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七十一章 进退两难

    第四百七十一章 进退两难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签署协议,参股梅溪港务公司,正式获得跟梅钢、淮能集团对梅溪港码头对等的控制权,本应该一桩庆祝的事情,但就是因为看到沈淮出现在梅溪河的西岸河堤上,除了梁荣俊外,其他人心头都压着一块怎么都拨不去的阴影。

        谭启平感到一阵没来由的疲倦,参加南园宾馆的晚宴,就让黄羲开车送他回去,也没有心情留下来与谢海诚、孙启义长谈。

        看着谭启平的车绝尘而去,谢芷微抿起嘴,侧过脸看了父亲一眼,见父亲眼睛里也有萧索之色,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

        谢成江站在台阶后,说道:“不管沈淮打的是什么主意,我们都不宜再往东华陷入更深了?!?br />
        谢芷回头看了她哥一眼,想说什么,发现又有什么能反驳她哥的话。

        虽然参股梅溪电厂一事,因为二期工程的诸多细节还没有谈妥,暂时拖延下去,但就眼下的情形来看,省长赵秋华在背后是坚定推动省钢在梅溪上马大型电炉钢项目的。

        长青集团在亚太事务上,孙启义虽然有很大的话语权,但终究是受长青集团总部制约的;富士制铁的兴趣只在其海外产业链的延伸跟深度渗透上,并无意涉及国内官场的权斗,而是明哲保身的只追求他们在海外产业布局上的利益——长青集团与富士制铁,联合省钢扩大在梅溪的钢铁产业布局,似乎已经是大势所趋,非海丰能阻挡。

        就在年前,谢芷主张承接下梅公路改造工程,还是想以步步进逼的姿态,去争取主动,但谁能想到,沈淮竟然在这里选择抽身,顿时就叫他们陷入“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局面。

        海丰这两三年间,联合长青集团在东华的投入已经不少,从最早的机电工厂、四季花园大酒店,以及近期对富士制铁合资钢厂的股权投资、下梅公路改造工程、渚溪大道北侧写字楼项目以及对梅溪港务公司的参股,差不多使海丰这两三年间产生的近两亿现金流,几乎都消耗在东华,想退出已经是不可能了。

        要是照东华市在九四年以前的经济发展水平,海丰集团联合长青集团,逾三亿的投资,绝对在全市的经济活动中占据相当的分量,能发挥至关重要的影响力,但奈何跟他们贴身肉搏的不是别人,而是叫他们看不透、做事又大开大阖的沈淮,使得海丰在东华从来都没有机会抓到任何的主动权。

        市钢?;闱哭吖?,谢芷一度以为她们能逐步掌握势态,帮谭启平在东华挽回不利的局面,但怎么也想不到,沈淮会选择在这时候放开阵地、不惜引狼入室,也要让背后有省长赵秋华支持的省钢大规模的跟进。

        虽然梅钢与淮能让出来的投资机会,对海丰同样开放,但海丰的实力还是弱小了些,能拿出来追加投资的资金相当有限,跟进并不能改变省钢占主导的局面。

        不管沈淮背后在打什么主意,在谭启平还没有完全从市钢?;汗粗?,沈淮不惜引狼入室,放省钢大规模的进入,只会赵系官员继续扩大在东华的基本盘,对谭启平进一步形成挤占之势——在不久的将来,赵秋华在省里直接推动将谭启平调出东华的动作,都未必没有可能。

        一旦省钢占据东华经济发展的主导权,再借虞成震等官员,对东华各方面进行深入的渗透,使谭启平在东华变得可有可无,赵秋华作为省长,直接提议将谭启平调出东华,也就变得理所当然、顺理成章。

        难道沈淮的目的就是这个?

        沈淮难道不惜两败俱伤,也要将谭启平拖下水吗?

        “沈淮这么乱搞,到底是为了什么?”谢芷忍不住问道。

        “这有什么难理解的,”谢成江绷着脸说道,“这些年他不是一直都想把宋家毁掉才甘心吗?”

        谢芷轻吐了一口气,心知沈淮不会轻易放下幼年给抛弃在农场里的旧恨,心想也许只有如此理解才能解释他不惜两败俱伤也要将谭启平拖下马、把宋系在淮海好不容易形成的格局搞崩盘的心思,只是她心里犹有疑惑,问道:“宋姨跟宋鸿军能纵容他这么乱搞?”

        “那只能说他之前委屈卖得太好了……”谢成江说道。

        对此谢芷也是无语,之前也是谭启平跟他们在东华时时处处逼迫沈淮;这时候沈淮主动撤走,他们偏还不能说他的不是。

        “淮能、鸿基此时也是过多的给梅钢拖了进去,很多事情都只能给沈淮绑架一起同进退,”谢成江又说道,“而且成文光、戴成国他们一开始就对姨夫到淮海省担任副省长有些微辞,只是没有表露出来罢了,现在保持沉默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br />
        谢芷见她父亲站在一旁始终一声不吭,知道这件事对父亲的打击是挺大的。

        倒不是说海丰就有会什么直接损失,但谢海诚这些年来在政商两界笑傲风云,却给沈淮这么个之前完全不看在眼底的毛头小子从头到尾都牵着鼻子走,这时候甚至都要考虑是不是放弃长期以来都密切合作的政治盟友,不管怎么说,心理上都是一次惨重的挫败,怎么叫他没有萧索之感?

        谢成江说道:“梅溪电厂以及将来省钢主导的电炉钢项目,我不主张再跟进了;形势未明之前,小妹留在东华好好消化现有的业务就好,或许可以再从香港抽些人手过来,将这边的团队好好加强一下?!?br />
        谢芷心想也只能如此了。

        ***************

        山崎信夫站在窗前,看着停车场边谢氏父女在谭启平离开后好一会儿,还站在那里谈话。

        山崎信夫转回头来,对坐在房间沙发上的一个年轻人说道:“安田君,你这次到中国,打算停留多久?”

        “可能就不走了,”安田智诚坐在沙发上二脚高跷,说道,“中国\政府将允许外资银行在中国直接设立分支机构,虽然放开的口子不大,但总部也有意借这个机会进入中国。不过,这个办事处到底是设在燕京还是广南,总部还在讨论——真是烦人得很——所以我到底会留在燕京,还是留在广南,现在还不确定。不过,我倒是有兴趣在东华设一个分点,到时候也方便时不时能来找你喝酒聊天……”

        “是吗?”山崎信夫听到安田银行即将进入中国的消息,颇为欣喜,问道,“现在富士制铁对中国的投资,要绕很多手续,麻烦得很,安田银行真要能进入中国,不仅富士制铁在中国的产业布局能加速,安田财阀在整个海外布局上的动作也能加快;不过安田银行真的打算在东华也设办事处?”

        “东华这个地方不起眼得很,即使这样的速度要追赶平江市,也要过好几年,不过也有几个有趣的人物,”安田诚智说道,“这个沈淮在英国期间,人一直都留在伯明翰,跟西尤明斯、跟飞旗实业有接触。只是你所说的东华厉害人物谭、虞等人,对这些事情都一无所知,怎么可能会是沈淮的对手?要避免富士制铁在东华给边缘化,安田银行不帮你们一把,怎么成?”

        “我们要不要把这些信息告诉谭、虞他们?”

        “现在怕是来不及了,也没有意义,”安田智诚不屑的说道,“再说,要是把对手直接掐灭在摇篮里,也实在无趣得很……”

        ***************

        签约仪式,省钢、长青集团及富士制铁举办宴会庆祝;鹏悦、渚江建设、众信投资这边也在尚溪园举办宴会庆?!庖淮?,虽然叫省钢他们获得对梅溪港码头对等的控制权,鹏悦、渚江建设及众信投资也回拢比当初投入大得多的资金,也是一件值得祝贺的事情。

        沈淮手里拿着今天出席签约仪式的名单,看到安田银行的代表也姓安田,指着安田智诚这个名字,问孙亚琳:“你说这个安田智诚,是不是来自安田家族的?”

        日本的经济在相当程度上由金融资本集团支撑,又由于日本经济社会传统封闭的性质非常严重,故而外界都习惯把日本的金融资本集团称之为“财阀”。

        国内对安田银行为核心的安田财阀还颇为陌生,但实际上,作为日本国内第三大炼钢企业富士制铁,也只是安田财阀的旁支而已。

        富士制铁在东华投资建造的合资钢厂,除了各家的直接出资外,差不多三千万美元的日元贷款,就是由安田银行提供;而富士制铁、省钢、长青集团这次参股梅溪港务公司,也将由安田银行提供相当一千万美元的日元贷款补充建设资金。

        虽然长青集团的资产规模也有数十亿美元之巨,但比起安田财阀,还是弱小得很。

        国务院近期放开外资银行机构直接入驻国内的口子,首批有意愿进入国内的外资银行,沈淮也有看到名单,安田银行也在其列。

        虽然国内暂时不会允许这些外资银行在国内直接吸纳存款,但这些外资银行自身的资本实力雄厚,一旦他们有条件直接进入国内的产业投资市场,动作或许有可能会比想象中更迅速。

        特别是富士制铁与安田银行的关系密切,有些事情对梅钢来说就更有迫切性。

        “……”孙亚琳侧过头来,说道,“是个趾高气扬的家伙,骨子里都透着傲慢的气味;也只有小日本财阀家族出来的人,才会有这样叫人厌恶的气味?!?br />
        日本从七八十年代就崛起为全球最活跃的经济体之一,日系财阀早就在资本市场横冲直撞了近二十年。相比较之下,英法等西欧的资本势力就相对处于弱势,彼此之间有合作,但更多的是看不顺眼。

        沈淮笑了笑,他虽然很多方面都在努力的学习日本的经济模式,但骨子里对日本谈不上有什么好感,能理解孙亚琳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