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三十六章 金屋藏娇

    第五百三十六章 金屋藏娇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赵天明、徐建陪同恒洋船舶的曾志荣等人,先到北山鹏悦国际大酒店。

        北山宾馆改制后,更名北山鹏悦国际大酒店,目前已经启动新楼及周边环境改造工程。不过老的北山宾馆,包括宴会区及客户区在内的建筑群,都暂时保留不动,要等新楼建成后,这边才会接着进行改造。

        在北山鹏悦的北面,六月中旬开始施工的,还有北山路北段到新浦临港产业园规划区域的北线衔接道路工程。

        曾志荣作为从商多年的人,从外围的施工规模,还是能看到这是一个大工程;与他们一路过来所看到破旧的霞浦县城关镇,多少有些格格不入。

        赵天明、徐建这时候也能确认沈淮之前跟恒洋曾志荣确实只是萍水相逢。

        沈淮交了底,他们也指望着沈淮能说服淮能或鹏悦接收恒洋的这两艘船,替县航运公司解决这起纠纷,言语间自然也就维护起沈淮来。

        看到曾志荣等人对北山鹏悦酒店扩建工程感兴趣,赵天明、徐建便将沈淮赴任霞浦县之后,启动山北宾馆改制以及新浦钢厂建设以及近三年来沈淮领导梅钢崛起的事迹,介绍给他们知道。

        曾志荣对钢铁产业谈不上多熟悉,但经营企业多年,对国内大的经济环境之了解远在水淮之上,当然知道一家年产能达四百万吨的钢铁企业,在国内的地位有多重要。

        国家计委对国内钢铁产业发展有一个整体规划,就算照这个规划发展,国内钢铁产能在今明两年能顺利的突破一亿吨大关,新浦钢厂建成之后,梅钢的产能在整个产业里的占比也将能达到4%。

        这即使跟以年产千万吨钢铁为突破目标的燕钢、中原钢铁相比,还有些差距,但也足以叫梅钢晋身国内第一流钢铁企业的行列。

        阳城造船产业在国内很有名气,但上百家造船企业一年的总销售额也就在百亿左右;而梅钢在新浦钢厂建成之后,一家企业的年销售额就将突破百亿。

        知道这些事情之后,之前在航运公司的一些叫他疑惑的事情,都豁然开朗。知道沈淮在地方上的地位,确实不是普通副县长能比的。

        考虑到梅钢在地方经济中不可取代的地位跟作用,不要说沈淮以县委副书记兼掌梅钢,就是以市委副书记兼掌梅钢,曾志荣都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要知道燕钢跟中原钢铁等几家国内排名居前的钢企,都是副部级企业,燕钢跟中原钢铁的老总甚至都享受zhōngyāng候补委员的政治待遇,在地方上跟省市主要领导都是平起平坐的。

        也许更叫曾志荣疑惑的,就是沈淮是如此的年轻。

        他心里想:也许是这个因素,才叫他暂时还留在县委副书记的位子上,不能很快的得到升迁吧?

        考虑到霞浦县正进行新浦钢厂这么大规模的项目建设,有投资商在北山鹏悦国际大酒店上投资近亿进行改造扩建,也就能够理解了。

        国内钢铁产业,此时人均年产钢量大约在一百吨左右。

        就算梅钢生产率要远远高于国内的平均水平,新浦钢厂建成后,直接创造的就业岗位也将近万。加上相当配合产业的发展以及员工家属的迁入,就直接聚集起一座四到六万的小城市出来。

        以此衍生出来的贸易及商务往来,支撑地方上两到三个高档酒店的生存,都是绰绰有余的。

        “恒洋船舶市场部之前搜集信息说霞浦未来几年的发展会很可观,”曾志荣听赵天明、徐建介绍过霞浦近半年来的变化,感慨道,“如此看来,我们还是严重低估了霞浦的发展潜力啊。我当真是没有想到沈书记,是这么有能量的一个人……”

        曾志荣这么说,赵天明也颇有感慨。

        沈淮虽然到霞浦赴任才两个月的时间,但就是这两个月给霞浦带来的改变也是巨大的。

        新浦钢铁还没有掀起建设的大高cháo,但前期配套工程的陆续实施,已经叫人感受到剧烈的变革。

        梅浦公路、北线路工程、新浦开发区环线道路等基建项目进入实施阶段,开局就差不多以每半月一公里的速度推进,而预计到高cháo期,仅全县道路施工的基建速度还将提高一到二倍。

        沈淮提出的目标,就是城市乡村公路加在一起,每年的铺筑量要提高到两百公里以上;而在此前,霞浦一年的道路施工量就十几二十公里的样子。

        关闭

        九五年,霞浦县引进外资突破四百万美元,达到一个高峰,而新浦钢铁项目截止到现在,直接引进的外资就突破两亿美元。

        大建设刚刚铺陈开来,霞浦的建筑、建材企业以及商贸等服务行业就成为直接的受益者。

        这两个月,全县建筑业每个月新增加的就业人数,都在六七千人左右;预计到建设最高cháo时,建筑行业从农村吸纳的劳动力就可能达到五六万人甚至更高,也就意味着霞浦县有五到六万甚至更多的家庭就此受益。

        仅全县建筑行业受新浦钢厂建设而崛起,估计就能叫全县人均收入水平提高千元左右。沈淮提出来的目标,就是今年全县人均收入在九五年两千元的基础上提高一倍,达到人均四千元以上。

        而在地方财政税收方面,这两个月来都在高比例的增涨。而在新浦钢厂建成之后,仅新浦钢厂直接给霞浦县地方输入的财政收入,不包括上缴省市及国库的部分,就将超过五亿元,是九五年县财政收入五倍。

        不过,就算全县中下层都为霞浦将要迎来的大发展欢欣鼓舞,但想到自己这几年跟县委书记陶继兴的恩怨,赵天明对自己的前程,也由不得不在心里长叹,这是一场跟他无关的盛宴。

        不过,就算知道这场盛宴与己无关,又能如何?

        人不能逆势而行,赵天明知道他胳膊再粗,也不可能粗过前市委书记谭启平。为了新浦钢厂能顺利落地生根,省里甚至将跟沈淮有很深矛盾的前市委书记谭启平调走扫清碍障,他一个副县长,又算哪根葱?

        ****************

        沈淮与周知白、胡舒卫、杨海鹏、赵东等人赶到酒店,赵天明这边已经安排好宴席。

        沈淮介绍周知白、胡舒卫、杨海鹏、赵东跟曾志荣等认识。

        鹏海贸易起步晚,发展规模不大,但鹏悦集团发展到现在,已经是营业额破十亿的大企业;赵东、胡舒卫更是梅钢、淮能两大集团的核心人物,地位自然不容小窥——沈淮拉出来陪宴的阵容,倒叫颇有身家的曾志荣诚惶诚恐的。

        沈淮当下的主要意图,也只是尽可能做些弥补,从曾志荣,也给阳城的造船企业那里挽回影响。

        这席酒喝到十一点,把酒力不错的曾志荣喝挂了,才告结束。

        曾志荣这边的照顾,还是由赵天明、徐建他们负责。

        沈淮醉醺醺的离开酒店之际,跟赵天明说道:“陶书记也很关心航运公司的发展,恒洋的这件事,赵副县长你是不是抽空跟陶书记汇报一下?”

        想到要给县委书记陶继兴汇报这件事,赵天明就很犹豫,心想沈淮难道不知道自己跟陶继兴的事情?

        只是难以开口说旧事,赵天明只能闷声答应明天找陶继兴汇报这件事。

        坐进车里,杜建问沈淮:“沈书记是想陶书记原谅赵副县长吗?”

        沈淮没有说话,看着窗外,就算他在霞浦有戴泉、杜建、宋晓军、王卫成等人,但他能用的人手还是太少了。

        赵天明、徐建等人身上,也许有着各种各样的缺点,但在全县那么多的中高层干部里,要算能力突出的。

        当然了,要用赵天明,也要陶继兴点头,愿意化解跟赵天明的恩怨才行,不然他就只能考虑用徐建。

        这时候有几人从酒店其他宴会区域走出来,戴影身着红裙,在路灯下格外的耀眼。

        想到前夜戴影裙下露出来的嫣红蓬门,沈淮微微蹙着眉头来,问杜建:“我常听人说,能进电视台当女主播的,后台都颇为不凡。我们这位戴小姐,后台又是谁???”

        戴影显然也意识到沈淮坐在这边车里,犹豫着要不要当着其他人的面过来打招呼——看着戴影娇媚动人的脸蛋,杜建摸不清沈淮问他这话的意图是不是看上这个漂亮的女人,将他所知道的一些情况告诉沈淮:“我也不知道特别详细,只知道她之前是下面乡镇小学里的教师,跟县zhèngfǔ汪副主席的公子谈恋爱。汪副主席为了阻止公子跟乡村教师谈恋爱,作为条件,才把她调到县电视台。不过又有传闻说,她是汪副主席早年在乡镇工作时留下来的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就没人清楚了……”

        沈淮没想到戴影的背景还牵涉到乡镇秘史,微微一笑,让王卫成开车离开酒店。

        到住处,沈淮让王卫成送喝了不少的杜建回去,他就关上院门进屋。

        沈淮也是喝得醉醺醺的,头重脚轻,不舒服,渴睡得很,就想直接睡觉,等睡醒了再洗澡。

        沈淮摸进屋,在墙壁上摸了几下都没有摸到灯——他也是昨天才住进来,对屋里电灯的开关也不熟悉,估计着床的位置摸过去,躺下来就想睡觉,只是翻身之际,摸到一个柔软的身体。

        沈淮以为是孙亚琳占了他的床,想到孙亚琳以前对他的态度,也没有心慈手软,抬脚就对着那个人的屁股往床下踢,说道:“给你钥匙,也没有说让你得寸进尺来占我的床啊……”直接将对方推到床下去了。

        “哎呀!哎呀!”

        听着两个娇柔的声音,沈淮惊得坐起来,在床头柜上摸了两把,打开灯,就见寇萱跟小黎两个人都给他一脚踹下床,摸着给撞疼的额头坐在地板上,费解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