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妖女

    第五百三十八章 妖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看着戴影离开,沈淮关门回屋。

        “那女的谁啊,怎么半夜鬼鬼祟祟的在外面?”小黎探头看了看院子里,眼眸子滴溜溜的看着沈淮,有些疑sè,怀疑他跟刚刚那个女人的关系不正常。

        “再鬼鬼祟祟,还能比得过你们?”沈淮没好气的说道,他又不能将戴影sè诱他的事情告诉这两丫头,拿着两颗青菜到厨房给两丫头下面条,又煎了两个sè泽金黄的荷包蛋。

        寇萱追到厨房里问道:“现在我姐是你女朋友了,你总不能再赶我走了吧?”

        “我哪有你这么便宜的小姨子啊?!鄙蚧纯扌Σ坏?,还以为妮子刚才在院子对戴影那么说是想帮他解围,没想到她还打着这主意,叫他无言以对。

        沈淮将面碗端餐桌上,喊小黎进来跟寇萱吃面条,他到卫生间洗澡去。

        这边虽然有多余的房间,但被褥什么的都没有准备。伺候过这两小姑nǎinǎi,沈淮拿着枕头跟毛巾被睡客厅的沙发上,跟陈丹打过电话说过小黎与寇萱在他这里的事情,说了几句情话,困意来了也就睡觉了。

        小黎跟寇萱,也是好久没有在一起了,有聊不完的话题,沈淮凌晨醒过来时,听着卧室里还在叽叽喳喳的说话,到早晨他起床来,将枕头跟毛巾被放回卧室的衣橱里,两个女孩子横七竖八的睡得香甜。

        沈淮中午没可能抽出时间来招呼小黎跟寇萱她们吃中饭,就留了两百块钱在客厅的茶几上。

        **************在县里东奔西走忙碌了一天,差不多也是拖到夜里十点钟,沈淮才回住处;院子里静悄悄的。

        沈淮进客厅打开灯,看到小黎在客厅茶几上给他留了一张纸条。

        小黎看过考场之后,下午就回市里了;离高考剩不了几天,她的基础还是有些差,也只敢偶尔小放松一下,夜里还要回学校上自修。

        卧室里毛巾被叠得整整齐齐的,想到昨夜两个丫头叽叽喳喳的,虽然有些闹腾,但听不到她们的声音,又觉得这里太安静了。

        沈淮洗过澡,到厨房里烧上水,拿了本书在客厅里看了一会儿。

        茶壶水烧开发出蜂鸣声,听着像是灰喜鹊的调子,沈淮和着调子吹起口哨来,站起来要到厨房将水倒进热水壶里。

        冷不防从隔壁屋的门打开,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影子站在里面,吓得沈淮差点将手里的书砸出去。

        寇萱揉着朦胧的睡眼,囔囔道:“怎么到大半夜才回来,还弄出这么大动静,让不让人睡了?”又张开粉润的小嘴,吃惊似的盯着沈淮半裸的身子。

        沈淮只当屋里没有外人,洗过澡只穿了一件小裤衩在客厅里看书,裆前兜了老大一砣,是相当的不雅。

        沈淮只能让寇萱去厨房倒水,回卧室穿衣衫。

        “你没跟小黎一起回市里?!鄙蚧创┖靡律雷叩娇吞?,疑惑的问寇萱,“我还以为你们都回去了呢?”

        “我给你当保姆,工资可以开很低的……”寇萱沏了一杯茶——也不知道她从哪里翻出来的茶叶,沈淮都不知道这屋里有茶叶——她走过来,将茶杯放在茶几上,大眼睛楚楚可怜的盯着沈淮,只是她俯身之际,睡衣的领口荡下来,露出里面颇成规模的雪白笋rǔ,挺耸迷人,有着青chūn少女极致的魁惑,叫人不忍直视又受不住诱惑想看更多点。

        虽然这个身子两年前就看光过,但当时还未长成,当时的寇萱虽然青chūn迷人,不过还没有远现在这般有诱惑力——不过沈淮也不确认,是不是自己受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影响渐深,对女sè诱惑的抵抗力远不如以前。

        沈淮站起来,推开隔壁屋的房门,昨夜还什么都没有,这时候客房里被褥皆全,床单竟然还是浅蓝sè米老鼠花纹,想来是两个小妮子白天折腾出来的,现在想赶人走看着都不成了。

        关闭

        “我不收你的房租就算客气了,要开工资就免谈?!鄙蚧此档?。

        听沈淮松了口气,寇萱笑逐颜开,娇嫩的脸蛋露出迷人的笑容,凑过来的说道:“小黎都说了,你看着凶凶的,心最好了,肯定舍不得把我赶出去露宿街头的?!?br />
        “难说,你现在不要太早下结论,指不定哪天我心血来cháo就把你赶出去?!鄙蚧从惺焙蛞材每茌婷徽?,“你放心了,你有什么事,跟谁来往,我看到也不会说出去的,在陈丹姐跟前,更是会守口如瓶的……”寇萱眯眼笑着说。

        “你这是威胁我?”沈淮呲牙问道。

        “哪有?”寇萱又瘪回脸,装回楚楚可怜的模样,挨近过来,伸手替沈淮掐肩,柔媚的说道,“你辛苦一天,我帮你捏捏肩膀……”

        小妮子身上传来很好闻的香气,也不知道是她身上自带的,还是用了什么好闻的香rǔ。

        沈淮到沙发上,端直茶杯喝了口茶,茶叶还不错,他躺下来,拿着书枕在扶手上就着刚才中断的部分看下去;寇萱也讨好的蹲到沙发后继续帮他捏肩,这倒是好享受。

        沈淮放下书,仰头看近在咫尺寇萱的脸蛋,五官jīng致,眸光流波柔媚,虽然才十八岁,但在清纯之中有着少女少有的妩媚。

        也许是在社会里厮混许多的缘故吧,寇萱要比小黎成熟多了。

        “我让你在这里住几天没关系,不过再有两个月,小黎就要去外地读书,你怎么办,有没有什么打算?”沈淮问道。

        “我也不知道,”想到这些问题,寇萱明亮的大眼睛里也有深郁的迷茫,说道,“要是你们都不愿意理我了,我想,我大概也只能离开东华了……”

        看着寇萱没有伪装的楚楚可怜,也叫人心生怜惜,沈淮克制着去摸她脸蛋安慰她的冲动,够着身子拿茶杯喝水。

        “不过,我离开东华之前,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给你,我不想欠别人的债走?!笨茌嬗忠闳痪鋈坏乃档?。

        沈淮一口热水呛在喉咙里,半天没有喘过气来,差点咳死在沙发上。

        “你看你,喝水都能呛到,还说不要人照顾?!笨茌孀吖?,坐到沈淮身边柔嫩的小手在他的背上轻轻拍着。

        “……”沈淮瞪了寇萱一眼,你这妮子得寸进尺,不是要害他的命吧?只是这妮子挨到他里怀里坐着,隔着轻薄睡衣感觉到她娇软的少女身体,他怕再受刺激,伸手要将她从怀里推开,说道,“你帮我捏肩挺好的,不要坐这么近……”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还为你保留第一次,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夜店这两年不可能还干净?”寇萱看着沈淮的眼睛问道。

        “咱们是不是不要讨论这么敏感的话题?”沈淮讨饶道,他知道寇萱看着娇柔妩媚,其实xìng子烈得很,要不然当年也不会闹出那么多的事情,可不想说什么话刺激到她。

        两年前,是说过以身偿债的话,沈淮也没有想到寇萱她脑子里还一直记着这事。

        寇萱抓住沈淮的手,沈淮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待寇萱褪下裤子,露出雪白美丽的下身,抓他手去摸绒毛丛生处,沈淮手指一触那红软娇嫩,就像是给烫过似的缩回手来,诧异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都说女人只要第一次还在,手指伸进来能摸得到。你摸一下,就知道我的身子脏不脏了?”寇萱说道,“你今天让我还了债,我以后就再也不来烦你了……”

        沈淮头大如麻,伸手过去帮她将睡裤提溜起来,手指触及她光滑如脂、嫩弹似胶的臀部,也难有什么心猿意马,这才知道,寇萱这两天虽然看上去很平静,跟没事人似的,实际内心深处为她妈十年之后再找上门来相认这事大受刺激,情绪不稳得很。

        “我也不是嫌你,只是我们都生活在现实的世界里,我一个单身男的,屋里藏着小美女,你倒是要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啊,”沈淮坐起来,拉寇萱靠到怀里来,柔声说道,“好了,我不赶你走了,这里你爱住多久就多久,”他也怕将寇萱撵出去,叫她真做出什么想不开的事情来,又想到戴影上门sè诱他的事,说道,“你在这里,兴许这边还能安静些,能让一些妖魔鬼怪少上门闹腾。不过你不要再说什么傻话了,你就不怕我真做出伤害你的事情来?”

        “不怕,”寇萱依在沈淮怀里,抬头看着他的眼睛,手隔着内裤,就摸上沈淮的裤裆,抓在那里,说道,“我早就想好了,第一次一定要给你,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给你;之后随便你怎么赶我走,我不会缠着你,更不会要你负什么责任?!?br />
        沈淮炸毛的跳起来,落荒逃回卧室,说道:“早点睡觉吧……”靠门看着下面不安分抬起来的分身,心里恨恨的骂道:“这不是招个妖女进宅吗?这以后的rì子难熬了。不行,明天不能脱身去徐城,怎么也要把周裕拉出来谈工作……”

        寇萱轻咬着红润似烈焰的嘴唇,也为自己大胆到极点的举动不安,但见沈淮这么狼狈的逃走,忍不住绽颜笑出来。

        这一刻绽放出来的风情仿佛幽暗夜sè里的鲜颜花朵,只可惜沈淮没胆子回头看一眼。

        寇萱摊开手掌张开,比划了一下,喃喃自语道:“男人都有这么大吗?”想到刚才主动献身的举动,感觉有些后怕,心想要真让这么大的东西进去,还不得痛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