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八十一章 沂城夜难眠

    第四百八十一章 沂城夜难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沈淮赶到燕京跟田家庚见面的当天,同时由胡舒卫在东华就将新浦项目等事,与参股梅溪电厂的长青集团、富士制铁、省钢进行沟通。

        新浦项目算是正式揭开面纱,在沂城调研的省委副书记、省长赵秋华,自然也是很快知悉此事;同时从省驻办那边知道陪同沈淮去见田家庚的人员都有谁。

        “熊文斌??!”

        听陈宝齐汇报过陪同沈淮一起走进淮海大酒店去见田家庚的人选,赵秋华手抚额头闭上眼睛,半天没有再说一句话。

        陈宝齐站在一旁,也不说话,避免干扰了赵秋华的思路。

        东华市在梁小林空出来的常务副市长人选上,省里还没有确定下来,这次又要把谭启平调出东华给新浦项目让路,东华市这一次的洗牌动作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关键还是这个牌怎么洗的问题。

        最直接的权力洗牌,自然还是市常委班子的调整,这也是省里能拿出来最直接的动作。

        沈淮虽然逼走谭启平,但梅钢、淮能集团借新浦项目,更深层次扎根于东华,自然不会放弃在市委班子里的话语权——关键问题在于沈淮或者说背后的宋系会有多贪心。

        在陈宝齐看来,最坏的结果,就是在谭启平给调离之后,沈淮或宋系要求换其他的宋系官员来接替东华市委书记的职务,继而让梅钢系的势力在东华全面铺开,将东华市变成宋系铁打的营盘,将其他派系的利益完全从东华挤出去。

        沈淮携熊文斌、陈兵二人去见田家庚,看来他的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贪,还是知道些进退的。

        熊文斌与陈兵都在大企业或地方任职的经历,履历上没有什么问题,但此时都还是正处级,破格提拔就是进常委。

        地市常委人数通常有七到九人,即使叫熊文斌与陈兵在谭启平给调离之后,两人都进入常委班子,也不会破坏东华市常委班子的平衡——关键还在于沈淮一些关键职务流露出贪心来,这就叫省里有了很大的操纵跟权衡空间,也能叫省里避免因为给梅钢牵着鼻子走而遭受无谓的非议。

        只要沈淮及宋系不贪心,随便他们希望谁代表梅钢及宋系进常委班子,只要履历相当,都不会叫各方面难以接受。

        不过陈宝齐也没有想到沈淮会最终推熊文斌上位,但再细想,又觉得好像应该如此。

        熊文斌早初就是在执掌市钢厂大放光彩,之后就在东华官场之上沉沉浮浮多年,属于既有理论水平,又有实践手段的官员——众人都说梅钢是在东华市钢厂的尸骸上崛起,这句话不无道理,但同时也意味到梅钢管理层,有太多的人,跟熊文斌或深或浅的有着关系;以及熊文斌在东华宦海沉浮多年,积累下来的人望其实不低。

        而沈淮这几年来在东华跟谭启平的恩怨,熊文斌也纠缠其中,熊文斌最后一次起落,就是在谭启平手里完成——

        沈淮推熊文斌上去,除保住吴海峰、杨玉权这一系之外,更能利用熊文斌凝聚更多的地方势力。

        明面看上去,沈淮及背后的宋系放弃对市委书市、市长两个关键职务的争夺,但实际所得并不会因此而减少多少,反而能给新浦项目的快速上马,减少阻力——这不失为更务实的一种选择。

        “要是有可能,你愿不愿意去东华?”赵秋华突然睁开眼睛,抬头盯着陈宝齐的眼睛问。

        叫赵秋华突然这么一问,陈宝齐跟打了个寒战似的,身子抖了一下。

        好似叫赵秋华看透似的,陈宝齐禁不住有些局促的说道:“赵省长您让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br />
        “你去东华,你对来说,有利有弊,所以你自己权衡吧?!闭郧锘A枇娇傻乃盗苏饷匆痪浠?,似乎只是将道路帮跟随自己多年的陈宝齐指出来,但无意替他决定。[]

        ****************

        赵秋华睡觉前习惯看些材料,陈宝齐将一些随身携带到沂城的材料放在他卧室里的书案上,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然而这个夜晚对他来说,也太煎熬了些。

        陈宝齐发现自己的悟性还是不够敏锐,竟然在赵秋华点破之后,才看到微妙的地方:

        沈淮只是需要梅钢系能在常委班子里掌握一定的话语权,以保证新浦钢厂项目能够顺利的推进,暂时不会去贪那几个关键位子,引起不必要的矛盾,这是沈淮及背后宋系务实的选择。

        然而,沈淮表面上是给省里留下足够的操作空间,但倘若沈淮私下里跟田家庚没有什么交易,那这个操作空间就是留给他们的——

        考虑到宋系与计经系,宋乔生与田家庚之间的糟糕关系,沈淮真要私下里跟田家庚有什么交易,就没有必要像丢炸弹式的把新浦项目丢出来;而考虑到省钢对东华的渗透已经达到这种程度的情况下,沈淮以及田家庚这时候需要平衡的,恰恰是赵系在东华的利益。那由他们来决定接替谭启平的东华新市委书记人选,也就顺理成章——至少他们在决东华市新市委书记的人选上,掌握着更多的牌。

        只是赵秋华的问题,叫陈宝齐夜里反复煎熬,难以取舍。

        虽然东华在淮海省除省会徐城之外的十二地市里,正迅速崛起成为强势地市,但省政府秘书长这个职务,仅仅从行政级别以及党内地位来说,并不比强势地市的一把手稍差,甚至还要略强一线。

        至于凤尾鸡首之议,则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陈宝齐坐在省政府秘书长这个位子,要是稍有些野心,眼睛里盯着看的应该是省委秘书长这个职务——然而到明后年,赵秋华接替田家庚担任省委书记的可能性很??;到时候即使赵秋华继续留在东华担任省长,陈宝齐他能继续往上走一步,顶多也是分管省政府办公厅工作的副省长。

        陈宝齐在随赵秋华到东华担任省办公厅副主任之前,在地方上只干过一届县委副书记,之后就一直在机关里。倘若他三五年内没有外放地方的可能,可能这辈子最高就只能是一个普通的副省长。

        似乎这时间到东华担任市委书记,对他陈宝齐来说,倒不失一个好的选择。

        只是陈宝齐一时也琢磨不透赵秋华真正的用意,是为省钢保驾护航,还是说赵秋华意识到自己明后年有可能会给调离淮海,提前做部署,将他在淮海省的政治资产交给自己掌握?

        省钢是赵秋华到淮海省之后竖起的一面旗帜。

        九五年淮海省工业总产值才刚刚突破两千万,往百亿产值这个目标前行的省钢,在全省的地位自然不容小窥。

        只是谁又能想到梅钢会这么妖孽?一厂技改扩容之后,就建二厂;二厂建成投产之后,新浦项目前就紧接着出炉,连一口气都不带喘的。

        不要说省钢已经深度介入梅溪的发展,就是要抗衡梅钢高速扩张所带来的压力,梅溪电炉钢项目咬紧牙也要上——这同时也是保证省内的金融资源不至于叫梅钢都占过去。

        相比较沈淮融合地方势力的能力,省钢兼并重组东华市钢等动作都不少,但在东华的根基远谈不上有梅钢那么稳固——省钢在东华的摊子铺得这么大,在梅钢眼里说不定就是一块肥肉——赵秋华因此让他去争东华市委书记这个职务,为省钢在东华的发展保驾护航,也是正常的思路。

        但赵秋华的目的仅是如此,陈宝齐就要去东华跟高速崛起、背后又有宋系支撑的梅钢系搞对抗,对省钢有意义,但对陈宝齐个人的意义不大。

        他很可能会像谭启平那般,很尴尬的给卡在市委书记的位子不能上也不能下;一旦给利用完毕,失去价值,也很有可能给弃之不理——这结果还不留在省里。

        倘若赵秋华出于培养的心思,想让自己在地方经历更多的锻炼呢?

        省钢在东华的摊子铺开不少,在东华经济工作中的分量很重,他到东华后,有省钢这个基本盘,又虞成震等人配合工作,省里又有赵秋华支撑,还是能掌握主动的。

        更为关键的,他这一步走下来,在地方积累足够的资历,向上发展的空间才能打开来。

        只是赵秋华的心思到底是哪个,陈宝齐觉得他看不透,夜里在床上翻来覆去没能睡踏实……

        天边露出鱼肚白,窗玻璃发青,陈宝齐才给打通七窃八脉似的豁然开朗,想通问题的关键:

        赵秋华的意图显然是两者皆有,倘若他没有能力替省钢在东华的利益保驾护航,没有能力成为赵系出掌地方的代表人物,赵秋华又凭什么帮他打开向上发展的空间;倘若他有能力掌握东华的局势,能够维护、加强省钢及赵系在东华的利益,又何必担心赵秋华会利用完他就丢掉?

        关键还是在他自己信心够不够坚定的问题。

        ****************

        陈宝齐清晨小睡了一觉,闹钟响起,就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带着昏沉沉的脑袋以及酸涩的双眼,去见赵秋华。

        赵秋华早已起床,坐在室外的露台上看书,气定神闲、面色红润,似乎东华这两天的事情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

        陈宝齐暗感自己还是需要修炼,何时能有赵省长这般处变不惊的心性,才能算是修得有成吧?

        见陈宝齐没睡好的样子,赵秋华眯起眼睛问道:“怎么,昨天夜里没有睡好?”

        “赵省长您要把这么有分量的担子交给我,我有顾虑,但更多的是担心会会让赵省长您失望,辜负您的信任?!背卤ζ胨档?。

        “我今年已经六十一了,加上计经系那边折腾得厉害,我是‘与其一动,不如一静’,哪怕回中央能一个悠闲自在的闲差挂着也就满足了,”赵秋华说道,“你五十岁都还不到,应该要更有锐志。虽然这些年都在我身边,我知道你还是有些想法的;有想法是好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