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二十九章 路上偶遇

    第五百二十九章 路上偶遇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梦里,孙亚琳是扶窗挺臀,两条大长腿叉开,丰满雪丘之间露出嫣红蓬门来。

        沈淮都有些疑惑,是孙亚琳的长腿对他太有诱惑力,还是太久没有跟陈丹、周裕办事的缘故,

        沈淮拍了拍额头,将梦里那香艳的画面从脑子里驱除,揉着脸颊上的青肿,看着也不是很明显,就洗漱起来。

        沈淮有专车,但昨天夜里叫王卫成开走了,这时候叫他从霞浦开车来接,太浪费时间了,就想叫孙亚琳开车送他回霞浦。

        昨天去霞浦看沈淮的新住所,兼拉他回市里来喝酒,孙亚琳才不辞辛苦开车过去。

        孙亚琳这时候才懒得管沈淮死活,开车到能有去霞浦班车经过的地方,就借口她上午也要赶回公司开会,就将沈淮丢下来。

        沈淮拿孙亚琳无可奈何,好在他到霞浦后,就拨款给县汽运公司添置多部客调客车,将霞浦与市内的中途交通密度提到半小时一班,叫他没有等多久,就有客车从长途客站方向驶过。

        客车上,稀稀疏疏坐了不到三分之一满的样子。

        霞浦现在经济才刚刚起步,与市里的人流、物流密度还没有大幅的上升。汽运公司那边,对班车密度一下子提到这么高,也有一些意见,好在客车的添置专款是县里拨付,倒没有太大的阻力。

        也不知道司机是图省电还是怎的,新车空调没有打开,好在上午不算是特别热,车窗打开来,车子开动后有风灌进来,也不是特别的闷热。

        车后排坐着一长一少两名男子,想是在谈什么要紧的事情,看到沈淮走到后排来,就停下谈话,坐在中间的中年男子,身子往边上挪了挪,好让沈淮坐进里面靠窗的位子上去。

        沈淮点头微笑,表示感谢,见中年男子西装革履,质料上乘,但衣服有些起皱,皮鞋尖也蒙着一层灰,脸上有着长途旅途颠沛的疲倦。

        已经入夏季节,沈淮都换上短袖衬衫了,早晨也不觉有多凉;这两人都还穿着西装。倒不是说他们可能是刚从天气凉爽的北方过来,更像是讲究商业礼仪细节的人士。

        内地商务活动没有这么多讲究,这两个人穿得这么正式,应该是南方哪个城市或香港过来,倒叫沈淮好奇起来。

        靠左窗的那名青年跟前排的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应该是中年男子的随属,言语中对此行有所忧虑,但他们到霞浦具体是为什么事情,有着刻意的含混,大概是不想让同车的陌生人听到他们此行的目的;还有两只中号的拉杆箱放在他们的座位底下。

        沈淮靠窗而坐,将边角有些磨损的皮革公文包搁在膝盖上,摊开今天的东华rì报看起来。

        余薇昨夜在万紫千红包厢里亲笔手写的道歉声明,原文翻印在东华rì报社会版边角上,沈淮看了也是一笑,想着熊文斌今天会跟余薇接触,宝和集团跟市里的合作事宜,今天就会全盘浮出水面,沈淮也不差再等上半天。

        虽然陈宝齐之前用韩寿chūn跟余薇密谈沿江港口开发合作的事情,但事情既然捅开来,相关方面的经济洽谈,分管经济的熊文斌自然能名正言顺的插手进去。

        即使沿江港口开发项目合作的政绩要算到陈宝齐的头上,宝和集团算是陈宝齐亲自拉到东华来的投资商,沈淮不争这个,但也要防跟宝和集团的合作谈判,有会损害梅钢系的东西掺杂进去。

        “同志,你是在霞浦县工作吧?”坐在中间的中年男主动跟沈淮搭话。

        “嗯,我在霞浦县zhèngfǔ工作,”沈淮把报纸摊放在膝盖上,笑着说道,“临时有些事,上班都迟到了?!?br />
        刚才那会儿,他打量人家,人家自然也会打量他。

        孙亚琳不会帮他洗衣服,他还穿着昨天的短袖衣衫,质料尚可,但有些皱,随身携带着公文包,也就一个zhèngfǔ工作人员或公司白领的形象。

        中年男子刚才也不是显得特别健谈,这时候听着沈淮在霞浦县zhèngfǔ工作,眼睛一亮,抱着打探消息的目的,跟沈淮攀谈起来:“听说淮海省要在霞浦建设综合枢纽港,霞浦未来的发展潜力很大,你在霞浦县zhèngfǔ工作,那是好工作啊?!?br />
        中年男子嗓音浑厚,有着长期从事商业活动养起的良好素养。

        不过沈淮让宋晓军全面抓县里招商引资工作,眼前这两人又不像是辗转到霞浦谈商业合作的投资商代表,沈淮直接问道:

        “你们从哪里过来的,看你们的样子,像是跑了很多地方?”

        陌路相逢,这么问也没有什么冒失不冒失的,对方要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会找话题搪塞过去。

        “我们是广南阳城的,到霞浦找霞浦县的航运公司谈事情,”中年男说道,从西装内兜掏出jīng致的名片夹,递给沈淮,“方便问你贵姓?”

        阳城恒洋船舶重工集团总经理曾志荣。

        广南阳城距离香港较近,在国内来说,要算造船等海装工业发展较早、较好的地区。恒洋船舶重工是什么企业,沈淮也没有听说,阳城那边港资、国营以及民营的造船企业有好几十家,实力大小不等。

        中联重工投产之后,船用钢构是其重要产品之一,阳城是其市场之一,但沈淮并不是特别了解那边的情况,也没有听说恒洋船舶这家企业过。

        他估计着恒洋船舶重工集团的规模不会有多大,毕竟县航运公司旗下没有几艘货轮,近期也无计划添置什么货轮,倒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叫人家企业的老总亲自跑上门。

        “免贵姓沈?!?br />
        沈淮打开从公文包里,要掏名片给对方自我介绍一番,这时候与曾志荣一起的青年侧过头来问:“听说你们县有个新过来分管经济的副县长很难打交道,是不是?”

        “也不算是吧,”沈淮放下公文包,笑着说道,“要看什么人跟他打交道了?如果对方是很难打交道的,那他就很难打交道;要是对方容易打交道,我也没觉得他有多打交道……”他看着曾志荣,对方到霞浦来航运公司,显然又专程通过别人打探过自己,一时间有些疑惑。

        看着曾志荣拉了青年一下,显然是让他不要这么冒失的说话,沈淮就不忙着表露身份,笑着问道:“曾总亲自到霞浦,不会是想推销你们公司造的船到我们县吧?”

        曾志荣眉头蹙起来苦笑,说道:“要是这次过来能推销几艘船自然是好,不过,我们过来主要还是跟你们县的航运公司把之前的造船款结一下。这个是我们集团市场部的小魏,”又指着坐在前排的那个三十岁出头的女子,介绍道,“这是我们集团财务部的小陈。我们是初来乍到,对霞浦还不熟悉,只听说你们县的航运公司归新来的副县长分管。现在货款难结,少不得要去拜访一下你们县的几位领导……”

        县属企业改制工作,归沈淮管,这个没错,不过县航运公司目前挂在县港务局名下,但县港务局不归他分管;故而县航运公司目前存在多头管理的问题。

        之前县港务局主要负责东嵛溪、梅溪河、渚江等内河航道的管理,航运公司也是承接内河客货运、农场汽渡等业务。

        而随着新浦港的开发,霞浦航运及港口未来的发展大方向在海洋,而不在内河,但当前新浦港的港务管理、港口吞吐及运输业务,都叫沈淮第一时间划入新浦开发集团,与县港务局无关。

        沈淮这么安排,主要是方便打造一个新的港务体系,不想在之前低水平的旧摊子上艰难的描画什么。

        沈淮这会儿也没有必要跟曾志荣详细解释清楚这些,只是笑着说道:“航运公司的主管部门好像是县港务局,你们是不是先联系一下县港务局?另外,港务局的分管县长姓赵,到我们县有三四年了,不是新来的?!?br />
        “分管县长姓赵,不是新来的沈县长吗?”前排恒洋船舶财务部的小陈听沈淮这么说,也是一愣,转回头来,眼睛里有为来之前打听到的消息有误而感到的疑惑。

        “嗯,赵天明赵副县长,到我们县有三四年了,”沈淮不知道什么事,不想把别人的事揽到身上来,就更无意表露身份,“你们找赵天明副县长之前,最好还得要先去港务局跑一趟……”

        “你们县的港务局,我都跑断了脚跟,要有用,我们曾总也不用千里迢迢跑过来了?!鼻嗄晡好飨胱胖暗男量?,就有着一股压不住的怨气想找个人撒出来。

        曾志荣老成持重,说道:“航运公司、港务局那边,我们都会去拜访的;县里的领导,我们也要去拜访。要是这次结款顺利,我们也希望能在霞浦县多发展几笔业务……”

        大概也是想到此行的结果未必会如意,曾志荣眼睛蒙着一层忧sè,谈兴就淡了下来。到城关镇,曾志荣他们到路上打面的师傅谈包车的事情,沈淮则坐一路车去县zhèngf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