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五百五十二章 串场

    五百五十二章 串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沈淮现在主要jīng力都放在霞浦,放在新浦开发区、新浦钢厂项目建设以及霞浦县属企业改制等事情上。(.)

        即使有机会到市里来,沈淮也多是跟熊文斌或高天河、陈宝齐见面谈工作上的事情,跟其他人的见面机会就有限了。

        即使在一些商务及公务接待宴请中,大家都还能见到面,但这样的场合,人多嘴杂,也难有机会交流。也只有像此时这般,到夜店找个包厢坐下来喝酒,才能机会好好的谈事。

        熊黛妮、熊黛玲过来,是纯粹对男人世界纸醉金迷的夜店生活好奇,包厢里有着东华最新引进的卡拉OK机,她们凑头过去研究;甚至对周知白他们叫过来陪酒的三个女孩子,也觉得好奇。

        周知白、杨海鹏、褚强都坐到沈淮身边来聊事,将三个陪酒的女孩子扔在一旁不理会;也因为他们谈的事情有些不能外泄,甚至都不叫这三个陪酒的牛仔裤女孩子靠近过来。

        也许是太无聊的缘故,三个陪酒的女孩子也就不老老实实的包厢里坐着,进出包厢随意起来;杨海鹏开玩笑说是帮沈淮预留的那个穿牛仔裤的女孩子,跑出去好一会儿也没有回来,沈淮他们也不去介意什么。

        到十一点钟,熊黛妮就要拉黛玲回去;周知白打算让司机送她们回去,沈淮看了看腕表,跟周知白、杨海鹏他们说道:“我明天上午还有会,下回再陪你们喝酒;她们俩坐我车回市里,我也要送佛上西天,顺路送她们回去?!?br />
        大概是看到沈淮他们要走,那个半天不见人影的牛仔裤女孩子又钻出来,粘过来,伸手挽着沈淮的胳膊。

        女孩子白皙的脸蛋红扑扑的样子,跟抹了胭脂一样,红染似霞,倒也是很妩媚,身上也不知道抹了什么香水,有着好闻的香气,身材高挑,紧绷绷的牛仔裤将修长的双腿跟结实的臀部绷得曲线诱人,在夜场都要算是难得一见的漂亮女孩子;而且比起其他穿黑丝短裙、浓妆艳抹的女孩子,她的衣着打扮要朴素一些。

        不过,她刚才在这边的包厢明明都没有怎么喝酒,沈淮见她这时候回来却是一副美眸微醺的样子,心想她大概是跑到其他包厢串场去了。

        半天没见人影,看着沈淮要离开,这女孩子就跑过来亲热的粘住沈淮,看她的样子,恨不得将她挺耸的胸部贴到沈淮的胳膊上去,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熊黛妮疑惑不解的问沈淮:“她这是干嘛,舍不得你走???”

        寻常到夜店里玩,请客归请客,但给陪酒小姐的小费通常都要每个客人自理。(.)牛仔裤女孩,又不知道沈淮的身份,周知白他们都说她专门为沈淮点的台,要是放沈淮走了,万一她拿不到小费,找谁说理去?

        大概也是知道夜里没有陪沈淮说一句话、没有喝一杯酒理亏,牛仔裤女孩声音小得跟蚊子叫似的,挽住沈淮的胳膊,说道:“我们这里的台费是一百……”

        原来这女孩子缠过来是要小费,熊黛妮跟妹妹咂咂嘴,都不说什么。

        褚强自然不会让沈淮掏这个钱,也不会斤斤计较这女孩子跑出去半天不见人影,他走过来,掏出皮夹拿出一百块给那女孩子,不叫她纠缠沈淮。

        那女孩子接过褚强的钱,刚要塞到牛仔裤兜里去,包厢门给人从外面推开。一个脖子上戴金项链的男子走进来,一把抓住牛仔裤女孩拿钱的手,劈头骂道:“你个婊子,摸你两把nǎi|子推三阻四的,你躲这边里来!”

        梦特娇的花衬衫,明晃晃的项链,珠子有小手拇指节那么粗,大概是喝了不少酒,粗脖子跟满是横肉的脸在灯光下呈紫红sè,满嘴酒气,将那女孩子一把拽过来,甩手就要朝她脸上甩一巴掌过去……

        变故说来就来,只有沈淮站得最近,一把将那个甩出去的手抓住,喝道:

        “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

        那女孩子脸sè吓得煞白,微醺的醉意也给吓了一扫而空,没想到她串场想多赚一笔小费却惹到一个横客,稍反应过来就直接躲到沈淮身后去了。

        那男的抬头看了沈淮一眼,恼他多管闲事,抽回手,推了沈淮一把,气汹汹的瞪眼骂道:

        “她串场当老子是凯子,老子抽她一巴掌都是轻的;你要多管闲事是?”

        “串场让她将钱退给你,能有多大的事情?”褚强站过来,挡在沈淮的前面,不让花衬衫男冲撞到沈淮。

        沈淮拉着熊黛妮、熊黛玲两人,退回到包厢里来,免得有什么冲突,波及到她——出来喝酒的,要是让她们姐妹俩涉及到打架斗殴的事情里去,想来熊文斌心里不会特别高兴。

        “你当老子没见过一百块钱是?兄弟,你们愿意当凯子是你们的事情,老子还从没在哪个婊子手里吃过这亏……”

        花衬衫男满嘴酒气,几乎要喷到褚强的脸上,但他同伙没有过来,他看到五大三粗的杨海鹏也站过来,看到这边包厢里人多势众,也没有敢动手,但骂骂咧咧的不绝口。

        沈淮坐到沙发上,跟周知白苦笑道:“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没有一回出来喝酒能顺顺当当的!”

        周知白哈哈一笑,知道沈淮是说上回在万紫千红发生的事情,拿起来电话通知他跟杨海鹏在外面等候的保镖兼司机过来,以免等会儿万一起冲突破,对方人多不好收拾。

        不过王朝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反应更快,看到有人冲进这边的贵宾包厢寻衅滋事,很快就有四名穿黑sè制服的青年赶过来,将那个满嘴酒气的花衬衫男连劝带拖的拉了出去。

        两边都是豪客,王朝俱乐部是开店做生意,只要不砸他们的场子,他们自然是希望客人之间不要意气用事、起冲突。

        看着花衬衫男给拉了出去,但牛仔裤女孩子知道刚才那个花衬衫男是横客,这事没那么轻易就能解决,要是店里知道她串场拿两边的小费,今天惹事的责任就在她头上,最后也会收拾她;她没有经过大场面,这时候吓得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候妈妈桑样的一个漂亮少妇走进来,巧笑嫣然的道歉打招呼:“刚才那个客人喝多了,冲撞了杨总、褚少的朋友,真是对不住啊?!?br />
        “褚少,这名字听着威风啊?!毙荀炝嶙谏蚧吹谋呱?,忍不住对褚强冷嘲热讽。

        褚强尴尬的一笑,还是怕熊黛玲跑到辛琪那边揭他的底,偏偏又拿熊黛玲没折。

        妈妈桑眼神扫过熊黛妮、熊黛玲姐妹俩,眼睛端的一亮。

        她带出来的小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而且都是跟大的场子合作,都可以说是jīng品。她看人的眼力极强,当下就看到这两个相差四五岁的女人是姊妹俩,脸蛋漂亮是一方面,还有叫男人迷恋的身子。

        这年头男人挑剔多了,光有漂亮的脸蛋还不够,身材也要亭匀合度;光皮肤白还不够,还有脂实凝滑,有触手溢弹之感,才能称得上品。

        她起初看到沈淮不大起眼——身材瘦削,脸看着有些面熟,也不知道是不是以前到这边来玩过——要说衣衫鞋子都不及周知白、杨海鹏以及褚强他们身上的高档,但叫两个是姊妹俩的上品美人左右一坐,妈妈桑顿时就能看到他的身份才是真正的不凡。

        “原来杨总、褚少今天要招待的贵客是这位先生啊,”妈妈桑啧啧嘴的叫道,似唱似赞,声调也扬,说道,“杨总、褚少真是高看我啊,我手下的女孩子档次再高,也没办法跟这位先生的女伴比啊,”冲沈淮媚眼横飞,“先生,不介意告诉我您贵姓?”

        “姓沈?!?br />
        “沈先生啊,”妈妈桑巧笑嫣然的移了半步,俯着身子跟沈淮套近乎,领口荡下来,大半个雪白的nǎi|子都要露出来,“刚才小谨陪你还周到???”

        沈淮看了牛仔裤女孩一眼,虽然知道“小谨”只是她在这里的花名,但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心里还是一热,跟妈妈桑说道:“哦,我有朋友在,没有叫她陪我。她大概是看到我们要走了,过来打声招呼……”

        那女孩子感激的看着沈淮。

        妈妈桑疑惑的看了小谨一眼,她对手下的女孩子自然都比较了解,怀疑她串场的可能xìng居多,但客人都既然这么说了,那就不存在什么问题了。

        这会儿周知白跟杨海鹏的司机都走了过来,妈妈桑有眼力,自然也能看到这包厢里的豪客,比斜对面包厢那三个暴发户更叫人惹不起。

        叫这事一打岔,周知白、杨海鹏他们也失去继续在这里喝酒的兴趣,让妈妈桑喊人进来结单。

        周知白、杨海鹏、褚强他们都是私车,就停在楼前的停车??;沈淮跟他们不同路,就与熊黛妮、熊黛玲先离开,他的车停在外面的巷子里。

        刚出门,熊黛妮就扯了扯沈淮的衣袖,让他看停在街对面的那辆尼桑车。刚才那个给拉出来包厢的花衬衫男,正坐在那辆车里探头看向这边,熊黛妮有些害怕的问道:“他是不是在等我们?”

        沈淮撇了撇嘴,说道:“没事?!庇胄荀炷?、熊黛玲走到旁边的巷子里,坐上车,正准备倒过来,那个花衬衫男开着那辆黑sè尼桑,就直接穿过大街,堵到巷子口,不让沈淮他能把车倒出去。

        “小子,还以为你有多牛?逼呢,开一辆破桑塔纳,就敢玩双|飞??!今儿,你把这两个妞让给我,老子就放你一马!”花衬衫男让他两名同伙在车里停,他下车走过来挑衅。

        熊黛玲倒不怕事,只是很疑惑的问沈淮:“什么叫玩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