从来都没有人点破,故而传统上也就这么保持下来。

        秦大伟跟冯至初虽然都是从淮工大毕业,但还是他跟徐丽谈恋爱之后,才认识到当时在市教委当干事的冯至初。

        秦大伟对冯至初没有什么好印象,冯至初追求徐丽不得,转头去追市经贸委主任顾至诚的女儿顾盼盼,又转头从市教市委调到市外经贸委工作,一路飞黄腾达。

        秦大伟在省直机关好不容易提了处干,冯至初这次都已经提正处了,听说他这次还有可能调到徐城市委办去工作。

        秦大伟后来跟冯至初接触不多,这次在党校住同一间宿舍,心里也觉得别扭,倒没有想到他会来凑今天的热闹。

        看到黄同跟徐城市几名过来赴宴的官员站在大堂里说话,秦大伟将儿子将给岳母,他与妻子走过来打招呼。

        冯至初在宴会厅里看到秦大伟走进来,走过来,笑着说道:“今天晚上怎么没见到老徐主任?”

        冯至初提及他岳父,秦大伟就看到黄同的黑脸顿时沉了下来,心想黄同为他岳父缺席的事心里不悦,他也没有办法,只能解释道:“徐丽他爸今天身体不好,不然早就过来了……”

        秦大伟知道这句话安慰不了黄同的不悦,但冯至初是清楚他岳父跟黄同连襟俩是多年来的糟糕关系,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真是个恶毒小人,心里对他越发jǐng惕起来。

        不过看到冯至初坐在宴会厅里、胖黑脸上长了一颗肉痣的妻子顾盼盼,秦大伟心里又原谅了他一些,心想冯至初为了往上爬,天天搂着这么个娘们睡觉,也真够难为他了。

        *******************

        看到秦大伟跟冯至初都在楼下大堂里,沈淮也没有忙着动作。

        姚荣华、张力升毕竟是搞金融的,虽然跟zhèngfǔ关系密切,但毕竟要**得多,不会整天琢磨官场上的人脉关系,故而也没有办法,丝絮不乱的将徐城市以及省里的官场关系,详细无误的说给沈淮知道。

        沈淮知道冯至初是徐城市外经贸委将调市委办的官员,再看一些跟他及黄同轻言私语的人,应该都是朝黄同面子过来赴宴的官员——黄同退二线到市大人担任副主任之后,依旧能保持这样的影响力,可以说是徐城市政局里一个相对重要的人物。

        徐城市委书记同时兼任省常委的徐沛,与田家庚一起,都是副总理王源系的干将。沈淮跟徐沛没有怎么接触过,只晓得他的能力不错,但xìng子是怎样的,倒不清楚。

        沈淮跟秦大伟、冯至初接触没有什么关系,一来毕竟是党校同学,二来他们的职务相对较低,影响不到高层的角力,但跟黄同接触,在摸清楚他跟徐沛关系之前,还是需要小心一些。

        “这两人都是沈书记你的同学?”张力升问道。

        “嗯,一个叫秦大伟,省外经贸委的;一个叫冯至初,将要调到徐城市委办工作,”沈淮说道,“老张认识他们?!?br />
        “秦大伟不熟悉,可能是刚提上来的处干啊,这个冯至初听说过来?!闭帕ιΦ乃档?。

        见姚荣华嘴角也含着笑,沈淮问道:“怎么,姚行长也听说过冯至初?”

        姚荣华问张力升:“他是不是就是徐城市政协主席顾至诚的那个女婿?”

        “是的,是的,”张力升笑着跟沈淮说道,“顾至诚有个女儿,又黑又丑,听说顾至诚当年都官至徐城市外经贸委主任了,还是没有办法把女儿嫁出去。刚刚漏过眼了,不知道顾至诚跟女儿有没有过来……”

        沈淮虽然不喜欢在背后说别人的是非,但也知道姚、张两人都不喜欢说别人的是非,张力升都控制不住说出来,也就不难想象冯至初为升迁而娶顾至诚的女儿,到底做了多大的牺牲。

        沈淮对冯至初没有什么好印象,但又不知道他跟省农业厅任敏是什么关系,前天看到他们一起上宿舍楼,显然也是认识较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