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动静

    第三百三十七章 动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不管背地里的潜流多么凶险,也不管苏恺闻、谭启平他们会如何看待他为何时机恰好的在熊黛妮出事时出现,只要人没事就好,沈淮也不理会苏恺闻眼睛里那么闪烁不定的狐疑之色,看了看手表,跟熊文斌说道:“那我就先走了?”

        “好的?!毙芪谋笠舱酒鹄?,送沈淮离开。

        从南楼下来,走过两面灌风的走廊,穿过急诊大楼,熊文斌都沉默不语——沈淮也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对熊文斌一家人触动都大,他又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事,站在急诊大楼门廊前,要熊文斌止步,说道:“好吧,就送到这里,有事再联系?!?br />
        就在这时,突然传出来汽车引擎轰然颤动的声音,沈淮谔然回头看去,就见一辆桑塔那从急诊楼前的小喷水池前猛然打转,往医院大门方向拐过去。速度之快,仿佛是给撞破奸情脱离现场,拐弯时,车尾甚至甩动起来;轰鸣的引擎声也引得急诊楼大厅里的病患医护侧目来看……

        沈淮刚才背着身子跟熊文斌说话,没有看到开车人的脸,但回过头来看到熊文斌的脸色瞬时又变得铁青,他用脚趾头也能猜到是周明跑到医院来看动静,叫熊文斌看见才狼狈而逃——这辆桑塔那是何月莲的车,暗道这对奸夫淫妇倒是胆子大,俄而又想到,周明跟何月莲可能是来等苏恺闻的。

        沈淮心里一笑,也不跟熊文斌多说什么,就怕再把熊文斌刺激到,叫他气坏身子,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说道:“那我走了?!?br />
        ****************

        怕给周裕的婆家人认出车来,沈淮也没有办法把周裕的车直接开回文山苑去,就将车停在万紫千红里面的院子,明天将车钥匙给周裕,让她自己过来取车就是。

        沈淮刚想要悄无声息的离开,手机就响了起来。

        奇了怪了——沈淮看手机上显示的是孙亚琳的号码,抬头看向万紫千红的楼上,就看到宋彤贴着二楼的窗玻璃朝他招手。

        沈淮上楼去,看到包厢里除了孙亚琳、宋彤、杨丽丽、寇萱,就没有旁人,桌上开了好几瓶酒,看大小四个女人喝得醉薰薰的样子,赶情他在外面奔忙,她们四个女人躲在这里喝酒。

        “你们不是说累了,要在酒店早点休息了吗,怎么又跑到这里喝酒了?”沈淮问道。

        “我是已经睡下了,宋彤又说睡不着了,要我找地方喝酒,”孙亚琳说道,“但是怕你当小人去告状,就没有打电话给你?!?br />
        “那刚刚为什么又打我电话?”沈淮问道。

        “你离开有三个小时了吧?突然鬼鬼祟祟的把周裕的车停到院子里,你说我们看到了,能忍住不打电话问一下吗?”孙亚琳盯着沈淮,想要从他眼睛里看出些蹊跷来。

        沈淮的心理素质,可比周明强多了,轻轻“哦”了一声,说道:“我坐周裕的车离开鹏悦酒店后,路上遇到一些事,就临时借了周裕的车用了一下——就是怕她婆家人想多了,想着把车停在这里,明天让周裕自己来取,”沈淮把车钥匙递给杨丽丽,说道,“周裕,周部长,你也认识的,我明天让她直接找你拿车钥匙?!?br />
        “什么事情?”孙亚琳哪里会这么就让沈淮糊弄过去,紧追不舍的问道。

        沈淮略去他跟周裕在小区里偷情的细节,直接从熊黛妮在小区门口破羊水说起,将今晚发生的事细说了一遍。

        “……”

        任凭是见惯风雨的孙亚琳,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巧合,嫣红的嘴唇张了半晌,才评价了一句:“你们男人真是没有一个好人,吃着碗子里的,看着锅里的,终有一天会撑死你们……”

        沈淮想厚着脸皮喊一声冤,孙亚琳嘴巴快,接着问他:“周明搞的女人是谁?”

        沈淮刚要说是何月莲,转念一眼,他应该不知道是谁才对,耸耸肩说道:“熊文斌的两个女儿,倒没有说是谁?可能是哪个不认识的女人吧?!?br />
        杨丽丽等人倒不便评价周明的好坏,说到人品,她以为眼前这位不见得能比周明能好哪里去,她总不能叫沈淮以为她在指桑骂榆的在骂他吧,讶异的说道:“谭书记跟苏恺闻他们,怕是不会认为你只是那么巧的撞到这事吧?”

        “脑袋长别人的脖子上;别人要怎么想,我还能强迫他们不成?”沈淮虱子多了不怕咬,他就没有想到跟谭启平能化解隔阂,有些误解、成见既然存在,也不是他单方面解释一下就有用的,拍了一下宋彤的脑袋,说道,“快回酒店睡觉去,要是叫小姑知道你到东华玩一趟,就变成酒鬼,只会害我给骂一顿……”

        “喝得再高兴呢,这时候回酒店,哪里睡得着?”宋彤不乐意的说道。

        “你们是自己开车来了,还是鹏悦派车送你们过来的?”沈淮问道,才不管宋彤乐不乐意,看她们已经喝了不少酒,就打算强制把她送回酒店去。

        就在这里,兜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沈淮拿出手机,要孙亚琳她们安静些:“谭启平的电话……”走到包厢角落里接通手机,问道,“谭书记,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

        “我昨天跟文慧通过电话,说你们今天回东华来,”谭启平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平静,叫人听不出半点异常,“这样,你明天带宋丹跟孙亚琳,到我家里来吃晚饭,正好晶晶也是东华……”

        “好的,我明天会晚一点,让宋彤下午就过去,”既然谭启平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沈淮自然也是不动声色的说好,合上手机,跟孙亚琳她们说道,“谭启平打电话,要我们明天晚上过去吃饭……”

        宋彤是打算过来好好玩一玩的,直感头痛的说道:“这鸿门宴,把我拉过去垫背算什么事???”

        沈淮将手机递给她:“你自己打电话说不去就行了?!?br />
        宋彤耸耸肩,可怜兮兮的说道:“我不敢,我怕我妈骂。我真怀疑我不是我妈亲生的——为什么你做什么事情,我妈都觉得情有可原,为什么偏偏我什么事情都不能做?”

        “这个,这个,你找你妈诉苦去吧?!鄙蚧葱Φ?,将宋彤从沙发上拉起来,送她跟孙亚琳回酒店去。

        孙亚琳临走,又把一串钥匙丢给杨丽丽,说道:“沈淮就住楼下,你们住我房子,一定要记住反锁好门?!?br />
        沈淮懒得跟孙亚琳斗嘴,疑惑的看了杨丽丽一眼。

        杨丽丽说道:“我们住的房子楼上漏水,我妈带小孩回嵛山过年去了;正好孙总希望有人替她照看房子,我们就临时住两天……”

        出了万紫千红,上车时,孙亚琳又问了沈淮一句:“要是你坐周裕的车,恰巧遇到熊黛妮在小区门口破了羊水,周裕有必要避嫌不陪你们一起去医院吗?有周裕在,你也好跟谭启平解释,这件事不是你给周明下套,何苦闹得自己黄泥巴落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孙亚琳眯着眼睛,盯着沈淮看,“你说谎需要加强啊?!?br />
        沈淮脑袋差点磕车门上……

        ************

        虽然周明给捉奸这事,是熊文斌一家的私事,但整件事对东华官场的影响极大,在回酒店的路上,孙亚琳说了一句话:“熊文斌也挺倒霉的?!?br />
        这时候沈淮也顾不上去管熊文斌倒不倒霉,第二天他赶到梅钢正常接手春节之后的工作,因为事关重要,也把昨夜发生的相关事宜通告吴海峰、杨玉权、周知白以及赵东、杨海鹏等人,叫他们心里对接下来的东华官场震荡有个底。

        上午在办公室里处置春节期间积累下来的事务,中午忙得连饭都在会议室里进行,下午又着手准备新项目基建事宜,甚至都没有时间打电话给宋彤,问一下她在东华有谁陪着。

        今天是跟富士制铁合资项目第二轮最后一次谈判,沈淮既然人在东华,也要露一下面,他拖到下午四点钟,才让邵征开车送他过去。

        谈判由梁小林主持,周明整天都缺席,富士制铁方面也没有追问什么。双方只是磋商炼钢线脱硫处理方面的一些技术细节,并无原则上的分歧。

        这轮谈判过后,双方代表就将将谈判结果各自逞交上去,等待最后的批复。要没有重大问题,下一次会面就会正式签署合资协议。

        最后一点分歧,消解于无形,整个谈判顺利结束,天色也差不多暗了下来。

        晚上在南园这边有招待双方谈判代表的宴请,中方由梁小林代表。沈淮正打算抽身赶去谭启平家去孙亚琳、宋彤会合,就看见周明陪着高天河出现。

        第二轮谈判结束的招待宴请上,谭启平或高天河代表市委市政府出席一下,都很正常,但周明起先缺席谈判,这时候又突然跑出来,就叫人有些琢磨不透了。谭启平难道仅仅让周明露一下脸,以些打消富士代表们的困惑吗?

        沈淮只是敛着眸子,安静的看着西装革履的周明走进来。

        “沈区长,你等我一下,我先跟山崎先生他们打声招呼、道个歉,等会儿跟你一起去谭书记家吃晚饭?!敝苊鞴首髡蚨ǖ某蚧醋吖?。

        沈淮一笑,眼睛盯着周明,说道:“周明,你要记住一点,就凭你,还没有资格让我等一下……”也不管周明脸垮在那里像丧家之犬似的,他直接走出会议室。