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三十五章 掩护

    第四百三十五章 掩护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张有才明知道沈淮不可能事前不知道他过来开会,但是沈淮愣是能把这出戏演得跟真的似的,他又能如何?

        沈淮要表明只是不把他张有才放在眼里的姿态;就是要通过这种手段震慑他人。(www.69zw.com)张有才能怎么办?

        他没有办法说硬气的话,沈淮拿着鸡毛当令箭,有县政府常务会议的决议,而问题又确实出在东嵛镇,叫他没有办法完全推脱责任;他要说软话,沈淮就会步步进逼,顺着杆子往上爬,逼要叫他退无可退。

        他要是袖手而走,那他今天没有接到通知却眼巴巴的赶过来开会,这事传出去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张有才赶过来,原本是想将昨天涉事的店家跟几个青皮混混抓起来,给沈淮出气解恨,给沈淮一个台阶好下,看有没有机会在联合整治行动上能抓回一些主动,不要让联合整治行动的大火烧得东嵛镇遍地都是,叫他这个县常委、镇党委书记在镇上失去威信,但是他没有想到沈淮的矛头一开始要指就是他张有才。

        张有才知道沈淮新官上任要烧火的,但也没有想到沈淮第一个要烧的就是他张有才,那他今天眼巴巴的赶过来开会就是大错特错。

        张有才知道怎么反应都是错,只能闷声不吭,眼睛瞥向堂兄弟张斌。

        张斌心领神会,轻咳了一声,说道:“县里有一些不良现象,我们县工商局也有责任,我也要跟沈县长您检讨?!?br />
        法不责众,要是大家都站起来背责任,也就意味着不需要有人为此承担责任,这样自然就能把沈淮打向张有才的火力化解掉了。

        “工商部门是有责任,是要做检讨,但我不需要张局长你口头做检讨,”沈淮说道,“东嵛镇摊贩、餐饮、商店,对外地游客以次充好、以假冒真、强买强卖、甚至纠集社会分子对游客进行敲诈勒索,这些现象到底有多严重,存在了多长时间,为什么没有得到及时的制止,工商管理部门在这里面应该承当怎样的责任,应该在整治工作发挥怎样的作用,我需要张局长你给我书面报告。张局长,你跟张书记是堂兄弟,现在问题主要发生东嵛镇,你也有更多义务帮张书记去反思问题的所在?!?br />
        大家眼睛一起都看向冯玉梅;冯玉梅虽然低头看着手的记录本,但是能看到质疑的眼神落在她身上的重量。

        冯玉梅这时候才确实沈淮在上任之前认真调查过嵛山的情况,而且第一把火的目标很明确,烧得就是张有才;张斌是张有才的堂兄弟,张家人在嵛山从来都是同气连枝,他跳出来,沈淮断没有道理放过他。

        但是其他人会怎么做,是看张有才、张斌两人的好戏,还是说跟张有才、张斌站在一起?

        沈淮在会上把话说得再严厉,把这些人都骂得狗血淋头,但要是没有人支持他的工作,他所说的话没有人去执行,或者大家都来糊弄、敷衍他,就算是天天开会,天天把这些人揪来骂一通,也没有什么用?

        大家开会被骂又不是第一遭,也就是张有才身为常委,地位不一般,骤然间给沈淮矛头直指的发难,有些不适应,其他人都是老油子。

        只要是从基层上来的干部,有几个人没有遇到过脾气大的领导,有几个人没有给当众训过脸?

        沈淮将张斌的话头堵住,眼睛看向其他人,说道:“今天的会,只能是算个联络会,把联合整治的旗帜竖起来,打响第一枪,不是像张书记说的那般,抓一两个人,罚??罹屯晔?。我们要去想,为什么这些不良现象会出现在嵛山县,为什么长期没得到制止?”

        “沈县长,您是不是把问题说严重了?”张有才左手边一个人说道,“昨天的事情是很恶劣,有人不开眼,冒犯了沈县长您,镇上也打算严肃处理,但这毕竟是个例,就事论事就好了,总不能把东嵛镇所有的商家都拉出来打一顿吧?”

        “你是东嵛镇工商所的张培杰?”沈淮没想到竟然还有炮灰跳出来,替张有才冲锋陷阵。

        张培杰不知道沈淮是记忆好,一遍介绍就把会议室里的所有人跟脸都记住,还早就认得他。

        “嗯,”张培杰刚才叫张有才在桌子底下踢了两脚,不得不站出来当冲锋陷阵的卒子,但叫沈淮的眼睛盯着看,心头还是下意识的发虚,说道,“我到东嵛镇工作好些年,知道有些商户是很油滑,偶尔会有宰外地游客的事情发生。我们工商所每次接到投诉,都会严肃处理,但这种事,我们也只能实事求是的去处理,处以???,解决纠纷,总不能因为商户跟人家多收几十块钱,每次都把人抓起来判刑吧?”

        “东嵛镇工商所五年的??钍杖胧嵌嗌??”沈淮问道。

        张培杰一怔,沈淮接着问张斌:“张局长,工商部门对商户敲诈勒索游客的处罚手段,就是??盥??我这里有一本《工商管理处罚条例》,张局长你要不要拿去当场给这位张所长上上课,叫他知道除了??罡ト酥?,政府部门还有很多的行政手段?”

        沈淮从记录本下拿出一本薄白皮本子,丢到会议桌的间。

        大家这时候都知道沈淮是有备而来,而且矛头指向就是张有才,他们自然也不再去撞枪口。

        沈淮眼睛盯着张斌、张培杰二人好几秒,见他们低头不吭声,才说道:“联合整治,我们要找准缺口、打开缺口,才能将行动更有效的贯彻执下去。这个缺口怎么找?我认为很简单。第一件事就是要成立联合整治工作小组,我担任组长,葛主任、张局长、欧阳局长以及肖浩民镇长担任工作小组的副组长,冯玉梅负责联络工作。张书记既然这么热心,可以给工作小组当顾问,我们有什么经验欠缺的地方,还请张书记你不要留情面的指出来。另外,请东嵛工商所张培杰所长在明天上午之前,将东嵛镇工商所五年所受理的所有投诉、立案调查及处罚、结案的材料整理好,配合工作小组与市工商局的核审,材料整理工作,具体工作请东嵛镇的肖浩民镇长监督配合……”

        说到这里,沈淮看向东嵛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消浩民:“肖镇长,有没有问题?”

        大家也都看向肖浩民,肖浩民虽然调来嵛山担任东嵛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有两年多时间,却是一个不怎么有存在感的人。

        张有才地位强势,除了他身为县委常之外,张家在嵛山根深蒂固,他又是镇党委书记、一把手,肖浩民怎么在东嵛镇、在嵛山体现他的存在感?

        联合整治行动,本来就只是要东嵛镇政府配合,跟镇党委无关,再一个沈淮要把张有才排除在工作小组之外,自然是直接找肖浩民负责东嵛镇分摊的工作—大家也不觉得意外。

        ***************

        会后,大家闹哄哄的离开,在这场风波平息之前,也不会有人太积极的去找沈淮套近乎。大家心里也都清楚,沈蛮子没那么容易套近乎。

        曹俊把会议纪要整理好,冯玉梅找沈淮去签字,敲门进去,见沈淮正在打电话。冯玉梅要退出去,沈淮示意她进去把会议纪要给他,将话筒夹在头颈之间,一边看会议纪要一边通电话。

        “我这一炮是轰出去了,但能不能炸出几条鱼出来,就要看你推荐的肖浩民能不能给不给力了?!鄙蚧吹狈胗衩凡淮嬖谒频?,继续讲着他的电话。

        冯玉梅听了沈淮的话,心里一惊,才想到自己真是犯糊涂了:沈淮今天突然对张有才开炮,矛头直指同为县常委成员的张有才,自然不可能打没把握之战,手底下也不可能没有一兵一卒。

        她也万万没有想到,东嵛镇镇长肖浩民竟然是沈淮的人。

        不要说她没有意识到,冯玉梅心想今天参加会议的所有人,大概谁也没有看出肖浩民跟沈淮之前就有关系吧?

        冯玉梅知道沈淮是要把火烧到张有才的头上,但张有才在嵛山根底很深,通常说来,就算想整他,也不应该第一天就搞这么大的动静,冯玉梅这才知道沈淮是要把别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好方便肖浩民在底下办事。

        见沈淮打电话时,眼神有意无意瞥过来一眼,冯玉梅心头发紧,万一肖浩民叫别人识破,她可没办法解释清楚。

        沈淮放下电话,在会议纪要上签过字,但没有急着递给冯玉梅,眼睛看着她,问道:“你怎么认识崔老的?”

        “崔老?”冯玉梅一愣,过了好一会儿,才迟疑的问道,“沈县长您是说?”

        “崔向东,你不认识?”沈淮也觉得奇怪了,周裕帮他打听来的情报,是冯玉梅前两年在县广电局工作受到一些不公正的待遇,工作多年编制得不到落实,四处找人反应得不到解决,最后还是崔向东给嵛山县委写信帮她反应情况。

        虽然冯玉梅这次的调职跟崔向东没有关系,但冯玉梅也确实是在嵛向东写信之后,落实编制,并得到提拔。

        “哦,沈县长你是说这个崔老啊,”冯玉梅这才明白沈淮说的是谁,说道,“我们嵛山县是革命老区,好几年前县宣传部组织一次老革命家重游故地的活动,那时候我刚进县电视台,我就是那次活动认识崔老的,崔老人很风趣,我那次就专门负责接待他。后来有两次去徐城,我还去海军干休所看过崔老,倒也没有其他联系。沈县长您也认识崔老?”

        沈淮点点头,知道冯玉梅应该是不知道崔向东真正的身份,怕是把他当成普通的海军退休干部了。

        也难怪,崔向东是个倔脾气,他给撤消将职后,就当真把自己当成普通的海军退休干部一样,平时都不愿意在燕京露脸。熟悉他的人,也对当年的往事讳莫如深。

        崔向东当年给县委写信,大概也是纯粹为冯玉梅的遭遇打抱不平。

        沈淮又问冯玉梅:“市委组织部虞成震部长,在嵛山当县长时,你跟他认识吧?”

        见冯玉梅听到虞成震这个名字,粉脸一顿发白,想必是想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沈淮没有再多问什么,跟她说道:“我过几天要请崔向东老爷子来嵛山做客,你先跟干休所那边联系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