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夏梦如春

    第五百二十八章 夏梦如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听沈淮说完顾家故事,孙亚琳拍着额头,嚷嚷道:“亏了!”

        从宋鸿军那边了解到的情况来看,余薇这个女人虽然能恃子而宠、挟子自重,但在顾家远远谈不上地位的稳固。

        而从宋鸿军那边反馈的消息来看,顾家其他人对余薇这么个心机yīn沉的女人,差不多都是又恨又忌。

        余薇虽然有心计,有手段,但顾兴元其他三房太太及子女,又岂是吃素的?

        只要余薇在内地因诬告涉案致使投资谈判破裂,甚至她十年前无情抛夫弃女的事情给挖出来,顾兴元另三房太太及子女,断没有可能会放过掀风作浪、落井下石的机会——就算现在不能毁掉顾兴元对她的信任跟宠溺,在顾兴元不久将来撒手逝世之后,顾家人依旧可以利用这点,来削弱甚至剥夺她及其幼子的继承权。

        事实上,余薇心里应该极恐惧这件事闹得不可收拾的——抓住余薇心里的这个致命弱点,真要敲诈,沈淮能敲诈到更多有利他们的条件。

        想到这里,沈淮感慨的轻叹一声,说道:“是啊,没占足便宜就是吃亏??;不过她也挺不简单的,明知道今晚把事情搞得一团糟,但她也没有多少慌张,我当时就没有多想……”

        “确定你没有多想?”孙亚琳俯身过来,盯着沈淮的眼睛,想要从中看出他的心虚来,问道,“确定你不是看到人家母女俩漂亮,jīng|虫上脑,才没看到这里面有大文章好做?”孙亚琳的身体柔韧,她俯过身来,胸口就轻轻松松的贴到大腿上,调戏沈淮之余,顺带做个拉伸动作。

        沈淮拿孙亚琳没辙,拿起一只抱枕,就朝孙亚琳的头上扔过去。

        他考虑到寇萱的感受,不想在她的身世上做什么文章,不想拿寇萱的身世去要挟余薇什么,但叫孙亚琳这么一说,他本来挺正大光明的理由,就猥琐得说不出口了。(首.发)

        孙亚琳咯咯笑着要闪开沈淮扔过来的抱枕,身子一歪,没控制好重心,歪过头,整个人从沙发下滚下来,也不知道身体哪里磕茶几角上,只听见茶几“哐啷”响,差点将上面的钢化玻璃震出来。

        “哎呦……”孙亚琳人趴在地上,捂着大腿根上皱眉喊痛。

        “这个就是没口德的下场?!鄙蚧葱以掷只龅男Φ?,探头过来,见她雪白丰腴的大腿左而靠根部,眨眼间的工夫就淤青了一块,看着像是撞得不轻。

        孙亚琳忍着痛坐到沙发上,瘸着脚行走不便,也拿幸灾乐祸的沈淮无计可施,指使他道:“陈丹好像有瓶红花油放你房里,你去找找看……”

        沈淮找来红花油,看着孙亚琳撞伤的大腿内侧,虽然有一片淤青,并没有破坏她这条修长丰腴大腿的美感。

        撞伤处就挨着内裤边缘,白sè棉质内裤轻薄,隐隐现现能看到一丛黑sè,饱满而迷人的突起,叫稍紧的内裤勾勒出一个豁齿状的缝痕……

        “我要是主动帮你抹药水,你会不会打我?”沈淮眼馋的看着她给撞伤的地方,问孙亚琳。

        孙亚琳瞪了沈淮一眼,说道:“你以为我腿撞伤了,就收拾不了你?”伸手过来搭过沈淮手跟肩膀,就将他反摁在沙发上,又一屁股坐上去,叫他挣扎不了。

        只是这个剧裂的动作,拉着她的撞伤处,痛得她直吸凉气,半晌没能动作,抱怨道:“都怪你惹我,痛死我了?!?br />
        “明明是你在欺负我好不好?”沈淮叫屈道,但孙亚琳丰满结实的臀部,正结结实实的坐在他的屁股上,叫他舒服一点都不想挣扎,反着手将红花油递给她。

        孙亚琳接过红花油,坐到一旁往撞伤处抹红花油,撞伤加刚才的拉扯,痛得她咬唇吸气——只是她红唇微咬,秀眉微蹙的样子,有着平rì难见的柔媚跟迷人。

        抹了药油,还要揉按,才能让药油渗到肌肤里去活血化淤;孙亚琳抹药油很快,但揉按了两下,动作既古怪又吃力,踢了踢沈淮,说道:“你的手要是敢碰到别处去,小心我拿菜刀剁了它……”

        看孙亚琳撞伤处是真痛,沈淮也没好意思占她便宜,将她那双美得叫人恨不能剁下来收藏的美腿抱到膝盖上来,稍稍分开,就由轻渐重的按撞伤处。

        见沈淮没有乱来,孙亚琳放松的舒展了一下腰,让身子躺得更舒服一些,说道:“按得不错啊,你按好那里,把我肩也捏一下……”

        “去,去,”沈淮将孙亚琳的大腿推开,在她翻身之际,在她的屁股拍了一下,说道,“当我是什么人了,哪有这好事?”看着孙亚琳的美|臀给他打得微颤,捻了一下触臀的手指,暗道,好弹手啊。

        孙亚琳伸手掐了沈淮一下,也没有多计较他揩油的事情,两人还继续坐在大沙发上谈事情。

        沈淮虽然兼着新浦钢铁集团董事长的职务,但新浦钢厂的建设,主要还是孙亚琳、赵东、赵治民等人负责,他需要把相当大的jīng力,放在新浦开发区招商引资及开发建设上。

        除了新浦钢厂、新浦开发区外,霞浦县zhèngfǔ有经济相关的事权,差不多也集中到沈淮身上来。

        沈淮这段时间跟孙亚琳也是相聚甚少,要聊的话题很多,而且关于县属国企的改制问题,他还要听听孙亚琳的意见。

        之前,霞浦县属企业也有不少,但真正能谈得上有实力的没有几家。

        梅钢之前是梅溪镇办企业,何况梅溪镇后来又划到唐闸区去了,霞浦县也没脸把梅钢的成绩算到自己头上来。

        霞浦电厂发电、输配电设备以及线路老旧,这些年都是勉强撑着运营;一年前由县zhèngfǔ决议,作为电改试点,拨给淮能集团,以便对全县的供电能力有一个大的提升。

        昭浦炼铁厂,虽然每年也能生产生熟铁五六万吨,但技术含量及盈利水平都很勉强,也在半年前给梅钢直接以两千万的价格收购进行技改,跟霞浦县再没有半点关系。

        除开这三家企业外,霞浦县属企业里,人民商厦、新浦造船厂、北山宾馆、航运公司、自来水厂、北山电子厂、县建筑公司等,都要算较大规模的国有企业,但这个较大规模,也只是相对而言,实际没有一家净资产有超过两千万的。

        沈淮目前的计划,就是成立城投(城镇建设)、公投(公共事业)、新浦开发等融投集团,将霞浦县属九十余家国有企业,分门别类的划入四大集团旗下进行资产整合。

        为方便管理,在四大集团之上成立归县zhèngfǔ直辖的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进行监督管理,也为县属国企全面改制铺开道路。

        沈淮前期重点要加强的是新浦开发跟霞浦城投两大集团,主要也是想以这两大集团为主体,承担新浦开发区及新浦新城的开发跟建设重任。

        大方向,沈淮与陶继兴商议着确定下来了,但还有很多细节需要推敲。

        在这方面,孙亚琳的专业xìng,甚至要比国内绝大多数所谓的专家学者都要强。

        从万紫千红回来,就已经是深夜,两人坐在沙发上聊起来也不觉得时间飞逝,打着哈欠都不愿意回房睡觉,就挤在沙发凑合,以前又不是没有在一张床上睡过,孙亚琳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孙亚琳再醒过来时,太阳光从玻璃格子外shè进来,照在脸上都有些耀眼了,她头枕在沈淮的胳膊上,而沈淮一条大腿沉重的压在她的腰上,那根硬橛橛的东西顶在她的裆底还不够,还正用力要钻进去。

        要不是她下面还穿着内裤,孙亚琳都怀疑是不是已经叫沈淮进去了……

        孙亚琳只当沈淮趁自己未醒之时行猥亵之事,回头看时,顺手一个肘击过去。只不过,孙亚琳胳膊肘打出去就后悔了,看沈淮嘴角流口水的样子,分明是做chūn|梦呢;而且沈淮那根丑东西是撑在短裤里。

        就差临门最后一脚,沈淮就给孙亚琳一肘子打醒。

        孙亚琳肘击又准又狠,打得在他的颧骨上,痛得他下意识的要跳起来,翻滚在地,诧异的看着孙亚琳,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要打自己。

        孙亚琳睁着无辜的眼睛,好像是沈淮这么大动静把她闹醒似的:“怎么了,睡得好好的,你突然跳起来做什么?”

        “你打到我的?!鄙蚧慈嘧抛罅橙Ч亲诘匕迳?,担心左边脸会肿起来。

        “啊,我刚才做的梦是真的,”孙亚琳眨了眨眼睛,惊讶的说道,“我刚才梦到一个小青年要对我耍流氓,我一肘就打了过去……”看着沈淮给她打肿的脸,伸出手指轻轻在上面揉了揉,还凑过嘴吹了一下,问道,“痛不痛?”

        沈淮疑惑了,孙亚琳真有心打他,断不会帮他揉一下,只当她真是做梦。

        沈淮在梦里也是刚将孙亚琳的美长腿掰开来、要从后面行好事,将进未进之时,给孙亚琳一肘打醒。他还暗感庆幸,幸亏早给打醒过来,不然在孙亚琳面前脸要丢大了。他也不好意思再细究孙亚琳是有心还是无心,看着外面的太阳光,时间不早了,他爬起来就先去卫生间洗漱去了。

        看着沈淮给糊弄过去,孙亚琳捂嘴偷笑,整个人横躺在沙发上伸懒腰,回味时刚醒那一瞬时,是有一丝异常的感觉,心里又觉得奇怪,甚至不安,给他顶在那里,怎么会有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