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夜色

    第四百七十九章 夜色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新津乡下漆黑的夜里,零落的农家灯火院落很不成规模,偶尔有一阵鸡鸣犬吠之声,叫夜色显得不那么冷清静寂。[]

        熊文斌虽然在市里混得不如意,在白家却是一个说出来怎么都长脸面的女婿。

        白老爹摔跤崴了脚,因为熊文斌与白素梅夫妇的返乡,倒成了一桩热闹的好事,白家小女儿在家里做了一桌子菜,请家里几个见识过世面的亲戚过来,陪熊文斌喝酒。

        所谓见过世面的亲戚,也不是日子混得较好的人,讨好丰承的言语间,或多或少都夹着求办事的私念跟别的什么目的。

        乡下真要有什么事情,熊文斌也不会袖手不管,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分寸进退。熊文斌也深知升米恩、斗米仇、人心欲壑难填的道理——不要看你在市里什么地位,倘若不能满足他们的私欲,他们非但不会敬畏你,反而会打心底怨恨你——熊文斌有时候唯有躲着少接触,也不大愿意回乡下来。

        白素梅知道丈夫心里藏着事,看着酒喝得差不多,就站出来叫停。

        亲戚散去,白素梅帮着妹妹将碗筷收拾好,走到院子里,看看到丈夫蹲在晒谷场上抽烟,跟个乡下老农似的。

        “脾气你发都发了,还没有顺过心来?”白素梅走过来问道。

        “嗯……”熊文斌语言不清的应了一声。

        “你说沈淮这次是真要离开东华了?”白素梅问道。

        “谁知道?”熊文斌说道。沈淮当初是邀他加入梅钢,但他拒绝了;梅钢有什么动作,自然不可能知会他——此时熊文斌也接触不到什么信息,仿佛如笼中困兽,看不清楚局势的发展,也就难免焦躁。

        心想自己终究是不能彻底看开,熊文斌站起来,伸了伸蹲得发麻的腿,说道:“是走是留,这两天就应该会清楚吧?”

        白素梅不明白东华日报今天这篇报道出来后,为什么丈夫还认为沈淮有可能留在东华?她也不明白丈夫到底在期待着什么,轻叹了一口气,手在围裙上擦了两手,说道:“你抽完烟早些回屋休息吧?!?br />
        白素梅待要回屋去,就见村口砂石路上有辆车拐下来,灯光打在这边的院墙上。

        从岔道过来就五六户人家,白素梅一时间不清楚这车是往哪家去的,站在那里看着那车缓缓驶近,在晒场边停下来。

        看着黛妮、黛玲从车里下来,白素梅讶异的问:“不是说明天才过来吗,怎么夜里就赶过来了?”

        “小姨家还有没有吃的,我跟姐都还没有吃晚饭呢;肚子都饿瘪了?!毙荀炝嵯鲁稻腿氯伦乓页缘?,夜里车速开不快,从市里过来足足用了两个多小时,熊黛玲饿得在车里肚子就咕咕的叫。

        白素梅疑惑的看着车,不知道黛妮、黛玲这么晚让谁开车送她们到新津来,接着就看见沈淮与赵东下车来——白素梅诧异的回头看向丈夫。

        熊文斌站在那边,看着沈淮与赵东走过来。

        “打你手机没打通,我就到商场里找黛妮直接过来找你,”沈淮说道,“现在很多人都说我要离开东华,不管我离不离开,年初我阻止你接手市钢,总归是欠你一个交待?!?br />
        “什么交待不交待的?东华现在的局面,谈不是多好,但也绝对谈不上坏;当初我要是回市钢,结果肯定不会有现在这么好,”熊文斌笑着说道,“我只是觉得,你不应该这么干脆的拍拍屁股就走掉;你对东华是有感情的?!?br />
        “是啊,我当然不想拍拍屁股就走掉,所以手里最后一张牌,怎么都要打出去,”沈淮笑了笑,说道:“我想请你陪我去一趟燕京,现在就要赶着去机场,其他事情在路上我再跟你详细解释?”

        白素梅不清楚什么事情,看了看丈夫,又看了看两个女儿,以为黛玲、黛妮会知道是什么事情——在车上,熊黛妮并没有听沈淮说夜里究竟是为什么急着要找到她爸,到姥爷家见沈淮连片刻时间都不耽搁就要拉她爸赶去燕京,她也是疑惑万分。[]

        *********************

        谢芷在东华另有住住,在接到鸿奇的电话之后,她就驱车到宾馆接哥哥赶往谭启平家。

        赶到谭启平,谢芷看到刘伟立、周岐宝、潘石华、苏恺闻等人都在,连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长窦文涛以及才到市政协担任副主席及秘书长的梁小林,也都赶了过来。

        如果说东华日报经济版的那篇报道是沈淮扎过来一根铁枪,省委办安排专机接沈淮到燕京与省委书记田家庚见面,则无疑是丢过来的一颗原子弹了。

        谢芷与谢成江到客厅,大家都站在客厅里,书房那边的门掩着,能看到谭启平在里面接电话——谢芷疑惑的看了苏恺闻一眼,苏恺闻说道:“宋部长打过来的电话?!?br />
        谢芷没有再说什么,相信鸿奇他爸会把利害关系跟谭启平挑明。

        谭启平在东华本来就难以挽回被动的局面,就差最后一根稻草,何况这根稻草竟然是沈淮拿新浦项目把省委书记惊出来?

        现在对谭启平来说,应该是收拾残局的问题,不至于垮得那么难看——只不过,就算要收拾残局,实际上也得等沈淮到燕京后,看宋家内部协调的结果。

        梁小林、窦文涛、潘石华、周岐宝、刘伟立、苏恺闻等人站在客厅里,都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叫省委书记直接插手进来——他们看到谢芷、谢成江走进来,心想他们或许已经知道了实情,但想到这可怕的结局,大家谁都不忍心问出来。

        谭启平跟宋乔生通完电话后,大家从门缝里能看到他站在书桌前,将话筒拿手里,舍不得放下——众人的心头只有不详的念兆。

        过了良久,谭启平才从书房里走出来,对大家说道:“都不晚了,大家都回去吧?!?br />
        众人面面相觑,就这样?但看到谭启平像衰老了十年似的样子,大家也不好问什么,纷纷告辞;谢芷与哥哥也黯然失色的离开。

        坐到车里,谢芷问哥哥:“难道没有挽回的余地?”

        谢成江看着车窗外的夜色,说道:“谁能相信几年不见,当年的废物会这么厉害?你可以说他剑走偏锋,却又不得不说他极善用势;新浦项目对各方面都极重要,不能把他这张牌抽走,局面怎么挽回?”

        谢芷暗暗的叹了一口气,鸿奇他爸打电话过来,说明宋系在谭启平及新浦项目之间选择了后者——不要说在宋系内部宋文慧、宋鸿军等人直接支持沈淮,新浦项目本身也更符合宋系的利益。

        宋系以往种种不利,以及沈淮与谭启平在东华争锋,也能叫宋系内部更多人看到扩大基本盘有时候比占位子更重要;也许走两者相辅相成的道路,才更符合宋系的利益。

        谁要这时候公然去破坏新浦项目,就已经不再简单是针对沈淮、针对梅钢系,而是站在整个宋系的对立面。

        也许宋乔生心里不会喜欢沈淮,但他要成为宋系中流砥柱式的核心人物、灵魂人物,首先要考虑的,还得是宋系整体的利益,不然何以服众?

        省委书记田家庚安排专机接沈淮去燕京见面,就已经表明态度。

        省钢以及省钢背后的赵秋华会阻挠吗?

        谢芷心想这种可能性也极低,对赵秋华来说,他什么都不做,在东华也只是小赢跟大赢的问题,他要是阻挠新浦项目,冒的风险太大,显然不符合他的利益。

        开车送谢成江回南园宾馆,到一号楼前,谢芷看到孙启义站在楼前门廊下抽烟,似乎在等她们过来。

        谢芷陪同哥哥谢成江一起下车,走到孙启义跟前,问道:“孙总是不是早就知道今天晚上要发生的事情?”

        孙启义苦笑一下,说道:“我也是前天才知道淮能集团刚跟柏克莱及巴黎银行谈妥两亿美元债务融资用于在国内建设输煤港口跟电厂项目的协议。这两笔债务融资,都是亚琳她爸帮着协调的,并没有经过长青集团,应该是年后就开始谈了——其他更具体的细节,我都要等你们来告诉我?!?br />
        听孙启义这么说,谢芷也是无语,鸿厅说沈淮他们为新浦项目筹划了有半年多时间,看来是一点都不假——项目都没有立项,沈淮就已经把外围工作做成熟了,就差这临门一脚,给他们致命一击。

        国家部委企业近年来都在加强海外融资融债用于国内项目建设的工作,但一次两亿美元的债务融资,在国内也要算规模极大的。

        淮能集团看似在冀河投资建设输煤码头,要投入三个亿的资金,但显然并不会消耗淮能集团太多的资金——而梅钢在新浦项目上,能直接获得的融资及投资,怕也不会少太多。

        想到这里,谢芷才更能体会成江为什么说沈淮极善用势——从年前市委大会上公然闹事翻脸,再到市钢?;樯矶?,引省钢东下,以及之后到嵛山蛰伏,打开梅溪的阵地,沈淮都不过是为了在最后一刻,将毫无抵抗力的谭启平一击打倒而已。^-^——^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