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请客

    第四百三十一章 请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三十一章

        冯玉梅帮沈淮在县城租的院子,离县政府就四百来米。

        不过沈淮上午过来时,也随身带了一些行李;冯玉梅与司机王威、秘书曹俊,对待沈淮可不敢有丝毫的马虎,还是开车帮沈淮及行李送过去。

        青石巷位于农业银行的北侧,王威将车停在银行门口,与曹俊一人帮沈淮拿一只包裹,陪着沈淮、冯玉梅往青石巷里走。

        嵛山县没有几家什么像样的企业,经济规模很小,除了信用社外,就只有一家农业银行。冯玉梅还兼着金融办主任的职务,沈淮从她那里了解到,信用社加上农业银行,嵛山县个人及企业存款余额也就刚刚过亿,全县人均不到两百元。

        嵛山县虽穷,但县城东嵛镇是四山八岭的出山要道之一,早在元明时期就形成商埠镇集,此时也大体保持明清时期的模样。

        此时的古镇,只可远观,不可近赏。

        远远看过来,鳞次栉比、错落有致的黑色屋脊,斑驳的白灰墙以及青石街巷,充满着浪漫的情调跟气息,甚至镜头里也可以尽情的捕捉那些充满时光色彩的角落。不过,对于真正生活过其中的人来说,潮湿、昏黑、几乎没有一处不漏雨的房子,几代同堂七八口甚至十几口人,挤几十平米的房间、连转身都困难的居民来说,只是默默的在承认着这样的难苦生活而已。

        当然,再破落的地方,也有收拾得干净,叫人心舒坦的院子。

        推开朱漆院门,里面是个二层的老式木楼,院子有新收拾过的痕迹,屋前新铺过砖,两边的泥地也搬来十几盆新载的花卉跟绿植。

        推开门进去,一楼地面是水磨石,木楼梯在东面。楼间是堂屋、杂物间、厨房以及一间空着的房间,楼上三间屋,一间卧室,一间书房、一间会客厅,能看出这院子有些年岁。

        屋里的实木家俱看上去不是十分的高档,但也精美实用,看得出冯玉梅布置这里花了一些心思。

        邵征昨天专程开车先送来的一大堆书籍、材料等等,都临时堆在书房里,还没有整理。

        “邵主任昨天专程把沈县长您的行李送过来,怕您人不在,我们会弄乱了,特意吩咐我们不用收拾,”冯玉梅说道,“现在沈县长您指挥我们怎么收拾吧?”

        “没关系,先放在这里,我晚上再慢慢收拾,”沈淮说道,“有些乱,这样东西放什么东西,我自己才能找得到?!?br />
        “沈县长您一个人生活有很多不方便,可以从县招待所找个服务员过来,或者沈县长您另外找个保姆过来专门照顾你的生活,也可以?!狈胗衩匪档?。

        沈淮心想也难怪“千里奔忙、只为当官”,嵛山县财政再窘迫,也是要千方百计的想办法照顾他这个常务副县长的生活。

        哪怕找个年轻貌美的小保姆,跟他孤男寡女的同居一室,大家也都不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照顾领导的生活,就应该要照顾到位嘛。

        “我平时也随便得很,吃饭可以吃食堂,我看巷子口有间包子铺,早饭也可以在那里凑合,你安排个人,能隔三岔五过来帮我收拾一下房间就行,倒不用安排专门的保姆?!鄙蚧此档?。

        “好的?!狈胗衩匪档?。

        这时候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见是陈丹的电话,沈淮刚接通就断了,见信号显示很差,冯玉梅忙指着书桌上的电话机,说道:“电话是新安装的,可以用。东嵛镇没有建几个基站,信号都很差,隔天县里跟邮电局反应一下,让他们加强一下这边的信号?!?br />
        沈淮将手机放书桌上,拿起电话给陈丹拨回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关心他刚到嵛山的情形。

        *

        在冯玉梅、曹俊、王威的帮忙下,沈淮把院子里又简单收拾了一下。

        时间过得飞快,看手表都快五点了,沈淮拍拍手说道:“我是初来乍到,你们三个是地头蛇,以后我在嵛山,还要靠你们多照应。你们晚上要是没有什么其他安排,我来请吃饭?!?br />
        他不管别人出于怎样的用心将这三人安排给他直接领导,一时间也不清楚他们三人心里到底是怎么看待自己,让彼此的关系不那么紧张,也有利以后开展工作。

        沈淮说晚上一起吃饭,冯玉梅、曹俊、王威自然都不能推辞。

        冯玉梅说道:“我看沈县长您中午吃的不多,是不是有什么忌口?我吩咐招待所厨房那边记住?!?br />
        “昨天喝多酒,上午又颠了一路,没蔡部长那么惨,但胃口也不是很好,”沈淮笑道,“晚上就不去招待所吃饭,不然我请客就没有诚意了;我们四个人,去坝坝下随便吃?!?br />
        东嵛镇人都知道“坝坝”是东嵛溪河庇护老镇的北大堤,北大堤下分布有一些小吃店,虽然给东嵛镇居民称为小说一条街,但环境很差,只是市井小民三五宾朋小聚之地。

        “那边环境太差了一些,是不是……”冯玉梅已经好些年不去“坝坝”下吃饭了,印象里就觉得那边脏乱不堪,也怕去那里吃饭,给沈淮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我觉得挺好,要不是今天时间赶不及,我就请你们去嵛山湖吃湖鲜去?!鄙蚧此档?。

        冯玉梅讶异的看了沈淮一眼,倒不是说她奇怪沈淮的不讲究,而是沈淮并不像她之前所想象的那般,对嵛山一无所知。

        司机王威撇撇嘴,没有说什么,但沈淮将他的小动作看在眼底,心想或许他以前跟着其他领导嘴吃油了,没有他意想中的大餐,难免会有些失望。

        “沈县长您对我们嵛山很熟悉???”曹俊颇为诧异的问道。

        “我以前来过嵛山几回,”沈淮笑道,“不过这往后,不是‘你们’的嵛山了,而是‘我们’的嵛山,我来嵛山可不是当客人的?!?br />
        曹俊可能意识到自己说话不妥,下意识的看了冯玉梅一眼;冯玉梅没有跟曹俊有眼神上的交流,而是直接跟沈淮笑道:“我都不知道沈县长你以前来嵛山微服私访过呢?怕是县里都没有人知道吧?”

        沈淮坦坦荡荡的说道:“嵛山路难走,但风光好,也可以说是‘无限风在险峰’。我以前陪朋友来玩过几次,嵛山湖跟长林那边,都去过?!?br />
        冯玉梅对沈淮的话将信将疑,但也没有说什么。

        要下楼时,曹俊走到前面,手触上扶梯,似乎又想什么似的,往后退了一步。

        司机王威对曹俊的笨拙,嘴角露出一丝嘲笑;沈淮倒不介意,要曹俊先走,他与冯玉梅跟在后面下楼。

        沈淮看得出曹俊跟上午陪他与蔡云声到嵛山的市委组织部干事刘红桥一样,都是刚从学校走进社会的大学生,还没有在自己的潜意识里完全打上官场规则的烙印。他们即使脑子里提醒着自己要察言观色,在领导面前要表现得成熟稳重,但多少会有些错漏,不够圆滑。

        嵛山美食以烤鱼出名。

        北堤路上到处都是“嵛溪烤鱼”的招牌,整条街错杂脏乱,到处都是随意丢弃的垃圾、铺地的青砖也残缺不堪,油污将砖石染得油黑,看不到本来的面目,但在脏乱的街巷里,透出来烤鱼香气,倒也是诱人。

        沈淮也不挑地方,指着街口的第一家店问冯玉梅她们合不合意。

        沈淮挑选吃饭的地方,哪有冯玉梅她们置喙的地方?见这家店看着还算干净,店面颇大,就跟着沈淮走进来。

        这时候还早,店里没有其他客人,有个三十来岁的女人趴在最外面的桌子打瞌睡;沈淮跟那女人打起招呼来,拿过油腻腻蒙塑料纸的菜单,坐到靠里的桌子边自顾自点起菜来。

        听着那女人拿别扭的普通话跟沈淮介绍酒菜,冯玉梅她们因为摸不透沈淮的脾气,也不好随便把这事揽过去。

        那女人将酒菜记在小纸条上,拿到后面厨房去叫厨师做,沈淮关心起冯玉梅、曹俊、王威他们的情况来。

        冯玉梅、王威家都住东嵛镇上,东嵛镇虽然是县城,但比之前的梅溪镇大不了多少,说起来都离沈淮所住的院子很近;曹俊老家在乡下,住县政府宿舍。

        沈淮正要多问些情况,就见有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从里面的厨房间,拿着他们点菜单,手里夹着一支笔,一边算着什么,一边朝他们走过来。

        沈淮疑惑的看过去,就见那汉子走过来瓮声跟他们说道:“你们点了酒菜,一共一百八十七,抹掉零头,算你们一百八。你们是不是先把账给结了?”

        “……”沈淮看着满脸横肉的汉子,疑惑的问道,“会不会太贵了?”

        “什么叫太贵了?我们店可是明码标价,你们吃不起,可不要进来,点过菜又嫌贵,算什么鸡耙事情?”汉子眼睛睁得老大,扯起嗓子,唾沫星子都要喷到他们四人脸上来,抽一本菜单,摔到沈淮的跟前。

        沈淮不用看菜单,就知道菜单给换过了,他没有理会那汉子,问冯玉梅道:“那我们换家店吧?”

        冯玉梅很是尴尬,沈淮到嵛山后第一次请客吃饭,就撞到宰客这事,她都不知道沈淮会怎么处理这事。

        那汉子哪里肯轻易放这几只肥羊走,捋起袖子,露出比冯玉梅小腿不细的粗壮胳膊来,喝问道:“你什么意思,玩我们是不是?厨房的菜都下锅了,算谁的?”

        这时候有三四个青年从门口进来,朝这边围过来,捋起袖子,露出手臂上的刺青。

        “你们宰客宰到谁头上来?”司机王威见几个青年要堵住他们,站起来翻脸就要教训这些小子。

        “你坐下来,”沈淮沉声制止王威,平静的看着店家,说道,“我们也是难得到嵛山来玩一趟,这工商所跟派出所,就这里就两三百米,你们这么强买强卖,不合适吧?”

        “妈逼的,你拿工商所、派出所吓唬我老子是不?你当老子是吓大了?”汉子瞪眼骂过来,“老子菜都下锅了,你们就是请出天王老子,不付钱,也不要想走出老子的店?!?br />
        应朋友之邀,搞了一个网页游戏《龙将》的特别服,今天下午五点钟开服。作为无趣的老宅男一个,我平时最大的爱好,也就是玩玩网页游戏,休闲一下。要是有玩网页游戏的兄弟,欢迎进来跟俺一起来玩!特别声明,进服催更以及找我pk的都是大坏蛋……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