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居心最难猜

    第三百八十四章 居心最难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梅溪新区草创之际,你这时候就不做梅溪镇的领班人,这不是给市里出难题吗?”高天河第一个不希望沈淮从地方彻底脱离出去,琢磨不透沈淮为什么会在应该趁胜追击之时做这样的决定,他不能让谭启平顺势将沈淮的请辞变为事实,也无暇拉沈淮私下问询,当下直接封堵谭启平的口实,眼睛看向他,问道,“谭书记,你觉得呢,市里现在还有谁能胜任沈淮当前的工作?”

        沈淮要是从地方上脱离,他的影响力就会给最大限度的限制在梅钢,顶多能叫吴海峰、杨玉权等人能背依梅钢取暖,不给谭启平过分欺负——但他高天河将会在市里继续给谭启平孤立。

        这不是高天河希望看到的局面,他此时需要沈淮守住梅溪镇的地盘,需要沈淮来替他分摊谭启平的火力。他甚至想,梅钢新厂不用为建设资金发愁,而且借这次债券融资,给谭启平以凌厉的反击,沈淮此时争梅溪新区党工委书记的位子,谭启平就一定敢强行阻拦?

        高天河现在直接扯到市里谁能接替沈淮位子的问题上,谭启平心里恼火,又不好说高天河的不是。

        梅溪镇作为副处级镇,归唐闸区管辖,但沈淮的组织关系已经调入市委组织部,成为市管干部——故而谁接替沈淮出任梅溪镇党委书记的职务,决定权就在市里,而非在区里。

        谁能接替沈淮的位子?

        这是高天河直接抛给谭启平的杀手锏,叫他难以回答。

        东华谁能有资格去坐这个副处级宝座,叫上上下下各方面都没有意见?

        当然,此时更叫谭启平皱眉、揪心的,不是高天河质疑式的追问,而是他突然间摸不透沈淮请辞的居心何在?

        谭启平早初的打算是用梅钢新厂融资困境,钳制沈淮做出退让,使苏恺闻跟罗毕先进入梅溪镇从副书记干起。

        只要梅钢新厂融资困境能持续一年以上时间,一方面梅溪新区渐成雏形,而苏恺闻与罗毕配合,也能够掌握梅溪的党政体系,这时候再叫沈淮从地方完全脱离,使局面能保持平稳的过渡,对方方面面都能说得过去。

        谭启平也没有想过现在就要沈淮完全脱离地方的念头。

        梅溪镇的成绩,已经引起省里的瞩目,在东华市经济大局所占的权重渐大——梅溪镇平缓发展、继续崛起,才是谭启平需要的局面。

        否则在沈淮离开后,梅溪镇的成绩突然坠至谷底,而且梅溪镇缺掉这块成绩,东华从其他地方补不回来,谭启平那就没有办法交待了。

        谭启平在省里不是没有竞争对手,高天河以及东华市其他常委都是弱的,但除了陈宝齐等省直机关实权正厅人物外,淮海省十三个地市,除了徐城市作为省会较为特殊外,其他十二地市是处于相当水平的——也就意味着,谭启平在淮海省至少有十一个最直接的竞争对手。

        想更进一步的官员,更是拼命想拉住别人的腿脚,方便自己能往上爬。

        当下中国政局核心是以经济发展、国家建设为中心,也就使得省以下的地市、市以下县区,成为并行的竞争关系,也就使得地方党政系统形成类似于公司性质的运作方式,卯足劲、千方百计的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虽然谭启平作为市委书记,看上去对所辖的乡镇人事调动有绝对处置权,但他处于这样的局面之中,就算沈淮背后没有宋家,他也不敢随便乱动梅溪镇的人事关系,怕就怕把梅溪镇的局面搞糟糕了,他对上面无法交待。

        这也是沈淮冒险上梅钢新厂项目,宋炳生大为光火的原因。

        梅钢新厂项目若是失败,会直接破坏掉梅溪镇当前崛起的良好势态,使东华的经济发展势头受挫。

        谭启平这时候压根儿也不敢把沈淮调走。

        他心里越是认定梅钢新厂项目会失败,那他就越是需要沈淮留下来背这个黑祸,背这个责任。他这时候把沈淮强行调走,梅钢新厂项目将来受到大挫,这个黑锅就得是他谭启平来背。

        东华市去年财税刚到六亿,一个投资规模达六亿的钢铁项目因为他直接的因素而崩盘,就能直接掐灭掉他以后上升的希望。

        故而谭启平希望用掐断融资,强行拖延梅钢新厂建设速度的想法,才得到宋乔生、宋炳生等人的认同跟支持。

        谭启平想拖延梅钢新厂的建设速度,达到争取时机、压制沈淮、摘取桃子、控制局面的目的,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沈淮还能得到大资本的直接支持,叫他的诸多如意算盘,在瞬时都落了空。

        谭启平昨夜回家,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夜没睡,就是想着怎么应付今天的沈淮。他跟高天河的想法一样,认为沈淮会趁胜追击。

        就算沈淮开口直接要新区党工委书记的位子,谭启平都不会觉得奇怪。

        他丫就没有想过,沈淮会干脆利落的把梅溪镇党委书记、工业园党工委书记两个位子都丢出来。

        沈淮是想干什么?

        谭启平再好的涵养,这时候也忍不住盯住沈淮的眼睛看,想看透他心里真实的想法跟念头。

        是以退为进?

        是声东击西?

        是玩逼宫计?

        是明知道自己占据一时之优势,还要在陈宝齐、李谷面前,逼自己表态,借此要挟获得更高的职务?

        你小子就如此得志猖狂,咄咄逼人吗?

        谭启平心里既惊且疑,他猜不透沈淮想什么,就难免方寸大乱。

        他到时候都还不知道三千万美元来自何方,沈淮突然得到的支持到底有多强,他想反击,却又顾忌重重。

        沈淮看着谭启平方寸大乱后脸色惊疑,心想谭启平也就如此了。

        不过他这次无意再掀什么风浪,再起什么冲突,那样会直接伤害到梅溪的发展。

        虽然高天河的话是直接质疑式的追问谭启平,沈淮接过话回答道:

        “无论是梅溪镇,还是即将成立的梅溪新区,钢铁产业在今后三五年内,都会占据相当大的权重。我辞去梅溪镇党委书记、工业园党工委书记等职务,不是说就是要弃梅溪而去,而是想把主要精力用于推动梅溪钢铁产业发展上。我自认为在这方面还有一些专擅,也以为地方政府跟企业进行合理的分工,齐头并进,对地方经济整体发展,能有更好的推动作用。当然了,我如果有三头六臂,自然愿意承担更多的责任;关键是我没有三头六臂,而且梅钢新厂建设过程当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需要集中精力应对。所以,我希望市里能考虑的请求?!?br />
        谭启平脸色稍缓,沈淮这番话听上去多少有些诚意了,而且这话是沈淮当陈宝齐、李谷、孙启义、谢海诚等人的面所说,将来别人要问市里为什么同意沈淮从地方请辞,他也完全可以拿这番话去解释。

        梅溪镇、梅溪新区的重中之重是钢铁产业,是梅钢。

        让沈淮集中精力去发展梅钢、发展梅溪镇的钢铁产业,只要梅溪镇的钢铁产业保住了,梅溪镇的大局就不会坏——这个道理对省里也说得通嘛!

        而且,这跟他与宋家的约定也没有冲突:沈淮管梅钢、他管地方,两者最好能从此井水不犯河水。虽然进程来得很突然,但也没有从根本上破坏他跟宋家的默契。

        谭启平余光看到谢海诚对他微微颔首,知道谢海诚的意思就是不管沈淮在打什么主意,在玩什么心计,顺水推舟坐实了他的请辞,其他就算有后遗症,还可以从长计较。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倒也是有道理,”谭启平沉吟道,“我们的确要应该从更高的层面去考虑培养干部、建设地方这个问题……”

        高天河心里在咆哮:更高个屁啊。

        谭启平语气转得很快,似乎不容别人插嘴,紧着问沈淮:“你认为当下有谁适合主持梅溪镇的党政工作?”他也想以退为进,摸一摸沈淮的心思到底是什么。

        “苏恺闻实际工作经验有所不足……”沈淮沉吟道。

        苏恺闻站在一旁,心里在咆哮:不足个屁??!

        苏恺闻当然不会像谭启平考虑得那么复杂,他巴不得沈淮滚蛋,叫他能早早的坐梅溪镇党委书记的位子,这样才能确保即将成立的梅溪新区党工委书记的宝座也是他的。

        “不过,我到梅溪镇时也没有什么工作经验,吴主任就很信任我,我似乎也没有怎么辜负他的信任吧,”沈淮语气轻松的笑着,想卸一卸谭启平等人的心防,说道,“恺闻的工作时间比我久,理论水平比我高,即使实际工作缺乏些经验,我想他主持梅溪镇的大局,把握梅溪镇的大方向,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另外,我推荐黄新良,在行政及经济事务上辅助恺闻工作。当然,这只是我个人建议,具体的人事安排,我服从市委、区委的决定?!?br />
        见沈淮推荐黄新良而非罗毕担任镇长,谭启平开始相信沈淮不是在玩逼宫,他虽然想不透沈淮的打算到底是为哪般,却觉得顺水推舟不是不可,转过头问高天河:“老高,你觉得呢?”

        高天河绝不希望沈淮从地方脱离,留他一人孤身面对谭启平,说道:“梅溪镇的党政事务,由苏恺闻、黄新良负责,我也是信任的,但是招商工作呢?今年东华市引进外资很可能会突破两亿美元,现在就可以说,东华市今年在全省招商引资工作中一枝独秀。也许我们不能指望明年的招商引资还能保持在这个水平,但总不能低于一亿美元吧?东华市委市政府以及各区县的招商系统里,我目前还不知道有第二个既精通英日法三国外语、又精通经济事务跟国内招商引资政策的全面型的人才?!?br />
        谭启平这时候又怀疑沈淮跟高天河在演戏,一个看上去诚心想走,一个看上去拼命挽留,以此扰乱他的视线跟判断。

        p——

        启∷蒙@书M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