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斗殴

    第三百五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斗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飞机落地后,成怡、郁培丽、刘福龙他们行装简便;沈淮那只沉甸甸的行囊则办了托运,下了飞机,还要到行李提取处等行李从传输带出来。

        刘福龙、郁培丽对沈淮是成怡学同学的哥哥这事,倒没有起疑心,本以为一同坐飞机到国内就应该分道扬镳、各走各的,没料到成怡还坚持要等沈淮取好行李,再一起坐车返回市内。

        成怡要跟沈淮保持交往的状态,给家里一个交待,自然不能到了燕京就各走各的。郁培丽以为成怡待人客气,既然都一起乘飞机回来,一起坐车回市里也很正常。

        刘福龙见平时成怡冷艳高傲,其他再优秀的男人献殷勤,都难叫她假以颜色,万万想不通她为什么会对同学的哥哥这么有耐心,还坚持要一起坐车回市里去,心里酸溜溜的满不是个滋味。

        然而更叫刘福龙躁狂的,张弼强跟着绿头苍蝇似的,粘过来也不肯先走,热情的要过来帮成怡提行李。

        “要不你们先走?这么多人,也不好坐一辆车,”沈淮不确定的问了成怡一声,他想着,就算没有张弼强,就算成怡或者谁家有车到机场来接他们,他、成怡、郁培丽、刘福龙挤一辆轿车也不舒服,他就打算直接打车去东华大酒店住下,又跟成怡做了打电话的手势,“我们晚上再联系?”

        沈淮也怕给他小姑抱怨,想着晚上联系成怡,一起吃顿饭,也算是一个交待。

        成怡实在是不想晚上再跟沈淮单独出来见面,唯一办法就是让沈淮送她回去,让她家里看到她跟沈淮确实是在“交往”,然而借口倒时差要补觉,就可以躲在家里不跟沈淮见面,那样才干脆利落……

        成怡打着她自己的小算盘,就跟郁培丽说道:“要不你们先走吧,我跟沈淮还有张经理一起走,什么时候回英国,我们再联系……”

        成怡这么说,张弼强兴奋得嘴角的痘子要跳起来,还以为飞机上的殷勤终于有了效果,叫这个大美人儿动了心。

        他出国前有一辆捷达车开过来,就停在机场停车场里,只是怕捷达车显出来给自己丢分,就没有说。

        郁培丽刚要说好;刘福龙哪里肯让成怡单独跟沈淮、张弼强他们在一起,插过来说道:“大家在国内也难得聚面,要不我们到清河大酒店一起吃过饭,你再回去休息?”

        “也好?!背赦挥卸嘞胧裁?,就直接答应下来。

        她想着下飞机,跟沈淮一起吃过饭再回家,对家里人更好交待一些;再一个有郁培丽、刘福龙他们陪着,又省去跟沈淮单独吃饭的尴尬。

        郁培丽跟刘福龙都是冀省清河市人,成光虽然在京为官,但老家也是清河的。听刘福龙直接提议去“清河大酒店”吃饭,而成怡似乎对清河大酒店也颇为熟悉,沈淮心里想,清河大酒店有可能跟东华大酒店的性质一样,对外是酒店宾馆,对内是清河市驻京办事处。

        沈淮看了刘福龙一眼,见他假似热情的眼睛里藏有厉色,心想他大概是清河哪个地方实权派家的公子哥吧?

        “好啊,清河大酒店听起来还是蛮不错的呢?!鄙蚧匆涣澈┬?,老实得真像是为捞到一顿好吃食而窃喜。

        “清河大酒店?”张弼强不明所以,本来听得成怡要跟他跟沈淮一起打车走,他还暗自窃喜,哪里想到刘福龙这货又来横插一腿,当即讥笑道,“这种酒店档次也太低了吧,大家有缘相聚,那就去王府井大酒店撮一顿吧,也花不了多少钱。等下这顿我来请啊,谁跟我抢,我跟谁急啊?!?br />
        刘福龙气得脑门青筋都跳出来。

        地市驻京办办酒店,受一定的外在条件限制,无法对外申办四星级甚至更高等的酒店,但内部设备,特别是用来招待地市领导宴请宾朋的场所,软硬件服务的档次绝对不比五星级的王府井大酒店稍差。

        这里面的区别,刘福龙偏偏没有办法跟张弼强、沈淮这两个憨货仔细解释,还要忍受张弼强的冷嘲热讽,叫郁闷得要吐血。

        “不了,还是去清河大酒店,我可能晚上还要在燕京住一宿,明天才有火车去淮海,”沈淮主张去清河大酒店,又问刘福龙,“清河大酒店那边住宿一晚要多少钱?”

        听沈淮的口气,好像清河大酒店很低档,所以考虑晚上住哪里,刘福龙没好气的没有搭理沈淮;沈淮耸耸肩。

        成怡倒真觉得刘福龙气量有些窄了,又奇怪的问沈淮:“你不住家里?”

        沈淮摊摊手,说道:“那个破院子,大半年都没有人住,临时住一晚上,还不如住酒店里;实在不行,我们先去东华大酒店,”还怕郁培丽不理解,说道,“东华大酒店是我们市在燕京设的办事处。我们过去住,便宜得很,我这些东西也可以先寄存在那里……”

        “别啊,直接住王府井大酒店,”张弼强见沈淮除了一只大号帆布包外,肩膀上挂三只公包,形象也实在是寒碜得很,但又觉得沈淮关键时刻说几句话,都能叫刘福龙的脸色难看三分,他也来劲的帮沈淮背过包来,说道,“地方上在京办的宾馆,条件实在都差得很;你单位不好报销,你在燕京的一切开销,哥哥请你客?!?br />
        “不用、不用,”沈淮也越发的客气,说道,“东华大酒店那边,我熟门熟路,八十块钱就对付一晚,我睡得也舒坦。再个,我今晚上要跟着张经理你去鬼混,没有发票拿回去,我还没有办法跟单位汇报行程……”

        沈淮又跟刘福龙说:“对了,等会儿打车,到东二环外面的东华大酒店绕一下,不会绕太远吧?”

        “你就是事多,”刘福龙气得要吐血,沈淮看上去谦卑,但每一句话都叫他听得异常的刺耳,仿佛他挑选来请客的清河大酒店,真是上不了台面的低档餐馆一般,克制不住就把矛头指向沈淮,发脾气道,“你们单位怎么选派你这种人出国,婆婆妈妈的,做个事都不利索?”

        郁培丽大概是习惯了刘福龙专横的脾气,尴尬的笑了;成怡听了眉头直皱。

        成怡虽然也觉得沈淮这趟形象有些寒酸,但沈淮打机场出现就是如此,也没有说故意针对谁。

        这么多行李,沈淮随身拿着很不方便,先寄存到住宿的地方去也完全合情合情,刘福龙无缘无故的对沈淮说话这么不客气,真把沈淮当成普通国企里的技术员教训,成怡都觉得有给冒犯了。

        成怡也忍不住要来脾气,对沈淮说道:“我去打电话让司机过来接我们……”踩着高跟鞋,“噔噔噔”跑过去就要打公用电话通知司机过来接她们。

        张弼强在飞机上,看刘福龙跟两个漂亮女孩子关系亲密,就极不顺眼,这时候看到刘福龙无缘无故对沈淮发脾气,惹得成怡不痛快,快心得要大笑,跟沈淮说道:“我以为那谁多牛\逼呢,原来也是想吃软饭的货色;还他妈吃了碗里的,再占到锅里的。成小姐家里竟然有司机啊,那家境一定很了不起吧……”

        “你妈\逼说什么话?”刘福龙仿佛一座塞满火药的火山,听着张弼强这句话,顿时压不住手里的邪火,将手里正喝的一罐饮料,直接朝张弼强脸上去砸过去。

        张弼强也是混老江湖的,脸上砸痛大叫一声,但他回过神来,又哪里肯吃这个亏,冲去不刘福龙衣领子,朝着他的眼窝子就是一拳过去,两人拳来脚往,顿时扭作一团,吓得郁培丽尖叫起来。

        沈淮只是把吓坏了、但又冲上去拖劝的郁培丽拉住,看着成怡慌忙走过来,他才凑上去作势要拉开两个人。但看到刘福龙拳脚要朝他打过来,他又飞快的退了回来,一脸无辜的冲成怡说道:“他们突然就打起来了,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成怡没想到好好的一趟旅程会变成这样子,接机大厅惹得好些人过来围观,气得她冲刘福龙、张弼强吼叫:“你们都住手,你们这是什么样子、什么素质?!?br />
        刘福龙想住手也没有办法,打架经验更丰富一些的张弼强,已经将他压在身下,薅住他的头发将他的脸狠狠的摁在冰冷的地上,抽他的耳刮子,骂道:“小\逼养的,你还敢动手,打不死你……”

        “何必呢,张经理,你快住手,警察过来了?!鄙蚧凑镜迷对兜?,劝道。

        张弼强想收手,但是刘福龙从小没有受到过这诌辱,张弼强稍松手,他就跳起来,他就扑过去狠踢猛踹,发了疯似的要抓张弼强的脸——成怡、郁培丽也是脸色惨白,没想到平时温尔雅的刘福龙,这时候会跟发了疯似的。

        两人又扭打了一两分钟,打得满脸是血,其他人想拖劝也无从下手,郁培丽吓得蹲在一旁大哭,直到机场警卫赶过来,才不由分说的就将两个铐起来。

        沈淮满脸痛心又费解的说道:“何必呢,何必呢?”但心里忍不住想找个地方偷笑一阵再回到现场来。

        成怡完全没想预料到事态会演变成这样子,漂亮的小脸都气扭曲了,但她不能将郁培丽丢下来,也就不得不跟着去机场派出所解决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