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回家偶遇

    第三百六十一章 回家偶遇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祝大家平安夜快乐,祝兄弟们都能牵到妹子的手;我也请个假晚上陪老婆逛街去)

        就算谭启平愿意放手,围绕天生港电厂外围的利益群体,也不可能坐以待毙,任这块香饽饽落入他人之手。

        沈淮当着谭启平、高天河的面,提及淮能集团收购天生港电厂的方案,说到底也是第一步投石问路。

        淮能集团还没有正式注册成立,这种模式可不可行,符不符合东电的利益,东电高层也没有十足的信心,都不敢迈太大的步子。

        沈淮与陈兵、胡舒卫讨论过,除了梅溪电厂,作为淮能将来要直接运营的电力资产,接下来要拿来试手的目标是霞浦电厂。

        霞浦电厂是建于六八年的老热电厂,历经多次扩容改造,装机容量为4万千瓦,甚至不足建成后梅溪电厂的一半。

        更主要的,霞浦热电厂作为霞浦县发电、供热、配电一体的电力企业,设备老化、缺损严重,管理上也有很大的缺陷,造成在电力紧缺的当下,都无法实现盈利运营。

        霞浦电厂规模小,运营又持续亏损,淮能集团收购这样的电厂进行技术改造,地方阻力会少得多——这也是当下淮能集团快速扩大电力资产规模的可行途径。

        大家处在不同的山头,就有不同的利益。

        虽然成立后的淮能集团也是国有独资企业,但没有地方会心甘情愿的,无偿的将优质资产划给其他山头的;包袱那是另说。

        谭启平对霞浦电厂的情况不了解,但听高天河都主动提出要将霞浦电厂拿出来做试点,也就不便当面反对,只说先让霞浦县那边拿方案,市常委会到时候再研究,也是想将事情先往后拖一拖再说。

        淮能集团前期,主要还是确保梅溪电厂如期建成完成,而包括相关股权以及业务划拔调整的工作,都要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淮能集团能在半年时间里,把框架搭建起来,就要谢天谢地了,并购电力资产的事情,可以多谈,倒未必要立马进入实施阶段。

        ************

        将淮能集团的情况,跟谭启平、高天河做了汇报,沈淮就直接让邵征开车送他回住宅——在外颠波有一个多月,沈淮都担心住处要长草了。

        沈淮回家打算先泡着热水澡,恢复一下元气,再去处理其他事情,到文山苑就让邵征先回去,自己提着行李就上了楼。

        经过孙亚琳她屋门外,听着里面“咯咯咯”的笑声,有个女人在笑着喊:“给我、给我,再不给我,我要动手抢了……”听着声间熟悉,但绝对不是孙亚琳。

        沈淮不禁疑惑:谁这时候跟孙亚琳在屋里抢什么东西?

        沈淮正要敲门,但想到孙亚琳每回到他住处如入无人之境,当他跟不存在似的,他要是规规矩矩的敲门再进去,未必就太窝囊了。

        沈淮掏出钥匙来打开门,看到客厅里的情形,鼻腔里差点喷出血来:

        孙亚琳给压在沙发上,杨丽丽跨在她的腰上,手撑着她的胸口,正兴奋的去抢她手里的一样东西。

        孙亚琳故意在逗杨丽丽,手往后扬起,不让她拿到。

        孙亚琳穿着棉质运动衫,倒没有什么,只是杨丽丽的姿态太不雅观:齐膝的紧身裙在玩闹间翻了上来也不自觉,露出黑色丝袜上雪白的大腿跟给紫色内裤包裹的结实美/臀。

        雪白的臀,饱满得快从内裤边缘溢出来,却紧绷得没有一点赘肉。

        因为要抢孙亚琳手里的东西,杨丽丽几乎整个身子都趴到孙亚琳的身上去,衬衣往上吊起来,还额外露出白嫩似羊脂玉般的一截小腰。

        杨丽丽身材娇小一些,但身材比例极好,下身几乎半裸,上身还穿着雪白带蕾丝边的衬衣,听到开门声,她跟孙亚琳脸贴着脸的望过来。

        两张美脸贴在一起,说有多妖魅就有多妖魅。

        杨丽丽谔然发愣,趴在孙亚琳的身上,娇美的脸,波浪般的秀发披下来,白领般的蕾丝衬衣,雪白的胯及修长右腿从沙发边缘极美的延伸到地板上,整个人都性感无端——更要命的是她骑在孙亚琳的腰上,虽然矮一些,但此时刚好胸贴胸。两对不分彼此的胸,都从边缘挤出完美的孤形。

        “你们在玩什么,好玩吗?”沈淮克制住不咽口水,指着杨丽丽跟孙亚琳的样子,都忍不住想问她们带不带他一起玩。

        “你怎么回来了?”孙亚琳欠起身子问道,手肘撑在沙发上,整个身子曾优美的孤线,深褐色的长发披起来,仿佛绸泽瀑布,脸上满是意外。

        “我怎么就不能回来?”沈淮反问道。

        “???”杨丽丽这时候才发现裙子翻上来,下身几乎赤裸在沈淮的眼前,慌乱间坐志来,要把裙子翻下去——只是她还双腿岔开的骑在孙亚琳的腰上,猛往下拉裙子的东西,只会让她让更紧密的夹住孙亚琳的腰,稍一动弹,整个人就失去平衡往侧面翻下来。

        “砰”,杨丽丽脑袋磕茶几角上,身子摔倒在地板上,将茶几都磕翻了。

        这一磕力度不轻,杨丽丽半天都没能爬起来,痛得直掉飚泪。

        “这个,这个,”沈淮放下行李,走进来帮忙要将杨丽丽搀起来,说道,“你们做啥,我又没有说你们做了什么,你慌什么,哭什么???”

        “谁做啥了?谁做啥了?撞得这么痛,你还说?”杨丽丽坐起来,揉着给茶几角撞起包的脑袋,痛得直咧嘴,眼泪挂在脸上,梨花带雨似的,一时间也顾不上整理裙子,双腿则更直露露的暴露在沈淮的眼前——大腿的肌肤雪白紧致,修长紧闭没有一点缝隙,只有几根卷曲的毛发从紫色内裤前边缘探出来,贴在白得耀眼的腹肌沟深处,叫人心脏好受。

        好一会儿杨丽丽才撑着茶几腿站起来,红着脸将裙子整理好,让孙亚琳给她看撞起包的脑袋,说道:“你怎么会给他你房间的钥匙?你就不防备着他点?”

        “对啊,你怎么会有我房里的钥匙?”孙亚琳将翻倒的茶几扶起来,疑惑的问沈淮。

        “你能偷配我房间的钥匙;你这房间,我就不能多配一把钥匙?”沈淮得意洋洋的说道。

        当时陈丹租下这两套房子,换好锁之后,钥匙总共有四套,孙亚琳把房间霸占去,沈淮自然不会老老实实的把钥匙都给她——不然还没有真没有机会看到这香/艳的一幕。

        只是看孙亚琳跟杨丽丽神色都很正常,而杨丽丽更在意在他跟前走了光,刚才似乎只是玩闹,而没有更多的暧昧气氛,沈淮又觉得有些失望。

        沈淮看了看表,已经过四点钟了,问杨丽丽:“你怎么在这里,万紫千红不是到准备营业时间了吗?”

        “正准备洗澡换过衣服再去店里呢,你就突然闯了进来?;挂晕墙嗽?,差点都吓死我了?!毖罾隼鼋猩蚧搓用粮』难劬醋?,心头莫名慌慌的,仔细看身上再没有哪处走光,捂着胸口将地上散乱的雪白文件纸捡起来。

        “你一直都在住这里?”沈淮疑惑的问道,他记得正月里,杨丽丽跟寇萱在新佳新村租住的房子漏雨,临时借孙亚琳的房子住几天,这都两个多月过去,没想到杨丽丽她们还没有搬走。

        “对,”杨丽丽说道,“我们之前租的房子做的防水质量太差,楼上卫生间漏水,怎么修都不顶事,就把房子退了。反正孙总这边有多余的房间,一起住也热闹一点。正好也可以帮你们收拾屋子……”

        沈淮探头看到卫生间里热汽腾腾,没想到他在外出差一个多月,这屋里已经装上热水器,更没有想到杨丽丽跟孙亚琳关系已经亲密如“姊妹”了,还在沙发一起玩闹。

        “看你白白净净的,洗什么澡啊,要不这缸热水让我先泡个澡,”沈淮说着话,人已经赖皮的往卫生间里走,杨丽丽又不好意思拦他,沈淮反而对她说,“你既然有我房间的钥匙,再帮我再拿套换洗衣服来?!?br />
        “你别理他;你越理他、他越来劲?!彼镅橇崭罾隼鏊档?。

        杨丽丽在沈淮面前终是胆怯,把沈淮的行李先拿进客厅来,又跑上楼帮他去拿换洗衣服去。

        沈淮光溜溜的钻进热水缸里,孙亚琳则隔着半掩的门跟他说话:

        “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你不是打电话说下午先去镇上吗?”

        “本来想直接去镇上,不想半途给谭启平一个电话拉到市里去了……”沈淮把在市里跟谭启平、高天河谈话的事说给孙亚琳听。

        “高天河这次怎么变了性?”孙亚琳颇为奇怪的问道。

        “我跟谭启平斗得越厉害,斗得越紧张,东华才有他高天河生存的空间啊,”沈淮知道孙亚琳对东华官场过去的故事不是很关注,将一些缘由解释给她听,“东华以前是个穷地方,在省里最大的山头就是前省纪委书记叶成明。叶成明是个非常强势的官员,他从文/革后,在东华担任过十年的市委书记,前市委书记、前前市委书记以及高天河,都是他提拔起来的人。而叶成明到省里担任纪委书记之后,整个淮海省的纪检系统,就有东华帮之称——大概也是东华这个地方穷,不起眼,不受省里重视,所以东华的地方官员,跟省里的联系,几乎都集中到叶成明一条线上。问题出就出在,叶成明九二年遭遇车祸突然去逝,整个东华帮一下子群龙无首,在省里也无依无靠,就难免会给踩得七零八落。高天河之前想走戴乐生的路线,但英皇案之后,高天河不受戴乐生待见。赵秋华二月底来东华,夜里住南园,高天河去拜访过的,但随后赵秋华的侄子到东华来,跟高天河、高小虎父子并没有接触。这大体能推测出,高天河有投靠之意,而赵秋华无收容之心。高天河随时都有可能会给调出东华,你说他能不用点心吗?”

        杨丽丽拿了衣服回来,看到孙亚琳坐在门口跟沈淮说话,而卫生间的门也只半掩着,还以为沈淮还没有开始洗澡,就直接推开门进去要递衣服进去,乍然看到沈淮光溜溜的泡在浴缸里。

        由于四月中旬天气渐高,热水温度不是特别的高,没有太多的热汽,杨丽丽就看见沈淮双股间趴着一条黑黢黢的巨蛇——她是过来人,也不会像小姑娘那么尖叫,红着脸低下头,放下衣服就出了门,抱怨道:“怎么洗澡都不关门,就不怕别人看了长针眼?”

        “是你打击报复,突然冲进来偷看我好不好?”沈淮欠过身子抱屈道。

        “瘦不拉叽,都没有几两肉,有什么好看的?”杨丽丽也不示弱,站在门外反唇相讥。

        孙亚琳没良心的大笑,问杨丽丽:“你看到他那几两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