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三百九十章 马蜂窝

    第三百九十章 马蜂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听顾同说苏恺闻要搞下梅公路改造工程,熊文斌微微一怔。

        熊文斌对梅溪镇的情况比较熟悉,知道沈淮到梅溪镇后就一直就想对下梅公路进行拓宽改造,但由于有人暗中作祟,最终搞出上百名商户堵路围攻镇政府事件。

        虽然这件事最终以潘石贵“畏罪自杀”、杜贵投案自首、下梅公路改造工程给无限期中止而告结,有些麻烦是给沈淮强行压制下来,但不意味着整件事就结束了。

        熊文斌相信苏恺闻也应该能了解一些事,不过他还是急着启动下梅公路改造工程,大概也是急于打开梅溪镇的工作局面吧。

        熊文斌上车前,往梅钢新厂方向看了一眼,却不知道沈淮对谭启平、苏恺闻等人此时的急切心态早有预测。

        熊文斌今天下来,主要是去为市里调整拆迁安置补偿标准的事,到蔡家桥社会去调研一手材料,才不会跟顾同去凑苏恺闻的热闹,跟顾同在路口分开,就直接坐车拐去蔡家桥社区。

        **************

        顾同坐车赶到梅溪镇,学堂桥北段的路面,也都已经新铺上沥青。

        两侧的街铺改造也差不多完成主体工程的建造,此时正在做外立面装潢;铁铸宫灯式的街灯也竖了起来,夹于梧桐树间,已经能叫人大体想象,学堂街完全改造好之后的情形。

        由于菜市场从学堂街搬出,梅溪中学在并入文化站大楼之后,临街新建了院墙,在朝向横塘河的一侧,新建了校门,就最大程度的将早前学堂街动不动就拥堵的局面缓解下来,使梅溪镇的中心区面貌焕然一新,街面整饰,不亚于市中心区。

        顾同特地让司机开车载他到下梅公路绕走了一圈。

        相比较学堂街、渚溪大道、梅鹤公路,曾经作为黄桥、梅溪、鹤塘等镇主干道的下梅公路就要破落得多。

        顾同也认为,确实没有比做下梅公路改造工程更能让苏恺闻快速打开他在梅溪镇局面的。

        特别是夹于梅溪河到学堂街之间的路段,商业价值巨大,要不是为了这块地,顾同都懒得走这一趟参加这鬼捞子协调会。

        虽然苏恺闻是谭启平的嫡系心腹,但顾同作为市委委员、市政协常委委员,自然也有他的尊严在。

        既然来了,顾同也不拿架子,阻止司机拿电话给苏恺闻,直接上楼,往苏恺闻的办公室走去。

        顾同到梅溪镇也不止来过一回,也熟悉政府大院里的布置,推门进去,就看到苏恺闻坐在办公桌后,翻看手里厚厚的一叠文件,新提拔上来的镇长黄新良以及梅溪镇工业投资集团总经理郭全二人坐在他的办公桌对面,没有说什么话。

        周明远远的坐在一旁喝着茶。

        看到顾同进来,苏恺闻走过来跟他握手,说道:“顾总你提前过来,也不说一声,我们都怠慢了?!?br />
        “没事,没事,是我来早了,你们有事先谈?!惫送恍?,跟苏恺闻、黄新良、郭全握过手,就跟周明坐到一旁喝茶去。

        顾同走进来,注意到苏恺闻跟黄新良、郭全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大轻松,压着声音问周明:“怎么了?”

        “工投跟新城镇刚把土地账交出来,”周明小声跟顾同介绍情况,“截止到九月,镇上土地款今年前三个季度共收上来一亿六千多万,但一分钱都不剩的花了出去,还留下七百多万的漏洞,等着镇财政去补?!?br />
        “这么多,花得这么凶?”顾同眼皮子跳了两跳。

        “这还没有把渚江建设拿的那块地算在内?!敝苊鞑钩渌档?。

        之前外界是很难知道梅溪镇土地款的消息,顾同大体能知道梅溪的土地转让规模巨大。

        开发区一亩工业地只能卖三万,梅溪镇这边的工业地至少五万打底,商业地更是卖出上百万的高价。渚江建设拿的那块地,是抵销之前垫资建设渚溪大道所花费的工程款,沿梅溪河东岸的六十亩商业地就折算了五千万。

        要是把渚江建设拿的那块地计算在内,梅溪镇九个月转让土地收入就将超过两个亿,加上近亿的财税收入,一镇之地就抵得上半个东华市。

        乖乖,梅溪镇真是一块金矿啊,难怪谭启平卯足了劲,要把梅溪镇收回去。这不能怪谭启平眼皮子浅,一定要跟沈淮过不去,换了他当市委书记,也不会叫这个钱袋子落入他人之手。

        再个叫他吃惊的地方,梅溪镇花钱之凶也叫他诧异:算一算,九个月差不多就花了两亿四五千万出去。乖乖的隆个冬,这以前别人都说他顾同是东华的散财大爷,谁能知道梅溪镇花起钱才像无底洞?

        不过细想也不意外,看看沈淮之前在梅溪搞的这些动作,没有巨大财力的支撑,怎么搞得起来?

        听周明解释,苏恺闻下午看到土地账之后,震惊之余,把黄新良、郭全拉过来逐一核对这两年来的花销。

        沈淮在梅溪,在梅钢之外,还创立了工业投资、新城镇建设投资两大集团,都是在早初的资产办分拆出来。

        梅溪镇之前的工业用地、住宅商业用地的转让收支,就由这两大集团分管。

        梅溪镇工业投资集团还代表镇政府管理所有镇属工业资产,并负责代表镇政府对新的工业项目进行投资,仅对梅钢系企业持有的股权资产,就超过两亿。

        新城镇建设投资集团是沈淮启动梅溪新镇建设的主体,由最早的镇置业公司发展而来,新梅新村、蔡家桥社区、渚溪大道、渚园、学堂街改造、梅溪老街、梅溪中学、新城园小区等等项目,都归新城镇建设集团负责建设管理。

        现在苏恺闻到梅溪镇,要把土地转让等相关权力收上来,主要也就是从这两大投资集团收权。

        顾同之前听苏恺闻聊过他到梅溪镇之后的打算,想要一下子打散沈淮在梅溪镇建立的体系很困难,目前可以做的事,一是要尽可能的收权,二是要另起炉灶。

        这么看来,顾同猜测苏恺闻会在新城镇建设投资集团之外,成立新的镇属公司,负责下梅公路改造工程,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手没有。

        这会儿工夫,罗毕探头进来,先抬手朝苏恺闻指了指腕表,接着才看到顾同跟周明坐在里面,笑道:“顾总、周总已经过来了,我说怎么没有见到你们两个人,”又跟苏恺闻说道,“周区长马上就到,你陪着顾总、周总,我下楼去迎接一下周区长?!?br />
        苏恺闻点点头,顾同的身份比周岐宝要高,他不能拉着顾同去迎接周岐宝,那就只能让罗毕代劳去迎接。

        顾同看着罗毕走出去,心想罗毕这次没能担任镇长,心里大概有着怨气吧?

        这边谈了一会儿话,听着罗毕跟周岐宝的声音传来,他们也就走出去,在走廊里汇合,才一起进会议,参加下梅公路改造工程的筹备协调会。

        下梅公路改造工程跟郭全无关,但黄新良作为镇长及新城投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这样的会议倒是无法脱身。

        他只得硬着头皮,挤到一群给苏恺闻拉来的谭系官员之间,听苏恺闻独断专行的对下梅公路改造工程进行安排。

        今天只从工投与新城投收到账,没有到钱,甚至还有七百多万的漏洞要镇财政去补,叫苏恺闻心里很不爽,但他这段时间也摸清楚了梅溪镇的一些运行细节。

        学堂街中段以及沿河路的商业地块,每亩转让售价从五十万起步,最高达一百二十万,也叫他看到下梅公路镇区两侧地块的巨大商业价值。

        下梅公路镇区段,从梅溪河到梅鹤公路,全长一点六公里。特别是从梅溪河到学堂街之间的路段,将跟梅溪老街、沿河路、学堂街中段将形成规划中的新城镇商贸中区,商业价值很高。

        这段路清出来,两侧能用来建街铺的土地,差不多有四十亩。

        这些商业地以八十万一亩的商业地价来算,差不多就能置换出三千多万出来。从学堂街口往东,到梅鹤公路,除了要给镇中心小学留出一段出口外,能规划来建街铺的商业地虽然要少一些,但也有二十五六亩地,差不多能置换出一千五六百万的钱款出来。

        有这两块价值近五千万的商业地,苏恺闻估算着下梅公路改造及拆迁安置的费用,就有着落,关键是怎么运作、谁来运作的问题。

        黄新良列席会议,听着苏恺闻除了打算新组建实体公司负责下梅公路的具体运作之外,拆迁公司、建设公司、投资公司,都从外面拉人,摆明了要把沈淮留在梅溪镇的老人都排斥在下梅公路改造工程之外,他就索性闭嘴不说什么。

        这么多人进来,都是张开嘴要吃食的,顾同亲自跑这一趟,难道是善茬,是为做公益的?

        下梅公路两侧能挤出来的商业地,加起来也就七十亩。

        沿河路商业地,置换给渚江建设,冲销五千万工程款,主要是沿河路是沿梅溪河东岸新建的一条道路,涉及到的都是民宅,拆迁成本是可控的。

        这区域涉及拆迁安置差不多一百四十户人家,镇上在新城园及新梅新区拿出一百八十余套新建住宅,跟其他一些补偿款加上进心来,总额差不多一千两百来万,就把这些住户安置好了。

        下梅公路两侧是梅溪镇最早的商业区域,沿街虽然破落不堪,街铺都低端得很,但本身性质就是商业用地。

        要拆迁,按照梅溪镇以前的街铺拆迁补偿政策来,有三种选择,第一种是货币补偿,这个成本较低,但另两种补偿方式,一是是从其他地方拿出店铺,供拆迁户抽签选择,还有一种就是原地新建街铺补偿,成本就不低了。

        现在拆迁户又不都是傻子,沈淮主政梅溪镇时,主要是大规模工业化中获益,去补助城镇化建设的缺口,并无意压榨拆迁户的利益。

        拿学堂街改造来说,镇上无利可图不说,差不多还要倒贴一千万进去。

        也是相对宽松的拆迁政策,才知道诸多改造工程,迅速的推进。

        下梅公路改造,涉及到梅溪大桥要推倒重建,整个工程的成本比学堂街改造更大。不考虑其他因素,黄新良估算着,镇上差不多还要额外投进去两千万,差不多也就够用了。

        苏恺闻现在从其他地方筹不出钱来,而从外面引进来的投资公司、建设公司还要从整个改造工程里吃肉,这时候还单纯想着以地补偿,短缺的口子,会更大,从哪里补?

        那只有尽可能压低拆迁成本。

        黄新良心里想:潘石贵虽然“投湖自杀”了,但他与杜建等人,花费数百万从下梅公路两侧收购的商店房,留下更复杂的产权关系,倒不知道苏恺闻怎么花解。他也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苏恺闻去捅这个马蜂窝,苏恺闻不叫他沾手下梅公路的改造,他也巴不得从这桩麻烦事彻底脱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