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三十四章 解决之道

    第五百三十四章 解决之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曾志荣磕破的额头已经结了疤,到厂医室清洗了一下,看着伤疤不是太明显,也没有包扎,就在厂医室。(.)

        在地方?;ぶ饕搴嵝械牡苯?,曾志荣并不清楚,沈淮会不会公正的看待恒洋船舶与他们县航运公司的债务问题,或者只是看到其中有利可图,才站起来横插一脚。

        要是后者,曾志荣也不会担心什么。

        他这次过来,就做好给地方狠敲一笔的打算。比起给挖掉一块肉,也要比吃闭门羹,也要比两艘船烂在船坞里,四百万船款收不回来强。

        等了半天,就在曾志荣渐沉不住气之时,徐建陪同赵天明走过来。

        看着霞浦县航运公司经理徐建陪同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走过来,而不见沈淮的踪影,曾志荣心头又蒙上一层yīn影,不知道事情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变故。

        不过徐建不再躲着不见,比刚才他们给挡在大门口不能进来,事情看上去总有些转机。

        也不管曾志荣压根不会信他的鬼话,但场面上开脱的话总是要说,徐建抛开心里的忧虑,走过来热情洋溢又自责的握住曾志荣的手,说道:

        “今天真是对不住曾总啊。我今天跟公司的几个负责人,在县里封闭学习,公司这边联系不上。我也是刚刚知道曾总你们过来,知道公司对曾总你们的招待很无礼。我代表航运公司,要跟曾总你郑重的道歉,”又介绍赵天明给曾志荣认识,“赵天明赵县长是我们县分管港务局跟航运公司的副县长……”

        “今天的事,沈记跟我知道后,都对航运公司提出严厉批评。同时县里不够重视这件事,对航运公司监管不到位,也要跟曾总你道歉?!闭蕴烀髯吖?,跟曾志荣握了握手。

        “不敢,不敢,今天是我们冒昧登门,多有打扰。也是我们失礼太多,要对徐总跟赵县长道歉……”曾志荣哪里会纠缠今天发生的这点不愉快,比起能叫霞浦县航运公司接受两艘船、支付船款,这点委屈都不能接触,他又何苦亲自跑到霞浦来?

        赵天明出会议室,主要还是劝徐建不要直着脾气跟沈淮蛮干,这时候简单寒暄几句,就陪同恒洋船舶曾志荣等人返回会议室,跟沈淮见面。

        ***************

        看着赵天明、徐建陪同曾志荣走进会议室,沈淮站起来,过去跟他握手,笑道:“上午在车上,我刚好没有带名片在身上,想着你们所议论的那个不好打交道的新副县长,可以就是说我,也就没好意思自我介绍,希望曾总不以为怪?”掏出名片递过去,算是弥补上午在车上的失礼。

        “我们在背后议论沈记,还叫沈记您当面听见了,这怎么都不能怪到沈记您头上去?”曾志荣见沈淮没有离开,双手恭敬的接过他递来的名片,但看到沈淮在名片上的头衔,又疑惑起来。

        曾志荣也是第一次来霞浦,之前只是恒洋船舶市场部负责搜集霞浦县这边的信息。然而市场部那边甚至将霞浦航运公司的分管领导搞错,也可见搜集到的信息有多不可谱。

        也怪不得恒洋船舶市场部的信息采集工作不到位。

        现在霞浦县诸多中层干部,都搞不清楚梅钢的管理结构,对沈淮在霞浦的地位,以及将来是要取代葛永秋当县长,还是顶替陶继兴当县委记,以及沈淮在梅钢的具体地位,都在议论纷纷——恒洋船舶在霞浦人生地不熟,又怎能摸清东华及霞浦官场上复杂到叫人抓狂的脉络?

        沈淮身兼市委委员、县委委员、常委、副记、副县长兼城规委主任、新浦开发区党工委记、新浦开发集团党组记、董事长、新浦钢铁集团董事长等职务。

        要是把他身上的头衔都写到名片上,方寸之间将密密麻麻的写满字,十分不好看;故而沈淮舍繁取简,只在名片上简简单单的写着“霞浦县人民zhèngfǔ副县长”一个职务。

        沈淮倒是图方便了,但叫不熟悉霞浦情况的曾志荣心里混乱起来:

        沈淮既然就是他们过来之前误以为分管航运公司的副县长,那为什么航运公司的经理徐建以及同是副县长的赵天明称呼他为“沈记”?是他还兼其他职务吗?

        另外,沈淮倘若只是霞浦普通副县长,为何又能插手干涉其他副县长的分管事务?难道看上去相貌堂堂、神情沉毅的赵天明,是个任同僚践踏的软屎蛋?

        曾志荣从商多年,jīng明而务实,当然知道很多事情都要比想象来得复杂,既然一时摸不清水底,那就更应该稍安勿燥。

        沈淮没有太多时间留在这里,跟曾志荣、赵天明以及徐建他们打太极拳,直接说道:“我也是刚刚了解到县航运公司跟恒洋船舶的订单及债务纠纷,我跟赵副县长,在这里先跟恒洋船舶承诺一点,就是我们霞浦县是讲诚信的,不会有无故撕毁订单、赖帐不还的行为。之前发生的一些误会,也希望曾总不要放到心里去?!?br />
        曾志荣还是没搞清楚状况,赵天明刚才道歉归道歉,但滑溜得很,没有一句话能叫他抓到漏洞跟把柄,没想到沈淮会这么快就做明决表态。

        曾志荣心里想:就算沈淮想从中捞取好处,不该是等他们求上门再作表态吗?难道说他年纪轻,新登高位,没有太多的经验,只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敛财?

        曾志荣心想,这个倒也好办,越是急切的人,胃口反而不会太大。

        徐建知道沈淮的态度,但是也没有想到沈淮直接将这边的底牌亮给对方看,心想这接下来还谈个毛?脸黑在那里不说话。

        沈淮继续说道:“……不过同时也要请曾总谅解航运公司当前的困难,现在要履约,将委托恒洋建造的两艘五千吨散货船吃下来,确实是有些困难。想必恒洋方面也了解这个状况。恒洋有没有为这两艘船寻找其他的潜在买家?我觉得我们可以放下分歧,寻找一个对双方都有利,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

        沈淮又问徐建:“这两艘船的资料,航运公司这边有没有?”

        见沈淮并不是说一上来就要强迫航运公司履约或向恒洋船舶支付违约金,徐建脸sè稍缓,刚要站起来去拿这两艘船的资料,曾志荣那边说道:“这两艘船的技术资料,我们随身带着。说实话,要是能为这两艘船找到新买家,无论是恒洋或者航运公司,确实是对双方都有利的解决方案。只是我们在造这两艘船时,航运公司这边提出一些苛刻的条件,两艘船造出来,主要适航于渚江中下游航道,潜在卖家就受到很大的限制。我们这半年时间来,也派人跟徐城、沂城等地很多航运企业进行过接触,但都没有进展。当然,霞浦县能做这些企业的工作,我们恒洋都会全力配合。我们接触的企业,我这次过来也都拜访了一遍,这里有份表单……”

        沈淮不忙着看两艘船的技术参数,先看着恒洋寻找的潜在买家,主要都是沂城上游的企业,东华跟渚江对岸的平江市,几乎没有接触什么航运企业。

        “东华以及平江市的航运企业,恒洋似乎没有怎么接触???”沈淮问道。

        “东华跟平江,靠渚江口,航道吃水深,都提出江海联运这个概念,沿江、沿海港口重点发展大吨位的海轮,内河航运则主要发展一到两千吨级的货轮。这两艘船的吨位有些尴尬,不够大,又不够小,我们前期也就没有重点拜访东华跟平江的企业……”曾志荣说道,但同时又疑惑,沈淮难道不知道霞浦县航运公司想撕毁订单的关键原因?

        “要是曾总愿意在霞浦做几天客,我可以现在就帮曾总你联系几家平江及东华的航运企业,看他们有没有购船的意向……”沈淮说道。

        “好的?!痹救傧胱派蚧茨苷饷创蟀罄康乃祷?,心想他在东华应该是极有根基的,他愿意从中斡旋,总比他们在东华人生地不熟的乱找买家好得多,也有希望得多。

        曾志荣又想,或许沈淮无论强迫县航运公司低头,但可以说服其他企业接收这两艘船,恒洋该给的好处或者说中介费,还是要给的。

        沈淮简单翻看过两艘船的技术参数,跟赵天明说道:“这两艘船要是质量不存在问题,鹏悦、市港运公司、天生港电厂、淮能集团以及平江的丰立贸易、港交集团,都有可能会买下这两艘船。这样,这几家企业,我都打电话联系一下,不过具体的事情,还是要麻烦赵副县长来主持啊,”又跟徐建说道,“我等会儿要赶去新浦开个会,曾总这边,你们是不是来负责招待好?”

        “好的,好的,今天是我们失礼,要跟曾总赔罪?!毙旖谟Τ邢吕?。

        他原以为沈淮要强迫县航运公司低头认栽,满心抵触,这时候见沈淮主要还是找其他航运企业来帮忙消化这两艘船,抵触的心态就一扫而空。

        曾志荣他们不知道鹏悦、淮能两家集团跟沈淮的关系,但徐建听到沈淮要把鹏悦、淮能拉进来讨论有无消化这两艘船的可能,心知这事有戏。

        沈淮与王卫成、杜建先告辞离开,将招待的事情留给赵天明、徐建。

        徐建心里犹有担心,赶着追出来相问:“恒洋曾志荣所说的理由,确实也是我们不想接收这两艘船的主要原因,鹏悦跟淮能真能接收这两艘船?”

        沈淮站在台阶下,打量了徐建两眼。

        在全县三四百中层干部,将近四十的徐建不能算年轻的,个子有些矮,长相不大起眼,要不是发生今天的事情,沈淮对他的印象也没有多深刻。

        沈淮沉吟片刻,说道:“对航运市场,你有你的判断跟看法,很不错,但还不够深刻。省委田记提出要大格局发展淮海省的经济,淮东地区,以东华建设综合枢纽港、发展装备制造产业为桥头堡,那渚江上游的淮西地区?现在能肯定的是,淮西发展煤炭及能源工业的同时,加大煤炭资源沿渚江东进的规模,也将是未来淮海省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所以,渚江主航道上较大吨位的运煤船,还是有业务市场的……”

        沈淮拍了拍徐建的肩膀,说道:“当然,也不能叫恒洋的曾总觉得这件事太容易。你们要弥补之前的失礼,你们所代表的霞浦的声誉跟诚信,也要尽可能的挽回。你跟赵副县长说一下,我晚上就会抽时间参加你们的宴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