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一十七章 脾气

    第五百一十七章 脾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为什么他说拆就拆,他妈到底是什么人!”

        徐记酒楼后院附楼的办公室里,传出给人磨刀石一般感觉的沙哑咆哮声,那咆哮声里蕴藏的愤怒,几乎是要将屋顶掀翻掉。

        几名工作人员站在办公室外,胆颤心惊。

        都知道徐总年纪轻,脾气大,一个不好,说不定就拿起玻璃杯就砸得谁头破血流,但是徐建中在他老子面前这么大声咆哮,酒店的工作人员还是第一次听见。

        陈燕背靠门而站,看着徐建中两眼赤红,仿佛笼子里的困兽,颇能理解他为什么会在徐福林面前发作。

        在别人眼里,二十八岁的徐建中赚下数百万身家,即使说有他老子的因素,但跟他敢做敢闯、出手大方、有经营头脑有很大关系。

        这两年的成功,也叫徐建中在霞浦县名声鹊起,叫他父子二人在霞浦县有“大小徐”之称,这给他带来极大虚荣的同时,也带给他极大的满足。

        如今,他一砖一瓦看着砌起来、灌注他多年心血的徐记酒楼,就要作为违章建筑给拆除,所得的赔偿不过是两套总价值七八万的安置房,这叫徐建中怎么能控制心里的愤怒不发作?

        陈燕默然的看着坐在办公桌后的徐福林,她原以为徐福林会在县政府常务会议上抗争一下,没想到他会转过头来做他儿子的工作。

        “为什么,他就是天生老子,一句话都得罪不得?”徐建中愤恨的质问,四月初那次相见,他在言语上是有不周,但是他没有想到沈淮下手会这么狠,为他一次无意的言语得罪,就要将徐记酒楼当成违章建筑拆掉,他拿起桌上的茶杯,暴躁的有着抑不住砸出去的冲动!

        “你有没有闹够?”徐福林阴着脸,盯着建中拿起茶杯的手,压着嗓子喝问,“你当你是地头蛇,人家就不敢压你?现在摆在我面前,就两条选择,一是徐记酒楼保不住,一是徐记酒楼跟副县长位子同时都保不住,你要我选择哪个?你有脸跟我发什么脾气?”

        在县政府常务会议上,徐福林不能吭声,但不意味着他在家里也要给人翻了天,眼睛锐利的盯着儿子徐建中的手,看着他敢把杯子摔出去。

        “县处级干部的任命权在市委,在市委组织部——爸,你都说新来的市委书记跟市委组织部长跟沈淮不是一伙的,为什么还要这么怕那杂碎?”徐建中不敢将手里的杯子放泄的摔出去,但心里依旧不甘。

        “你以为霞浦的天就是全天下的天?你以为你老子小小的副县长,就抵得上国家\主席?”徐福林手撑着额头,苦口婆心的劝告,他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再节外开枝什么了。

        他原以为新浦钢厂这么大规模的项目,怎么也要筹备一年半载的时间,才有可能见到眉目,谁能想到沈淮的动作会这么迅速,好几个投资几千万甚至上亿的配套工程,这一两月之间都要集中上马。

        不要说投资四十亿的新浦钢厂、投资十二亿的新浦电厂等超大型项目,就是这样几千万、上亿的配套工程,随便拿一个出来作为筹码,将他这个没有什么根基的副县长挤走,都没有一点问题。

        徐福林当然不愿意看到徐记酒楼给推平,但是沈淮明着就要把徐记酒楼竖起来当靶子打,以此揭开霞浦大拆迁搞建设的序幕,他有什么筹码去抗争?

        县长葛永秋跟沈淮不是一路的,市委组织部长虞成震、新市委书记陈宝齐都据说跟沈淮不是一路的,但是管什么用?

        新浦钢厂项目以及东华综合枢纽港建设是省里定调要重点推进的大工程,是事关全省大格局发展的桥头堡工程,谁横在这条路充当阻力,唯一的下场只可能是粉身碎骨。

        几个大型配套工程同时上马,县里几家建材、建筑企业就已经受益了。

        霞浦县这些年,也就建筑业稍成气候,但多在外地揽活、揽工程,在霞浦当地搞建设的少,霞浦这几年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工程在做。现在好几家建筑企业听着风声都转回来,到处招兵买马,准备参与县里将要掀起来的更大规模的建设。

        这时候谁要想横在前面,徐福林估计都不用沈淮出面,背后想要捅他徐家刀子的人,有的是。

        徐福林在官场混迹了这些年,他有这个眼力,但是他怕建中年轻气盛,经不起这个挫折;怨只怨,建中当初搞餐饮,没有搞建材或者建筑什么的。

        **************

        徐福林还想苦口婆心的劝说些什么,这时候办公室的门给推开,酒楼一名工作人员喘着气走进来,跟徐建中汇报:“拆迁队过来刷墙了,好像是县政府办杜主任带队……”

        没等徐福林开口问详细,徐建中“蹭”的火起,嘴里骂道:“杜狗日欺人太甚,他也白吃过老子的,今天不叫他吐出来,老子就不信徐!”甩手就先走了出去,要去找杜建算账;徐福林在后面连喊几声,都当没听见。

        陈燕忙跟徐福林追下楼去,只见杜建带着四五个县里的工作人员,提着石灰桶站在前楼临北山路的西墙边,杜建亲自拿起扫帚似的东西,醮着石灰水,在精致粉刷的西墙上,写出比人还高的半个“拆”字。

        “杜建,你个杂碎,你他妈敢再写一笔,老子砸死你?!毙旖ㄖ谐逑侣?,怒火攻心,拿起院墙角一只花盆就要冲去砸杜建,叫徐福林从后面一把抱住。

        “你们都吃了狗屎,给我抓住这畜生?!毙旄A旨邮ダ碇?,他抱不住动,冲着围观的工作人员破口大骂,叫他们一起过来,将人揪住不得动弹。

        “爸,杜***都要骑到你头上来拉屎了?!毙旖ㄖ姓踉糯蠛?,他不敢对沈淮搞什么事,但杜建狗仗人势,竟然这样*裸、步步紧逼的踩到他徐家头上来,他受不住。

        “徐副县长也在啊,还是徐副县长你深明大义,”杜建半辈子见过太多的风雨,在基层跟农民拿锄头对打得头破血流的事情,也不是没干过,自然不会怕徐建中手里的小小花盆,笑着说道,“县政府常务会议做出决议后,针对徐记酒楼的拆迁补偿款,很快也计算出来。沈书记要我们把工作做细,所以事先把公告贴出来?!贝庸ぷ魅嗽笔掷锝庸徽殴?,递给陈燕:“小陈也在这里做徐总的工作啊,那真好,这布告你来帮我贴一下?!?br />
        陈燕心虚的招呼了一声:“杜主任……”但看着杜建手里的公告,给杜建挤兑在那里进退不得,平时脑子灵光的她是一时嘴拙,转头无意的看到路边停着一辆桑塔那,沈淮正坐在车里看着这边所发生的一幕,心惊肉跳的转头看向徐福林……

        沈淮推开车门,大步朝这边走过来,指着徐建中的脸,劈头喝斥:“你有种砸给我看看。辱骂、威胁国家工作人员,谁给你的胆子?我现在明明确确的告诉你,就是我沈淮要拆你家的楼。我再不妨告诉你,你得不得罪我不要紧,但大家眼睛都看着,谁敢吃相太难看,我就收拾谁。这栋楼,你是怎么建起来的,你心里有数,有什么脸站出来喊委屈?”

        沈淮回头对杜建说道:“你明天就拿拆迁补偿协议过来,另外通知挖机到场。谁阻拦,谁不签字,这案子就从根子上给我挖下去,不管牵涉到谁,一律上报县委处理……”

        徐福林站在一旁脸色灰暗,虽然给很多人盯着看,却没敢说什么,他怕稍有些不慎,刺激得沈蛮子专揪住他打——这几年来沈蛮子在东华的行事风格,大家都有耳闻,看他到霞浦县后这些天脾气阴沉了许多,还以为他转了性,谁晓得沈淮骨子的蛮横压根就没有改变过。

        沈淮叉腰盯着现场的人看了几秒钟,见一个个鸦雀无声、噤若寒蝉的样子,甩手就要走回车里离开这边。

        沈淮转身时,蓦然看到熊黛妮站在路口,穿着长t恤,牛仔裤,肩头背着一只奶黄色的小挎包——见熊黛妮这时候出现在这里,沈淮眉头蹙起来,没有说什么,转头钻进车里。

        熊黛妮看着沈淮眉头蹙起来,似乎对她的出现很不满,她忙走去,拉开车门坐上车解释:“我过来不是说要替徐建中求情。听陈燕电话说,徐建中的抵触情绪很大,我怕闹出什么大事情来,对你在霞浦开展工作会不好,也没有多想什么,就过来了……”

        沈淮点点头,说道:“嗯,我知道?!?br />
        他也怕杜建镇不住场面,才将车停在路盯着看。

        虽然徐建中真动手打了杜建,将事情闹大了,他能将徐福林牵进来打下去,但是,打压甚至拿下一个副县长,都不是沈淮此时想做的事情,他更担心事情经陈宝齐传到省里,有可能会变味。

        他现在还不能让省里对他有控制不住场面的想法,很多事情,他都需要把握好寸度:没力度不行,太过火也不行。

        熊黛妮的心思跟他是不谋而合的。

        熊黛妮看着后视镜里沈淮的脸还是有些绷,有些忐忑,小声的说道:“你刚才脾气好大?!被故堑P拿懊笆У墓?,会叫沈淮心里不高兴,现在想想,她真不该冒冒失失的过来,她当然不是为了徐建中,但是沈淮的事情,需要她来关心吗?

        沈淮回头冲着熊黛妮一笑,问道:“吓着你了?我都好久没发脾气了,再不发发脾气,怕好些人误会我没有脾气啊?!?)

        ()t

        (无弹窗小说网)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