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新官上任

    第四百九十一章 新官上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县里也是临时接到通知,得知市委组织部长虞成震会亲自陪同沈淮到霞浦上任,但细想想,又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

        沈淮将到霞浦县委副书记的消息传开之后,县里很多人都在猜测他将接替葛永秋的位子——梅溪、鹤塘之前都是霞浦下属的乡镇,还是到九四年才划给市里,在此之前,沈淮就到梅溪任职。

        这两三年,梅溪镇的变化,霞浦县里大多数人都还是关注的,也满是羡慕,也清楚梅钢系跟市委书记谭启平之间的矛盾——沈淮给调到嵛山后,大多数人也都认为沈淮要沉寂一段时间,但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挟新浦钢厂项目复出,到霞浦县来担任县委副书记。

        对这么一个强势人物,又是预定将来会接替县长甚至县委书记职务的人选,市委组织部长虞成震陪同赴任,实在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相对而言,县里这边的招待活动好像规模小了一些,也没有说召开专门的乡镇及县局负责人会议,安排沈淮今天就与全县主要中层干部见面,叫很多人有些揣测不透。

        陶继兴也是上午到县委后,才知道虞成震要过来,想到沈淮可能已经跟虞成震在路上,倒不方便直接打电话给沈淮询问此事。

        沈淮从燕京回来时,陶继兴就在吴海峰家,跟他以及熊文斌、杨玉权见过面,自然知道沈淮到霞浦后,并无意立即去抢葛永秋的位子,还是要先把新浦开发区的框架拉起来,推动新浦钢厂项目尽快落根——这也是沈淮以及沈淮背后的宋系,绕过东华市委,跟田家庚以及赵秋华达成的默契。

        沈淮无意到霞浦上任就太高调,故而陶继兴也就没有兴师动众的安排什么干部大会搞见面仪式——梅溪镇以前就是霞浦下属的乡镇,沈淮跟县里大多数中层以上的干部,都还是认识的,也没有必要搞专门的见面会。

        虞成震突然要陪同沈淮一起到霞浦来赴任,陶继兴倒还是很奇怪的。他倒不至于就认为虞成震有可能脚踏两只船,只是从中揣测虞成震背后的赵系态度可能跟之前的推测相比,又会变得微妙了些。

        办公室接到虞成震秘书的电话,说他们的车已经到了城关镇,陶继兴就整了整衣衫,推门走出办公室下楼去。

        葛永秋、副书记顾金章以及四套班子的其他成员,也都陆陆续续的下楼来,汇聚到门廊前的小广场上等待虞成震陪同沈淮过来上任:

        有人一脸凝重,有人嘻嘻哈哈,有袖手而立、有人交头接耳,面对沈淮强势空降霞浦的态度莫衷一是。

        葛永秋也是脸如枯木的站在那里,昨天他到虞成震家里拜会过,虞成震对他的到访似乎也没有意外,也没有拒他千里之外,甚至还语重心长的要他配合好省里这次对霞浦县直接托手进行的人事调整。

        从虞成震那里,葛永秋也知道沈淮到霞浦后,会先兼任新浦开发区党工委书记,要把新浦开发区的框架拉起来,让新浦钢厂顺利生根,其他的工作还是要等沈淮到霞浦正式上任之后,由霞浦县班子具体讨论。

        葛永秋站在门廊下,看到陶继兴走过来,眼睛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

        “新浦钢厂项目已经在全省引起普遍的关注,我们更要确保万无一失,不然我们没有办法对市里,对省里交待。我想见面会过后,下午的常委会议上就直接讨论新浦开发区的人事调整——葛县长,你觉得如何?”

        虽然沈淮暂时不会觊觎他县长的宝座,但葛永秋不会失之警惕。沈淮现在不会,但不意味着等新浦开发区的框架拉起来,新浦钢厂进入正式施工之后,还会按兵不动。

        要是其他地方有安身之地,葛永秋不会介意将位子让出去,但他今年都未满五十,要是就此退居二线,他怎么都没有办法心平气和的接受这一切。

        只是有些事,是他眼下不能拒绝的,或者说不能公然拉拢其他县常委成员进行阻挠;不然,他面临的就不会再是给接替的问题,而将可能作为拦路石,给他们凶狠的踢走——更关键的,他现在拉谁去跟沈蛮子、陶继兴对抗?

        他知道,虞成震也未必想陪同沈淮下来,但也不得不屈服于省委书记田家庚与省长赵秋手联手决定的大局。

        “我没有意见,”葛永秋努力让自己的脸色好看一些,说道,“梅溪这两年的成绩,我们都在看眼里。霞浦要发展,也是一刻都不能耽搁。陶书记你的决定,我是支持的?!?br />
        陶继兴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这时候市委组织部的车部缓缓驶入县委大院。

        虽然县里没有特别兴师动众,只是召集县级领导与沈淮见面,但市委组织部正副部长、干部处处长以及随行秘书、干事以及司机加起来,倒用了四部小车,声势颇为浩大,好像市委组织部及虞成震才是沈淮真正后台似的。

        葛永秋勉强挂出来的笑容,没能保持多久,这一刻又阴郁下来。

        ***************

        看着葛永秋那张仿佛给海盐焗过的脸,沈淮心里一笑,下车后照着规则,等虞成震也下车来,跟他身边,接受霞浦县众人的相迎,与葛永秋握手时,笑着道:“葛县长,我们这要算不是冤家不聚头啊,以后我在霞浦县工作,葛县长要多加教导啊?!?br />
        别人听到沈淮这话,都是哈哈一笑,葛永秋心里的阴影更是重了一层。

        就算没有昨夜那一出戏,葛永秋也知道沈淮到霞浦县来,注定会搅动风云的。

        虞成震是个寡淡无味的人,下车来就说下午还要会议要回市里,要求县里立即召开见面会。

        县里还是很有一些人期待沈淮到霞浦来上任的,只是在会上给虞成震、葛永秋等人寡淡无味的讲话搞得有些败兴致;一套程序走下来,虞成震也没有留下来吃中饭,就坐车带着市委组织部的人返回市里。

        午宴也很简单,只是县常委班子成员以及政协、人大的主要负责人,在县委食堂的包厢里小酌一顿;之后,沈淮就跟着陶继兴直接到他办公室里谈事情。

        ***************

        “三年前,我到梅溪镇,是陶书记您手下的小兵,现在又到陶书记您手下接受指使了?!鄙蚧创蛄孔盘占绦税旃依锏牟贾?,笑着跟他说道。

        沈淮的客气话,陶继兴自然不会当真,请他到窗前的沙发上坐下来,笑着说道:“知道你要到霞浦来任职,县里绝大多数干部还是满心期待的。关于你兼任新浦开发区党工委书记一事,我已经跟其他常委都沟通过了,不会有什么问题;葛县长那边也是平静得很。后天人大召开常务会议就会通过你的副县长任命,你在县政府的分管工作,我这两天就会跟其他常委交流……”

        “那真是麻烦陶书记您了?!鄙蚧此档?,兼任新浦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的事情,他就怕葛永秋困兽犹斗,在看不到出路的情况下,会恶意将水搅浑掉。

        虽然他们不是没有办法对付葛永秋,怕的还是时间无故给拖延下去,不利于他迅速将工作开展开来的预想。

        葛永秋能保持安静,那自然是再好不过——而在吴海峰退居二线之时,葛永秋并没有能借高天河的势上位,说明陶继兴在霞浦县还是有些手段——其他常委成员应该观望者居多,倒不至于担心这时候会有人强出头。

        沈淮又跟陶继兴说了省委书记田家庚在省全委会议上提出要把东华建成东部沿海枢纽港,拉开全省经济发展大格局的讲话,说道:“这个应该是虞部长今天临时决定送我到霞浦上任的直接原因吧,也许赵省长之前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陶继兴笑了笑,田家庚作为省委书记抢先提出全省经济发展的大格局问题,这叫省长赵秋华失了很多分,为了挽留些损失,他就不得不让手下的赵系官员表现得更积极一些。

        不过省里的角逐,离他还是太遥远了一些,他也没有指望能参与那么高层次的角逐中去,对虞成震突然陪沈淮到霞浦的事释然,也不再多关心别的什么,又笑道:“梅溪镇划出去之前,县里的很多干部,你也都认识。新浦开发区要做大、做强,缺了人手不成。县里哪个干部你看上了,就跟我说,我来替你安排?!?br />
        “新浦开发区的人事架构,我这两天也考虑一下,”沈淮说道,“一是要把新浦镇党政班子吸收进来,进行适当的调整。市里能交流下来的干部很有限,还缺的人手,主要还是要从县委、县政府抽调精兵强将——我虽然说也曾算霞浦县一员,但对县里的干部,真谈不上有多了解;具体的人选,还需要陶书记您推荐、把关啊?!?br />
        沈淮当年到梅溪镇,因为吴海峰或者是针对葛永秋的关系,抑或是迫使当时他还要算市委书记谭启平手下的大将,陶继兴对他在梅溪镇的工作还是相当支持的。

        继而等周家与梅钢利益共存、形如一体之后,陶继兴在东华实际上也就给视为梅钢系的外围官员。

        不过,是人总会有利益诉求,沈淮自恃为梅钢系的核心,但也不能说完全无视于陶继兴个人的利益诉求。

        再说陶继兴在霞浦县扎根这么年,也不是匹马孤兵,手底下同样有一群人支持他,但同时也需要陶继兴能照顾到他们的利益——即使将来陶继兴要调出霞浦县,也不能说拍拍屁股就走,对之前追随、支持他的嫡系,也需要有所交待。

        沈淮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在近期内,就把新浦开发区升格为省级开发区,抓招商引资工作,把开发区的大框架拉出来,然后再考虑插手霞浦县的其他工作。

        新浦开发区的升格,会直接有一批副科、正科甚至副处级的位子出来,这对基层绝大多数官员,都可能是一辈子都在孜孜以求而不得的位子。

        虽然各方面形成的默契,是由沈淮全权决定开发区两委班子的人选,但沈淮不能说真就把这些位子都捂在自己的手里,很多方面的利益需要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