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四十五章 棋逢故人

    第五百四十五章 棋逢故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沈淮在电话里,将今天下午在昭浦造船厂大门口发生的事情,简略的跟高扬说了一遍,让他跟陈宝齐汇报去;沈淮是懒得给陈宝齐打电话。

        不过,无法说服秦丙奎,昭浦造船厂改制工作就很难推进;即使与恒洋的招商引资工作,不涉及昭浦造船厂,昭浦造船厂的问题也不能一直拖下去不解决。

        想到秦丙奎那有如茅坑石头一样、又臭又硬的脾气,沈淮头痛不止。

        翻出全县党政干部通联录来,从中找到秦丙奎的住址,沈淮倒没有想到秦家就在南面不远的起凤巷里,离他住处就隔了两条巷子。

        看着时间不算晚,沈淮揣了一包烟到兜里,决定夜访秦宅。

        师范学校南面的几条巷子,是霞浦最早的城区,石板街,两边的院落里散发出浓郁的桂花香气,叫人意识到九六年的秋季已经悄然到来。

        立秋之后,温差变大,白天炎热的天气,入夜之后就清凉起来。

        月光筛落,暗影沉浮,用石灰粉刷的院墙斑驳,有着雨水冲刷后年深日久的痕迹,檐头椽木也有着很深的腐色。

        时间不算太晚,两边院子里的人家大多没有歇下,拾步而走,听着传来的“闲言碎语”,以及偶尔的婴儿啼闹及犬吠声。

        夜间走在这样的巷子里,沈淮也静得其趣,往昔的回忆也悄然浮现脑海之中。高中时,他在霞浦县中读书,有闲时间,都会走过这些巷子,到前南的庵堂里,或书或棋,闲坐半日。

        没有之后在心间刻下那么深的伤痕,倒是他人生里最闲暇的时光。

        好些年过去了,沈淮也不确定当年书棋皆通、给他很多指点的老居士是否还健在。

        想到这里,沈淮便放下去找秦丙奎的念头,想去庵堂寻访旧人。

        沈淮刚要绕过起凤巷时,听着里面一户院子里传来激烈的争吵,一个男人在失控的咆哮:

        “应酬,应酬,偏偏就你应酬多,你脑子是浆糊做的,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你会不知道那些个男人脑子里是什么龌龊东西,这时候喊你出去,会有什么好心思……”

        “工作,什么工作,需要你这时候跑出去到酒店去应酬?人家当你是三|陪小姐,你到底有没有廉耻,有没有一点知觉?”

        “你今天要走出去,就不要回来了?!?br />
        听着争吵声,原来是这户人家,妻子这么晚还要出去应酬,男人不忿争吵起来——只是争吵声这么大,邻居也没有出来看热闹或劝架的,想必这样的争吵也不止一回了。

        “啪!”

        紧接着院子里传来摔东西的声音。

        沈淮咂咂嘴,心想那个不忿妻子这么晚还要出去应酬的男人,终于是控制不住要发作了。

        然而叫沈淮瞠目结舌的是,这个不忿妻子这么晚还要出去鬼混的男人声音又紧接着传出来:“你半夜出去鬼混,你还有道理了,你还砸东西,我怎么对不起你了,我怎么冤枉你了,你要是夜里去电视台加班,我什么时候阻拦过你……”虽然声音还蕴有不满跟恼怒,但气势明显弱了许多。

        沈淮愣怔了半天,这男人未必太窝囊了些吧?

        这会儿,院门打开来,一个穿红裙子的女人院子里走出来,带着情绪将院门“啪”的摔上;男人的声音也叫这一摔嘎然而止,甚至连头都没敢露出来,更不要说半夜将妻子留在家里了。

        看着戴影高跟鞋在石板街上,“当当当”的踩出清亮的足音,沈淮想着这个女人之前说过她住在这一片,倒没有想到她就住这座院子里。

        戴影也没有想到沈淮会站在巷子口,想着刚才跟丈夫的争吵应该都落到他的耳朵里,有些手足无措。

        看着戴影慌乱的眼神,沈淮淡然问了一句:“这么晚还要出去工作???”

        “市委高秘书长与市委宣传部的人今天到台里来参观,晚上他们到市里吃饭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时候又回到霞浦来,说是要找个吃夜宵的地方……”

        沈淮那双眼睛似能看透人心,戴影倒像是给捉奸在床一般,没敢隐瞒,把她这么晚出去陪同市委副秘书长高扬的事情说出来。

        高扬在霞浦?沈淮也有些意外,他刚才接到高扬电话,还以为他在陈宝齐身边。

        沈淮无意去揣测高扬这么晚将戴影喊出去,是他看上这个女人,还是说他想把这个女人献给谁——他看着戴影走出来的那个院子,院门这时候给从里面关上,而里面那个男人自始至终都没有探头出来看一眼,或者将戴影拉回去,心想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在这么物质化的社会里,还真不是普普通通的男人能守得住的。

        沈淮没有再理会戴影,院子里男人都不敢露头,他才不会管戴影今夜会在谁的床上、谁的身上宛转呻吟,转身往庵堂走去。

        沈淮不吭一声的转身往南面走去,戴影却是不敢就这么走开。

        前些天是她主动勾引沈淮的,这时候深更半夜又去陪高扬叫沈淮当面撞到,她心里的沾沾自喜,这一刻荡然无存,只留下忐忑跟不安,实在不清楚沈淮在沉默之下,到底藏着怎样的想法。

        庵堂大门半掩,里面亮着光。

        沈淮推开油漆掉掉厉害的大门,看到院子里两棵古银杏树下摆着一张桌子,眉毛都有些发白的老居士,与秦丙奎对桌而坐,正摆棋走子。

        秦丙奎看到沈淮走进来,眉头微蹙,转过脸去没有搭理他。

        沈淮心想秦丙奎的脾气还真是又臭又硬,他也不说什么,跟老居士点点头,算是见过礼,走过来看他们下棋。

        沈淮看过他们落了数子,就知道秦丙奎的棋太臭,这时候看到自己进来又明显带起情绪,根本不可能是老居士的对手,也就不去看棋,打量起庵堂的布置来。

        他在高中毕业后,也多次到霞浦来,不过距离上回重游庵堂,也有六七年的时间了。虽然庵堂给列入县级?;そㄖ?,但县政府投入很有限,而且这边只是几个居士居养的庵堂,偶尔有行走的僧尼落脚住一段时间,平日里也没有什么香火,院落相比较六七年前,又破旧了一些,倒是院子里这两棵有着上千年历史的银杏树,枝繁叶茂,无龙钟之态。

        听着银杏树下“呓呀”吸气,沈淮看过去,秦丙奎缠打的一条大龙给老居士锁住挣扎不得,百子不到,就定了输局,沈淮走过去,说道:“老秦下棋水平太差,我来下一盘……”

        “原来是小秦的熟人?!崩暇邮看蛄苛松蚧戳窖?。

        秦丙奎叫沈淮口气大到没边的这句话气得一佛升天,推棋站起来让座,这才看到戴影站在院门角落里,暗道,难怪有这怪香气。

        秦丙奎的眼睛在沈淮跟戴影的身上扫来扫去,似乎认定他们有见不得光的关系,想着现在领导干部乱搞男女关系的现状,脸色更是难看,对沈淮的印象更恶劣。

        “秦叔,这么晚你还还在这里下棋???”戴影平时对秦丙奎这个老顽固,理都不理,这时候不得不硬着头皮打招呼,那软糯的声音有些走形。

        “哼,”秦丙奎冷哼一声,摆着脸教训戴影,“小戴,不是我要说你,你整天跟小郭吵个不停,也不是回事。你就不能跟小郭老老实实的过日子?”

        沈淮回头看了一眼,心知秦丙奎跟戴影是邻居,对她家的争吵应该清楚,原来戴影嫁的男人姓郭。

        再看秦丙奎臭着的脸,沈淮也知道他误会了什么,不过实在懒得跟他解释,坐下来拾棋子入棋盒。

        不管沈淮什么冷淡态度,戴影反正不敢走。

        她这些天大体搞清楚东华官场上的一些脉络,知道要是沈淮认定她是个两面三刀的女人,高扬即使是市委副秘书长,似乎也没有办法庇护她;而且要是高扬知道她曾勾引过沈淮,说不定也会把她当成破鞋扔到一边。

        秦丙奎有话要跟沈淮说,自然也不忙着离开,到屋里拖了一张长凳出来,就坐在边上看沈淮跟老居士下棋,看了一会儿,也不得不承认沈淮的棋风虽然同样凌厉,但水平要比他高多了,百余子摆下来,老居士居然也极快就落到下风。

        “这位施主的棋风,叫我想起一个故人来?!崩暇邮克档?。

        “哦……”沈淮笑着应道。

        “不过你的棋风要凌厉一些,大概是正值意气风发之时,”老居士说道,“我那个故人,在此之前也正是人生低沉时,棋风显得绵密一些。我跟他下棋,大体要到收官时,才会劣势来,他要是棋风凌厉一些,我估计挡不住他百余子……”

        “哦,是嘛,老居士的故人是谁?”沈淮笑着问道,“我也是喜欢下棋的人,有机会见到摆一盘?!?br />
        “我那个故人,三年前因为意外去世了,”老居士说道,“不过你们棋风是一个骨子的,要是只看棋不看人,我都分辨不出来……”

        沈淮笑了笑,故人相见不能相认,倒也没有太多的遗憾,转回头看向戴影,问道:“你不用去陪高秘书长了吗?”

        ♂♂

        (无弹窗小说网)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