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零四章 局面失控

    第四百零四章 局面失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会议室里的动静,也早就惊得同一楼层的工作人员纷纷探头出来观望,就看见沈淮背着手从楼梯口走下去,眉跳目眦,怒气凌人,众人都不敢跟他的眼神相接。

        沈淮“咚咚咚”下了楼,但他最后矛头直指谭启平的话,在众人的心头回荡。

        谭启平执政东华两年,什么时候给人当面这么数落,什么时候给人当面这么喝斥,什么时候这么威信扫地过?

        其他地方不知道,但在这栋大楼里,大家从没有见过今天的情形有发生过,但看着沈淮离去,仿佛一柄怒发冲寇、拔鞘而出的利剑。

        接下来谭启平雷霆暴怒,怒砸陈克华、怒声喝斥的声音,更是叫众人心头惊乱,知道谭启平这一刻已经完全叫沈淮激怒,脾气大作。

        待看到谭启平走出会议室,探头探脑往走廊里看动静的工作人员,迎上谭启平那怒火跟怨恨交织的眼神,都禁不住心头一窒,忙不迭的慌乱退回办公室里,不敢这时候找霉头去触。

        看着谭启平离场,要到小会议室临时召集常委会议,讨论给沈淮、陈克华严厉处分,高天河与其他常委成员,也都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谭启平作为市委书记,临时召集常委会议是他的特权,其他人不敢这时候再去挑谭启平的脾气,只能夹起笔记本,跟在后面去小会议室。

        事情发生的时间很短,大家进入会场坐下都没有五分钟,好端端的工作会议就给突发事件搅成这样,高天河都觉得这一切也太戏剧化了。

        他离开会场前,也恶狠狠的瞪了陈克华一眼,压着声音喝斥道:

        “你这贱骨头,就是欠收拾!”

        过道里已经看不到沈淮的身影,见沈淮对这事的反应如此之大,高天河也情不自禁的怀疑,难道之前的传闻真是谁有心在背后生造出来的?

        高天河看着谭启平那仿佛利剑出鞘的背景,知道他完全给沈淮刚才的言行激怒了,心里琢磨他可能会建议给沈淮什么处分。

        虽然一度希望沈淮去吸引谭启平的火力,但高天河这次并不打算阻止谭启平什么。高天河不指望他在官场上还能再进一步,更没有将谭启平拱走他来当市委书记的野心,他心里清楚,就算谭启平给省里调走了,空出来的位子,也不可能轮到他高天河去坐。东华的经济格局,给梅溪新区撑出新的气象、新的天地,省里争这个位子的将大有人在。

        高天河更多的是想保住自己最后几年不给翻盘,所以一直都小心翼翼的跟谭启平斗着。

        高天河既不想叫谭启平踩在脚底下,一点都翻不得身,也不想真正去拨谭启平的虎须,水火不溶,迫使省里在他跟谭启平之间做出选择。

        看着谭启平给沈淮完全激怒,高天河就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去添油加醋了。

        再一个,谭启平给沈淮搞了方寸大乱,就算这时候谭启平将沈淮完全从地方踢走,也难重立给打倒的威信——高天河也不用担心自己马上就会受到威胁。其实谭启平跟沈淮的矛盾公开化之后,谭启平在东华的威望已经受到严重的影响。像刚才,谭启平失控的发作,可以说是谭启平作为市委书记,对局面已经渐渐失去掌控力。

        高天河觉得自己的处境相比较以往要安全多了,就没必要再去做画蛇添足的事情。

        *

        走进小会议室,椭圆形的长会议桌,谭启平脸色铁青的坐在一头;其他常委分坐两列,都低头看着手里的笔记本,不去跟谭启平的视线触碰。

        谭启平手按住会议桌,眼睛里的怒气未消,虎视眈眈的盯着其他常委成员,最后对纪委书记陈明经说道:

        “在今天这么重要会议召开之时,市委差不多有一半委员在场,沈淮无视组织纪律,公然辱骂他人,搅乱会场秩序,致使会议中断,进行不下去,在干部群众中间造成极恶劣的影响。这样的行为,市纪委一定要严肃处理,才能遏杀这种风气滋长下去。同时,陈克华在重要会议召开之时,态度轻佻,我们同样要严肃处理?!?br />
        谭启平真要通过纪检委给沈淮处分,重立威信,那至少得党内警告处分起步,严重一点的,就是撤销党内职务。

        沈淮目前在地方只有党内职务,即唐闸区委委员、常委。要是撤消沈淮的党内职务,这就是要将沈淮从地方上彻底踢出去,不叫他再有机会插手地方事务。

        高天河及其他常委也不由的暗道:谭启平这次终于是不能忍受沈淮继续挑衅他的威信,这次竟然是想先斩后奏,打算会市委先形成一致意见,然而再直接向宋家摊牌。

        高天河又不由得暗想,倘若他们真形成撤消沈淮唐闸区委委员、常委职务的决议,宋家会如何看待这事?

        要真形成这样严重的党内处分,对沈淮以后的仕途升迁,都可能造成严重的影响。

        沈淮现在级别低,在司厅级以下发展时,能受到宋家很好的庇护;过个几年,沈淮进入司厅级层次,跟其他派系的竞争就会激烈起来,到时候履历上任何一点瑕疵,就会成为给其他人攻击的把柄跟弱点。

        宋家能容忍谭启平借题发挥给沈淮的履历留下这么严重瑕疵吗?还是说这是谭启平故作姿态,先在市里形成一个意见,然而借此跟宋家做进一步的讨价还价?

        “会不会太严重了一些?”

        沉默之中,有人突然插了一句话,叫大家都情不自禁的转脸看去,却是组织部长虞成震手按住记录本,头侧过来,眼睛平静的看着谭启平,发声质问,

        “事情的发生,并不是无缘无故的。要没有陈克华无端借捕风捉影之事公然挑事,沈淮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沈淮年纪轻,给人当众泼脏水,闹点脾气,也不能完全就说是他的错。谁没有一点脾气?说起来,我们常委成员在主席台上没有及时阻止陈克华的轻佻言行,也没有及时对陈克华提出严厉的批评,我想我们常委成员,对今天事态的失控,也有一定的责任?!?br />
        “虞部长,你的意思是说我这个市委书记责任最大喽?难道下面一点芝麻蒜皮的屁事,都要我来担着?”谭启平以为高天河会跳出来阻饶,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虞成震突然窜出来替沈淮说话,怒气冲冲的盯着他。

        他给沈淮临走前扣了一顶帽子,已经是威信扫地,没想到虞万震这时候还借题发挥,他心里更是不爽到极点。

        “我不是这个意思,要说有责任,我想我们在座的都有一些责任,”面对谭启平的盛气,虞成震并不心虚,沈淮敢当面削谭启平的脸,他堂堂市委组织部长自然不能更胆怯,针锋相对的说道,“我在组织部门工作有几年,学习到的经验,跟谭书记你不好比,但也有一些心得。对待年轻干部,我们希望他们要有怎么的特质?是成熟到完全没有一点棱角,还是容忍他们有些小毛???在这方面,也许我跟谭书记你的看法并不完全一样啊。沈淮今天的行为,不能说没有错,是有些过激了,但我认为也是情有可原的。说到底还是年轻气盛,是年轻干部常见的小毛病、小脾气。对年轻干部身上的这些小毛病,是进行批评教育,还是让纪检委出马进行严厉的处分,一棍子打死,我觉得很有讨论的必要。我们帮年轻干部克服自己的小毛小病,这个固然重要,但是不是也要考虑不能打磨掉年轻干部有做事情的闯劲、冲劲?不过,陈克华这种利用捕风捉影的谣言,公开侮辱其他党员干部的行为,这种风气绝不能滋长。这点,我同意谭书记你的看法?!?br />
        高天河也都傻了眼,虞成震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为了沈淮就跟谭启平直接卯上了?以往没见他这么有骨气???不过,虞成震从他组织部长的角度说这番话,也完全叫别人无话可说。

        沈淮今天的事,往重里说,给个党内警告也不为过;但轻描淡写,轻轻揭过,也没有什么。

        今天真正给抹面子、扫威信的是谭启平,其他人实际上都很乐意看到这种局面。

        谭启平脸阴在那里,高天河还没有表现,虞成震就突然出位连声质问叫他十分意外,局面再次跳出他的掌握之外。

        纪委书记陈明经轻咳了一声,对谭启平说道:“我也觉得虞部长的话有些道理,是不是由组织部门出面找沈淮、陈克华两人进行谈话,批评教育……”

        见局面再次跳出自己的掌握,谭启平他这时候再顾不上去立妈严厉追究沈淮的责任。他甚至不能再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不然会演变众常委连气的站出来反对他,他的处境会更加的被动。

        谭启平不得不去想,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沈淮刚才跟他对着干,已经直接动摇了他的威信,给了虞成虞等人公然对抗他的底气。

        他这次要不收拾沈淮,以后在东华他将威信扫地……

        从市委出来,沈淮没有回梅钢去,而是让邵征开车陪他去霞浦。

        到霞浦防海公路上,沈淮让邵征换他开车。

        沈淮知道今天的事情肯定会很快传出去,会惊扰很大,他不想去解释什么,将手机丢给邵征,让他随便找借口应付过去。

        防海公路两边都是防风林,密集的水杉林入冬后已经凋谢树叶,秃兀兀的矗立在烂泥滩涂的边缘,偶尔从树林的豁口能看到浑浊的?;?。

        东华以东的海洋水面浑浊,自古以来就是有名的黄水洋,不是观海的好地方,沿海也尽是滩涂,没有金沙碧浪能供游人戏耍的海滩。

        “孙总的电话?!鄙壅鹘只锔蚧纯吹缁昂怕?。

        沈淮将车停在路边,换邵征来开,他接孙亚琳的电话。

        “你今天又疯了一把啊,”孙亚琳在电话里笑道,“你等着接受你那废物爹的咆哮吧。说实话,要不是我对你小子知根知底,看你今天的表现,还真会误以为你是受冤枉的。我就不明白了,熊文斌值得你为他这么闹一???”

        “不是值不值的问题,我今天不站出来,东华官场以后将没有熊文斌的活路,这对他很不公平,”沈淮说道,“至于这件事会有什么后果,我可以去承担。对了,你既然打这个电话,那就通知你一声,晚上召开董事会议,在谭启平对我下手之前,梅钢要进行一下人事调整。二厂的董事长你来兼任怎么样?”

        “现在就进行人事调整,会不会太早了些?”

        “时机不会照我们的想法说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即使时机来了,那就不要再拖了?!鄙蚧垂系乃档?。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