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二十三章 疑无路

    第四百二十三章 疑无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大部队赶回南园不久,市钢及市计委就打来电话,梅钢已经同时派人向市钢及市计委送去的收购合资钢厂股权的要约函。暂代市钢总经理的韩寿春,拿着梅钢送来的函件,坐车赶到南园来。

        谭启平把梁小林、韩寿春叫到他的办公室里,问他们:“梅钢是不是能够在这时候突然提出这样的无理要求?公司法到底是怎么规定的?”

        刘伟业、苏恺闻站在一旁,他们对公司法都不熟悉,但想到堂堂一个市委书记,竟然跟治下的企业去细扣公司法的条文,在国内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梁小林看了韩寿春一眼,韩寿春硬着头皮说道:“市里找海丰、长青及省钢集团,解决市钢的问题,梅钢是相关方。按照规定,重组市钢的方案,特别是处置合资钢厂股权的方案,应当知会梅钢。公司法规定,梅钢三十个工作日之内,对相关方案没有提出异议,方可认定梅钢没有异议。似乎……似乎……好像……”

        “似乎、好像什么?”谭启平问道。

        “市里什么动作,梅钢应该知道的,所以并没有正式的文函传给梅钢?!焙俅杭负醪桓铱刺菲羝降难劬?。

        “你们是吃屎的!”谭启平突然发作,将手里的文件朝韩寿春扔过去,只是韩寿春似乎早有提防,站得较远,雪白的文件纸散了一地,但把韩寿春吓得够呛。

        “这么说来,梅钢是不是有借口说他们不知道此事?”谭启平长吸一口气,将心里的怒气压下去。

        “要是扣公司法的条文,可以这样。即使他们不拿出新的方案来,也可以要求从现在开始考虑三十个工作日之后再给答复?!焙俅盒⌒囊硪淼乃档?,心里暗想:早知道跟市钢沾边不是什么好事,就想着市钢给省钢兼并掉之后,他能早些回到市计委去。

        “梅钢现在插手这件事,市里是不是也要通知相关方?”谭启平问道。

        “是的?!焙俅核档?。

        “那你们站在这里干嘛,等着吃屎啊?!碧菲羝脚宄宓穆畹?。

        梁小林、韩寿春狼狈不堪的逃了出去,谭启平坐下来,怒气难歇的拍着桌子,说道:“尽是些没用货,没有一个人能让人省心的……”

        刘伟立为难的站在一旁。

        照着日程安排,回到南园小憩之后,就要安排谭启平、高天河陪同省钢的范文智、海丰的谢海诚、长青的孙启义进行洽谈,就重组市钢一事共同签约框架协议。

        现在事情叫梅钢横插一杠子,签约的日程安排就给打断,而且相信大家的心情都不会愉快,晚宴之前还要不要安排座谈会,刘伟立也拿不定主意。

        明天长青集团执行董事孙启善、西尤明斯工业集团高级副总裁等人到访东华,市里不是真的就不出面,刘伟立也拿不定主意。

        见谭启平怒气难歇的样子,刘伟立不知道是不是这时候就能请示他这些问题。

        想了片刻,刘伟立才跟谭启平说道:“我看大家参观合资钢厂也非常的辛苦,晚宴之前,是不是安排大家充分休息一下,不再打扰谢总、孙总、范总他们了?”

        “好吧?!碧菲羝揭膊恢劳硌缰案段闹?、谢海诚、孙启义他们还能谈什么,大家都在各自房间里休息一下更好。

        *

        谢海诚、谢芷父女坐在孙启义的房间里。

        虽然南园房间里的布置没有那么时髦,但大套间除了会客厅、书房之外,还有供秘书休息的卧室,也可以说是相当的奢华。

        孙启义那个妩媚得过分的女秘书,与谢海诚、谢芷父女坐在一旁,看着孙启义站在角落里跟孙启善通电话。从只言片语之间,他们知道孙启义跟孙启善的通话,只是寻常的寒暄,并无助于他们判断孙启善此行或许说沈淮邀孙启善到东华来的意图。

        孙启义到香港担任长青集团亚太事务部总裁,已经有八年时间,掌管着长青集团在亚太地区总规模高到四十亿港元的投资业务。

        在过去八年时间里,海丰实业,跟长青集团在亚太地区、在很多业务上展开合作,几乎长青集团在中国大陆的每一笔业务里都有海丰实业的身影。

        在改革开放最初的十数年时,这是很正常的现象。

        长青集团有资本实力,但对大陆地区的政策把握不透,无法控制政策风险,而且在很多投资领域都有政策的门槛,所以需要谢海诚这样与官方关系密切的合作者。

        谢海诚也是甘当掮客角色,也可以说是海丰实业这些年来,差不多是依附长青集团而发展。

        这么多年合作下来,彼此知根知底,谢海诚当然希望孙启义能牢牢守住长青集团亚太事务部总裁这个位子,这样也才对海丰实业最为有利。

        长青集团高层,对亚太投资增涨缓慢,已经颇有不满情绪,倘若孙启善这次出访东华,借孙启义在梅钢二厂项目上的判断失误对其发难,孙启义的亚太总裁宝座,真就不能说是稳若泰山。

        而对合资钢厂股权的收购计划,就这么轻易给梅钢狙击,无疑会叫孙启义失更多的分。

        但是,倘若被迫抬高收购价码,还兼之要收购梅钢所持有的股份,这笔交易还合不合适,就值得商榷了。

        就算整笔交易在价码抬到这么高后,还在合理的范围之内,但比较之前的方案,海丰及长青集团要多拿出一亿一千万元的资金出来,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也会叫孙启义的能力在长青集团内部受到质疑。

        眼前的困境,对孙启义来说,进也是错,退也是错,可以真说是进退失据、左右为难。

        范文智手里拿着韩寿春刚送来的告知函,附有梅钢收购合资钢厂的要约函,他坐在沙发上陷入沉思。

        范文智才四十岁出头,担任省钢集团党组书记兼总经理已有四年时间。

        范文智去年补选上省委候补委员,与新调任徐城市委副书记、市长的徐沛同龄。在所有近九十名省委委员、候补委员中,他们两人最为年轻。不过,说他比徐沛有什么不足,那就是徐沛是省委正式委员,下一步的目标是省委常委、徐城市委书记,而他下一步的目标暂时还是正式的省委委员,整整差了一个台阶。

        为了在省钢这个平台上,实现他这个目标,他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省钢与徐城重工、徐城水泥、徐城第一通用机械集团,是当下淮海在效益及规模上居前的四大省属国有集团。

        省钢九五年实现产值突破六十亿、利税突破四亿的目标,暂时处以领先优势,但优势不明显,甚至连省内钢铁行业龙头老大的地位都差点给名不见经传的梅钢夺走。

        省钢集团要第一个实现省内企业产值破百亿的目标,兼并东华市钢集团,无疑是极为有利的一步。

        东华市钢集团,钢铁年产量达六十万吨,加上旗下十数家三产公司,年产值要超过二十亿。

        在兼并东华市钢集团之后,省钢离百亿产值的目标,就差一步之遥。

        即使知道东华市钢集团这个烂摊子,不好消化,就算赵秋华没有提出要求,范文智也不会轻易放过东华市钢,只是很多事情都是有变数的。

        范文智虽然没有跟沈淮有过直接的接触,但不意味着他就没有去了解过沈淮的资料跟背景,也不意味着他没有认真的去分析梅钢及梅溪镇的产业布局。

        “梅钢这手棋,打得云山雾里啊,他们的意图,叫人难以猜测啊?!狈段闹墙掷锏奈募?,丢到茶几上,忍不住长叹气,跟坐在对面的梁荣俊说道。

        省钢下属徐城冶金研究所所长梁荣俊,也是省钢兼任东华市钢后,将到东华来领导东华市钢重组整顿的总经理人选,他比范文智还要年轻一些。

        梁荣俊八十年初大学毕业就进入省钢集团工作,从普通技术员干起,八十年代末竞争分厂厂长失利,外派到德国留学。他本来打算在国外定居,但受当时刚进省钢主持工作的范文智的邀请,才回国主持省钢集团的研究工作,是省钢集团当前的核心骨干之一。

        范文智也知道东华市钢这个烂摊子难收拾,才打算让梁荣俊这样的大将率队进驻东华。

        梁荣俊脸形瘦长,戴着厚厚的眼镜,拿起范文智丢在茶几上的文件,说道:“要我说,东华市钢这个烂摊子就不应该接手。对我们来,最重要的就是学梅钢,将炼钢厂整体迁到徐城北区,沿渚江北岸布局,这样才借助渚江水运的便利,大规模从其他省市输煤矿,不再依赖于西岭铁矿,而为省钢打开高速发展的瓶颈……”

        “你说起来倒容易啊,”范文智苦笑道,“炼钢厂整体搬迁要二十亿,我从哪里搞二十亿去?我跟赵省长争取了多少回,也是答应这次接手东华市钢,赵省长才同意将去年的利润留给我们自用。东华市钢的问题虽然大一些,但好歹不用我们掏钱。所以啊,我们还是把目光放在现实问题上……”

        “东华市钢的问题很复杂,你把担子压在我的肩上,我也要跟你要条件呢,”梁文俊说道,“不过要说现实问题,我们不需要去梅钢背后的意图是什么,其实梅钢这时候跳出来搅一搅局,对我们也是有利的?!?br />
        “你说……”范文智要梁荣俊接着说下去。

        “我说个方案你听听,”梁荣俊说道,“我们不要去管梅钢背后的意图是什么,也不管富士制铁可能不会同意梅钢掌握合资钢厂50%的股权,有一点是明确的,就是梅钢在谈不拢的情况,就是想把其在合资钢厂15%的股权脱手套现,而且还不能低于八千万。如果总计50%的股份,都由海丰及长青集团接手,他们除了承担一亿两千万的债务之外,差不多还要额外拿出一亿四千万的现金出来。这个对起初只打算拿出三千万现金的海丰及长青集团来说,压力可能有些大。如果说,我建议市钢保留对合资钢厂15%的股权呢……”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