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四十四章 应变

    第五百四十四章 应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沈淮跟秦丙奎接触不多,但也知道这么个人,见他站出来承认整件事是他在背后指使,也倍感头痛。

        沈淮到霞浦强硬拆掉徐记酒楼,除了他在东华权势炙手可热之外,更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徐家父子身上糊了一屁股屎,揪住把柄,就能叫徐家父子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徐家父子要是敢反抗,沈淮敢将他们整得连娘都不认识。

        然而,能用来对付徐家父子的手段,就未必能用在秦丙奎身上。

        “昭浦造船厂欢迎我的架势有些大啊,但既然干部职工有意见,我与赵副县长代表县里,就不会不听取你们的意见,”沈淮退后两步,蹲到花坛边上,从裤兜里掏出烟跟火机来,点上一根香烟抽起来,又将烟跟火机递给秦丙奎,说道,“来,秦厂长,我们也不用捋着袖子瞪眼,那样太难看,我相信秦厂长你也是应该会尊重县里的。你先抽根烟,我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留着时间听你反应情况?!?br />
        遇到这种事情,沈淮心里也很恼火,但知道对付秦丙奎这类人,你有脾气,他脾气更大、更倔,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单纯硬上的手段只会激化矛盾,不利于解决问题。

        沈淮绷着脸进来,秦丙奎有给沈淮破口大骂的心理准备。

        他虽然跟沈淮也没有谈上几句话,但整个霞浦县三四百个中层干部耳朵里,有谁没有听说过沈淮的凶名?

        秦丙奎预计沈淮看到这场面,会有暴风骤雨当场发泄出来,看他刚才那么yīn沉沉的脸,也有雷霆将作的痕迹。

        他也做好尖锐对抗、哪怕给当场撤职也要为普通职工发声的准备,但没想到沈淮眨眼间云消雾散,在花坛脚边蹲下来抽起烟来,还将烟跟火机递过来给他抽,叫他鼓足的气势憋在那里,发挥不出来。

        看着沈淮递过来的烟跟火机,秦丙奎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而且堂堂县委副书记不顾形象的蹲在花坛脚边,他们要是也蹲过去跟沈淮反应情况,叫一两百号船厂工人站在旁边围观,在什么样子?!

        秦丙奎有些不知所措,赵天明嘿然一笑,接过沈淮的烟跟火机,点了一根烟,也蹲过来抽起来,跟王卫成说道:“王秘书,等会儿船厂这边对改制有什么意见反应,你记录一下……”

        秦丙奎这人,骨头硬、脾气臭,耍心眼的能耐却是不强。他绷足气要沈淮大吵一顿,沈淮要是冲着他大发雷霆,反倒是遂了他的愿,然而这一蹲一递烟,就将他绷足的气势给卸了下来,叫他不知所措,赵天明暗道:不能说沈淮的应变能力真是一流。

        一两百号工人围聚在大门口,沈淮要船厂几名厂长都蹲下来汇报问题,当然不成什么样子。不过,现在的问题是秦丙奎在这些工人里有威信,甚至要借着他在工人中的威信跟沈淮叫板,船厂工人对县里更多的只是抵触情绪而已,所以沈淮能放下架子,是抓回主动的一个策略。

        就连赵天明也都蹲到花坛脚边抽烟,秦丙奎更是无计可施;船厂其他三名厂长,看场面实在太难看,骂骂咧咧的将围聚在大门口的工人赶走;秦丙奎也无法再说什么,只能看到工人们将横幅收起来,灰溜溜的给赶回车间去。

        沈淮抽着烟,他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看着工人们不情不愿的散开,将手里的那支烟抽完,才对秦丙奎说道:“我还是那句话,船厂要改制,不会不尊重船厂干部职工的意见,任何方案,都要取得船厂干部职工大多数人的同意,才会最后实施。现在赵副县长与投资商过来考察,探讨的也是可能xìng,船厂这边有不同意见,我,以及赵副县长,都欢迎你们及时跟县里反应。现在,我代表县里,欢迎秦厂长你跟县里反应意见……”

        秦丙奎硬着头皮蹲过来,说道:“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这么多职工为船厂奉献了青chūn,又奉献了子孙,做出这么大的贡献,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临到头,县里要把船厂卖出去,就将他们当成包袱甩出去,这个叫谁心里能想通?不管怎么说,就算县里现在就把我这个副厂子撤了,话堵在心里,我一定要说出来?!?br />
        关闭

        “如果工人带着情绪这么说,我能理解,”沈淮说道,“但秦厂长,你是船厂的副厂长,你跟其他几名厂长,这么说话是不负责任的。县里委派你们担任船厂的管理层,是要你们解决船厂当前的实际困难跟问题的。你认为赵副县长跟投资商探讨的改制方案不可行,那好,秦厂长,你们就拿出更好的方案出来,对赵副县长他们的方案提出改善也可以。你们的方案,是不是合理,有没有可行xìng,能不能让船厂扭转让前的困难局面,一是船厂近千干部职工眼睛不是瞎的,二来,县里对你们船厂管理层的举措也是尊重跟支持的,再尊重跟支持你们一次,又有何妨?”

        沈淮直接将皮球踢到秦丙奎的怀里去,但一番说辞也是叫他们哑口无言。

        沈淮站起来,伸了伸脚,看着工人都散开了,才板起脸来训斥秦丙奎:“我把摞在这里,下回你们谁再给我做这种随地脱裤子撒屎的事情来,不要怪我收拾你们!”

        秦丙奎一开始绷足的气势给沈淮卸了干净,这时候挨了一顿训骂,老脸涨得通红,愣是回不了一句话。

        沈淮将秦丙奎丢下来,与赵天明等人一起往办公楼走去,跟留在办公楼里的曾志荣、魏长林等人汇合。

        赵天明看了看手表,在大门口也就耽搁了不到一刻钟。

        虽然工人围聚这事,会造成很不利的影响,但能这么快就将局面控制住,也能将不利影响降到最低。

        跟曾志荣,沈淮也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及船厂大门发所生的事情:“工人们对船厂改制前景有些担忧,有些情况要跟我反应,我也难得受到这样的待遇……”

        见沈淮一脸的轻松,而局势又这么快就控制住,曾志荣他们也没有往心里去。

        改革开放这些年,越是到深水区,带来的矛盾越激烈。同时有些地方官员、企业也是吃相太难看,广南那边,下岗职工、上访群众围堵zhèngfǔ、拦路造势的事情也屡有发生,关键还是要看地方zhèngfǔ的控制能力。

        ******************船厂发生这样的事情,沈淮他们在船厂多逗留,而是直接返回北山宾馆贵宾厅,与曾志荣等人探讨投资合作的方案。

        曾志荣也邀请沈淮到阳城去考察。

        考察是双方面的,恒洋要考察霞浦的投资环境,要权衡霞浦县提出的合作方案,同时恒洋想在霞浦发展,想要获得地方zhèngfǔ及金融机构的大力支持,同样需要将自己的能耐亮出来。

        建在这样的基础之上的合作,才更牢靠。

        今天的事为昭浦造船厂的改制埋下隐忧,沈淮也就不急于南下考察,约九月中旬过后,再抽时间到阳城,到夜里九点钟左右,沈淮就告辞离开。

        赵天明随同沈淮一起离开北山宾馆,在车里跟沈淮说道:“今天这事,只能说是暂时控制住了,”他怕沈淮不了解船厂跟秦丙奎的情况,又专门跟他提及这事,“秦丙奎脾气臭,在霞浦是出了名的,不仅陶书记给他顶多嘴,前几任书记,他要看谁不顺眼,也是心直口快,没有遮拦。也偏偏如此,叫他在船厂的威信较高。在改制这事上,不能叫秦丙奎软化,始终会是一个问题……”

        “老赵,你说该怎么叫秦丙奎软化?”沈淮问道。

        “难,”赵天明蹙着眉头,说道,“秦丙奎这人就认死理,前些年他闺女中专毕业,倒也没有让他托关系,而是县里考虑他在霞浦也算是劳苦功高,就想直接安排他闺女进财|政局,专业也算是对口。他不干,把他自家闺女气得离家出走,到外地打工去了?!?br />
        沈淮听得直皱眉头,秦丙奎摆明了是一个软硬不吃的主,他偏偏还是国家级劳模,也不能为扫清改制的障碍,就简单粗暴的将他直接调出船厂。

        见沈淮皱紧眉头,赵天明又说道:“秦丙奎脾气臭归臭,但也是一个直来直去的人,或许花些水磨功夫,还能将他说服的?!?br />
        沈淮倒是从赵天明话头里听出另一层意思,要是秦丙奎单纯是xìng子介直,那很可能是当面跟他顶嘴、唱对台戏,而不大可能会聚集工人造声势,直接来得下马威,意味着秦丙奎有可能是给其他有心人当枪在使。

        沈淮没有跟秦丙奎怎么接触过,但看他今天的反应,也不像是心机深沉的人,但是秦丙奎背后那人会是谁?

        看秦丙奎那又臭又硬的脾气,沈淮也没有指望着秦丙奎会告诉他谁是背后真正的捣鬼者,但在霞浦县,除了葛永秋、徐福林等有限数人外,要是还有跟他过不去的,那也应该是跟陈宝齐、虞成震等人能直接搭上线的;抑或是他们多想了。

        沈淮到住处下车,刚掩门进屋,市委副秘书高扬的电话就打了电话:“陈书记想了解一下昭浦造船厂今天下午的情况……”

        沈淮心里骂了一句,也不清楚这事陈宝齐、高扬他们事前就知道,还是事后有人跟他们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