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零二章 底子太薄

    第四百零二章 底子太薄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成怡返回燕京后,塌床事件的影响却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除。

        得罗毕、袁宏军相助,苏恺闻在梅溪镇就变得更游刃有余,十一月中上旬又相继调整人事,从区里新调来一名副镇长分管城建,分黄新良的权,又撤消周明副镇长的职务。

        周明目前主要精力都放在合资钢厂的建设上,在梅溪镇只是挂着副镇长的名,甚至连党政会议都不列席。

        沈淮当初就算要求区里直接将周明副镇长的职务撤消掉,也压根儿就没有什么影响。

        只是沈淮没有这么做,还让周明继续在梅溪镇挂着副镇长的职务;除了不让他插手梅溪镇的党政事务外,甚至连副镇长该有的工资福利也不短缺他。

        到苏恺闻手里,周明在梅溪镇挂的职务突然给取消了,就叫一些感觉敏感的人,多少能替周明看到一些不祥的预兆。

        当然,外人并不清楚内幕,甚至有人以为是塌床事件发生后,沈淮对唐闸区委施加的压力,才叫周明丢掉一项职务。

        沈淮也不知道周明心里怎么想,但想来周明如果这都要怨到他头上来,那真是蠢到家了。他现在连熊文斌都躲着不见,也不去管周明心里痛不痛快。

        对于袁宏军来说,另攀高枝最直接的收获,就是进入梅溪新区筹备工作小组名单里有了他的名字。

        筹备工作小组,是介于以市委为主导的梅溪新区领导小组跟新区三乡镇之间的一个临时机构。进入小组的成员,都是未来新区党工委、管委会成员人选,对领导小组负责,同时又绕开区里,把梅溪新区三乡镇的党政工作统一起来进行协调。

        这个工作小组,苏恺闻任组长,黄新良以及黄桥镇、竹社乡党委书记为副组长,然后从三乡镇再共选四人为组员,差不多把梅溪新区的班子先搭起来。

        这样,苏恺闻有什么事情想要独断专业,就召集新区筹备工作会议,将梅溪镇的事务放在新区筹备的大框架下去讨论。

        黄新良虽然也会列席,但梅溪镇其他党委委员给排除在外,在梅溪镇很多事务上都难阻止苏恺闻独断专行。

        不过当下的形势对苏恺闻来说,也不是一往无碍。

        副省长罗成辉车队被阻一事,虽然在袁宏军的协助下,拘留六人而告结,但是幕后指挥人杜贵一直都没能捉到。而被抓到的六名商户,在拘留期满一个月后释放的当夜,就一起失了行踪。

        区政府的上访户人群里,也多一些下梅公路商户的家属在内,规模日益壮大。

        十一月下旬,学堂街改造、新城园两个工程同时竣工。

        新城园是镇中心村改造项目的主体之一。

        中心村是梅溪镇早初两个居委会之一,也是梅溪镇的老区之一,位于下梅公路南侧。

        学堂街以东,主要是镇中心小学、镇中心幼儿园等机构,由于教学不能中断,只能陆续改造。

        梅溪老街以南已经建设完成,南片镇区改造主要还是学堂街与沿河路商业地之间区域的新城园项目以及渚江建设**开发的沿河路商业地区项目。

        由于要使老街周围的环境及建筑风格保持一致,新城区改造跟渚园相类。不过与独栋成院的渚园相比,新城区档次要略低一些,但也要比普通的公寓住宅高端,差不多三五栋联排成组或多层复式叠加的格局。

        也是要进一步提高土地利用效率,新城园区域八十来亩地,差不多建了三百套中高端大面积毛坯房;由梅溪新城镇投资集团负责开发、销售;渚江建设承建。

        除了新城园本身的建设质量跟定位在中高端外,南片区域差不多开发完成,学堂街改造、梅溪老街以及渚溪大桥及渚江,都是高规格项目,建成之后就形成气候,包括沿河路的商业地块,也在由渚江建设**开发中,就决定了新城园住宅的品质,要高过普通住宅。

        待下梅公路改造完成,形成闭合,新城园可以说是相当适合居住、生活的中心区域。甚至在此时的东华市区内,都找不到跟新城园比肩的在新建住宅项目。

        大量投资涌来,又由于东华市内居住环境并不理想,使得诸多企业中高层管理人员的住房需求,都集中释放在梅溪镇。

        梅钢,包括一厂、二厂、研究院,今年引进高级管理技术人才有二十余人。在这些高端人才引进的协议时,是承诺给予住房福利的;同时今年引进的研究生、大中专生多达三百人,则承诺给予不等的住宿福利。

        这就使得梅钢今年在员工住房上的投入就高达三千万资金,只不过大部分归入梅钢新厂的配套项目,不占一厂的利润。

        淮能集团作为国有企业,可能直接给中高层管理人员的工资奖金不会高得离谱,但住房等福利同样优渥。

        而像鸿基电气、长青机电等企业,对基层员工虽然较为苛刻,但中高层的待遇相对都要优渥得多。

        渚园瓜分一尽之后,新城园虽然能提供三百套中高端住宅,但在建成之前,也给分得差不多。

        竣工之前最后剩余的四十套住宅,都给梅溪工业投资集团收入囊中。

        三千万美元债券融资到帐,梅钢新厂的建设资金得到保证,而当前也无意扩张,梅钢一厂每个月产生的**百万利润,则主要用于分红跟归还贷款,降低债务比例。

        梅溪工业投资集团持有一厂45%的股权,每个月都有大量的分红到帐。按照早初镇党政会议形成的决议,工投每年只会照20%的固定比例,将当季利润划给镇财政统一支度,其余利润则留在工投内部进行积累,用于轻工产业园、科技产业园等工业项目的投资。

        也是为了防止苏恺闻伸手从工投拿钱,工投就跟新城投签协议,多余、暂时没有用途的资金,全部转给新城投,用于向建设公司支付工程款。

        新城投则把多余的一些物业转给工投,冲销债务,确保苏恺闻的手伸不进工投跟新城投来。

        不过黄新良跟郭全也会多多少少做些让步,叫苏恺闻没有借口步步紧逼。

        工投在新城园拿到手的四十套住宅,就给苏恺闻分走一半。

        苏恺闻拿这二十套房子,**隔出一座大院落,用作梅溪新区党工委家属宿舍区。

        这些房子说白了就是拿去分放福利,罗毕、袁宏军都从中分到一套房。

        要聚拢人心,无非靠的是恩威皆施。

        光靠威吓不行,没好处谁跟着你?

        所谓的好处,一是给权,二是给利。

        党政官员喜权,但位子有限,不是谁都能得到提拔。

        给利,党政官员直接发钱太多,影响恶劣。

        而中国人衣食住行里,最讲究的还是一个住。

        而且女人对“住”感觉敏锐,还偏偏“住”的成本最大,最难得到改善,也最能体现地位之高差。住得好,身处豪宅之中,高人一等,容易满足,相夫教子,就盯着自家男人跟着领导好好干,不要三心二意。

        苏恺闻身传家教,对这里面的道道还是极为老道。

        苏恺闻从梅溪镇属资产里拿走二十套住宅,给新区党工委成员分放福利,相当于给黄桥镇、竹社乡的人占梅溪镇的便宜;梅溪镇的干部自然心生不满。

        黄新良就顺势在党政会议提出,拿一批给梅溪镇自己的干部当家属宿舍区。

        拿沈淮的话来说,团结能团结的,团结不了,且不去管他。

        苏恺闻阻止不得,只能叫黄新良得逞。

        淮海十强镇评选工作,到这时候差不多也到尾声。这一向都是何清社、黄新良负责的事情,沈淮之前也不管不问,苏恺闻到梅溪镇后也插不上手;就算插上手,他也没有脸去沾这个功劳。

        梅溪镇常住人口九万四千余人,全镇面积四十八平方公里,调整后下辖十七个行政村,三个居民委员会,三个产业分园,九五年迄今到十一月底,引进外资一亿八千美元。

        由于接连大型项目开工建设,梅溪镇前十一个月就实现地区生产总值破十亿的目标。在去年翻倍的基础再翻一点五倍,成为东华市首个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破万的乡镇,两年前时间翻了四倍。

        九五年梅溪镇完成投资总额预计将达到二十五亿甚至更高,财税收入近亿,含土地转让收入的财政总收入将超过两亿五千万。

        这些硬指标,使得梅溪镇在九五年结束之前,就能当之无愧的成为东华市首镇,淮海省十强镇。

        到这一步,梅溪镇的框架,差不多已经形成。梅溪新区要不能有大的突破,苏恺闻也只能在沈淮搭成的框架里转悠,想使梅溪镇经济再有如此夸张的增涨,无疑将极难。

        十二月上旬,在市委召开梅溪新区筹备领导工作小组会议之前,谭启平拿到梅溪镇九五年以及下一年度的预决算书,暗暗感慨。

        在并入梅溪镇的数据之后,东华今年的地方财政收入将历史性的第一次突破十亿大关,相比较去年,增涨幅度将达到40%,但扣除梅溪镇新增数据之后,数字将回落到可怜的16%。

        东华今年地区国民生产总值差不多将有超过20%的增加,但在扣除梅溪镇新增数据之后,数字将回落到14%。

        表面上看去,就算没有梅溪镇,东华今年的财政收入也能增加16%,GDP也能有14%的增涨。这个成绩在全省今年的排名也会居前,但这里面还有梅溪镇崛起对周围地区经济发展的直接促进因素在里面。

        要是把这些因素扣除掉,东华的经济增加速度就将回落到两年前的水平上。

        而在地区新增投资及招商引资等方面,梅溪镇所分占的比例更是夸张。

        谭启平能拿到的数据,沈淮自然也能拿到。

        邵征帮他开车,他坐在后座,看着黄新良交给他的梅溪镇年度预决算。

        虽然梅溪镇今年的经济增涨成绩很可观,这样的速度在全省排不了第一,也是第二的位子,但是并不容得骄傲。

        东华的底子太差了,根基太薄弱了,在过去七八年间,在其他地方都在迅猛发展的七八年间,东华发展的步伐慢了下来,给其他地市拖后太多。

        就算东华地方财政收入增加40%,总数也不过十亿;沈淮甚至怀疑东华市城乡人均收入,今年能不能破两千——这样的数字,叫东华市的整体经济环境、实力,依旧处于全省十三地市倒数五名之列。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