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六十三章 明星学员

    第五百六十三章 明星学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沈淮坐在阶梯教室的角落里,也没有其他人走过来跟他套近乎。

        沈淮心里的波澜还没有平复,故而也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异常的;他现在还真怕跟别人强颜欢笑套什么近乎,就希望能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平静的度过开班典礼。

        无聊之际,看着学员名单打发心里的萧索。

        五十二名学员,地市分别推荐两到三人不等,还有差不多二十人是省直机关推荐上来的处级干部。

        除了他与戚靖瑶之外,东华市委还推荐了市商业局的副局长潘志强——不是梅钢系的官员,又是经市委组织部推荐过来进修的,鬼都知道他屁股坐到那一边去了。

        不过沈淮对这个潘志强不熟悉,昨天在宿舍门后贴的名单里看到这个名字,甚至都没有想起来这人也是东华市委推荐过来的官员。

        这时候见站在戚靖瑶身边说话的中年男子相貌有些印象,沈淮才想这人就是潘志强来,瘦巴拉叽的脸,看着jīng瘦,鹰钩鼻,眼睛深陷,但看人的眼神深沉。

        党校这边将同地区推荐过来的学员尽可能安排一间宿舍里,这个不难理解,但沈淮想到要跟陈宝齐、虞成震的眼线,在一间宿舍里同住三个月,就头痛万分:岂不是接下来三个月时间,都要一直提防这个人?

        沈淮心里想,陈宝齐、虞成震这时候安排他来进修,心机或许比他想象的还要深沉些。

        沈淮又在名单里找到跟他同宿舍的另两名学员,一个是省外经委推荐来的,叫秦大伟,是徐城市委推荐一个处级官员,叫冯至初。不过这两人,沈淮也是只知其名,现在都没有打过照面,也不知道此时跟潘志强说话的那几个人里,有没有他们两个。

        倒是有人转身往他这边打量,但没有人主动过来套近乎,沈淮这时候才觉得有些奇怪。

        学员差不多到齐了,坐在后排的党校领导以及省委组织部的官员,都站起来身,走到台上坐下来;也没有细想这些小动作,会其他学员造成怎样微妙的误解。

        一个削瘦的中年人,也是这期县干班的班主任秦chūn明走到台前来,招呼大家安静下来,说道:

        “同志们,淮海省委党校第18期县处青干班开班典礼现在开始,”大家都参与过无数的会,看着秦chūn明停顿下来,也都知道要怎么恰如其分的鼓掌;待掌声渐息,秦chūn明继续说道,“今天,党校副校长丁国志同志,省委组织部干部培训处处长李然同志,亲自莅临我们的开班典礼,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领导的到来……”

        开班典礼开始由学部主任吕文才上台就18期县干班作教学及管理工作专题说明。吕文才语速慢,说明又冗长,等他一通话说完,四十分钟就过去,好些人都忍不住打起哈欠来。

        之后又是丁国志与李然等人上台发言,丁国志一通冗长的发言,又用掉半个小时。

        虽说党校经田家庚兼任校长后,纪律严格了许多,台下真正有耐心听过这么冗长发言而没有一点牢sāo的学员却是半个没有。

        吕文才与丁国志两人的发言,就差不多将大家的耐心折腾干净,等到李然上台说话时,台下就没有那么安顿了,打哈欠者有之,跷脚趴桌者有之,交头接耳者有之。

        九六年手机还是稀罕物,而在台下坐着的学员里面,大半都有手机。

        特别是地方上推荐来的学员,县处级干部都是地头蛇、坐山虎,几乎人人都配有手机。相比较之下,省直机关推荐来的处级干部则要寒酸得多。

        到党校进修,也不可能每个人都通知到,只要手机不关机,这时候不停有电话打进来,那是再正常不过的。

        开始大家还把不重要的电话直接掐掉,重要的电话都蹩着身子出后门到过道里去接,后来给冗长讲话搞得实在没有耐心的,有人索xìng就在教室里接起电话来了。

        不说要在教室里讲电话了,当不断有手机震动的声音传来,这秩序就难安顿下来;何况还有好几个人都不知道要将手机调震动,台上的讲话时不时给嘹亮的铃声打断。

        沈淮过来之前,听人说田家庚铁腕治校,但看眼前的情形,真正要铁腕治校,难度比想象中困难。

        丁国志、秦chūn明等党校领导,对台下的混乱似乎也视若未睹,大概也无意干得罪人的事情——没有人附从,没有人执行,单田家庚个人有决心是远远不够的,顶多在他来校视察的时候,大家都老实一点罢了。

        然而,田家庚作为省委书记,能有多少时间在党校这边耗着,他的行踪又有多少不会被人提前知晓?

        关闭

        整个体系有太多的顽疾,不是一个人有决心,就当真能克服的,有时候为了做成事情,甚至还需要与之妥协、周旋。

        沈淮对在省委组织部担任干部训处处长的李然不甚熟悉,看他的样子,也就三十四五岁的样子,应该刚提正处级不太久,算少壮有为的一类人,但处理场面的经验似乎有些不足。

        面对台下大多数学员,级别并不比他低,资历甚至比他更老,李然有些镇不住场面,脸有些红,说了不到十分钟的样子,看场面有些乱了,只能仓促收住话头,让学员代表戚靖瑶上台发言。

        看到身穿长裙、亭亭玉立、脸蛋娇美迷人的戚靖瑶走上去,一群大老爷们就使劲的鼓起掌来;听着也像是哄李然下去。

        县干班进修的学员,特别是地市推荐上来的,平时养尊处优惯了,养成各种各样的xìng子,人前人后一本正经,但在这边,大家都是县处干部。即使明星学员受到更多的关注,但也没有谁一定压过谁的道理,故而大家也能放开来,没有什么架子。

        在官场上,像戚靖瑶、任敏这样的漂亮女人,从来都是男人追捧的对象;就算到党校里,这点也不例外。

        国内的现实是,漂亮的女人年轻就有权势,要么是rì她的男人厉害,要么是rì她妈的男人厉害。能到县干班进修的男人,不会不懂这个道理,不会冒失的真对戚、任二女动什么心思,但这时候放开架子,对美女起哄凑热闹的xìng子还是不改。

        看戚靖瑶的样子,似乎也很享受被起哄的感觉,沈淮则平静的看着这一切,比起她妹妹瑾馨来,戚靖瑶的xìng子要张扬、强势得多,甚至可以说是霸道。

        但听到戚靖瑶以她在大学广播站打下的播音功底,将一通枯燥无味的发言,说得宛转动听,沈淮也不得不承认,比起普通的漂亮女人,戚靖瑶有着极强的能力及聪明的脑子,这也叫她变得更危险。

        ***************

        开班典礼过后,就已经是十一点了,计划中的班会及学员党支部会议都移到下午,学员聚餐安排在中午,也算是为下午的班会预热。

        沈淮在教室里掐掉三通电话未接,他先找了一部磁卡电话,回过三通电话,再往聚餐的党校食堂走去。

        沈淮以前在市钢厂里就参加过省委党校企业青干班的进修,对党校食堂的情况不算陌生,虽然回电话耽搁了一会儿时间。

        跟普通高校不同,党校的食堂要高档得多。

        党校学员多为党政官员,到党校培训不方便外出,有招待会就近在党校食堂里解决。无论是招待别人,或者被招待,党校学员出手要远比普通的高校学生阔绰得多,故而省委党校也把这一块当成重要的财源来抓,每年能为全校五百多教职工添加不少福利。

        党校食堂是一栋三层高的小楼,二楼、三楼都是装潢高档的包厢;掌勺的也是高薪聘请的名厨,水准绝对不会高档酒店之下;里面的服务员,也是有好几个人是从旅游学校特训班招过来的女孩子,水灵漂亮。

        “老潘,你们市一起加塞进来的那个沈淮,来头不小啊,我们市委徐书记都隔三岔五的说要学习梅钢经验……”

        沈淮就近从消防楼梯上楼,刚走到楼梯拐角,就听见一个嗓子里似乎含着痰的声音从防火门后面传过来;有几个人站在门后的过道里说话,没有进包厢里去。

        “他是不是犯了什么错误,不然怎么突然就塞到进修班来了?学员党支部里也没有他的名字,不然以他的成绩跟职务,绝对够得上明星学员了?!庇钟幸桓錾舸隼?,但沈淮跟其他学员几乎都没有接触,没有办法将声音跟人脸对上号。

        “呵呵,这个我真不清楚,你们不要问我;就算我知道什么事,也得守纪律对不?你们不要逼我犯错误?!?br />
        沈淮皱着眉头,这个人表面上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话,但将他人往歪处引的暗示又太明显了。他还在奇怪开班典礼之前跟之后怎么没有人走过来跟他套近乎呢,原来有人在放这样的风声、想故意孤立他啊。

        沈淮加重脚步上楼,门后的谈论声嘎然而止,他推开过道的消防门,就见潘志强瘪着脸跟另外两个人站在那里,一脸惊谔的看过,大概是没有想到这道门的背后还有一座消防楼梯。

        他剜了潘志强一眼,问道:“潘副局长,你有什么事要守纪律不能说???”

        食堂有两处楼梯,潘志强等人聚在过道的一头抽烟,没有想到门后竟然是一处消防楼梯,更没有想到沈淮会从这边上楼。

        沈淮不去理会潘志强这张臭脸,笑着跟另两个人说道:“你们跟潘副局长打听咱东华什么事?老潘他胆小如鼠,在我们东华是出了名的。有回他在办公室找个女下属谈话,裤子也没有脱呢,怕个鸟,他偏偏给人家男人堵门里不敢出来,这事在我们东华都传遍了。他有什么不敢说的,我告诉你们。我是沈淮,还没有自我介绍……”

        听着沈淮这么说潘志强,其他两个人只当沈淮是拿潘志强的糗事开玩笑,都跟着哈哈大笑,完全没有想到沈淮是信口胡说的故事。

        “沈书记你好,我是秦大伟,以后我跟徐城市委的冯至初,跟你一个宿舍,正拉老潘在这里胡扯,等着你过来好一起联络感情呢?!?br />
        秦大伟阔脸大眼,沈淮听他的声音,就是他刚才在门后猜测沈淮可能是“带病”进修。而那个冯至初,正是昨天跟任敏一道上宿舍,看到他连眼睛都不抬一下的那个人。秦大伟要年轻一些;冯至初也就三十五六岁的样子,是徐城市委办的处级官员,沈淮心想他或许是徐沛手下的人,难怪有那股子不理人的骄气。

        叫沈淮信口胡编了一段糗事按头上来,潘志强却不敢恼。除了理亏之外,他要比秦大伟、冯至初更清楚沈淮睚眦必报的秉xìng,不是他能招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