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八十八章 小喽罗

    第四百八十八章 小喽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沈淮与熊文斌女儿离开,徐福林气鼓鼓的上了楼,看到葛永秋没有坐在座位上,而是站在窗外,看着外面浅淡似水墨抹就的夜色。[~]

        徐福林心想葛永秋应该将沈淮刚才的话听进耳朵里去了,气恼的说道:“这个沈蛮子都还没有上任,第一把火就要烧得我头上来;他说不搞突袭,这把火想烧给谁看?”

        “哦,”葛永秋应了一声,眼神落在徐福林的脸上,看了两三秒钟,心里想:不管沈淮这把火是烧给谁看,倘若他就此中了徐福林的激将法,那真是幼稚了,语气寡淡的说道,“时间不少了,我也先回去了?!?br />
        他也不管徐福林什么脸色,就带着秘书、司机下了楼去。

        徐福林傻坐在那里,看着葛永秋离开半掩的包厢门,门外空荡荡什么东西都没有,他不知道葛永秋这态度是放弃抵抗呢,还是说要先把他当成棋子丢出去看沈淮到霞浦后的动作到底有多大?

        葛永秋的车停在徐记酒楼后面的院子里,他坐上车,没有回住处,而是要司机直接开车去市里。

        很多细节,葛永秋也谈不上完全的了解,但绝对要比徐福林知道得多。

        省里直接以商调函的形式,将沈淮从嵛山调到霞浦担任县委副书记,说到底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省里希望尽快推动新浦钢厂项目在东华落地的心情迫切,二是省里对东华市委班子已经缺乏信任,担心沈淮的调动任命会给谭启平或高天河借机会拖延。

        这也说明,谭启平调离东华已经定局。

        而省委书记田家庚四天前到东华来调研,陈宝齐随行,市里这边除谭启平、高天河之外,也额外叫杨玉权、熊文斌随同接待,这也说明东华市委班子初步调整的格局:

        省政府秘书长陈宝齐接替谭启平担任东华市委书记,熊文斌与杨玉权也同时都进常委班子——市常委班子可能会从现在的九人,增加到十一人。

        高天河即使会暂时留任市长,但对于左膀右臂都给卸掉的高天河,夹在以陈宝齐为首的赵系跟在常委班子获得两席、并且在人大又有吴海峰呼应的梅钢系之间,又有实力而言?

        就连高天河他自己都要在赵系跟梅钢系之间的夹缝里救存,高天河又怎么能顾及上手底下这几年来给打压得七零八落的小喽罗?

        小喽罗?

        葛永秋看着车窗外的夜色,眉头紧锁,忍不住自嘲苦笑。[~]

        九三年,他是市政府秘书长,沈淮是政府办秘书处正科级秘书,背景虽然深厚,但性子乖戾,难以相处,看不出有成气候的任何迹象。

        因陈铭德事件,他平调霞浦担任县委副书记、县长;沈淮调到霞浦县下面的梅溪镇担任镇党委副书记。

        沈淮从梅溪镇党委副书记到镇党委书记到唐闸区副区长到唐闸区常委到嵛山县常务副县长到霞浦县委副书记,三年五个台阶,他葛永秋还是霞浦县委副书记、县长。

        沈淮以新浦钢厂项目为筹码,将要逼走谭启平;市钢12.9喷爆事故,小舅子作作为事故的直接责任人,给判了十年,他葛永秋放个屁都不响。

        不是小喽罗是什么?

        回想这些年来的往事,葛永秋心里除了苦涩,还是苦涩。

        虽然不清楚沈淮到霞浦县之后,接下来的目标是他葛永秋县长的位置,还是直接想顶替陶继兴当县委书记,葛永秋心里都没有太多的侥幸。

        即使陶继兴不得不给沈淮腾出位子来——陶继兴作为吴海峰提拔上来的人,而且沈淮在梅溪镇赶走杜建的时候,陶继兴给予相当大的支持——多少也会得到相当程度的安慰跟补偿。

        无论是吴海峰还是沈淮,都不可能直接将陶继兴踢出去养老。

        陶继兴即使不能享受霞浦县接下来高速发展所带来的政绩与荣光,但到其他区县担任区委书记或县委书记或直接到市里某个重权部门,担任一把手,都不能算差。

        万一沈淮不想步子迈得太大,想要从县长开始他的地方主政生涯,他葛永秋从哪里求安慰去?

        葛永秋看着车窗外的夜色,虽然车轮在往市里行驶,但他犹不能确认是去高天河家,还是去市委组织部长虞成震家——这对此时的他来说,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邵征晚上他人就在霞浦县,老家有个老人过世,他与妻子钱文惠赶到乡下守灵,接到沈淮的电话,很快开车过来。

        等邵征过来,沈淮跟熊黛妮告辞离开王卫成家,先把邵征送回去,再开着车与熊黛妮回市里。

        熊黛妮心里还想着沈淮离开徐记酒楼时故意带她走岔道的事情,眼睛盯着车窗外,想看车窗外的夜色,却又时不时给倒映在车窗上沈淮的侧脸干扰到注意力,心思又禁不住乱起来。

        “对了,徐惠丽是你中学同学,你说徐惠丽还是你介绍,才跟王卫成认识,”沈淮见熊黛妮若有所思的样子,挑起话题问她记忆里的往事,“你跟王卫成也认识很长时间了?”

        “都快十年了,”熊黛妮说道,“那时候小黎他哥刚进钢厂,王成卫经常过来找他,而徐惠丽她爸是市钢的老职工,在中学又跟我是最好的朋友,所以经常能跟王成卫能见到面。他们到底是怎么发展关系的,我当时也傻乎乎的,不是很清楚,直到徐惠丽高考没考上,要去霞浦县中医院当护士,跟家里都闹翻了,我才知道她跟王成卫好上了……”

        沈淮笑了起来,他自然知道王成卫当年把徐惠丽骗去霞浦县的过程。

        不要说八十年代末了,就是现在,东华市里人也把霞浦县当成乡下地方。

        很少有人家会愿意自家女儿往破落地方嫁,徐惠丽当年为了跟王卫成在一起,很是折腾了一番,最后谎称怀了孕,她家里人才松口认王成卫当女婿。

        “你觉得王成卫这人靠不靠谱?”沈淮问道。

        “???”熊黛妮在想别的事情,乍听沈淮这么问,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回头怔怔的盯着沈淮看了几秒钟,才想到沈淮是在问她对王卫成的评价。

        这几天来,她家里也是风起云卷,给卷入东华政局的漩涡之中,熊黛妮自然知道比其他人更多的细节——熊文斌给她们定了很多规矩,也怕她们不理解,便直接将一些要害跟她们说清楚、说透彻。

        新浦钢厂项目是当下东华大变局的核心因素,无论是省里,还是沈淮背后的宋系,现在所做的事情,都在全力推动项目尽快落地生根,不过省里跟宋家的态度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沈淮是宋家的直系子弟,谭启平已经出局,宋系自然会全力支持沈淮在地方发展,做大宋系在地方上的基本盘。

        然而省里的态度多少还是有些暧昧跟模糊。

        新浦钢厂一期工程建成,产能就将达到三百万吨,使梅钢直接成为国内第六大钢铁企业。

        新浦钢厂要是建成了,沈淮不要说县长、县委书记,甚至更高级别的职务都有资格担任,不会受到年龄太大的限制。

        但是,省里也要防备项目中途会出现什么变故——这么大项目,在筹建过程中出现任何变故都是正常的——自然不会一下子就将所有筹码都交给沈淮手里,所以也无意直接就让沈淮到霞浦担任党/政一把手。

        而对沈淮来说,当下也是要确保新浦钢厂顺利的进入建设阶段,无意、也没有精力立即就将霞浦县的党政大权都揽过来——他是到霞浦县,除了担任县委副书记、提名副县长之外,此时真正最重要的职务,还是即将兼任的新浦开发区党工委书记。

        新浦开发区是前县长陈兵一手推动的,这几年来没有什么发展。而开发区当时设立时,也没有正式向省里进行申报,只是市里报备了一下,开发区两委班子现在还只是县政府外派的临时机构,享受副乡级待遇。

        省里让沈淮以县委副书记、副县长的高配职务,下兼新浦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就要在新浦开发区完成省级开发区申报手续之前,绕开行政上可能会存在一些阻力跟障碍,为新浦钢厂顺利落地建设保驾护航。

        由于之前新浦开发区工作委员会及管理委员会只是副乡级的临时机构,有编制、无编制的工作人员极少,所以沈淮到霞浦县之后,就直接面临一个组建新浦开发区两委班子的问题。

        熊黛妮虽然性子温和,但耳濡目染之下,还是有些政治敏感度的,知道沈淮问他对王成卫的评价,就是考虑将王成卫拉进新浦开发区的两委班子里去。

        一般说来,国家级开区为副厅,设在地市的省级开发区为正处级,设在区县的省级开发区大多为副处级,也有小部分为正处级。

        不要看新浦开发区此时很不起眼,两委班子级别很低,但很快就可能升格成副处级甚至正处级机构——其他地方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官员们要往上爬一步,可能要等到天荒地老,倘若此时能进入新浦开发区两委机构工作,随着开发区的升格,开发区所有官员的级别都会跟着水涨船高,几乎是东华近期以来能看到的最快、也是开阔的升迁捷径。

        像今天陈燕嘲笑王卫成只是县中里没权没势的副股级干部,但倘若沈淮拉王卫成进新浦开发区,很可能半年之后就能落实副科级甚至正科级的待遇;这几乎是绝大多数在体制内的官员,孜孜以求却又可遇而不可求的大机遇。

        熊黛妮对王卫成的印象很好,对他的评价也高,同时也希望徐惠丽跟王成卫能有发展,只是她刚开口要跟沈淮说什么,突然间又犹豫起来,冲着沈淮苦涩一笑,呐呐的说道:“你也知道,我这辈子最差的就是看人的眼光,你还问我的意见?”不过话出口,心里又纠结,担心她这句话,会叫王卫成、徐惠丽错过可能这辈子都遇不上的发展机会——要真是如此,她会内疚一辈子。

        沈淮知道熊黛妮是说周明,笑了笑,说道:“那我就当你对王卫成的评价是正面的?!?br />
        听沈淮这么说,熊黛妮刚才的担心也就随之释然,笑道:“我爸都没有升官呢,规矩已经下了一套接一套,禁止我跟黛玲在外面乱说话。你要觉得王成卫不错,可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不怕害我被我爸骂……”

        见熊黛妮流露小女孩才有的俏皮神色,叫她圆润柔美的脸看上去清丽妩媚,沈淮心里一荡,笑着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在老熊面前出卖你的;我看着想是那么没人品的人吗?”

        熊黛妮心里想:夜里把人家往没人的小路上带,鬼才相信你有人品?心里荡起旖旎,脸有些烫,转脸看向车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